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励志成功 > > 8 做记者还是做DM杂志主编?
8 做记者还是做DM杂志主编? 文 / 文泉杰 更新时间:2011-7-21 14:52:04
 
周末,苏美美迫不及待地把与肖强见面的结果告诉韩笑笑,两人约在后海见面。 天高气爽,风和日丽,韩笑笑提议划船,苏美美举双手赞成。 于是要了一艘脚踏船,开始两人用力不均,船怎么也开不起来,在原地打转,两人笑得够呛。 船开到了湖中间,韩笑笑望着金光闪闪的湖面,说:“我现在有一股冲动。” “啥子冲动?” “作诗的冲动。” 苏美美嘲笑:“这景色就让你有作诗的冲动?” “大城市太喧嚣了,难得有这样的静谧。” “以后常来不就是了。” “你请我请啊?” “AA制。” 韩笑笑仰望着蓝天,突然问:“你知道我留在北京的原因是什么吗?” 苏美美把头一歪:“为什么?” “我留在北京是为了更好地离开北京。人有时候就是犯贱,非常憎恨某样东西却又离不开它,就好比我,我讨厌北京,却又离不开北京。” “想不出来还有比北京更好的城市。” “我不是说北京不好,我是说北京不符合我的口味。” “那你想去哪?” “丽江或者拉萨这样的小城市。” “看不出来,你一方面很现实一方面又很浪漫。” “不说我了,说说你吧。”韩笑笑用力踩了一脚,船转了一个弯,“见到肖强了?有什么感觉?” “又要做选择题了。” “咋啦?” “肖强来北京要办一份DM杂志,要我加盟。” “我的预言灵验了,你将万劫不复。” “别尽说没用的,给个意见,去还是不去?” “得了吧,我给意见你能听我的吗?我还不了解你,其实你心里早已经有了决定,不是吗?” “我这不是在问你吗?” “我劝你最好别再感情用事了!如果你去肖强那,别说我瞧不起你!你又不是没地去,我给你介绍的记者工作呢?你去这不行吗?非要跟肖强搅在一起才乐意?再说了,你妈这一关你就过不了。” 苏美美不说话了,看着远方,表情一片茫然。 本来她都决定要去肖强那了,听韩笑笑这么一说,又开始摇摆不定。韩笑笑说得也不是没有道理,是啊,她为什么不可以去韩笑笑介绍的那家媒体做记者呢?为什么非得去肖强那做DM杂志主编?后者的待遇连前者一半都不到,如果她选择后者,谁能够理解她,是为了事业奋斗而不是为了爱情疯狂? 韩笑笑说她纯粹是为了肖强,她竟然没有半句反驳的话语。她潜意识里,似乎也这么认为。比如,假如是一个普通的朋友让她去做DM杂志主编,她会去吗?她首先会质疑,怎么一上来就让她做主编?这种事情谁信呢?太不靠谱了。但肖强这样对她说,她就没有丝毫的怀疑。 “我想清楚了。”苏美美说了半截话。 “怎么?去还是不去?” “你猜?” “去肖强那儿?” “我决定去你介绍的那家。” 韩笑笑如释重负,笑了,“这才差不多!” 苏美美去韩笑笑介绍的《新财经》杂志面试。其实是走过场,主编想要苏美美那还不容易?主编和韩笑笑的关系不错,一直想把韩笑笑挖过来,结果人家韩笑笑看不上。主编让韩笑笑有合适的人推荐推荐,韩笑笑就把苏美美推荐了过去。韩笑笑能说会道,说苏美美比她更牛,把苏美美吹得天花乱坠。主编想,这么牛的人不招过来更待何时? 《新财经》杂志在国贸,苏美美和一群白领挤在电梯里上了楼。尽管是内定的,苏美美还是有点紧张,这与华都不同,苏美美还是很在乎这份工作的。 进入公司的大门,苏美美就感觉有一股莫名的压力向她袭来,这压力来自急促的脚步声和不断地敲打键盘的声音。这里的工作氛围和华都形成鲜明的对比,华都是懒散的,每个人都在找事做,最终只得喝喝茶看看报纸。这里的人表情一丝不苟,似乎有忙不完的事情。 苏美美向前台说明了来意,前台把她领进会议室,让她等待。 这一等就是大半天,苏美美问前台主编什么时候到。前台说她也不知道。 苏美美只好又去会议室等。把所有的报纸杂志反正能看的都看了一个遍,一看时间,靠,都十二点了! 有人已经把饭盒带进了会议室,看来要在这里用午餐。 苏美美急了,这怎么回事啊?不是约好今天的吗?怎么下班了主编还没来? 苏美美问前台,前台一问三不知。苏美美打电话给韩笑笑。 “笑笑,你跟那个主编怎么说的呀,我等了一上午现在也没见到主编的影子!” “不会吧?” “怎么不会?我现在还在他们公司的会议室。” “你别急,我打电话问问。” 