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科幻灵异 > > 第十五章 金毛狮子
第十五章 金毛狮子 文 / 应轲代 更新时间:2013-6-11 21:17:27
 
  我和Fire差点儿救不回安娜,但幸亏在这时,有一个歪果仁出手相助了,我们全部得救。 我有点奇怪那个外国人的身份,但Fire的脸色却不是很好。 Fire冷冷的说:“威尔伦斯·莱斯特。(Violence Lester)”   我连外省都没出过,对外国人特别感兴趣,于是立即跑过去,握起他的手兴奋地说:“你好你好,我叫维克多,咱们交个朋友吧?”   那个威尔伦斯连忙抽搐自己的手,掏出手帕擦了擦,压根儿不理会我,而是把我推开,问安娜:“请问这位密友大发的小姐,那边那两个是您的家仆吗?怎么这么不懂规矩,还差点把您往地狱里送。这么靠不住的家仆,您该把他们辞了!”   “家仆?!”我大声喊道,瞪大了眼睛。   “都这么多年了,我已经习惯了,留着也罢。”安娜说。   “安娜,你……”   “住口,无耻的仆人!”那金毛狮子喝道,“你怎么可以直呼主人的名字?!真是太没有教养了!”   我瞬间就生气了,但我还是装作很平静的样子,说:“你是哪里来的贵族小白脸儿?给老子滚远去!”   “真是太没有礼貌了!安娜小姐,您真的该好好教训他!身为仆从,怎么可以在上等人面前如此放肆!”金毛狮子怒不可遏地吼道。   安娜扯了扯我的衣服下摆,朝我努努嘴,示意我别再说了。   “是啊!回去我一定好好管教管教他。”安娜道。   “有异性,没人性啊!天理何在啊!公道何在啊!”我边发感叹边走了。   金毛狮子仍然在安娜身边不要脸地问:“请问安娜小姐,您愿意在下周星期六来我家参加化妆舞会么?”   “恩,好啊!但是,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安娜羞涩的说。   “威尔伦斯·莱斯特,很荣幸能认识你,美丽的小姐,”   “我叫安娜,安娜·泰勒。”   “哦—— 原来是泰勒家族的小姐,如果刚才我无意中冒犯了你,还请多多包含。”金毛狮子说。   “没事。”   ……   我摇摇头,对Fire说:“那金毛狮子即使是在说中文,也像是在说英语一样,谁会那样说普通话的!”   “无所谓啦!反正他又不是中国人,你跟他计较什么,”Fire淡然地说。   “可他说我们是家仆哦,是‘我们’哦!不单单是我,还包括你!”   “什么?既然这样,我们不如好好服侍服侍他们好了……”Fire笑了。   我想:他菊花不保。   过了一会儿他们俩人谈完了,金毛狮子离开了,安娜向我们走过来,问:“下周周六我要去参加一个化妆舞会,你们要不要跟我一起去?”   我讽刺地说:“哟,还以为你跟帅哥聊天,都不记得我们是谁了。”   “小墨,人家可是天空之城的第一大家族,你不要再给我丢脸了,他们可是有钱有势的,得罪不起啊!”安娜沉着脸对我说。“而且人家还挺帅的!”她转而却是一脸花痴相,弄得我和Fire一脸黑线。   “我不畏强权……”   安娜再次问:“你们到底去不去啊?”   Fire说:“我们一定会陪您去的,小姐。”他还是 一脸冷笑,让我感觉到他有什么计谋的样子,而我也十分开心。   “是,尊敬的小姐。我回去的,而且我一定不会给您丢脸的。”我也冷冷地说。   “咦?你们这是怎么了?”安娜奇怪地问。   “没事,小姐。”我们异口同声说。   安娜看到我们这样,一声不吭地走了。   我问Fire:“看样子你好像有什么计划哦!说来听听?”   谁Fire转头对我说:“没有。一切看情况而定咯,反正整到那只可恶的金毛狮子就是了。”   我苦笑着摇摇头。   