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古装言情 > > 第三章
第三章 文 / 冰瑟 更新时间:2011-8-11 14:13:02
 
第三章 突然间,方颖万二分同情这位小美人,爱上他这种人,比爱上火星上的绝缘体异形物种还要令人绝望。 当她们与苏闲宁一同出现在驿站的私设公堂时,刘岩震惊了,端至嘴边准备噙饮的香茶被重新搁回桌上。 “这、这是怎么回事?戎雪你怎么会在这里?” 小姑娘小嘴一翘,小脚一跺脚,娇嗔地投诉:“二哥,他们欺负我!” 手,轻轻一挥,夹着她们两人的士兵立即放开她们,自行下去。刘岩对于很快便攀上自己手臂的主人的一连串抗议,始终保持着沉默的态度,倒对本该在屋内睡觉的方颖产生了好奇。 “你们怎么缠在一起了?” 刘岩的语文一定是数学老师教的。方颖内心挺平静的想着。不然两女怎么用“缠”来形容,她又不是百合边!靠之! 她清了清嗓子,这才开始解释:“事情是这样,早些时候我路经苏闲宁的房间,偷听到你们要去毒害别人,心想住在天地一号房的人是白天女扮男装跟掌柜吵架的小姑娘,又是我见过的。我一时间同情心泛滥,正义感膨胀,自我安全意识淡泊,竟然异想天开想充当英雄救人,谁知道摸黑进了她屋,倒见两名黑衣人,于是不小心就演变成那样的情景,其实我不是故意的!”她真的很想让最后这句话无限量地回荡,耐何功力不够。 刘岩愣了下,戎雪口瞪口呆,实则想拍掌大声喊好,只剩下还算正常的苏闲宁,正用很烦、不耐,好像“你是八婆”的眼神瞅着她。 “那马殷派来的楚军密探呢?”半晌,刘岩终于反应过来。 “没捉到,被人给救走了。”苏闲宁面色难看。为了引蛇出洞,他和刘岩故意以洽购战马为名,大肆宣张,毫不避讳,便是暗里打算要将这潜伏在王府附近的密探揪出。谁知道布置多日的计划却因为她们的介入而搅和了。 意识到事态严重,方颖也跟着开始紧张了起来,只是—— “停停!”她小心翼翼地举手发言,见大家是真的停了,只是眼神都不解地落在她高举的手上。她忙不迭将青葱般的小手收起,道:“据我所知,刚才屋内的两名女子,其中一个应该叫秦松龄,另一个好像叫阿碧的。她们是秦浩牧场,秦虾米的女儿。” “虾米?”刘岩一愣,惯性地看向一旁站着的苏闲宁。 只见他的面色瞬间变得古怪,唉…… “不好意思,我忘记她爹的全名叫什么了。”方颖搔搔额角的发丝,露出一抹憨笑。 “她不是秦浩的女儿,秦浩的女儿早在三年前便死于一场瘟疫。”苏闲宁很平静地接话。 屋内安静了数秒之后,方颖这才呆若木鸡地问道:“那她是谁?” “如果我调查的资料无误,她应该是驻守在楚国边境袁朗将军的爱女袁清。”他的声音温和,但方颖只觉后背一凉,如有数万只蚂蚁爬过。 “你早知道她是谁?”她眼睛睁得大大的,直视苏闲宁。“或许该这样说,她的礼物、请客吃饭这些你全都知道,这是你精心策划的一场骗局,而我只是其中一枚棋子?” 咬牙切齿的质疑,得到的是苏闲宁无声的回应。 的确,他还能说什么呢,表面的事实就是这样。并非是自己将她扯进这场阴谋里的,他只不过是伸出一只手,刘岩却顺势将她拉上,用异常亲密的对待成功引起别人的猜测与怀疑,从而将他们这次的密擒行动提前实现,只是最后却失败了。 “不管基于什么原因,现在你是我们的人,我会好好保护你的。” 明明仍是那不高不低的声音温度,但莫名的,方颖早已飙高的怒火瞬间得已被熄灭。顺着他凝望着自己的视线,两人目光在重迭,她似乎能在对方清亮的瞳眸中找到自己的身影。 “但是——”苏闲宁话锋一转,锐厉的语气让她冷汗直流。“你知不知道你刚才差点被自己的多管闲事害死,你不知道这样半夜潜入人家的房间是很危险的吗?