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古装言情 > > 第九章 四年PK三十天(2)
第九章 四年PK三十天(2) 文 / 玄色 更新时间:2010-10-19
 
 

谈沧羽根本就没注意到秦思思因为他无意说出来的一句话而窃喜不已,他的心思早就转移到了其他事情上,今天早上,李清岩走了。他并不是想问秦思思知道些什么,只是在陈述一件事实。

秦思思也并不意外,昨天晚上李清岩就说要走了,他待到早上才动身,估计是要向苏家的人正式告辞。虽然李清岩这人看起来非常的随性,但是骨子里仍是一个世家子弟,一言一行都要考虑家族的利益。

切,说不定他是被苏家的那两个小女生烦的,没连夜跑路就不错了!秦思思想了想,还是没把李清岩要走的原因告诉谈沧羽。不光因为这是李清岩的私事,还因为这和那个杀死雅公主的杀手有关,她不想破坏现在的气氛。

谈沧羽也没有再谈这个话题,他为难的是另一件事。昨天沈管家说过,苏老太爷已经好久不见客了。我打听到,他唯一见的人就是苏陌。

那就去找苏陌啊!秦思思挑挑眉站了起来,苏家的小少爷就是一个没长大的孩子,哄小孩子不是再简单不过的一件事吗?

谈沧羽可没她这么有自信,尤其昨天苏陌被捉弄得失足落水,不借机报复才怪呢!但他还是跟着秦思思走了出去。

秦思思走出翠竹苑的时候,叫上了萧润。难得的是萧润早就收拾好了仪容,正乖乖地等在房中。秦思思意外地看着他,总感觉以前的那个大男孩好像一去不复返了,现在在她面前的,是一个已经沉得住气的太子殿下。

就连谈沧羽都忍不住多看了萧润两眼,等看清了少年双目中的那抹稳重,才确信他的太子殿下已经长大了,原因自然是昨日秦思思夸奖他的那句话。

姐,我脸上有什么不妥吗? 尽管萧润做出沉静的模样,但是对着秦思思的凝视,仍然忍不住反问道。

秦思思温柔地笑道:没,在看你长大后的样子,真的很不错。

萧润仍然稚气的眉宇间浮上一层羞涩,我皇姐说,长大了,就要负责任,所以我才一直不想长大。而到后来,我想长大,却不知道什么叫已经长大了。姐,你说我现在这样算长大了吗?

他说的话比较绕口,但是秦思思还是能听明白皇姐这两个称呼之间的区别。第一个称呼是指已经逝去的雅公主,而后一个称呼则是指的她。

她不知不觉中,多了这么大的一个弟弟。

秦思思的心中涌起一种怜惜,她的父母离异后,各自都有着自己的家庭,她向来都觉得自己才是多余的那一个。没想到,来到这个时代,她还能找到自己的亲人。

想到这里,秦思思脸上的笑容越发的温柔起来。傻弟弟,人不止能长大一次。我曾经听人说过,人的一生,可以长大三次。第一次,是在发现自己不是世界中心的时候。

萧润心中一惊,想起自己小时候,被父皇漠视,怎么也无法赢得他注视时的那种无奈。

在旁的谈沧羽也不免被她吸引了注意力,忍不住出声问道:那第二次成长呢?

人的第二次成长,是在发现即使再怎么努力,终究还是有些事令人无能为力的时候。秦思思缓缓道来,声音在屋子里面就像绕过的一道悠然的熏香,久久挥散不去。

萧润和谈沧羽的呼吸同时一滞,不约而同地想到了他们同时所爱的那个女人,在他们的臂弯逝去的时候。

萧润双手一握拳,咬紧牙根追问道:那第三次呢?

秦思思朝谈沧羽看去,柔柔一笑道:第三次,是在明知道有些事可能会无能为力,但是还会尽力争取的时候。

这句话落在每个人的耳中,自然代表着不同的意思。

在她看来,让这个深爱他人的男子最终把目光放到她的身上,是她这辈子下的最大的赌注。所以她不顾一切,就像飞蛾扑火一般,就算是以火焚身,也终是搏过一回,爱过一次。

在谈沧羽听来,这句话正是符合了他想要辅佐萧润夺回太子之位的困难。秦思思的这句话,正让他增添了多一分的信念。

而萧润听在耳内,整张脸焕然一亮。

走吧,我们去找苏陌那个连第一次成长都没经历过的小破孩吧!秦思思拍了拍手,收拾好心情,转身走出房间。

可是谈沧羽却未跟上,反而在萧润即将踏出门槛的时候,冷冷地出声道:萧润,把你心里想的事情抹去!