接着的这几天,安娜说还通知我们说要带阻尼一起去,而彼得由于摔伤,只好暂时让他好好休养。安娜一直问我们她该船什么衣服去,听得我们都烦了,我叫那胖瘦两人老,交代了一些事情后便叫它们去办了。   Fire问我:“那个化妆舞会,你打算穿什么衣服去?”   我淡然说:“穿的朴素一点儿就好了。你不知道,在一群穿的大红大绿的高调人群里面,只有穿着最朴素的人才是最高调、最特殊的。”   他点点头:“恩,有道理,有哲理!” ********   没想到在学校的日子也可以过得这么快,一下子就到约定的日期了。   我戴了个幽暗骑士的面具,身穿黑灰白的Ve'cel牌T恤,纯白休闲裤,脚踩纯白运动鞋,手戴黑色手套边去回合了。到了之后,居然发现Fire的着装跟我差不多:一样的幽暗骑士面具,白色Ve'cel牌T恤,白色休闲裤,白色鞋子,戴着一双白色的手套——全身都是白色的!   詹妮分辨清楚我们谁是谁了之后说:“呀,乍一看还以为你们俩撞衫了呢!”   我说:“刚开始我也这么认为。”   安娜传了一套金光闪闪的连衣短裙,加上一个古埃及艳后那样的金闪闪的面具。詹妮则比我和Fire还要低调,根本就是平常穿的衣服(虽然我和Fire把面具和手套拿了也一样),只是新买的而已。   我开玩笑地问:“詹妮,你看起来不错哦!”   她也开玩笑地回答:“弄得那么隆重又浓艳干嘛,年轻人,要学会低调,understand?”   “好啦,知道了。”我们已经上了车。   到了目的地,在外面看起来还正常,但一上到那个金毛狮子家的二楼,我感觉就像走进了一个夜总会场所一样,不但设备齐全,还有聚光灯等,吃的、喝的,应有尽有,音乐放的特别大声。这里的人果然和想象中的一样,浓妆艳抹,奇装异服,旁边一个人背上的翅膀老师弄到我的鼻子,害的我不停的打喷嚏。不知道是有摄像监控还是什么的,才刚进来一会儿,那个金毛狮子很快就找到了我们。   “安娜小姐,”他说,“怎么连你的仆人也一起带来了,还有,这位小姐是……”在这种场合,这只狮子又用回英语跟她交谈了。   “哦,这位是 我的朋友,詹妮·布朗。”安娜解释道,“我的仆人……”   Fire强先生火:“我们是来保护小姐的安全的,小姐是女孩子家,单独出门怎么能不没人保护。”   金毛狮子看了看Fire,又看看我,对Fire说:“你不是上次那个没教养的家仆吧?这个好多了。”    “多谢先生夸奖。”Fire彬彬有礼地说。   “嘿……”我就要生气,Fire扯了扯我。   接着金毛狮子掏了一大把消费给Fire,说:“你们先去玩吧,你们小姐有我在身边会很安全的。”   Fire和我对事了一眼,说:“好的,先生。”   一个秃顶、白胡子,穿着黑色燕尾服,打着红色蝴蝶结的胖老头艰难地记过人群,来到我们面前说:“你们小姐有我们少爷的保护会很安全的,二位现在可以随便吃东西,到处玩,这里会让你们认识很多人的哟,萝莉御姐也不少……”说着,他把咸猪手伸向了旁边一个穿着暴露的美女的屁股。   “你是谁?”我奇怪地问。   “哦,忘了自我介绍了,我是诺厄·莱斯特(Noah Lester)先生——即威尔伦斯少爷的父亲的管家。”   “哦。”   我和他对视了几秒钟,然后他说了句“二位请自便”就走了。   安娜和那金毛狮子不知道跑哪儿去了,詹妮也自己去找乐子了,剩下我和Fire在原地,   我和Fire走向拿饮料的地方,我随便拿了一杯出来,Fire却将我一把拉开。   “闪开!”他喊。   我刚才没注意到那橙汁是像砌金字塔一样堆上去的,但是我却拿了最下面的一杯,所以整座“金字塔”就倒下去了,酒杯全部摔碎。