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古装言情 > > 又是梅香时
又是梅香时 文 / 何南 更新时间:2011-12-5 15:10:22
 

又是梅香时。

梅妃江采苹专于玄宗之宠十年后,杨玉环入宫。自此,玄宗对梅妃日渐疏远,加之杨妃频进谗言,梅妃最终被迁入上阳宫。

凄苦与思念中的日子分外漫长难捱,饶是如此,十度春秋亦已过去。每日每夜,江采苹莫不想念玄宗,想起玄宗十年前对自己的宠爱,想起十年后对自己的冷漠,不由泪流如江,难以遏止。

尤其是梅花初绽之时,江采苹尤为伤感。往昔,每当此时,陛下都会与她于花前欢会,于花间小憩,吟诗作画,极乐而归,而今……江采苹眼前不由浮现出杨玉环写满妒嫉的面庞。

平心而论,江采苹从未想过欲在皇宫中生活,更从未想过与陛下在梅树前步月,手谈。她只是一名江南普通女子,虽容貌超群,但性情恬淡,不喜与人争高竞低。小时,父亲因她酷爱梅花,且每于梅树之下皆能吟出妙句,缘于舐犊情深,特地于房前屋后遍植梅树,冬至春临之时,梅花竞放,让人仿佛置身于一片花海,陶醉之余,复生何念!现在想来,故乡梅丛虽难以与皇家梅林相提并论,然而足以娱情,足以怡性,何必非身入皇宫!

冷宫寂寥至极,怨恨所致,令人恨不得引颈自尽。然而想起家中老父老母,想起当年一段君臣恩爱,江采苹又收拾起死意,暗生情心,咬牙捱起冰一般冷硬的长昼永夜。

“怪只怪高力士,自江南选我入宫!”江采苹心里反复咀嚼此语,愈觉其中苦涩。当年萧妃初丧,陛下茶饭不思,朝政懒理,百无聊赖。高力士出于逢迎的目的,自愿出宫,踏遍江南为陛下寻找堪解心疾的女子。不知出于何种渠道,高力士竟然发现了江采苹,并凭借如簧巧舌,赚她入宫。

“唉,若无当初,何至今日!”江采苹后悔不迭,竟致捶胸顿足。

“故乡老父老母若何?自入上阳宫,竟多年未得一见,狼狈至此,亦无颜见江东父老。”想至此,江采苹气几至哽咽。

风尚寒,裹挟梅香入怀,江采苹觉得透骨之冷。而往年,与陛下一起赏梅之时,却从无此感,莫非自己青春已逝?莫非自己性命行将终结?陛下陛下,你还好否?梅花又绽新香,陛下可还记得当年深受宠爱的梅妃否?如今,寒风之中,梅香阵里,采苹刻骨铭心地想念陛下,陛下可否知晓?

极念难排,梅妃脑际不由又涌起与玄宗初见之景。

至长安之后,狡猾的高力士特意于梅林深处安排酒宴,恭请玄宗临视江采苹。玄宗龙驾止于梅林之外,只徒步进入,凉风微拂,清香袭面,玉凿冰雕般的梅花映入眼帘。困郁已久的玄宗顿觉一丝怡人的清新。蓦地,玄宗眼前豁然一亮:江采苹淡妆素裹,含羞低眉,亭亭立于一株盛开白梅之下,美人如梅,梅如美人,人花相映,一时之间竟难以分辨。唐玄宗顿时心喜,积郁为之烟消云散。在江采苹陪侍下,玄宗开怀畅饮,再无半点儿悒郁。席间,江采苹声音婉转圆润,言语清新文雅,性情温柔冲淡,使玄宗感到一种温馨的抚慰,遂对江采苹萌生深切爱怜之意。

回忆及此,江采苹不由环顾梅树四周,似在搜寻什么,仿佛陛下如当年一般又徒步至梅林之间。然而,梅林寂寂,空有花香,徒有鸟鸣,哪有陛下踪迹!于是,江采苹不由一声重重叹喟。

君臣之间言谈甚为投机,其间,陛下蓦然问道:“江南地灵人杰,江南女子多才多艺,卿生于江南,定当能歌善舞,卿可愿为朕歌舞一二,以慰朕心?”玄宗之言,极为轻柔,毫无威严,更无骇人之感。