萧润站在那里,门外的阳光毫不吝惜地洒在他的身上。明明是明媚如春的阳光,但是他却好像站在数九的寒冬般浑身冰冷。他收回已经迈出去的一只脚,故作镇静地问道:师傅,你说什么?

别以为我不知道。谈沧羽看着萧润握在身侧的手微微颤抖,就知道自己猜对了。

秦思思是猜不到这个小子的心思,他可不一样。毕竟和他相处这么多年,一直教导着他,他讨厌什么、想要什么,只需要看到他的一个动作,谈沧羽便能了如指掌,你别忘了,她是你皇姐!

可她毕竟不是。萧润别过头,坚定无比地反驳道,她刚刚不也说过吗?明知道有些事可能会无能为力,但是还会尽力争取的时候,人才会第三次成长。师傅你若真喜欢她,我可以退让,可是你推开了她。

萧润至今仍对那天晚上记忆犹新。尽管谈沧羽的出发点他可以理解,尽管谈沧羽是他一向敬重的老师,但是他仍不能忍受他所做的事情。

因为,他竟然把她惹哭了。

也许是因为她和皇姐长得一模一样的脸,他对那张脸根本没有抵抗力,更别说是看着她泪如雨下。所以,不管因为什么,他都绝对不原谅他。

迎着少年认真而坚定的眼神,谈沧羽的背后出了一层细细的薄汗。

他居然是认真的!

事情本来是按照他编好的剧本进行的。尽管偶有偏差,但是结果毕竟是好的。赢得了独孤家、叶家、夏侯家和李家的支持,现在只需要赢得苏老太爷的一句话,就可以让萧润重返太子之位了。到时即便是放这个女人自由,也无所谓了。

只是,她的心、萧润的心,甚至连他自己的心,都完全偏离了原有的路线,纠缠成一道细细密密的网,让他几乎喘不过气来。

萧润,你知道那是为了什么。谈沧羽话一出口,才知道自己的嗓音已经干涩得可怕。

师傅是想说,你这么做是为了我吗?萧润清澈的目光闪过一丝嘲弄,他虽然年纪小,但是并不是真的天真。师傅,你若真的是为了我,就应该顺了她的意思。反正你们名正言顺,让她继续当她的公主,你继续当你的准驸马,尽心尽力为了我恢复太子之位而努力,不是很好吗?我相信,师傅逢场作戏的功力,一定会天衣无缝的。

萧润的话,就像是一把锋利的刀刃,一下子破开了谈沧羽一直伪装的外壳,直刺他心中最柔软的部分。

是的,他为什么不这么做?如果他真的利益为先,那他就应该照萧润说的那样,虚与委蛇,反正哄一个小女生要比哄一干朝廷重臣容易得多。

但是,他却没有这么做。

处于他这个位置,即便是知交好友,甚至至亲手足,也会不时说上几句掺杂着假话的真话,骗起人来更是面不红气不喘,这是生存法则。他一开始骗她回府,骗她被下了毒时,一点自责感都没有,现在却连一个月该给一次解药都忘记了。他的心,怎么变得对她那么的不设防?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谈沧羽握紧了拳头,才发现连手心都出了一层细汗,这对一向冷静自持的他来说,非常的罕见。

萧润根本没指望他能回答什么,听到前面秦思思的呼唤,便笑靥如花地追了出去。少年的想法很简单,他只需要护着她,远离能伤害她的人和事物就行。即使是他一向敬重的师傅,也是一样的。至于他究竟想要的是什么,他想他会想清楚,来日方长,不急。

怎么了,跑了一脸的汗?秦思思回过头,看着身后的少年追得急,不由得停下脚步等他追上来。

没什么,师傅教导了我几句。在明媚的阳光中,萧润笑得一脸单纯。

喏,他这个人,就喜欢说教。秦思思朝萧润的后面看去,不见谈沧羽的人影。心想着那人必定是迈着不紧不慢的步子,一时半会儿还追不上来。她耸耸肩,我们先走吧,不特意等他了。

萧润笑得更加开心,伴在她的身旁往东北角走去。昨天他们已经打听到,苏老太爷就隐居在那边的忧乐苑内。萧润少年心性,一点都藏不住话,刚刚他都已经向师傅宣战了,所以更想弄清楚秦思思的想法,看左右无人,就把自己想问的话就那么直接地问出了口。

姐,你喜欢我师傅?

湖面上吹来的暖风熏人欲醉,萧润的声音不期然地传到秦思思的耳边,令她措不及防地一愣,脚下的步伐也缓了下来。他们此时正经过一片梨花林,枝头开得灿烂的梨花朵朵娇艳,洁白皎然。

姐,你根本不是喜欢他。你只是不甘心,在别人心里,你比不上我皇姐。少年等不来她的答案,索性自顾自地回答着。

秦思思回眸一笑,哦?那在你心里,你是不是觉得我比你皇姐还重要?