众人投来惊恐的目光,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金毛狮子高声喊道:“各位,没什么事的,只是某个愚蠢的家仆把酒杯摔碎了,我会叫人来清理的,各位请继续!”   于是我和Fire连忙逃离现场了。   我呆呆的靠墙站着,整个大厅只有一盏红光灯照着,所以看起来比较暗。   Fire说,“我去摸清一下地图,你去吗?”   “不了,我还是呆着吧。”我说。    于是Fire便走了。   然后我到饮料台又要了一杯饮料,一杯接一杯的喝。过了一会儿,一个神行飞车庞大的女生(从着装和声音猜出)过来对我说:“帅哥,能一起跳支舞吗?”   突然觉得和饮料真是个正确的选择,现在尿急得真是时候,于是我飞快的说了句“我要上厕所”拜你一溜烟儿跑了,一路上我还撞到了不少人,只得练练说“对不起”,我还一不小心踩到某人拖在地上的长裙,把人家给弄摔倒了。好不容易进了厕所,却引得一阵尖叫,还被一脚踹出来了——原来那是女厕……   人倒霉的时候真是和凉水也会塞牙!   经过这么长时间的一段折腾之后,我终于进入状态了,现在要做的就是查探地形,像Fire说的那样,先熟悉整栋房子,然后在各种地方设置邪恶整蛊的机关!   我上到三楼,进了金毛狮子的房间,房间里挺整洁的。   我到书架前随便找了本书,好像是《莱斯特家谱》,但我没想到,在我拿开了这本书之后,书架同地面一同旋转了个180°,房间的这一面简直就是个密室,但是这里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都有,什么古书啊,几个世纪以前的骑士套装和宝剑啊,蜡像啊,也有很多古董、玉器。   密室里有一根与腰等高的铜柱,铜柱的上方是一座玉雕的玄武像,虽然铜柱占的面积不大,但放在这里却很可疑,赢该是机关之类的。   我忽然感觉到我背后好像有人。   于是我一个后踢击中了那人的脖子,而他却碎了——是蜡像人!周围还有几个蜡像人拿着刀想要砍我,我一急,把那座玄武像扭了一下,却出现了一个地下通道,我想都没想就跳了下去。下面一片乌漆抹黑,什么也看不见,但我认得一种非常熟悉的声音……嘎嘎嘎……还有摩擦的声音。。   ——翼龙!   闻到了人肉的味道,它们立即疯狂起来了,但还好,我听到了铁索的声音——它们应该是被扣住了。此地不宜久留,还是早点出去微妙,我摸到了一把梯子,于是沿着它跑回房间里去了,刚踏上最后一个台阶,我听到了“叮”的一声,一个恐怖的猜测从我脑海中闪过——铁索被挣脱了。我连忙跑到铜柱旁边,把玄武像扭回来,但是,这时候已经有一只翼龙飞出来了。这间密室容不下它张开那双大翅膀,于是它只好落了下来,收起双翼,这是好事,但那不好的是,它正堵在书架的前面,弄我想出去也不行了。   我感觉到有人拍了拍我的肩膀——蜡像人! 于是我急忙挥拳打碎了几个蜡像人,还好他们是蜡像,并不坚硬,所以我很容易就把他们给搞定了。 但是,接下来还有那只可恶的翼龙在等着我。 那只翼龙并没有想对我怎样,因为它在这里不太方便活动,所以只是在看着我,但我也不敢贸然出手,而且这里也不是我家,万一闹出太大动静让楼下那些人知道就完了。 就这样,它看着我,我看着它,大家一动不动。 过了好几分钟,我终于忍不住了,说:“兄弟,你赢了,能不能让我出去?” 它把头伸到我面前,直勾勾的盯着我,然后一下子把我撞倒墙上,它缩着身体走过来,亮出了它那锋利的脚趾,我立即使用高速移动闪到了书架前,再以同样的方式回到了金毛狮子的房间。 我连忙跑去厕所,洗干净脸,拍拍衣服上的灰尘,深呼吸平静一下,然后装作刚从厕所蹲坑出来的样子,若无其事的下到二楼,继续喝饮料去了。 我一直以为我天生就是个跑龙套的料,一直没有存在感,这也许是跟我不善于与人交往有关系,但我没想到在这里还会有人跟我搭讪。 