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古装言情 > > 第二章 大齐最美王爷(2)
第二章 大齐最美王爷(2) 文 / 伪装的鱼 更新时间:2013-7-31 11:06:21
 

他为什么突然成亲了,而且一娶就娶三个,这种宫闱秘辛可不是小瑜能知道的。反正明白了一点:只有妾才走侧门!

小瑜郁闷地想掀桌:为什么他一修仙的方外人士要男扮女装,还要帮僵尸宅斗?这根本就专业不对口!

可郁闷归郁闷,他还是得教僵尸一些必要的礼仪,要不然第二天敬茶时还不被正妃和侧妃整死啊!

进了王府,才知道什么叫金碧辉煌,难怪人人都说摄政王有不臣之心,啧啧,这建造的,俨然要赶上皇宫了!

宁子薰却不怎么惊奇,人类历史中比眼前这种木质结构建筑更宏伟更壮丽的她都见到过(在资料库中)。她更惊叹于自然界的鬼斧神工——那些人力创造不了的峡谷高山草原河流才是最牛的!

王府女史引着她们七拐八绕来到一处幽静的院落,微微颔首,礼貌中含着几分敌意。她说:“王妃吩咐宁姨娘暂且住在这里,因为王爷没通知宁姨娘要来,所以房间没来得及打理,请宁姨娘先屈就一夜,明天看王爷的意思再行安排。”

小瑜眉头微挑,不过还是从袖中掏出一锭银子塞给女史,微笑道:“多谢姐姐了,以后还请姐姐多多指点!”

女史手腕一翻把银子扣回小瑜手中,冷笑道:“不客气,奴婢只是下人,不敢!请宁姨娘好好休息吧。”

不用问了,这位一定是云王妃的人,下马威用得恰到好处!

其他仆妇把宁子薰的箱笼妆奁往门口一放,也跟着转身而去。

面对好几百斤的箱笼,就看出僵尸的好处了,宁子薰一手提箱笼,一手拎妆奁,面色平静地跟在小瑜身后。

小瑜抬头看看四周,还真是幽静,离后门倒是很近。这是个单独的跨院,左边邻仓库,右边倚假山,一片竹林把他们的小院包围了,只有一条小路通向外面,还真是完全隔绝啊!

推开门,看到院子里的蒿草都快齐腰了,木门的吱呀声惊起一群麻雀。两人“趟”过草河,走上台阶,进了正房。房梁上结的都是蜘蛛网,幔帐布满灰垢。轻轻一抖,小瑜被呛得一阵咳嗽。

“这是人住的地方吗?”小瑜忍不住爆粗口。

宁子薰星星眼状趴在窗口瞄着后院出神,小瑜惊异了!好像从“饲养”开始,他就没见到过僵尸露出这种表情!

他也凑了过去,只见后院更为“意境深远”。茂密的竹林似乎把那毒辣的阳光都隔绝在外。微风轻过,摇出一片沙沙声,如细浪潮汐卷入耳中。

小瑜翻了个白眼,就算从竹林中钻出点儿什么东西他都不会感到意外……云王妃,你该有多恨宁子薰啊?

“这个地方……我喜欢!”宁子薰用力点了点头。

小瑜吼道:“离王爷那么远,什么时候才能查到兵符啊!”

宁子薰自动屏蔽了小瑜啪啦啪啦的唠叨声,望着竹林发呆。

任务归任务,能住在这个地方她真的很满足。身为僵尸战士,凭她的身手还有超强的嗅觉,以及夜视能力,她有信心在短时间内找到那个叫兵符的东西。

不过她找到也不会直接交给这个半成年体人类。她要藏起来,等那个面具人把她脑中的芯片取出来,她再交出兵符。哼,人类都是狡猾的生物,她当然要留心。

小瑜拉过她,开始教她妇人礼数。怎么敬茶,怎么行礼。除了有点僵硬,宁子薰倒学得像模像样。

到了晚上,才有两个仆妇来给她们送饭,可能走的路太远,到了这里饭菜都凉了。

看来云王妃是笃定王爷根本不会来宁子薰这里,才会如此慢待欺辱。小瑜对这位未曾谋面的云王妃真是一点好感都没有!欺负一个傻子算什么本事?如果有机会,他一定要那个蛇蝎心肠的女人好看!