采苹道:“民女仅能吹笛。”声音细若蚊足,却清晰异常,字字悦耳。玄宗大喜:“取朕白玉笛来!”江采苹朱唇轻启,《梅花落》乐声便如溪水淙淙流淌。笛声清越婉转,吹笛人仪态万方,四周的梅树随着笛音不时撒落几许花瓣,玄宗仿佛置身于琼楼玉宇,不知是天上,还是人间;浑然忘是人君,还是神仙。至悦之时,玄宗不觉间边听笛声边轻声应和,手舞足蹈起来。

江采苹见玄宗平易如此,亦渐渐淡去了畏惧。

一曲方罢,玄宗又道:“听力士回奏,江爱卿歌舞俱妙,能否为朕舞上一曲?”于是,江采苹又奉旨表演了一段《惊鸿舞》,身影飘雪,衣带舞云,玄宗如醉如痴,流连忘返。

自此,唐玄宗对江采苹爱如至宝,封其为梅妃,命人于梅妃所住宫中种满各式梅树,如采苹故乡江南一般,且亲题梅妃院中楼台为“梅阁”,花间小亭为“梅亭”。

自此,宠幸日隆。

……

思念极时,容颜不觉消瘦;寒风如刀,刮去芳年韶华。

世易时移,当年已矣。佳人虽在,情却逐烟。

江采苹收住眼泪,拭去泪痕。

“启禀梅妃娘娘,陛下……”宫女匆匆禀告。尽管江采苹曾多番斥责,休再提“梅妃”二字,然而情急之下,宫女依然慌不择词,“梅妃”二字脱口而出。

“陛下怎么啦?”多久未得陛下消息了?上阳宫果真与世隔绝,眉峰锁愁,人面聚怨。江采苹沉不住气,忍不住打断宫女。

莫非陛下欲幸临上阳宫?梅开时节,陛下终于想起重温当年旧梦了?

随即,江采苹就予以否定。

怎么可能?杨妃专宠,杨氏姐妹狐媚,陛下每日如虺蛇缠身,如何能有精力与时辰临幸自己?

江采苹呀江采苹,休痴心妄想了!你虽封梅妃,如今梅树已老,梅花已谢,永无春色矣!

“梅妃娘娘,陛下遣人给娘娘送来一斛珍珠!”

“当真?”狂喜袭来,江采苹心里激跳难捺。

“奴婢不敢撒谎。是奴婢亲眼所见,高公公一行正往娘娘处而来!”

陛下,陛下,你终于想起梅妃来了!你终于体味到你的梅妃所受的千辛万苦来了!

一斛珍珠,一斛珍珠!陛下,你的隆情深意不减当年呀!

陛下,陛下,重情重义的陛下,你果然不负采苹十年间的日思夜想!

流泪之间,高力士一行已至。

“梅妃娘娘!高力士给娘娘贺喜来了!”

“高公公,我何喜之有?”江采苹强压激动。

“陛下正在赏梅,其间不时长吁短叹,臣已知陛下想起了当年,想起了梅妃。正巧扶桑使者来朝,送来特大珍珠。陛下当即命臣给娘娘送一斛来。娘娘,难道这还不是天大的喜事吗?”

“的确是喜事。只是我身处冷宫,赐我珍珠何用?”

“珍珠证明陛下心里面有娘娘呀!既然陛下心里有娘娘,这入宫出宫之事还不是陛下一个人说了算!”

江采苹心里一动。一种温暖涌起。

“高公公,杨妃是不是得到的更多?”

“娘娘,这……”

江采苹忽然面如寒霜,眼光似剑!

一件往事如刀,剜得江采苹心痛难抑。

又是梅花绽放时节,玄宗漫步梅园,睹花思人,心中暗生一丝悲凉,蓦然想起梅妃的温婉体贴,静雅贤淑,遂借口身体不适,没去杨妃宫中,独宿于翠华西阁。夜深人静,梅影扶疏,梅妃淡雅的身影如一阵清风拂入玄宗心头,于是密遣一贴身小太监,以梨园戏马至上阳东宫驮梅妃前来侍寝。见到略带惊慌的小太监,梅妃颇觉吃惊:“既是陛下宠召,为何要深夜暗中而来?”小太监嗫嚅道:“想必是担心贵妃娘娘知道。”梅妃忽觉心中郁闷——为自己,为陛下,但又不忍让玄宗久等,还是淡扫蛾眉,匆匆梳洗打扮来见玄宗。二人一见,恍惚间觉得分别太久太久,梅妃更见消瘦,玄宗也苍老许多,不觉相对唏嘘。玄宗轻怜蜜爱,梅妃关切知人,缠绵悱恻意难尽,无聊金鸡惊人梦。朦胧的晨光中,内侍惊报:“贵妃娘娘已到阁前,这可如何是好?”