萧润停下脚步,彻底呆住。这个问题,他根本想都没有想过。到底谁更重要?这个根本没有办法比较。

秦思思抿着唇笑得更深了,看着少年震惊的表情,丝毫不同情地说道:无法回答了吧?因为答案还是你皇姐重要吧?但是我不关心你心里是怎么想的,我关心他心里是怎么想的。

姐……萧润只能吐出这个单音,看着面前身着彩衣的她,这时才了解自己和师傅有着多大的差距。但是随之涌上心头的,是一股巨大的不甘心。

一阵风从梨花林中穿过,一时花瓣纷飞,秦思思拢住四散的乱发,自嘲地笑道:是吧?都小气到这种地步,我是不是爱上他了?

师傅他有什么好的啊?

这已经是第二个人问她这个问题了,秦思思很努力地想了想,最终叹气道:如果我能说出来的话,那我宁可选择不喜欢他。毕竟,那样我会更轻松些。

萧润咬着下唇,知道自己又问了多余的话。他和她一路走来,看得再清楚不过了。他就那么一直看着她的侧脸,看着她追逐某人身影的眼神,多么希望她能仔细地看自己一眼,多么希望,她眼中追逐的那个人,是他。

走吧,别发呆了。秦思思对少年突如其来的发问并没有放在心上。太子今年才十三岁,对于她来说只是个念初中的小屁孩,什么情啊,爱啊,喜欢啊,都是懵懂状态,是出于好奇才发问的。

两人开始重新朝前面走去,但是萧润的心情却变得十分低落,低落到在忧乐苑门前看到苏陌的时候,都没有任何反应。

秦思思却觉得眼前一亮。

虽然她觉得苏陌是个小屁孩,但是也不得不承认,这个小屁孩打扮起来当真是粉妆玉琢的玉人。也许是今天不用出门的缘故,他的穿着比昨日轻便了许多,更显得他身材的羸弱,给人风一吹就要倒的错觉。也怪不得苏家把他当宝,嫡出的宝贝,又是难得一见的三胞胎中最小的那个。秦思思仔细看过去,发觉苏陌的脸色不是白皙,而是苍白得没有一丝血色,而嘴唇的那抹红色,八九不离十应该是涂上去的胭脂。

秦思思突然觉得昨日把他推入河中,是不是做得有些过分了,苏陌今天脸色这样不好,可能是因为落水受了风寒。

不过,她的愧疚感很快就不翼而飞,因为苏陌这小子摇着扇子大摇大摆地站在了通往忧乐苑的唯一院门前,神气十足地说道:对不起,太爷爷今儿个不见客。

沈管家呢?秦思思四下查看着,忧乐苑内种满了密密麻麻的竹林,竹子足有一人多高,只有一条细细的小径通往其间。幽静异常,显然是没有人。但是相对地,在忧乐苑外,站满了一些花枝招展的婢女,或拢着袖子窃笑,或三三两两地私语,摆明了就是被苏陌叫过来,围观他们窘态的。那聒噪的苏家两姐妹倒是不在,不知道是为了什么,按理说这种热闹的场合应该缺不了那两个小丫头的。

沈管家天刚亮就出城,去苏州办事去了。苏陌的态度无可挑剔,就是那眼睛里面的得意怎么掩也掩不住。

秦思思倒是猜到了沈管家肯定会不在。不过倒不大可能是被苏陌特意支走的,看昨天他见到她的那个表情,应该是不想和她见面。所以现在索性一走了之,放任苏陌这个纨绔子弟任意发挥。

其实秦思思根本无法体会这个苏老太爷的重要性,她甚至觉得,这老头子离群索居,八成是性格已经孤僻到极点,根本就管不了什么事了。但是既然谈沧羽打定了主意必须要见到苏老太爷,那肯定有他的用意在。他一个外人没有什么立场,所以只能她来出面求见苏老太爷。

想到这里,秦思思扬起不逊于苏陌的笑容道:如果我坚持要见太爷爷呢?

没想到,苏陌并没有多加阻挠,反而朝一旁让开,折扇一收,款款笑道:姐姐你坚持要见,陌儿当然不好阻拦,只是……他拖长了声音,一双眼睛却死死地盯住秦思思旁边的萧润,显然以为昨日害他落水出丑的元凶是他。

秦思思被苏陌的那声腻得要死的姐姐叫得浑身鸡皮疙瘩乱起,脸色一冷,哼道:只是什么?

苏陌甜甜一笑道:只是太爷爷他向来不喜欢别人打扰他,所以对擅闯入苑的人有处罚。说罢他就那么随随便便地把手中的折扇张开,朝园内甩去。

啪!

