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励志成功 > > 17.作者手记:深谋远虑
17.作者手记:深谋远虑 文 / 蒋世杰 更新时间:2010-12-4
 
 

改革的浪潮汹涌澎湃,一浪高过一浪。改革的深度和广度,远远超过那个“包”字所代表的水平。在时代浪潮中,宦海淳猛然发现,他所迷信的“包”字,仿佛在一夜之间被更加现代、更加科学、更加丰富多彩的改革方式所取代。因此,他头上的光环在社会巨变的光芒面前黯然失色,不再那么耀眼。社会的目光也悄然从桃源乡转移到别的地方,上级领导很少再来视察,再没有外地的人来取经,再没有各路记者来采访。一句话,他已经风光不再。

“难道我真的落伍了吗?”他离开写字台,走到窗前。太阳刚刚冒出对面饭馆的屋顶,照在他的窗户上,看上去有点刺眼。他就自然而然地想起毛主席的一句话:你们青年人朝气蓬勃,好像早晨八九点钟的太阳,希望寄托在你们身上。我这么年轻,我的生活才刚刚开始,不能就此沉默下去。想到这里,他想起了郝明怀,他生命中的贵人。如果侯专员带他下山实出偶然,郝明怀把他带到仕途上,则是慧眼识人,有意识地抬举他,并时刻向他敲响警钟。他想起了郝明怀说他在承包土地中一举成功,是侥幸取胜的话。这时他才掂量出这句话的分量和它的深刻含意。平心而论,他的两次成功,都带有赌博性质,对这场改革的现实意义,他理解得并不怎么深刻。第一次是对郝明怀的迷信,因为郝明怀坚决支持改革。第二次是对“包”字的迷信,因为第一次的“包”,给他带来了荣誉、地位和快感。以后还有没有这样的侥幸,有没有这样的机会提供给他?事实告诉他,人的一生不能没有侥幸,但不会一辈子都生活在侥幸中。除了“包“字,要再搞出一些新的花样、新的名堂,再把它变成一个焦点来吸引社会的目光,他确实感到力不从心。

最近,上面的文件和媒体在干部使用问题上,反复强调重用知识分子。在最近的县级领导干部的配备中,进了几个知识分子。党政机关也流行着这样的顺口流:年龄是个宝,文凭不可少,关系最重要,能力作参考。在这几项中,他的优势在年龄,能力不好说,除了那股子蛮劲,他再也说不上他还有什么能力。至于关系,他和县委书记郝明怀关系不错,但不是哥们关系,就连他送的两只鸡,郝明怀都不收,到了关键时刻,还能不能力挺他,不得而知。况且,听说郝明怀就要调到省上或地区去,郝明怀一走,他还去找谁?最具劣势的就是文凭,将来有一天,这个文凭,可能会成为他致命的弱点,像一只猛虎,挡住他升迁的路。想到这里,他的心中隐隐作痛。他关了收音机,胡思乱想了一阵子,想出了一条妙计,就回到写字台那儿,冲着门外,喊了声司机的名字。不一会儿,司机就敲他的门了。他喊了一声进来,司机就应声进来了。

“书记要出去呀?”司机问。

“这样,”他说,“你到村上去抓只羊,羯羊。”

“嗯,要活的还是宰了?”

“我要活的干吗,收拾干净拉来!”

“好。”司机说着就出去了。

午饭后,他从容地赶到县城,正赶上上班。宦海淳下了车,直接进了组织部的门。组织部里有四个人,他们都认识宦海淳。他和他们打过招呼,就坐在沙发上和他的老搭档小朱聊了起来。其他三人见他俩聊得热乎,就找个借口陆续出去了。他见这里只有他俩,就对小朱说:“这会儿能不能出去一下?”

“宦书记有事?”

“也没啥事,车里有只羊,刚杀的,这会儿有空的话,给你送过去。”

“宦书记有啥让我效劳的,吩咐一声就是了,何必这样生分!”

“也没啥大不了的事。临来时,有人给车上丢了只羊,想着我们共事一场,也算难兄难弟了。我到桃源乡也有些年月了,还没有给兄弟意思意思,这就给你带来了。我们桃源乡的羊不腥,你就啥也不要说,放你那儿,你尝个鲜。”

“你看这多不好意思!”