僵尸不用吃饭,可小瑜得吃。他拔了两把干草,又捡了几块石头支起石灶,把陪嫁的小锅拿出来放在上面,索性来一次野炊。

吃完饭,熄了火,小瑜对宁子薰说:“你在这里不要乱走,我得回师父那儿一趟,问问有什么办法可以去尸斑。”

宁子薰点点头,坐在院中继续晒月亮,吸收光华。

好在这里偏僻,又临近后墙。小瑜换上夜行衣,看了看四周无人便悄悄地跳出墙去。他自然不知道后面早有人暗中跟着他。如果是邪物魍魉,身为修仙者的他倒能凭着直觉发现,可惜后面跟着的是人类,还是武功高强的人类。小瑜一点都没发现自己的行踪已暴露。

过了午夜,小瑜才回到王府,黑衣人也跟着回来。小瑜跳进荒芜小院,黑衣人跳进王爷寝宫。

此时,淳安王还未入睡,正在灯下批阅奏章,冷峻的面孔在昏黄的灯下显得更加冰冷。

只见那黑衣人在他面前缓缓地除去黑色面罩,他挑了挑眉,问道:“可有发现?”

 

小瑜掸了掸身上的露水,看到宁子薰正盘膝坐在草中,甚感欣慰。

凝神吐纳是十分枯燥的事情,低级僵尸蒙昧无知,所以只能以吸食血肉来增强功力。而道士饲养的僵尸则不同,因为从最开始就有一套严格的自修课程。这就是学院派和草根派的不同之处,虽然辛苦,但基础打得牢固再加上不吃血食减少了戾气的滋生,进步也会格外快。

见到小瑜回来,宁子薰问:“有办法吗?”

“师父最近发现了一块绝佳的养尸之地,就在京郊佛乐山上!他说让你晚上去那里练习吐纳。只不过你要辛苦点,一晚上都要来回赶路。”

宁子薰侧头,“养尸地?那是什么东西?”

“就是可以让僵尸更容易吸收月华,增强功力的地方!”小瑜不耐烦地说。

“原来就是疗养的地方……”宁子薰自动脑补。在末世她立了三等功时,也获得了一次“腐败”的机会,到硫磺岛度假,那里有未被破坏的植被和海洋,真是美得让她终生难忘。

小瑜不管她有没有听懂,给宁子薰进行一顿恶补……等了解了冷兵器时代的人类社会关系,宁子薰总算才搞清楚一些情况:

她的职业:姨娘,是王爷女性配偶中的一员。

她的上级:王爷、王妃、侧妃。

她的任务:潜伏,在王府找到兵符后可以获得自由。

于是,僵尸宁子薰正式在淳安王府“挂牌上岗”了。

第二天一早,小瑜给宁子薰梳了个很朴素的发型,只戴了一支通体碧绿的竹节簪,穿一身淡粉色回纹织锦裙(小妾成亲不能穿大红之类的正色,只能穿桃红、浅粉),裙子外面衬着薄纱,看上去十分低调内敛……好吧,实际上就是“示弱”。

昨天那个女史来接她们去拜见云王妃,穿过重重殿宇宫阁,来到云王妃所居住的集熙殿。

集熙殿修得富丽堂皇,一副皇家气派。小瑜注意到殿宇之上用斗拱铜丝网罩起来,下面有方白石。女史见他一副没见过世面的样子,就傲气十足地说:“上面的网罩名‘风衣’下面是‘足石’,乃是取‘丰衣足食’之意。”

走进极为宽敞的一座九钉九带的碧瓦朱门,院中种着郁郁葱葱的大银杏树,转过回廊就来到王妃的燕息之处。

进到偏殿,云王妃正坐在镜前整妆。她身穿一身大红色织金璎珞长纱衣,乌黑的云鬓盘成高髻。她正对着镜子把一枚凤钗戴在头上,目光在镜中与宁子薰相遇,眸子深处闪过一丝阴霾。待她转身时却已笑意盈盈。宁子薰的第六感很敏锐,她感觉到那种针对,不过再抬起头却看到云王妃满脸笑意。宁子薰眨眨眼,以为自己看错了。

小瑜却惊讶于云初晴的美丽,这种张扬的美让一身红衣的她看上去艳压群芳,这才是王妃该有的气度嘛!再看旁边这位……小瑜悬着的心放了下来……咦,为什么会有这种奇怪的感觉?