就算只是普通的客栈或者民宅,你这样的做法至少会被大家当成贼人,被打被揍或者就地处死都是有可能的。” 本来还是原告的方颖,被苏闲宁危言耸听的这么训了一顿,顿觉脸上无光,但仔细想想,又觉得他并没有说错,可她心里还是很生气,不免撅嘴,以示不满却没有出声反驳。 刘岩安抚道:“宁他只是奉命行事而已,小颖你就不要再怪罪他了,要怪你就我吧。” “我也有错,如果不是我的介入,你们也不会功败垂成。”方颖垂眸,看似极诚恳的脸上,实则暗藏幸灾乐祸。 说到这里,三人忽然达成共识,齐齐看向角落里正努力将自己溶进黑暗里的戎雪。 “过来!” 一听这口气的冰冷,戎雪立即采用眼泪攻势,可怜兮兮地向苏闲宁抛去求救视线,却被他心不在焉地忽视掉。 见刘岩脸色愈来愈难看,戎雪再也不敢懈怠,立即迈出步伐走到他的面前,双手捉着耳垂,双膝一弯立即朝他跪下。 “二哥,我以后都不敢了,你罚我吧,但请你不要生戎雪的气。” “你太胡闹了,知不知道你差点坏了我的大事。”刘岩大手一拍,桌上的茶杯应声跳起,茶盖错位,几滴茶水溅了出来。“说,你好好的王府不待,舒舒服服的小姐不做,跑来这里做什么?” “我……”戎雪求助的眼神又唰了苏闲宁两下,但苏谋士这时候正一屁股在旁边的靠椅上坐下,动作优雅地品着刚刚从小二手里劫下的好茶。 本来还一心期盼她被训的方颖,这会不由得也觉得她有些可怜了,于是心里顿时舒坦了许多,挨着苏闲宁的后面,也在他旁边寻了个位置坐下,抢过他手里的茶。 苏闲宁抬眸,怒视:“这是我的。” 方颖无耻的回了一句:“我渴了,女士优先。” 说完,她长饮一口,苏闲宁的神情霎时有些古怪,他沉默一会才说:“我拿这漱口的。” 方颖:“……” 她将茶杯重新放回去,端正坐好,双手放在膝盖上。她表面看似平静,其实内心波涛汹涌,早问候了苏闲宁祖宗十八代连同阿猫阿狗以及蟑螂小强。 看着她青红白交替的脸,苏闲宁眼里笑意盎然,差点笑到内伤。 戎雪求救无门,准备采取眼泪攻击,却被刘岩一眼看穿,严声喝止:“把你的眼泪收起来,这次若不能说出个正当理由,我就军法处之。” 她虽是父亲收养的义女,但他们兄弟几人是真的疼爱她,若非这次牵涉面大,他也舍不得责罚她。 “我、我想二哥了。”戎雪面色微红,一看就知道是在作假。 “是吗?”刘岩挑眉,明摆着不信,她那点心事又岂能瞒得过自己的眼睛。 怎么办?戎雪急了,二哥看起来不相信她的话,那个不知打哪冒出来的女人又一直死盯着她的宁看,让她真的好生气! 在心底琢磨了半天,戎雪决定霍出去了,与其让别的女人对她的宁虎视眈眈,倒不如她先下手为强。 “还有,我不放心宁,我怕他被外面的狂花浪碟给拐了。”戎雪理直气壮。 刚又从小二那劫来一杯茶准备解渴的方颖,茶才倒进口中,立即被戎雪的一席话惹得喷了。 “狂花浪碟?她指的是我吗?” 苏闲宁忍俊不住:“应该没错。” 方颖深吸了一口气,再噙了一口茶,这才淡定地说道:“汝乃妖孽。” 苏闲宁:“……” 事实上,戎雪对苏闲宁的喜欢,大概整个王府所有的人都知道了。但是苏闲宁对她不冷不热,时而温柔时而又疏离的态度,着实让人费解,这令戎雪内心忐忑不安。 “所以,这不是我的错,要怪就怪二哥自己。明明手下那么多人,干嘛非要宁跟着一起出来,你又不是不知道他招蜂引蝶的本质,不然早答应我的请求也好嘛。”戎雪一脸埋怨地瞪着刘岩,小声嘀咕。 方颖又喷了,她转头看向苏闲宁,只见他回视的目光像是在说:好好的一杯茶,就这么被糟蹋了,可惜可惜! TD,能不能别这么淡然!连她都被震撼了! 一时之间,刘岩比她还要尴尬。他们兄弟几人,从小跟随父亲习武带兵打战,戎雪虽是女儿身,但在他们的耳濡目染之下,比其他女子少了份扭捏多了份勇敢。