“走吧,走吧,没有啥不好意思的。”宦海淳边说边站起身,就去拉小朱。小朱半推半就的,就跟着宦海淳出了组织部的门,被宦海淳推上车,直奔小朱的家。

 

过了几天,宦海淳又进了县城。如今的县城,与他刚从水库工地下来时的县城已经大为不同。那时,县城以钟鼓楼为中心,东西南北四条街,站在任何一头,一眼就能望到对面一头,没有一栋楼,没有一座厦。他在县委当通讯员的时候,出了县委大院的门,是个吃公饭的,差不多都认识他。如今县城虽算不得繁荣昌盛,但和那时相比,大街小巷有了摆摊的小商小贩,饭馆也不再是那两个大众食堂,商店也多了几个。他在县城一角找了一个饭馆,订了一个单间,就给小朱打了个电话,让他约几个朋友,下班后直接到这里来。那时,社会风气还算清明,不怎么兴请客送礼这一套。小朱有点纳闷,这宦海淳又是请客又是送礼,不知他的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就说了一堆客气话,推辞了半天。但他终究架不住宦海淳的一番热情,勉强答应了。

 下班之后,小朱带着几位朋友如期赴约。他们大都是宦海淳在县委工作时的故旧,见了面互相客气了一番,宦海淳就让着他们就坐。他请小朱坐主客位,小朱说什么都不从,两人就争来争去的,其他客人也不好坐下来。宦海淳就说:“俗话说,上方的老鼠比下方的猫大,这点规矩还是要讲的。”他边说边把小朱推到了主客的座位上,自己坐在小朱的旁边,其他人也陆续坐了下来。

酒菜上来后,宦海淳端起杯子,说:“请朋友们来,没有别的意思。你们知道,我和小朱一个锅里搅过勺子,一个被窝里睡过觉,用句不恰当的话,也算是‘同朝为官’。离开县委这几年,忙得不亦乐乎,就和难兄难弟疏远了,今天算是个补偿。来,干一杯!”说着就举起酒杯,一饮而尽。大家说些感谢之类的话,也就干了自己杯里的酒。宴席就算开始了。

席间少不得觥筹交错,猜拳行令,猛吃海喝。喝着喝着,平时谨言慎行的机关干部也稍许放纵了起来,说一些荤话,用来下酒。宦海淳说:“农村里文化生活贫乏,包产到户以后,农民忙的时候少,闲的时候多,又没有什么娱乐活动,干完了地头的活,就在炕头上下功夫。我们乡镇干部就给编了个顺口溜,‘耕地基本靠牛,点灯基本靠油,娱乐基本靠×’。话丑理端,倒也基本概括了当前农民的生活状态。”

“我也听说,”小朱说,“你们乡镇干部,村村丈母娘,夜夜入洞房。宦书记年轻有为,怕也有‘一队革命好儿郎’了。”

就这个话题,七嘴八舌,越说越起劲。宦海淳见状,说要上卫生间,他起身的当儿,给小朱递了个眼色,小朱也起身,跟他走了出去。他俩上完卫生间,就在离这儿不远的长椅上坐下来,趁着酒劲,说起知冷知热的话来。

“兄弟在组织部干了有些年了,也该考虑动动了吧?”宦海淳说。

小朱打了个酒嗝,说:“我不急,倒是你,在桑梓县,也算是名人了,小弟我真心盼着你进步呢。”

宦海淳叹息了一声,说:“不瞒你说,我倒是有这个想法,可眼下不是赶时髦,重用知识分子嘛。我呀,过时了。”

“你也不要灰心,事在人为嘛!”

“是呀,那一纸文凭是死的,可这人是活的。你老弟肯帮忙,希望还是有的。”

“我能帮你啥忙,你还不知道?”

“这要看老弟你诚不诚心了。要是诚心想帮,不难,只要你动动笔,在档案里改两个字就可以了。”

小朱瞪大了眼睛,望着宦海淳,半天回不过神来。“你的意思是要我改你的档案?”

宦海淳点点头说:“正是。”

小朱的酒完全没了,他说:“宦书记,你知道,我这人胆小。”

“据我了解,这年头,改年龄,改文化程度,在档案上做文章的,也不是没有。”

“你要非做不可,还是找找部长吧,我真的不敢。”小朱面露难色,喃喃地说。

“这么说兄弟是不肯帮这个忙了?”