不过僵尸绝对没有自卑感,对于她来讲,人类的脸还不都长得差不多。一个鼻子两个眼睛,有什么分别吗?

小瑜暗中拉了拉她的衣袖,她木偶般接过茶盘跪下,叩头,口中道:“妾氏宁子薰给王妃请安!”

饶是穿得如此少,宁子薰还是觉得体温升高,手臂上也冒出一块尸斑……她忙用另一只手捂住。

这天气,真是僵尸的克星啊……

云初晴打量着宁子薰,见她举止得体,心中也在揣度她究竟傻到什么程度。于是微笑着接过茶碗,说道:“快请起,听说宁妹妹‘失忆’了,真是让人遗憾。”

宁子薰的注意力早就被云初晴镜子旁的那盘冰山吸引了,好想走过去……

云初晴故意问道:“难道连王爷都忘记了吗?”

宁子薰摇头又点头。

云初晴微挑黛眉,朱唇轻启,问道:“到底是记得还是不记得?”

小瑜很想捂住这个白痴僵尸的嘴,明明告诉她尽量少说话的!

宁子薰说:“不是记得,而是认得!”

在云初晴的记忆中,宁子薰总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用犀利的语言和无所不及的才学打压其他人,特别是她!她和宁子薰从小就认识,那时她父亲还只是个小小四品户部郎官,而宁子薰却是侯府千金。她们同时拜在慧静师太门下学习书法绘画,她从来都被宁子薰踩在脚下。除了外貌,宁子薰样样都比她出色。

可能是被欺压得太过,云初晴甚至有些怕宁子薰,只能把仇恨深深地埋在心里。而眼前这个宁子薰却跟她记忆中的根本不是同一人!虽然不知道这个宁子薰是冒牌货还是真的傻掉,反正她会把她当成宁子薰,狠狠地踩在泥里,以报这么多年被她欺负的仇!

“是吗?”云初晴像在逗一只呆头呆脑的小狗。她问道:“那王爷长什么样啊?”

宁子薰指指门口,云初晴回头,只见一身黑衣、银色云履的冰冷男人和一个绝美的柔弱女子正朝她们走来。

说曹操,曹操就到了!

云初晴看到那个女子,顿时露出复杂的神色,又嫉妒又羡慕的表情让人一览无遗。

小瑜也被眼前这对神仙眷侣般登对的男女吸引了,男的冷峻不凡,女的轻灵出尘。如果说云王妃让人惊艳,那这个女子就是让人震撼!没想到世间还有气质如此纯净美好的女子,让人觉得若对她有一丝邪念都是亵渎了她。

“臣妾见过王爷。”

“奴婢见过王爷。”

众人在云初晴的带领下施礼。

“起来吧。”淳安王的声音依然冷飕飕的。

“月妩见过王妃。”那个女子轻盈下拜,金丝蝉翼纱把她衬托得更加恍若仙子临凡。

淳安王的目光扫过宁子薰,眼中射来一道寒光,让小瑜浑身的汗毛瞬间立了起来。

“宁姨娘,还不过来拜见侧妃?”

侧妃?月妩?难道她就是那个王爷钟情的京城第一花魁?小瑜差点摔倒,这么纯洁的长相竟然是名妓?这也太让人难以接受了吧?小瑜惊呆了!

宁子薰正努力消化记忆:眼前这个一身黑衣,散发寒气的人类男性就是淳安王——主要目标!

她呆呆地看着淳安王,淳安王也眯着狭长的凤目盯着她,两人之间气氛诡异。

“王爷……”宁子薰突然开口。

众人的视线都被她吸引过去,连淳安王都不禁挑眉冷冷地看着她,不知她要说什么。

“什么事?”淳安王周身散发着一股生人勿近的强大气场。

“你挡住冰盘了。”她指了指王爷身后正散发丝丝凉意的那盘大冰块。

众人扑倒在地,云王妃暗中挑了挑大拇指:无知者果然无畏!

淳安王阴鸷的眸子里闪过一丝惊讶,继而露出嘲讽的表情。

小瑜一脸无语……“我让你吸引王爷注意,不是这么吸引的好不好?”