过了几分钟,韩笑笑回电话了:“美美,你要做好心理准备,告诉你一个不幸的消息。这个主编跳槽了,就是昨天跳的,还没来得及告诉任何人。” 苏美美像泄了气的皮球,抱怨道:“有没有搞错啊!不带这么忽悠人的啊!他跳槽了至少跟我说一下啊,让我白跑一趟!我就不信他那么忙,打个电话发个短信的时间都没有。我看根本就没把你我放在眼里。” “那怎么办呢?”毕竟是自己介绍的,韩笑笑有些愧疚。 “还能怎么办?走人!我说呢,天下哪有这么好的事情砸在我头上?我是没那个命呀。” “这样吧,你现在打的过来,我请你吃饭,算是赔罪,行不?” “你何罪之有?但饭还是要吃的,等着吧。真气死我了。” 一见面,苏美美就大发牢骚,说韩笑笑这个朋友人品有问题,知人知面不知心,说以后交友要慎重。韩笑笑也不说话,这个时候,她唯一能做的就是听着。 发泄完了,韩笑笑问:“去哪吃?” “必胜客。” “No problem!” 正是饭点,必胜客忙成一片。苏美美叫了好几声服务员也没有人来伺候。等了好久才见一个男服务员忙腾腾地走来,高高的,瘦瘦的,白白的,眼睛小小的,戴着一顶黑色的高帽子。 可能是刚刚挨了上司的批还是别的什么原因,男服务员表情漠然,像别人欠了他二百五似的。苏美美本来就一肚子,见他那熊样,更加来气了,说道:“顾客是上帝,你们怎么这么对待上帝?” 服务员不屑地说:“你们是上帝,上帝还来必胜客做什么?” “上帝就不吃东西啦!” 韩笑笑捂着嘴狂笑不止,还第一次见苏美美在公共场合生气。 服务员把头扭向一边,很高傲的样子。 苏美美决定要整整这个自以为很牛×的服务员。 苏美美点菜。苏美美其实是必胜客的常客,但她故意装作很无知的样子,油腔滑调地问:“抹茶浮雪是什么味道呀?苦吗” “不苦。” 苏美美又问:“甜吗?” “不甜。” 苏美美加重了口气:“不苦也不甜那是什么味道!” 服务员僵住了,半天才说:“就是茶的味道。” 苏美美有问:“好喝吗?” “好喝。” 苏美美指了指菜单上的卡布其诺咖啡:“这个是什么?” “咖啡。” “我知道是咖啡。我问的是它好不好喝。” “好喝。” “那抹茶浮雪好喝还是卡布其诺好喝?” 服务员真要崩溃了。 “都好喝。” “一样来一份吧。” 苏美美又翻菜单。 “给我们推荐推荐有什么好吃的吧。” “可以尝尝最新推出的黄金软壳蟹Pizza。” “我对海鲜过敏,不要这个。” “至尊系列也不错。” “都有什么?” “超级至尊,海鲜至尊,海陆至尊。” “来一份海鲜至尊。就这样吧。” 苏美美说完把菜单递给韩笑笑。 服务员爆晕,不是说对海鲜过敏吗?!看苏美美那贼笑的模样,马上明白这是在整他呢,心中好不气恼,瞪了一眼苏美美。 韩笑笑没有为难服务员,也不看菜单,说道:“天辣剁椒鸡串一份,自助沙拉一份,先这些吧,麻烦快点啊。” 服务员走后,韩笑笑道:“你还真有两把刷子啊。” “老虎不发威,当我是病猫!” 抹茶浮雪和卡布其诺上来了,韩笑笑要了卡布其诺,加了几块方糖,用勺子搅拌了一下,边搅边说:“美美,真是对不起啊,这个世界就这样,计划没有变化快,没有一件事情可以说是板上钉钉的。意外无时无刻不在发生。这样的事情我经历了很多,慢慢的就看淡了,以一颗平常的心来对待任何事情。所以,美美,你也不要太在意了。” 苏美美呷了一口抹茶,道:“没事,我没那么脆弱。” “那现在你有何打算?” “之前有得选择难办,现在没得选择好办,我决定了,去肖强那。华都我是再也呆不下去了,今天去新财经让我很受刺激,那才叫工作。我觉得我应该也像他们那样,紧张、有序、充实。” “既然你已经决定了,我也不再劝你,你好自为之吧。” 苏美美并没有得到韩笑笑的祝福,在韩笑笑看来这是义气用事,是不得已而为之,放着好好的五千多的工作不做,却要去做前途未卜的不到三千的工作。清闲怎么啦?无聊怎么啦?等你被黑心老板当做廉价劳动力压榨的时候,做梦都会梦见加班的时候,这才会明白,有得清闲无聊也是一种福气。 人各有志,韩笑笑毕竟不是苏美美,韩笑笑是站在自己的立场上看待这个问题的,苏美美形容自己在华都的状态是在水里煎着,在火里熬着,五千多的薪水与精神上的痛苦比起来又算得了什么?何况她现在还很年轻,本应该朝气蓬勃,应该去奋斗,应该去打拼,可她却过得死气沉沉,一点意思都没有。 必须要改变自己,未来只能靠自己,靠不了韩笑笑,也靠不了母亲。 苏美美想好了,不管母亲如何反对,肖强那去定了! 这并不完全是感情用事!