平时他都会鼓励她为了达成目标一定要不怕磨难,尽力争取。可现在不同,人家当事人就杵在那,她好歹也是南海王府里的千金小姐,这样未免显得太过随便,一点矜持都没有,只怕会将人家谋士给吓跑的。 抬头望去,只见苏闲宁拿着一幅山水画在研究,方颖正在虚心讨教,并没有注意到他们这边。于是乎,刘岩大松了一口气,宽慰不少。 “好了,这你也敢说,羞不羞啊!”刘岩怒斥,随即他从腰间解下一块令牌,随手摔在桌上。“这次的处罚先欠着,我和宁还有正事要办,明天你带小颖先回去” “可是……” “没有可是。”刘岩不耐地打断她的话,犀利的语气是不可置驳的。“如若被我发现你在路上欺负人家,或者背着我又跑去别的地方去野的话,定罚不饶。” “知道啦。”戎雪不情不愿地走到方颖的身边,口气不佳地说道。“你放心好了,既然我三哥要我照顾你,不管怎么样我都会好好照顾你的,明天你收拾好了,自己到玄字一号房来找我吧。” 既然被点到名,方颖也不好意思再假装听不见,不过她立即就抓出这段话的疑窦。 “你不是住在天字一号房的吗?” 这是问题的关键! 起初她以为戎雪就住在那里,但苏闲宁他们获悉的情报却是楚军密探也在住在那里,这才促使这段误会的发生,以至于她现在还要杵在这里不能回去睡觉。 “我把房退掉,掌握说那房间闹鬼。”为了强度她话里的可度信,戎雪连忙解释。“之前你不是见他死活不肯租给我吗?最后还是我动用权力才把这事给解决的。” “你明明这么想要,但为什么后来又退了……”方颖真的很不明白这里的人的脑袋到底是用什么构造的。 “因为我以为天字一号房就在天字二号房的隔壁,谁知道天字二号房竟然在地字一号房的后面玄字一号房的隔壁,那我当然要住在玄字一号房了。”这样,她就能时时刻刻掌握宁的消息,时时刻刻都能跟他比邻而居,这样的感觉好亲密,好让人热血沸腾,同时也让她觉得好害羞喔。 原来如此…… 方颖双眼微眯,万分轻蔑地看着苏闲宁,后者权当自己听不见看不见,茶该细细品就细细品,刘岩需要他献计他就慢慢想来。 突然间,方颖万二分同情这位小美人,爱上他这种人,比爱上火星上的绝缘体异形物种还要令人绝望。 “走吧,我送你回房。” 戎雪身子一颤,毕竟还是个小姑娘,就是爱人疼,本还忿然的心情一下子转为愉悦,重新把方颖的定位再放回试验区,待再考量一番。 翌日一大早,方颖牙还没刷饭还来不及吃就被人扔进那个叫轿子的物体里面,等到她睡够了,睁开眼,她和戎雪已经在路上。 看着她嘴边长长的哈喇子,戎雪露出一副嫌弃的嘴脸,尽可能将身子往里面移,用带看病菌的目光直视着她。 “咦,你恶心死了。” “都是你害的。”粗鲁地擦去唇边的口水,方颖懒懒地斜睨她一眼,轻轻松松的几个字,掷地有声。“如果不是你的临时加入,我也不会鸡婆的通风报信,还被人当成小偷打了,当成监犯严刑逼刑,以至于睡眠不足,这会我头还疼着呢。” 说完,她将头枕到她的大腿上,没有一丝的不妥或者不好意思,反而指着发疼的太阳穴,用一副理所当然地口吻说道:“这儿帮我按按,下手别太重,不然我会更不舒服的。” 戎雪瞠大着眼,难以置信地问道:“你谁啊,凭什么吩咐我办事!你别忘了,我可是堂堂的……” “南海王府的千金!”方颖一阵抢言。 “……嗯。”话突然被人大声截声,戎雪一时愣住。 方颖受不了地翻了翻白眼,真不明白从古到今,旦凡有点身份都喜欢用“堂堂”两字来标榜炫耀自己。 “好啦,废话不多说,帮我按摩一下,刘岩不是让你好好照顾我的么,你答应过的。”方颖只觉眼皮愈来愈沉,说话的声音倏忽变得小声,又带点模糊。“再说,我是当你朋友才让你帮我按摩的……” 很明显这是一句用最低价的投资方式来赚取别人以劳力或物力帮自己达成目的的一种敷衍手段,不知道社会狡诈的戎雪乍听之下,被“朋友”两字激的一阵心情激荡。 