“既然宁姨娘这么喜欢冰,来人,把宁姨娘送到冰窖里去好好凉快凉快。”淳安王的声音不带一丝温度。

两个人默默地走上前,架起宁子薰,她侧头懵懂地看了一眼小瑜。小瑜轻轻摇头,示意她不可妄动。

于是宁子薰就被人请进了王府存冰的冷库中。

今日皇上又“病”了,不上早朝。于是淳安王也有机会休息半天,他叫人准备棋盘,与云王妃对弈。

一旁的月妩轻抚瑶琴,淳安王和云初晴各执黑白,相互攻守。一炉淡香,雅乐美人,好一幅携美燕闲图!

月妩春葱般的指尖在瑶琴上轻挑,她弹完最后一个尾音,空中似乎还有余韵。侍立一旁的宫人都被她的琴艺所陶醉,沉浸其中。

云初晴不动声色,执起一枚白子,轻轻落下。她说:“王爷,快一个时辰了,宁姨娘她……”

她是王妃,自然要做好姿态,不能让下人非议见死不救。不过她心中又有一丝疑虑,如果她是冒牌货绝对不会做出这么白痴的事情,难道她是真的傻了?

王爷微微凝起俊眉,漆黑如夜的眸子看不出一丝喜怒。他捏着一枚黑子反复摩挲,扬起笑意,把黑子安在棋盘之上,说道:“初晴,你输了!”

云初晴淡淡一笑,明艳动人,她道:“臣妾还从未赢过王爷。但不知如果有一天臣妾赢了王爷,王爷可否满足臣妾一个愿望?”

“你赢不过本王。”这种笃定和霸气,在他这个执掌江山万民的人嘴里说出才不显狂傲。

一旁的月妩却似不闻,纤细的手抚弄着琴穗的流苏。

婢女献上香茗,这时王爷才开口道:“把宁姨娘叫过来吧。”

看样子治了不敬之罪,王爷大概还不过瘾,还要听一下受刑感言。

不一时,婢女却独自回来,不过脸色却十分仓皇,跪下禀道:“回……回王爷,宁姨娘她……”

“她怎么了?”王爷一开口那个婢女吓得浑身颤抖,更说不出话来。

不会是死了吧?这句话憋在云初晴心里,没敢说出口。

只听见那婢女说:“王爷恕罪,宁姨娘……她……她说不想出来!”

王爷猛地起身,吓得众人一凛。只听见他说:“既然不愿意出来,那就待着吧。”

于是,宁姨娘到王府的第二个晚上就是在冰窖中度过的。

看着王爷起身回自己的麟趾殿,云初晴和月妩都起身相送。在低下头的一刹那,月妩发现王爷的步伐似乎比以往更仓猝了些……而云初晴却根本没注意到,只是在纠结宁子薰是真二还是装傻。

小瑜知道,自己肩上的任务更重了——不但要教僵尸基本礼仪,还要教她与人的相处之道。这个只会闯祸的家伙,就是枚定时炸弹,不知什么时候就爆炸。

小瑜知道她冻不死,可这一夜却也辗转难眠。第二天,王爷在上朝前想起宁姨娘,突然心血来潮,竟然屈尊亲自去冰窖见她。

打开冰窖,一股逼人的寒气袭面而来。提灯笼的小丫头不禁打了个寒战。灯光摇晃,王爷轻轻一瞥,小丫头吓得花容失色。

淳安王虽然是“美人”,却是个“蛇蝎美人”。他曾把犯人的肉一片一片割下来烤熟,再喂给那个犯人。处理一个混入王府的奸细,他就是当着所有王府的仆从这么干的!所以王府中没有一个花痴,都很守本分。

淳安王本是先帝的同胞幼弟,所修府第制式也按亲王规格所建,所以连冰窖都跟皇宫里的差不多大。绕过两座冰墙,大家终于看到了宁姨娘,此时她正用爪子挠冰玩呢。

她见到王爷忙垂下眼睛(怕黑暗中暴露闪着幽光的僵尸眼),跪下道:“参见王爷。”

王爷抢过丫头手中的灯笼,照过去。只见宁子薰身后的冰被她雕成一个人的形状,而且还……挺栩栩如生的。那脸形,那身姿,那衣饰……分明就是淳安王嘛!