迎面走过来一个打扮成怪盗基德的人,他说:“你好。” 我换股了一下四周,确定周围都没人,才问他:“你在对我说话?” 他说:“是啊!” “有什么事么?” “啊,没有,只是看见你一个人在这里闷闷不乐地喝饮料,有什么事令你不开心吗,说来听听?” 我奇怪地摇摇头说:“没有啊!刚才我的样子很衰么?” “啊,也不是,我想知道你为什么不去跳舞,额,或是别的什么。”他说。 “因为我不会啊!”我简洁明了地答道。 “好吧,”他递过来一张卡片,“这是我 的名片,我希望你可以来我们公司工作,我们培养你成为一个强者,然后拍你去参加世界超能力者联赛,如果拿到好名次,你可以按比例从里面获得一笔丰厚的奖金。” “听起来不错喔!”我说,“但我还要上学。” 他愣了一下,问:“你还在上学?” “是啊!”我说。 他擦了一下额头上的汗——其实里面开了冷气,一点也不热。他说:“那……我们可以特别批准你在双休日再来。” “那我岂不是连去玩或者回家的时间都没有了?” “这个……好吧,星期六或者星期天,随便你什么时候来都可以?” “额,唔,其实我想知道你为什么咋这么想要招我进去,换做是别家公司,可不会把门槛放这么低。我身上又什么特殊的地方吗?对你们很有好处?”我问。 “因为能进这个地方的都是厉害人物,除非是主人家的人,否则玄力起码都该有三星以上。”他说,“而我居然看不出你的玄力将究竟是多少。” 我愣愣的看着他。 “知道我玄力多少吗?”他又问。 没等我回答,他又说:“六星六品。” 六……六星?这个家伙也太恐怖了吧!我不由得暗暗咽了下口水。 他又接着说:“可是,凭我六星级的玄力都不能查探出你的等级,那么你一定比我厉害得多——起码六星六品,而刚才你说你还在读书,嗯哼,一个超级大天才,不是么?” 我在心里说:你以为我会告诉你我才刚进入二星级不久吗? “额,其实吧,我个人觉得等级并不代表什么。”我说。 “唔,很有哲理,有时候我会同意你这句话,但只是有时候。” 他又说:“好了,我们不要把话题拉得太远了,那么现在告诉我,你愿意加入我们吗?” “我……我会考虑的。”我说。 “恩,那好吧,期待你的加入。”他拍拍我的肩,走了。 他终于走了,我总算是松了口气,毕竟,出身平民家庭的我一点儿也不习惯与这种高等人说话。 “嗨,帅哥,在干嘛呢?”这个突然蹦出来的声音吓了我一跳,我急忙回过头去,看到的却是一个打扮得像日系动漫里的一个小萝莉。我猜她是个美日混血儿。 “你好像跟刚才那位‘基德’很熟悉的样子?”萝莉说。 “啊,没有啊!我们是刚刚才认识的,他想招我进他的那个什么公司……”和美女说话令我有些不自在,虽然家里的虹儿也确实很清纯美丽,但是那种感觉是不一样的啦。 “喏,这是他给的名片。”说着,我把名片递给了她。萝莉的目光从我身上转移到了名片上,这让我感觉好了很多。 不一会儿,萝莉便惊讶地叫道:“你也太幸运了吧!他们公司可是从来不主动招人的,因为每天来应聘的人都快要把公司挤爆了!” 我偷偷看了一下眼前这个萌萝莉的玄象,她居然是三星级! 她转头对我笑了一下,有点调皮的说:“我感觉到了哦!” 我十分抱歉地说:“不好意思,我……我只是有点好奇而已。” 她又笑了一下,十分大度地说:“没事。对了,你叫什么名字呀?今年多大了?几星几品了?” “凌墨,12岁吧。前不就才刚开始修行的,你说我现在最高能有多少?”我反问说。 “啊?新手啊?”她打量了我一眼,显得非常惊讶的样子,“在这么多实力强劲的人里面,你作为一个新手,却没有被它们无形中散发的重压给压得窒息,难怪你会被‘基德’的公司看上了。” “被压得窒息?”我不解地问。玄力低的人会被玄力高的人给压得喘不过气来么?怎么我一点儿也没感觉到到? “ 是啊!每个超能力者都会在不经意间释放出自己的‘气’——除非是有意收敛。