唐玄宗一阵惊慌,忙穿衣起身,将梅妃抱起藏于屋内夹墙中,所幸梅妃身形瘦弱,尚能容得下。杨妃不待宣召,推门而入,径问玄宗:“梅精在何处?”玄宗故作镇定:“爱妃何必明知故问?”杨贵妃接着狡黠地说:“何不宣来,一同到骊山温泉沐浴!”玄宗于是手足无措,唯顾左右而言他,最后索性装聋作哑,拉上锦被面朝床里故意假眠,悻悻道:“今日身体不适,不能视朝!”杨妃不敢令事情闹僵,于是装痴卖娇,哭闹一番,愤愤而去。夹墙之内,梅妃欲哭无泪,唯听到玄宗频频叹息。

最后,玄宗兴味索然,悻悻睡去;梅妃自夹墙出来,匆匆返回上阳宫。二人若苦命鸳鸯一般,被杨妃打散。

“梅妃娘娘,您这是……”高力士见梅妃无言沉思,初时不敢惊动,许久,见梅妃痴了一般,怕有意外发生,遂贸然呼唤。

“烦请公公在陛下面前代我拜谢珍珠之赐,但珍珠务请公公带回,梅妃受用不起!”江采苹被高力士自遐思中扯回。她克制住自己,尽力平静情绪。

“娘娘,这……恐怕陛下……”高力士先是语无伦次,继而瞠目结舌。

“烦请公公转告陛下,梅妃愿陛下保重,保重!”江采苹此言,口气极缓,语气极重。

高力士后趋几步,然后,转身欲走。

“公公请留步!”江采苹口气转急。

急转身进入书房,拿出纸笔,略加思索,一首诗便浓墨而生:

 

柳叶蛾眉久不描,

残妆和泪湿红绡。

长门自是无梳洗,

何必珍珠慰寂寥。

 

书毕,小心以口吹干,精心折好,递于高力士:“公公,将此笺呈于陛下,陛下定当不会责罚于公公!”

望着渐行渐远的高力士一行,江采苹宛若自南柯梦中初醒。梦中余温尚在,梦中人却落单饱受孤寂。梅香飘至鼻孔,江采苹恍惚间亦浑然不觉了。

眼前浓雾升腾,口中喃喃自语:“陛下,陛下,你难道果然不知采苹之心否?难道果然不知采苹所思为何?情已断,人已逝,采苹要珍珠何用?”

浓雾之中,梅林消失了,冥冥之中,采苹蓦然听到《梅花落》笛声又起。闭上眼睛,仿佛又看到,一个女子,细腰曼舞,宛然是《惊鸿舞》。女子身畔不远处,一个男子,双眸微闭,头随节拍俯仰,手足随舞步抖动……

玄宗看罢江采苹所退珍珠及新成之诗后,久久无语,心中翻波,双眸紧闭。一些与此刻江采苹所见所闻极为相似的情景涌入脑际。

“采苹……梅妃……梅妃……采苹……朕……对不起……你……”无人听到玄宗喃喃何语,即便是紧贴玄宗而坐的杨妃。

当然,玄宗亦未理会杨妃乘机所进的对江采苹极为不利的谗言。

随即,玄宗吩咐身边乐师:“为此诗谱曲,着梨园弟子传唱。曲名为《一斛珠》!”

自此,梅妃再也未能与玄宗见面。随后,“安史之乱”烽烟四燃,玄宗携杨妃仓皇出逃,遗梅妃于上阳宫。据说,梅妃为保名节,为表忠诚,以身殒情。

一代才女,香消玉殒。残梦已了,魂化传奇!

 

注:

江采苹是唐代著名的宫廷舞蹈家,她出生在医药之家,从小便受到良好的教育,能歌善舞,吟诗作对,可谓才女。唐玄宗时,江采苹被选入宫,由于其舞技出众,尤善跳《惊鸿舞》,如飞鸟展翅,轻飘如仙,深得玄宗宠爱。由于江采苹非常喜爱梅花,玄宗赐名为“梅妃”。

 

 

 
上篇:爱就是放手 返回目录 下篇:暂无记录
点击人数(13412) | 推荐本文(0)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