朋友,她终于有自己的第一个朋友了! 不知不觉中,戎雪伸出青葱般的小手,照足了她的指令办事,态度端正动作谨慎:“这样可以吗?” “嗯,还不错,有当大师的潜能。”睡意浓浓,方颖打了个哈欠,忍不住又找周公下五子棋去了。这是她从小到大,唯一用来消遣的娱乐游戏。 刘岩与苏闲宁是在她们回王府后的第三天到的。 回来的当天,苏闲宁曾带着大夫来找过方颖,当大夫确定她的身体无恙,只是体质略差有些气虚,从那以后,方颖一连半个月的鸡汤人参的补,就是没再见过苏闲宁。 名义上,他们同住在这座南海王府诋;实际上,她和苏闲宁分别住在东院和西院两座院落,平时都没有碰头的机会。 她没兴趣知道苏闲宁的日常行程,反正戎雪经常向她汇报。有时候方颖也觉得奇怪,这戎雪小姐之前对她充满了敌意,怎么回来后,反倒与她亲密的走在一起。虽然偶尔也会来几句“不许你对宁心存遐想”以及“宁是我的”诸如此类的话,但总体来说,她对自己还是不错的,就算替自己添置新衣服,也会偷偷让师傅替她量身订作一两套。 显然,方颖已经把“我是当你朋友”这事给忘了。 “衣服还不错,就是头发糟糕了一点。” 方颖闻声抬头,就见戎雪趴在窗边,一颗小小脑袋探了进来。朝她招招手,就见戎雪踩着轻快的步伐推门进屋。 “你在干嘛?”才刚刚问完,目光触及桌上的文房四宝,戎雪一双好看的柳叶眉立即拧成一块。“你又在写字了!” “对啊。”别人穿越都是来泡帅哥,混NP的,方颖从小家教严苛,对这方面早已做到无色无欲。她心里想着,教授早晚有一天会修理好他的时光穿梭机来接自己,那她来这里度假,总要带点什么东西回去,好方便以后纪念吧。上次袁清送的礼物她又忘记带了,戎雪送的衣服,以及她房间的东西,说实话都没什么带回去的价值。后来她想了想,干脆把这里的文字练习好,回去后不止能在童峥面前炫耀,说不定有一天她还能靠这些极度复杂极度扭曲的文字飞黄腾达呢。 女子无才便是德,戎雪就不明白她学这个干嘛,像她字都不认识一个,到现在还不是活得一样开心。 “别写了。”戎雪一把抢过她手上的笔,随便丢在桌上,墨水染花了纸面。“我昨天发现了一个好玩的地方,走,我带你去。” “我能不能不去?”直觉告诉她,一般这不是什么好地方。 “当然不行了!”戎雪不高兴了,拉着她就往外跑,浑然不顾及她的意愿。 方颖觉得她们不小心走进了一个军事基地,在经过两个大院三个大转弯四扇门后又有门的地下密室,再穿过密室的走道,她们终于见到黑暗的另一片晴空——超大型的军事要塞。 戎雪拉着她,躲在一个方便观察的高处,视野所及,方颖看见了排成行的军队在演习,一举一动中规中矩颇具规模。还有铸造房,已经铸好了成千上万的兵器,一眼望去杀意腾腾。 “怎么样,我没介绍错吧?” 方颖着实很想把她的洋洋得意给撕了,都不知道她这是什么毛驴脑袋,居然将这种关系到生死的危险地方当成风景一样随便观光,难道她不知道这叫做军事秘密,要是被人家发现,她们不被杀头也会脱层皮的吗! 这时,一道不迅之音突然响起,刺激着方颖的心脏。 “是谁在哪里!” 方颖惊愣,只见戎雪拉着她的手臂,比她更加害怕地问道:“我们被发现了吗?” 不远处,正在下面训练的士兵已然朝她们潜藏的方向追来:“快捉住他们!不能让他们跑了!” 看了看底下愈来愈多的士兵,方颖焦急地反手拉着她往回跑。 “我们快跑。” 跑了几步,突然有个身影从她们的头上掠过,戎雪吓得当即瘫坐在地上,方颖脚下踌躇,好不容易稳定身子,又有几个人影从不同的方向涌来。随即一把银光闪闪的刀子搁在白晳的脖子上,方颖禁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 “英、英雄,你的刀子放错地方了。” “闭嘴。”