等级越高的人则会越明显,这种‘气’就像一股压力,而你居然作为一个新手,却能正常地在这里出入,可见你确实不一般。” 我愣住了,一点儿也没听懂。 那个萝莉又接着继续说:“其实我也不相信你会是一个新手。说实话吧,你玄力多少了?” 我擦了擦汗,终于知道为什么那个“基德”也会在这里面流汗了,但是,你真的认为我会说出自己的玄力只有苦逼的两颗星么? “这个……我真的是个新手而已,在这么高手面前让我说这个,我这脸皮得多厚才敢说啊。”我摆了摆手 。 小萝莉沉吟了一会儿,然后说:“那好吧,我们能不能交个朋友?” 一听这个,我顿时放心许多,于是爽快地答道:“好啊!很高兴认识你……额,你叫?” “基蒂·莱斯特(Kitty Lester),诺厄·莱斯特的女儿,威尔伦斯是我的哥哥,我今年十三岁了。”她自豪地说。 我也微笑着对她说:“我叫维克多·M·格里芬,今年十一岁……”话还没说完,我就石化了——刚才她说了什么?她是莱斯特家族的人,还是那只金毛狮子的妹妹?我脆弱的心灵真是伤不起啊!这么清纯可爱的萝莉妹纸居然是那金毛的妹妹,他们的差距也太大了吧!我的内心在激烈地做着斗争,在想是否该跟她交朋友。 “最终,我还是说:"基蒂,也许……我们不能成为朋友了。”我说。 “为什么?”她奇怪地问。 “因为那个金……噢不,是你的哥哥,威尔伦斯不会同意的。” “什么意思?”她问。 “因为我只是个……他认为是……”我吞吞吐吐地说。 “基蒂!”是金毛狮子的声音,他一下子就带着安娜穿过人群,来到了我们面前,“基蒂,”他说,“你怎么会在这里?还和一个下等人在这里。”说完他还不忘以一种鄙夷的眼神看了我一眼。 “下等人?”基蒂问,“这种地方怎么会有下等人随意出入?而且,说实话,哥哥,我不喜欢把人分为三六九等。” “随你便,反正下等人……就是他咯!”金毛的下巴朝我一扬。 基蒂有点疑惑地看了我一眼,“哥,你是在说维克多?他是一个下等人?你怎么可以这么说人家,虽然他是个中国人,但他可是我们晚会的贵宾诶!” 金毛的脸被憋成酱紫色,我们可以很明显地看出来他是在努力忍着不让自己笑出来,但到了最后,他还是忍不住“噗”地笑出声来,他有点无力地说:“我亲爱的妹妹,你真是太可爱了……你认为这家伙会是我们请来的贵宾么?哈哈哈哈,你分辨人的眼光怎么这么垃圾?” 我相信我的脸也变成他之前那样的酱紫色了。 但基蒂还是一点儿不在乎地说:“不管他是什么身份,反正我是很佩服他。我现在已经和他是好朋友了。” “朋友?哈哈,也许你还不知道,他只是个仆人,在学校的时候,他还对我非常野蛮!自己的主人——也就是我身旁的这位安娜小姐有危险,却差点儿救不回来!这么没有用的人,你居然还佩服他?” “我……”我瞬间脸红了,虽然我很想反驳,但这确实是我的错不假。 “我们会改正的,多谢先生指点和包容我们的不足。”一个熟悉的声音替我圆场了。 “Fire?!”我惊喜地叫道。 突然,楼上传来模板破裂的声音,不一会儿,便有一只巨大的鸟飞了出来,不,不是鸟,是那只翼龙!但在这时,我在心里想的却是:哇哦,要是让那只金毛狮子知道了翼龙是我放出来的,他会把我怎么弄死。 本来正在十分开心地跳舞、聊天的众人顿时变得惊慌起来,看到了那只翼龙,他们哪里还有一点儿那种所谓的“贵族”、“强者”的风范,反而全部都瞬间拥搡了起来。金毛叫人打开大厅里所有的灯,顿时,这里变得十分明亮,而且这个房间也足够宽敞,那只翼龙一直在我们头上盘旋。 我忍不住在心里长叹:有钱淫就是不一 样。 大概是因为那些贵族从来没见过翼龙这种巨大、丑陋又恐怖的东西吧,他们在不停地尖叫着。我新想:你们刚刚都那么厉害,还怕什么,直接把它灭了不就好了。最终,那只翼龙还是下来了,停在我们面前,吓得那些人急忙逃开,远离它。 金毛狮子对它说:“你叫什么名字了?