即使没有肖强,她对这样的工作也很感兴趣!如果真实性不存在问题,她同样也会考虑!路是自己走出来的,水深水浅只有走过了才知道。 从必胜客出来,苏美美自言自语道:“我必须改变自己,要自己掌握自己的命运。” 韩笑笑笑道:“命这个东西不是你说掌握就掌握得了的,很多时候我们不得不认命,如果我是你,我就呆在华都,我就认命了!” “命是父母给的改变不了,但命运通过自己的努力可以改变!” 韩笑笑见苏美美那较真的模样,觉得苏美美还是嫩了点,但又不想打击她,突发奇想,道:“不如我们去白云观算命吧。” 苏美美差点笑掉大牙:“你还真信这个呀!” 韩笑笑道:“以前不信,打死也不信,和现在的你一样,现在信了,不得不信。这世上还真有些事情是无法用科学做出解释的,比如预感、第六感、奇异的梦等等。举个简单的例子吧,我有个朋友,长这么大了还没出过远门,就在北京打转。上回她辞职了,我正好休假,两人商量着去西安旅行,票都买好了。就在出发前一天,噩耗突然传来,她奶奶去世了。而之前她奶奶没有任何去世的征兆。你说这是不是命?她奶奶偏偏就选择在这个时候去世。” 苏美美唏嘘不已,道:“是有点邪乎,但不过是巧合。” “不是巧合那么简单。” “听你这么一说我倒有些兴趣了,听你的,去白云观看看!” “就是!你几次就业不利也该去看看了。信不信倒是其次,就当图个乐子吧!听说那儿的道长非常厉害,一算一个准,价格也很贵……” 于是两人打的到西便门外的白云观。白云观是道教全真三大祖庭之一,也是北京目前保存最完好的香火最旺盛的寺院之一。 下了车,就见白云观附近到处都是算卦人摆的地摊,写有“测”字的招牌迎风招展。 一位须发飘然的老者迎了上来,神秘兮兮地说:“二位要卜卦吗?” 苏美美刚要与他搭讪来着,就被韩笑笑拉走了。韩笑笑道:“这些都是混饭吃的,不可信,要算就去观里面请最好的大师算。” 韩笑笑买了门票,二人十六,走进了白云观。 本来是清净之地,人流却络绎不绝,看来有多少世俗之人想寻求安慰和解脱。 韩笑笑与苏美美直奔主题,请一位叫灵空大师为其算命。 灵空大师收费每人三百,苏美美少见多怪,吐了吐舌头,心想这不是在宰人吗?刚想说太贵了,马上被韩笑笑制止了。韩笑笑懂得行情,这种事情就是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由于是韩笑笑提议来算命的,当然这次由韩笑笑请客了。 交了钱,灵空大师问谁先来,韩笑笑让苏美美先来。 灵空大师捋了捋发白的胡须,不动声色地问:“请报上你的尊姓大名。” “苏美美,苏州的苏,美丽的美。” 苏美美看了一眼灵空大师,六十岁左右,虽然仙风道骨,但精神矍铄,额头很开阔,眼睛锐利,似乎能洞穿每一个世俗之人的全部心思。大师的胡须很长,都垂到胸前了。苏美美老有一个奇怪的念头,觉得大师的胡须是假的。 大师沉思了片刻,说道:“你的名字很好。” “怎么说?” 嘿!长这么大了,还是头一回听别人说自己的名字很好的。之前都说自己的名字很俗,俗不可耐,苏美美自己也这么认为,曾经数次萌发过要改名字的念头,只是改名字实在太麻烦了。 “你的名字天格二十三,人格三十一,地格十八,都属大吉啊。天格是祖先遗传下来的,对人的命运影响不大,人格又称主运,是姓名的中心,影响你一生的运数。从你的人格数看来,你意志坚固、聪慧明达,定成大业,次运数还有首领运,温良平静、威力强大的首领运。” 说得苏美美心花怒放了,心想,不是蒙人的吧,是不是每个人他都这么说呀。于是问道:“那你说说,我现在如何?我指的是事业。” 大师似乎早已经料到苏美美会这样问,不假思索地回答:“你现在从事一份很多人羡慕的工作,但你却不满意,因为你志不在此。” “然后呢?” “你很快有一份新的工作,这份工作将是你人生的新起点。” 邪门!真是太邪门了!苏美美心里啧啧称赞。 大师话锋一转,又道:“伴随你一帆风顺的事业将是无边无际的孤独。” 苏美美吓了一跳:“孤独?还无边无际?” “抱歉,你的婚姻将很不幸。” “那该怎么办?” “不可太执着,谨记两个字:放下。” 放下?苏美美似有所悟,陷入了沉思。
 
上篇:7 肖强回来了 返回目录 下篇:暂无记录
点击人数(7625) | 推荐本文(0)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