“你这是干吗?想雕个冰人来诅咒本王?”淳安王眼中闪烁着意味不明的光芒。

宁子薰垂下头,说:“礼物,送给王爷的。”

僵尸虽然呆,但记住了东西就不容易忘记,看来她还是用了心的!在后面老远站着的小瑜松了口气。这家伙,终于开窍了!

结果却听到宁子薰又说了句:“能不能再让我多待两天?” 经过一晚上,她的尸斑蔓延速度明显减慢,也不再长白毛了。

淳安王目光一凛,看向宁子薰的目光有点惊悚?!

 “王……王爷!”小瑜飞快地跑了过来,跪在地上道,“我家小姐自从复生后身体异于常人,格外怕热喜冷,所以才会做出冲撞王爷的事,还请王爷开恩免罪。”

淳安王走到冰人面前,举起灯笼仔细打量一番,说道:“算了,以后给宁姨娘每日送的冰加两倍。”

“多谢王爷开恩!”小瑜瞪了宁子薰一眼,她这才后知后觉地跪下谢恩。

淳安王吩咐身边的侍卫:“一会儿把冰人抬到麟趾殿去……”

侍卫们小心翼翼地把这尊王爷雕像抬了出来,在阳光下,晶莹剔透的冰雕更能看出这座雕像雕得多么神似。

侍卫总管薛长贵抚着下巴想,也许明年元宵节就不用雇用冰雕工匠了。

总算没出大事,小瑜深感万幸。不过对于僵尸的教育却不能有丝毫松懈!

训了宁子薰一个早晨,小瑜觉得有点口渴,打算喝点茶。

宁子薰却把衣服扯开,露出白皙的后背对着他,说:“我知道错了,没得到命令就行事,你惩罚我吧,我应该为所犯的错误负责!”

看了些古代书籍恶补知识,宁子薰也知道犯了错误是要挨打的。不过她自动把自己划到军人那一队里,要打也要挨脊杖!

小瑜扭过头,别扭地说:“算了算了,这次就算严重警告,以后不得再犯!还不快把衣服穿好!”

宁子薰穿好衣服,突然抱住他,说:“小瑜,你是好人。”

小瑜的脸顿时红得像火烧云,他一下推开她,说:“不……不准抱我!拍马屁是没用的!死罪可免,活罪难饶,去把院里的草拔光!”

宁子薰侧头,难道是她弄错了?拥抱不是人类用来表达亲近和友好的吗?

见宁子薰蹲在院里认真地拔草,小瑜不禁捂住胸口……他的心怎么跳得这么快?难道是尸毒入侵了?好像也没有这种让人心跳加速的尸毒。作为一个清心寡欲的修道者,小瑜觉得,他最近真是越来越不淡定了。

僵尸是个好劳力,拔光整个院子的草,也没喊一声累。那些蒿草都堆在院子的角落,留着当柴草用。平整出来的地上显露出一条石径,细小的碎石结成一个图案。院子西侧还有一口井,看起来还能用。

小瑜又支使宁子薰把房间里的灰尘都打扫一遍,让她从井里打来水把里里外外都刷干净。这样才现出房子的本来面目,乌黑的漆虽然已经斑驳,但显出的木色倒更好看了。反正这个劳力不用花钱,小瑜让宁子薰用尖爪子把剥落的黑漆都刮掉,又把房间里的破家具都抬到院中。太破烂的直接丢掉。还有一些松动的,僵尸的手此时又能充当锤子,她把家具一个个固定好,抬到水井边一通刷洗。

最后他俩把陪嫁箱笼里带来的门帘、桌布、椅披、靠枕、帐幔等装点好,这个比鬼屋还惨的地方顿时变成了像模像样的居处。

小瑜觉得过一阵子管得松了,他还可以贿赂送饭的仆妇,要些工具。后面全是竹子,他可以砍来做个小竹榻,晚上躺在外面一边看星星,一边监督宁子薰吸收月光……这样的日子还真是惬意!

终于到了晚上,小瑜给宁子薰也换上一身黑衣,还戴了个面罩,只露出能放光的僵尸眼。他说:“我带你去城郊养尸地!”