黑衣人大喝一声,随即对同伴说道。“带她们走,必要的时候还可以将她们当作人质。” “是!”那人机械性地应了一声,下一秒便拉起双脚发软的戎雪,刀子一挥,便架上她的脖子。 “啊啊,方颖救我!”戎雪的双脚一直在打抖。 方颖不比她好多少,脸色惨白的吓人。挟持人质这一幕,她在电视上看多了,也算淡定,只不过今天有幸成为女主角,她却一点都高兴不起来,多希望这时候老天爷能给道闪电,一举将这群人渣给劈死。 “要不,你把她放了,我自愿当你们的人质。”看在戎雪快要尿裤子的份上,方颖壮着肚子试着跟他们商量。 “闭嘴,再吵我就杀了你!”黑衣人刀子轻轻一动,很有力的威胁。 余光睨及,只见触目惊心的鲜血已经顺下滴落,只须两点,便将她胸前的衣裳染上一抹红牡丹,妖艳而又华丽。方颖当即吓得面无血色,很担心自己会不会下一刻便命丧黄泉? 明亮的眼眸瞬间酸红,戎雪感激得看向前端方颖。如果这次她们能平安脱险,她一定要跟她义结金兰! 他们一前一后的逃窜,只是出了密道,便见前方的伏兵四起,才想往回撤,但后面追兵已将密道入口堵死。 这时候方颖才看清,这群黑衣人只有五个人。 前方,训练有素的伏兵自中间向左右两边各退两步,让出一条道来,只见两名男子自后面走出,但见到被持人质的面貌时,无不惊慑。 “戎雪!” “方颖!” 两个不同的名字,不约而同自刘岩与苏闲宁的口中逸出。 这是怎么回事?! 方才他们刚从军营回来,便有下属来报,说有人偷偷潜入秘密军地。刘岩与苏闲宁惟恐密造兵械与密训军队的消息外泄,于是便带上府内精兵,准备擒杀这班侵入者。谁知道戎雪和方颖竟然在此,沦为人质。 “放我们走,不然我杀了她们。” 一直走在最前端冲锋陷阵的黑衣人应该是领袖,他转身从同伴的手中掠过戎雪,将她推在最前面,作势要对她不利。 “王兄,你不要管我,国之社稷,你应该以大局为重。”虽然她不知道对方是谁,又是谁指派来的,但近几年在他们刘家管辖的地方总有一些楚国密探以及梁皇帝安插的探子出没,为此大哥和三哥都花了不少心血应付。如今,倘若三哥秘密培训精兵的事一旦揭发,那么后果定当不堪设想。这不是她愿意看到的。 所以,戎雪咬咬了下血色渐退的朱唇,暗暗做了一个决定。 但是—— “啊,王兄救我!” 戎雪不想喊救命,想要在苏闲宁面前好好表现出自己勇敢的一面,但是黑衣人刀子利落地挥动,以为会有血光之灾的她仍是忍不住害怕地大喊救命,尽管那刀起刀落只是害她掉了几缕头发,但这足已把她吓得够呛,一张小脸梨花带泪。 “不许你们伤害她。”刘岩倒抽了口气,不禁紧张起来。这全是一帮亡命之徒,手段凶残毒辣,若把他们逼急了,同归于尽也不是不可能的。 方颖不想死,但她吃了王府不少食粮,换言者刘岩就是她的老板,她如果拿了工资却在紧要关头时不做点事,那她这辈子肯定会良心不安的,特别是看到戎雪因惊骇而颤抖的身子,她就无法说服自己置身事外。 “那就把路让开。”黑衣人冷声威胁。 显然,挟持她们并非是偶然,而是他们早知道戎雪的身份才这样做的,方颖只是倒霉点,成了这附属品。 于是,在只有苏闲宁注意到的角落里,他胆战心惊地看见,方颖突然暗暗伸出两指,动作迅速地以45度往上插死,正中挟制她的黑衣人的眼睛,她使劲的抠。黑夜衣哀叫一声,刀子脱手而落,她又一个右勾拳将对方揍倒在地。然后在其他黑衣人还来不及反应之际,方颖一声“推山倒海”,随即见她使出浑身的力气朝这群人领袖的背影推去。 “啊!” 惯性定律,戎雪在黑衣人的冲撞下,两人同时朝前方飞了过去。 与此同时,苏闲宁将站在他右手边的士兵推了出去,刘岩身子向前一倾,计算精准地接住戎雪扑过来的身子。