汤姆?杰克?好孩子,不管你是谁,现在快怪贵啊回去,我这里还有很多客人呢!不要胡茂,回去,回去之后我会给你好吃的。” 不知道是金毛经常欺骗别人还是人品太差什么的,那只翼龙不但没有听他的话,反而还张开了尖嘴。看到这一幕,金毛急忙大喊:“快闪,它要喷火了!” 果然,一道火焰立即从翼龙的嘴里喷出来,幸好我们闪得快,否则就要变成美味儿烤肉干儿了。 “什么时候翼龙也学会超能力了?”我喊道。 “那不是一般的翼龙,是喷火翼龙,天空之城离众多的神兽之一。”Fire解释道。 这间屋子顿时魔焰滔天,尽是一片火海。“我们快出去!”Fire喊道。 于是,金毛便带着大家跑出了这栋楼,而那只翼龙也跟着飞了出来,不停地到处喷火,像是在发泄,我真的十分怀疑它在金毛狮子的家里经常被虐待。 我对金毛说:“喂!你不是很厉害吗?快去阻止它 啊!” “你不是仆人吗?你该保护主人!”他反过来叫我,并把我一脚踹上前去,然后他自己却拉着安娜的手一溜烟儿跑了。 Fire走到我身边说:“咱们一起来吧,一切有关火的事情都交给我来处理。” 我点点头,识相地退到一边。 Fire飞了上去,宝珠翼龙的脖子,想控制住它,但那根本没用。翼龙带着Fire在空中飞来飞去,却总也甩不掉他,最后,也许是它想来个玉石俱焚,向地面垂直地冲了下来。我急忙用地下水造了一个十几米高的“水垫”,使得翼龙和Fire安然无恙,然后我再让水流动,把Fire送了出来,最后就让水结成冰块,把翼龙困在里面,留给政府的人来处理。接着,Fire打了个响指,楼内的大火立刻熄灭了。 ********* 转眼就到了回学校的日子,回到学校,我们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校长办公室问问那个叫“安德洛”的机器人怎么样了。校长说他已经成功地将安德洛的程序改写了,使他变成了我们的一份子,我们听了都非常高兴,因为我们的队伍又壮大了。后来我也问了该不该接受那个“基德”的邀请的事,校长说“决定权在你手上”。 上到教室,胖子双手给我奉上有关那金毛的一切资料,瘦子则帮我揉肩捶背。 原来,这威尔伦斯是新来的插班生,家里有人做护卫,有人做生意,很有钱,他们家族在整个超能力者界都很享有很高的声誉,正家族里,无论是男是女,老少妇孺,都要经过严格的训练,从小时候便要开始修行,所以到十多岁的时候就已经很厉害了,而且帝级人物也出现了两个,但现在整个天空之城也就那么而是来个左右(虽然有一些归隐山林了)。这样看来,莱斯特家族在天空之城也算是一个能够撑起半边天的大家族了。 虽然我看不惯安娜成天和那个喜欢人分为三六九等的家伙混在一起,但如果能够他们家族帮我们对抗噬心魔倒也不错了,只是那金毛狮子是在令我气愤。 “老大,你怎么了?睡着了吗?”胖子用他的收在我眼前晃来晃去,把我从思绪中拉了回来。 瘦子骂道:“你真是个笨蛋、白痴、神经质,建构有人水煎的时候还睁着眼睛的吗?” 胖子刚想反驳,瘦子却先手了:“除了张飞。”于是胖子只好默不作声了。 我问他们:“我不在的时候你们有没有修行?” “有啊有啊!我现在已经四品了。”瘦子抢着说。 “我三品……”胖子明显底气不足。 我无奈地笑了笑,这才应该是正常人修行速度啊,哦,不对,他们也算十分快的了。 “那你们继续好好修炼。”我说。虽然我嘴上是这么说,但其实要怎么来我也不太懂的。 下午,我从校长那里得到了答案,要想进阶,就得吐纳、冥想。吐纳即与天地一同呼吸,纳天地之元气入己身,冥想则是沟通天地元气,如果成功,天地元气就可以化为力量注入你的身体,这时,你的玄力也就开始增强了。 于是,我泡澡的时候在修行,睡觉的时候在修行,甚至在厕所蹲坑的时候也在修行,很快,我便到达三星一品了,当然,我还是得按照校长说的那样去做,把自己的实力和玄象隐藏起来。 