已经长出的尸斑不会因为有冰块降温就消失,所以小瑜还是要把她带到养尸地。那里就等于人类的温泉疗养院,丰富的阴气不仅能让僵尸更好地恢复元气,还能增长功力。

月明星稀,四周静悄悄的。小瑜已经侦察好了王府兵士的巡逻时间,还有暗卫部署的地点。算准了时间,小瑜带着宁子薰来到后墙根下。王府的宫墙有四个小瑜那么高,他从腰间解下钩索,轻轻向上一扬,虎爪钩牢牢地搭在琉璃瓦上。

小瑜悄声对宁子薰说:“你等一下,我上去看看动静。”

他拽着绳子飞快地爬上墙头,四周寂静无人,他刚想给宁子薰打手势,一回头,宁子薰已经站在他身后了。

小瑜呆住了:原来他的小僵已是跳尸和飞尸之间的境界了。

在向城郊奔跑时,小瑜很快就被落在后头了,虽然他身怀轻功。

宁子薰不认路,跑出老远,又站住等小瑜。最后小瑜只好说:“干脆你背着我吧。”

于是小瑜趴在宁子薰的后背上指挥着她一路向北……

伏在她的背上,感觉到她的身体和真人一样柔软,身上若有若无地飘来阵阵幽香,钻进他的鼻孔。小瑜紧了紧身子,敛住心神,告诉自己:有什么好尴尬的?虽然被一个妞背着跑,但这个妞算不得人类!

终于到了这座荒芜的孤山,不知为何。这座孤山周围寸草不生,除了石头就是紫红色的土。乱石嶙峋处有一条小瀑布从高处流淌下来,老树枯枝在月光下映出诡异的影子,除了偶尔传来的一两声怪叫,再无其他声响。

不用小瑜指教,身为僵尸的宁子薰已感觉到从四肢百骸传来的舒畅感。她展开双手对着月亮深深地吸了口气,从土里冒出星星点点像萤火虫般发亮的小虫子,它们飞舞着聚拢到宁子薰的身上。这种尸虫最喜欢附着在僵尸的身上,吸收僵尸身上的腐败之气。

小瑜指着瀑布垂下来的小水潭,说道:“瀑布后面是养尸地的地穴位置,你可以站在那个地方,吸收灵气。不过天亮前你一定要回来,不能被王府的人发现。”

“你不跟着我吗?”宁子薰眨了眨眼,就不怕她偷偷跑掉?

小瑜背着手,说:“这里不适合人类,尤其是本道爷!”

看着宁子薰所有心事都写在脸上的表情,小瑜黑着脸说:“别露出一副‘你前脚走我后脚就跑路’的表情!虽然控尸术离远了不好使,别忘记你脑子里只要有那东西,逃到哪里我都能找到你。”

“也别露出一副‘你怎么猜得这么对’的表情!真是的,真不知道是不是在人多的地方待久了,僵尸竟然也会有这么多表情?难道……”小瑜吃惊地说,“难道活尸功力增强的表现就是越来越像人类?我的天!你这个属性也太鸡肋了!”

宁子薰摸了摸自己的脸很是迷惑:难道她不知不觉中做了人类的表情?越来越像人类……那她还算是个僵尸吗?

在养尸地灵气的滋润下,宁子薰觉得身体充满了力量,而且身上的尸斑也渐渐淡化,连脸都变得更加光滑粉嫩,于是她就更纠结于自己的非僵尸属性了。

渐渐地,宁子薰熟悉了来回的路,小瑜就不再陪她一起去了。毕竟跳尸的速度快,小瑜倒成了她的累赘。那里阴气太重,对于修道之人侵蚀尤为严重,而且小瑜闲暇时间还要在王府四处暗查,把王府兵力部署和暗哨的情况都记下来,以便向师父汇报。所以后来就是宁子薰独自前往,然后天亮前再返回。

冰雕事件过后,宁子薰还一直未见到过淳安王。因为这几天他替皇上去北方巡查边防,一直未归,宁子薰觉得真是安静祥和,除了每天向云王妃请个安,剩下的时间就可以自由活动了。

死而复生,又被王爷关在冰窖里,宁姨娘的名声在王府也是很响亮的。除了云王妃还没人敢欺负她,谁敢跟傻子作对啊?尤其是连王爷都敢顶撞的傻子。

 
上篇:第二章 大齐最美王爷 返回目录 下篇:暂无记录
点击人数(13111) | 推荐本文(0)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