下一秒利器插入肉体里发生一记清脆的响声,领袖就这么死在步兵的长枪上,板硬的身子被长枪穿透。 被黑衣人压在身下,成为人肉包子的步兵整个吓死了,“啊啊啊”,失态地尖叫几声,丝毫没有身为军人该有的觉醒。 而其他四名黑衣人,瞠大的眼睛写着震慑与不可置信,一时之间同样难以接受这场触目惊心的突变。 苏闲宁欲伸手将她救出来,但黑衣人抢先一步将她擒住,方颖惊魂未定之际,其中一个较高挑的黑衣人一个巴掌狠狠甩过来,娇小的左脸顿时又红又肿,五个手指印清淅的浮现。 “啊!”惊声未落,刀子再次置在她的脖子上,银光闪闪。 方颖——苏闲宁唇片翕动,她的名字始终停留在嘴边,黑鹜的眼中寒光暴射,攥紧的拳头因太过用力,手指关节泛起白色。 “如果你想死,可以再动一下看看!”高挑子的黑衣人冷哼一声,厉声警告。 这次纵使再借方颖一万个胆,她都不敢动了,连她这个不会武功的人都能嗅得到这群人身上的浓厚杀声,只怕她刚才的举动是彻底把他们给激怒了。 “王兄,救救方颖!求求你救救她,方颖是我的最好的朋友,她不能有事!”戎雪焦急如焚,就差给刘岩跪下。 刘岩犀利的目光朝对面一扫,冷冷道:“放了她,不管你们提出什么条件我都答应!” 闻言,剑拔弩张的气势终于得到些许的松缓,但是—— “你们一个也休想走!” 冰冷的声音如同一把冰锥,一时间穿透所有的人的耳膜,苏闲宁从刚才到现在,一直都鲜少开口,但方颖却没想到,他开口说出的第一句话竟然是反对刘岩救自己。 确实来说,这是在场所有人,包括四名黑衣人都料想不到的事。 顷刻之间,愤懑的怒火燃烧着她所有的理智,她甚至忘了自己还是在被敌人挟持在手的人质,方颖纤纤玉手朝他一指,恼火地谩骂:“你这个混蛋,我欠你很多钱吗?干嘛没事,天天挤兑着我?现在又陷害我!人家三爷明明已经答应了要救我,需要你八婆多管闲事脱裤子放屁多此一举吗?” “救你才是多此一举。”苏闲宁清冷一笑,眼中的寒意又比之前的森冷重了几分,但那从容的神情俊逸的脸上流露出的却是一股无懈可击的威慑。 脚下,他轻移步子,悄无声息地在朝她迈进。 方颖闻言整个气炸了! “苏闲宁你是个彻头彻尾的混蛋!要是我有什么三长两短,那一定是你害的!如果那样的话,我做鬼也不会饶了你,我要把你剁成七七四十九块,分七七四十九天分给不同的野狗吃,我要你死了,都找不到自己的尸身,我要……” 倏忽,又是令人惊心动魂的一幕。 只见声音还未落地,苏闲宁拔出刘岩近身护卫的长刀,以迅雷不及掩耳划向前方的黑色物体。眨眼间,热血喷泉而出,染红了黑色的夜行衣,渗进地上的泥土里,方才掌掴方颖的黑衣人,头一低,清楚地看见自己的肠子顺着血液流出,惊骇到极点的眼珠差点因此而凸出来,最后笔直地躺下,连眼睛都来不及闭上。 正骂到兴头上的方颖,也在这场动魄惊心的血泊中,忘记收嘴了,心底为其睿智而折服。不损一兵一卒,而令敌方自动溃败瓦解,今天她算是长见识了! 不止是她,所有的人皆被苏闲宁迅雷不及掩耳的举动震慑了,目瞪口呆地看着他,忘了该做反应。 对刘岩来说,以前的苏闲宁仅只是一个出谋划策的先生,但现在他觉得有朝一日,他们可以一起上战场杀敌。他对苏闲宁的态度,在顷刻间转换为佩服与赞赏,知人才有多重要的刘岩更是早已在心底暗暗盘算,到底要怎样做,才可以更彻底地拉拢他,让他一生为自己所用呢。 铛的一声,兵器冷不防自手中滑落,剩下的三名黑衣密探在他的威慑下,纷纷弃械投降,瘫软的身子犹如风中残烛。
 
上篇: 第二章 返回目录 下篇:暂无记录
点击人数(8752) | 推荐本文(0)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