我忽然注意到,同学们都在把教室里的学习资料什么的往宿舍里搬了,而宿舍的蚊帐等行李也都有人开始收拾了。我感到很纳闷:这是要干什么啊?怎么每个人都在收拾东西? 彼得看出我的疑惑,于是说:“学期就要结束了,大家都想早点回家,所以就早点收拾咯!” 他说这话的时候也没闲着,平时不经常用的东西他都大包小包地装起来了。 “学期结束?什么时候?”我问。 “就在这周啊!”他说,“后天就要期末测验了。” 我更加奇怪了,“期末测验?什么东西?” 彼得听了,差点想一头撞死在墙上,“好吧……”他无语地说,“期末测验……通常就是让你单独在野外生存,随时准备应对突发的状况,你要尽你的一切能力摆平他们,不过,这一切都是在一个虚拟的环境中进行的,学校会根据你的表现给你评分。” “不过学校的测验也挺多变的。”Fire从门外走进来说。 “要在里面待多久?”我问。 彼得说:“看你的情况而定,你摆平得越早,出来得越快,系统规定9:00——16:00、19:00——23:00内每小时至少出现一次考验,最后的Boss嘛,谁也不知道会是什么,反正如果你觉得它比其他的怪咖更难缠就对了。” “还有一点要后所的,在那个虚拟环境中你是绝对碰不到你认识的人的——那些真实的人,如果碰到了,就立即把它消灭,因为那一定是变形怪幻化成的。哦,还有,如果你死在里面了,整个测验也就结束了,你的评分等级也就为‘D’(评分等级分为四级:A、B、C、D。其中A最优,D最差)。”Fire补充道。 “死在里面?我还不至于那么差劲吧?”我说。 “那可不一定,”Fire说,“学校每次期末测验的考察范围都不确定,每次都令人意外。” “唔……”我点点头,“简直像是说人生,前方充满 了位置,意外的事情,总在意外的时候发生……” “放心吧!你的前途一片光明,只要做好了心理准备,一切都会在意料之中。”Fire拍了拍我的肩便走了。 “墨,你不收拾东西吗?如果考完再收拾的话,根据爱因斯坦的相对了,你会觉得用来收拾东西的时间会太长了。”彼得说。 我装作老师的样子,站起来,双手背在身后,踱来踱去,口中振振有词:“好,现在让我们复习一遍上接口的内容:把你需要带走的东西拿出来,放好,集中精力,想象你要带走的东西出现在你要把它带去的地方,然后,蓬——不见了,是不是很神奇?”说完之后,我还向大家鞠了个躬。 彼得无语地说:“这孩子发烧啦?” 我愣了愣,问:“什么?” 彼得翻了个白眼,说:“你装老师很来劲么?看看你的那些行李吧。” 当我转过头来看的时候,我顿时愣住了,并尴尬地笑了笑:“哈……哈哈……失误,失误……”原来,我床上的那些行李根本就没有动过,仍然好好地躺在那里。 彼得无语至极:“你还是好好练吧,不到不熟练的时候就不要拿出来晒别人了……”(作者注:“晒”在广西方言中是“炫耀”的意思,等于英语中的“share”) 我点点头说:“对,我是没学会,但你也一样啊!” 彼得耸了耸肩,“我资质太差了,不想学了。” 我撇了撇嘴,说:“你资质还能叫做不好啊?超好的了好么!只是你自己不想做而已吧。” 他懒懒地说:“我想啊!做梦都想,但也只是想想而已。” “那可怨不得谁了。” 我突然想到一个问题:如果能够用哪个转移术把自己转移了,是不是就变成瞬间移动了?我急切地想要试试,但又想到自己连转移物体都做不到,还是算了吧。 接下俩的两天是在兴奋与交际的等待中度过的,因为一想到可以回家就高兴,而我对于那个什么期末测验确实一点儿底也没有。
 
上篇:第十四章 我有跟班了 返回目录 下篇:
点击人数(3764) | 推荐本文(28)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