小朱搓着头,一言不发。宦海淳就有点不客气地说:“好吧,我也不为难你,从现在起,就当我什么也没有给你说。走,喝酒去。”说着站起身,向包间走去,小朱迟疑了一下,也跟着进了包间。大家正在划拳喝酒,见他俩进去,就说上个卫生间这么长的时间,该不是在城里也遇上丈母娘了吧。宦海淳已经没有了说笑的兴致,小朱也心事重重的样子。大家就有点扫兴,喝了不大一会儿,散了。

宦海淳结了账,出了饭馆,在县政府招待所开了一间房子,和司机两人住进去。想起这几天的事,觉得在小朱面前颜面尽失,十分懊悔。躺在床上怎么也不能入睡,对司机说出去蹓蹓,就走出招待所,信步走在大街上。

走着走着,走到附近一个部门的门口,那里飘出一股当时很流行的音乐声:《金梭和银梭》。他就循着这声音,走进了该部门的会议大厅。原来这里装扮成舞厅,正在举行舞会呢。他站在门口看了看,舞厅上方挂着一盏五颜六色的球形灯,它旋转着发出眩目的彩光。舞池内的男男女女们手牵着手,随着音乐的节奏,翩翩起舞。这是刚刚在县城流行的集体舞,顾名思义,舞者集体或排成行,或拉成圈,集体起跳,有别于成双成对的交谊舞。

宦海淳在眼花缭乱的灯光下,找了个空座位坐下来。他身边坐着一位女同志,给他挪了一下屁股,朝他笑了笑,他向她点头致意,就望着跳舞的男女。

《金梭和银梭》结束后,跳舞的人纷纷走向四周,找位子坐下来。灯光也暂时停止了旋转。稍顷,音乐再次响起,陆续有人双双进入舞池,跳起了交谊舞。宦海淳身旁的那位女同志转身对他说:“宦书记,请你跳个舞,可以吗?”

宦海淳一惊,他有点拘谨地摆了摆手,对她说:“谢谢,我不会跳舞。”

“其实很简单,我带你跳两圈,你就会了。”

宦海淳还在犹豫不决,她站起身拉起了他,把他拽进了舞池,面对面站下来,教他怎么搂腰,怎么搭手,怎么起步。接着就带他跳起了舞。宦海淳脑子好使,手脚也不笨,几圈下来,就对这门新兴的学问有点儿门道了。

他俩搭对跳到舞会结束,散会后,他已经对她有点恋恋不舍的感觉。两人走到会议厅门口,宦海淳问她:“你教我跳了一晚上舞,我还没有问你在哪个单位上班呢?”

她一笑:“团县委,我姓庞,叫我小庞,庞小芳都行。”

“哦,你叫庞小芳,是新进的吧?”

“对,我进县委大院的时候,你就出去了。”

“哦,你过去认识我。”

她说:“你那么有名,县委大院的人,谁不认识你呀!”

“那都是过去的事了,”宦海淳多少有些沮丧地说,“好汉不提当年勇,不说也罢。”

“宦书记说哪里话。”

他俩就这样边走边聊,不觉已到招待所的门口。宦海淳不得不与庞小芳揖手作别,进了招待所。上了床,对今天的事依然懊恼不已。他冷静下来,感到庞小芳的体味从他的鼻窦钻入他的大脑,他仿佛感受到了她那柔软的散发着青春气息的身体,自己体内的某处也一阵躁热。他睁开眼,思路又回到了他的主要议题上,心想,光懊恼有个屁用,得想别的法子。想着想着,有了一个头绪,与其篡改档案弄个空头学历,不如上个学,拿个实实在在的文凭,岂不更好!这样一想,不由得心情激动起来,自己把自己折腾得几乎一夜未眠。

第二天,他直接进了县委大院,进了郝明怀的办公室,开门见山地向郝明怀提出了他要上学的请求,恳请郝明怀无论如何也要帮他这个忙。郝明怀想了想,说年轻人要求上进,应该鼓励,就出人意料地答应了他的请求。此后,帮他进行了推荐。就这样,放马倌宦二狗子,进了北京一所大学的门。他将在共和国的首都,度过三年的学生生活。

 

 
上篇:16.作者手记:春风得意 返回目录 下篇:暂无记录
点击人数(7540) | 推荐本文(0)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