几乎是这把折扇刚闯入忧乐苑的同时,一支利箭闪电般从旁射出,分毫不差地射穿了折扇,把它狠狠地钉在了地上。

周围一片肃静,静到可以听得到箭翎仍发出着嗡嗡的响声。

呵呵,太爷爷脾气不好,所以就让沈管家给他做了些机关,防止有人不长眼睛地打扰他。姐姐你没吓到吧?苏陌非常满意地看到秦思思和萧润变了脸色,哎呀呀,沈管家也真是的,偏赶着这时候出城办事,我看这几天还真回不来呢!

变态!秦思思几乎就要把这两个字骂出口了。疯子才在家里弄个这么强大的保全系统呢!又不是武侠小说,防止别人上门寻仇啊?

苏陌,你说,怎么样才肯让我们见太爷爷?萧润按住秦思思的肩膀,向前走了一步,冷静地问道。他当然知道秦思思肯定咽不下这口气,但是苏陌的恶意是因他而起的,他要自己想办法解决。

苏陌黑白分明的眼瞳笑看着萧润,早就在等他说这句话,但是却故意装作为难地沉吟了片刻,唉,这样吧,你跪在这里三天三夜,也许太爷爷会看在你诚心求见的份儿上,见你一面。

你!萧润对他怒目而视,但是他自己也知道,这是人家的地盘。算起来,他只是个被朝廷废掉的太子,而且还全国通缉中。苏家不抓他们去见官就已经是仁至义尽了,如果真闹翻了,说不定这个被宠坏了的苏陌还会做出什么事。

也许这只是太爷爷对他的试探而已。

萧润深呼吸了几下,硬是把冲上额际的怒火给逼了回去。他已经长大了,和苏陌根本不一样,一定要冷静。虎落平阳被犬欺,他知道这一路上其实他本应该过得更艰苦,但是师傅和秦思思一直把他挡在身后,保护得近乎完美。但是对方现在摆明了要看他好戏,他只有依靠他自己。

在心里安慰着自己,看着苏陌眼底的嘲弄,萧润垂下眼帘咬着下唇,一狠心便弯下了膝盖。

他跪的是太爷爷,不是他。尽管知道这是唯一的解决办法,但是萧润的心里仍然充满了屈辱的恨意,牙龈咬得生疼。

眼看着他就要膝盖落地的时候,他的两只胳膊同时被人拽住。

弟弟,你不用跪,你是大周堂堂的皇太子,一生只能跪天跪地跪父母!左边传来了秦思思铿锵有力的声音,像朝暮的醒钟般,敲在了他耳边。

你皇姐说得没错,我平日都是怎么教你的?右边传来了师傅略带责备的声音,却让人无比安心。

姐,师傅……萧润依靠着一左一右的力量站起来,鼻头一酸,几乎说不出话来。

秦思思摸了摸萧润的头,他几乎已经和她差不多高了。傻弟弟,人家说什么你就做什么?他只是说会考虑,又不是真的会让你见太爷爷。这种把戏实在是太烂了,烂到她一开始听到的时候都没立刻反应过来。这小苏陌,实在是让人无语得很。

那怎么办?我……对不起……萧润小声地问道,他好不容易下次决心,居然被这么轻易地否定,这让他无所适从。

没事,你做得很好了。只不过,可以多依靠依靠你姐姐我和你师傅。秦思思弹了弹萧润的脑门,自己则把视线落到才出现的谈沧羽身上。她一时也想不到怎么办,但是她觉得谈沧羽并不是故意这么晚才出现的。

苏陌暗恨,他本不指望萧润真能挺上三天三夜,但是只要萧润跪了他,周围这么多婢女在场,他只消用一个上午,就能让全杭州城都知道这个消息,甚至添油加醋。但是却在紧要关头,被生生地阻断了。苏陌扭曲着面容,冷哼道:哼!不跪当然也可以,只是太爷爷可不会见你们了。哼!皇太子?我看是废太子吧!

秦思思还未出言反驳他,站在萧润另一边的谈沧羽就悠然开口道:苏小公子,注意你的用词。不论沈管家是不是真的同意你任意妄为,还是他真是另有其事走开,你都应该认识到一件事。

什么事?苏陌不以为然地挑眉道。

谈沧羽松开拉住萧润胳膊的手,淡淡地负在身后道:那就是他沈管家都不敢正面与我们为难,把这个烫手山芋扔到你面前来,你还兴冲冲地捡在手里,还真是可怜、可悲、可叹啊!

苏陌脸色立变。

 

 
上篇:第九章 四年PK三十天(1) 返回目录 下篇:暂无记录
点击人数(7728) | 推荐本文(2)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