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科幻灵异 > > 第十二章 我们来到了受诅咒的布罗克万山
第十二章 我们来到了受诅咒的布罗克万山 文 / 应轲代 更新时间:2013-6-3 18:14:42
 
我和Fire在食堂准时“赴约”。 刚坐下来,彼得就抢先发问:“哎哎,你们今天上什么课?” Fire回答说:“预言。你们呢?” 彼得说:“我们学的是‘拼装’。” 我好奇地问:“那是什么课?” 彼得解释说:“就是把一大堆电子元件堆在桌子上,然后让你们几个人组成一个小组,再从那堆东西里找出几样,拼装成老师想要的。” 我说:“这也太难了点吧!万一老师要是心情不好了,出些什么奇奇怪怪的、乱七八糟的题目肿摸办!而且我物理还很差,我觉得这一定没有拼积木那么简单。” 安娜安慰地说:“没关系,刚开始的时候,老师会给图纸供你参考的,而且,就算你真的不会,我和詹妮也会帮你的啊!” 说完,她还冲我笑了一下。 “哈,那多谢咯。”我说。 我想:是啊,詹妮和安娜这么厉害,她们都到了可以发明东西的地步,那么,拼那几件东西对他们来说就像是拼积木一样简单,有这几部“活百科全书”在这儿,我也没什么好怕的了! 想到这儿,我心里才稍稍宽松一下。 第二天中午,我们正准备去吃饭。我们路过学校的乒乓球室,恰巧里面有两个人在打乒乓球,我听了下来,津津有味地看了起来,“他们的技术还算不错啊!”我说。 Fire也来了兴致:“走,我们进去看看。” 于是我们就进去了。 那里打球的都是男同学,一个穿着黑白双色的运动服,一个穿着格子衬衫。打着打着,那个穿着黑白运动服的同学突然猛地俯下腰来,右臂猛挥,一个给力的杀球击出!对面那个穿着格子衬衫的同学见到他的动作如此剧烈,吓得缩了一下。可惜的是,他的球压得不够低,飞出界了。 我拍了一下手,叹道:“真是可惜啊!要是刚才那一下中了,估计没几个人能挡回来。” Fire赞同地点点头。 那两位同学似乎并不在意我们,该干嘛干嘛去了。接着,我们又继续看。 看着看着,我们也看出了他们的一些特点,比如,穿运动服的那个同学很喜欢进攻,但是,他的命中率,额,或者说手感吧,他的手感可能比较差,杀了很多次球都没进几个;而那个穿格子衬衫的同学则比较偏向于防守,他打的每一个球都比较谨慎,主要是以削球来回挡对方的攻击。一不小心,那个喜欢削球的格子衬衫没能将球打过网。 “噢,失败!”我又叹息道。 Fire虽说对外界事物很冷淡,但是,令人惊讶的是,他现在的表情倒是丰富了些。他说:“如果是我,我绝对不会犯这种错误,只是一昧的防守,让别人来打你,这怎么可以呢?这不是靠别人的失误拿分么,万一自己的失误比别人要多怎么办?” 我一脸惊讶地看着他:“Fire,听你分析得头头是道,看不出来你也会打乒乓球啊!” “呵呵,偶尔玩玩而已啦!” 我坏笑地看着他,“要不咱们来较量较量?” “好啊!” 然后我又转头向彼得和两位女生征求意见,但是詹妮和安娜都不想玩,她们充当观众,彼得是新手中的老手,只有他想来和我们切磋一下技艺。 于是我立即跑去球室里的柜子里拿了三个球拍出来,一人一个扔给他们,接着,我又找出了一个“双鱼”牌的黄色乒乓球。我们比的 是“三个球”,也就是谁先输掉三个球谁就下场,如此循环往复。 第一场,我对战Fire。彼得观战。 说实话,Fire的实力是非常不错的,额,好吧,我太惜词了,Fire的技术根本不能只说是“不错”而已,我们刚开战,他就杀了我两个球,打得我措手不及,再加上我本来做事打球就需要一点热身的时间,是属于潜力派的,所以这下更是惨败到死,而且Fire的攻击很凶猛,他都是在前三板就开杀了,弄得我根本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 但是,令我稍稍感到安慰的是,我不是垫底的,彼得这家伙比我输得更快、更惨,我才刚下台没多久又得上去了。 “大哥,放点水哈……” Fire一笑,说:“那就看你值不值得了。” 结果嘛,应该不用我了,大家也都知道我还是没有进入状态,一下子又输了。 我们三个打得天昏地暗、日月无光,后来不知道打了多久,我们才离开球室,而在詹妮和安娜两个女生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 我问:“现在几点了?” 彼得说:“不知道。不过,现在可以肯定的是,我们没有饭吃了。” Fire也说:“不错。” 刚才在乒乓球室的时候,大家的眼睛都在盯着球,我们都专注于球赛,结果大家都忘记了吃饭的事情,而且詹妮和安娜早就走了,也就没有一个人提醒我们。 来到食堂,我觉得彼得和Fire说的都很对。 这里一个人也没有了,食堂大门紧闭,连里面分菜的阿姨都回家了。 “啊哦,我们要饿肚子了。”我说。 Fire一脸无所谓的样子,说:“饿就饿吧,没得吃就没得吃吧。反正我是没什么事,以前习惯了有一顿没一顿的生活,但是你们行么?” 我说:“对我来说,那没关系,反正我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这可不一定哦!”彼得掏出了一个装满红色丸子的魄力管。我顿时觉得这些东西好像有点眼熟的样子,对了,这是压缩食品! 彼得让我们每人拿了一颗,我吃下去后,果然觉得饱了,也许连今天的晚餐都不用吃了。 叮—— 糟了,午睡时间又到了,时间过得也太快了点!我可是一点也不想再被罚一次了,于是我们都急急忙忙地跑回各自的宿舍。 下午。阳光明媚,天气晴朗。 我走进教室。 上课铃声响了,一个中年男老师走了进来。 “同学们,今天我们上的是……” 突然,老师的话还没说完,但是却已经倒了下去,又到同学想上去扶他,但是他们也纷纷倒下了,他们都无一例外地晕了过去。我不清楚这是怎么回事,问Fire: “现在怎么办?” “快,你去叫救护车,我去校长室看看校长怎么样!”他也急了起来。 “行动!” 彼得在后面叫:“那我呢?我干嘛啊!” 我头也不回地喊:“看好他们!” 于是Fire立即以极快的速度冲向校长室,而我也马上跑去走廊,拿出我的“香蕉UPhone”打电话,我倒是奇怪这时候的我没有彼得那样超级变态的速度也能跑的这么快。 我刚撂下电话不久,就听到救护车的鸣笛声了。 我在心里想:这速度这真是吓人,简直比彼得还要快! 我站在校门口等他们。 很快,他们到了,一个穿着白色大褂的医生跳下车来,问:“谁打的电话?” 我急忙招手,冲他们说:“这里这里!是我打的电话!你们快跟我来,我们学校有很多人莫名其妙的就晕倒了!” 紧接着,他们跟着我火速冲向教学楼。 一路上,我惊讶地发现我们所经过的教室里面的人都晕倒了,不论是老师还是学生,全都躺在地上,脸色发紫。而现在我们已经看到这么多休克的人,不可能再跑回去先就谁谁谁了,那些医生立即放下担架,把晕倒的学生都抬回救护车上。一个医生掏出手机,急冲冲地超那边吼了起来:“这里是圣克里斯托尔学校。快点叫总部多派几辆车,哦不,几十辆……也不对,叫他们多派几百辆车来!情况紧急!!!多叫几个人来!要有力气的!要有经验的!” 我没停下来,而是跑到了一年级B(4)班,此时,这里只有两个学生还没倒——詹妮和安娜。但是看样子她们也明显被吓了一跳。 詹妮着急地问:“这是怎么回事,大家怎么都晕倒了?” 我摇摇头,快速地说:“不知道,你们快跟我去A(7)班找FIre和彼得,然后跟医生去医院看看。” “好!” 于是我们立即这样做了。 出到外面,医生跟我们说:“现在我们还不清楚到底是什么原因造成这个事故。” 詹妮和安娜立即一脸失望的样子。 那个医生又转身对那些后来的人员说:“来,我们先把他们抬上车,送回医院再说。” 一个护士说:“整个学校有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学生都晕倒了,这么多人,我们的车可能不够啊!” 医生大声喊道:“先不管那么多了,现在送回一个是一个,实在不行就叫出租车!” “是!”他们立即应道。 医院的叫救护车一辆接着一辆地开来。我回到了A(7)班,在楼上看着,心想:这可真是够壮观的!车子来了又走,走了又来,彼得和医生们还在继续将晕倒的人抬上担架,送上车。 彼得实在吃不消了,他倚着墙壁,做了下来,穿着粗气,说:“全、全校,起码有、有一万多个学生,还、还有,几百个老师,我们究竟要多久才能把、把他们抬出去啊?” 没错,全校有十个年级,二十班,每个班平均下来有五十个人左右,一个年级就有一千人了,十个年级就是一万人!现在过了这么久,大家也才抬了那么三五百人出去而已。 我对医生喊道:“我们人手不够啊!” “那你还不下来!” 我有点尴尬地从上面沿着水管跳下来。 他又说:“医院已经把有空的医生、护士都派来了,他们现在应该还在路上。” 这时,Fire带着校长赶了过来,我顿时像看到救星一样。 但是此时的欧亨利校长却是一脸的严肃,也没有问这是怎么回事,立即就施展神通,把这些学生和老师全部都送到医院里去。顿时,成千上万个人被校长弄到空中,成了黑压压的一片,他们都往医院飞去了。 现在,全部晕倒的人都已经被送往医院了。 我们这些还“活着”的人到处检查学校,看看还有没有被忽略的人。 搜索完毕,大家汇集到一起,报告这自己发现的情况。现在应该能确定学校里确实没有其他人了,于是我们随着校长上了救护车,到医院等待结果。 一万个病人,单单一家医院是绝对不够用的,所以校长和院方也通知了其他一些医院来接人,使得这间本城内最大的“市医院”减轻了负担,但是,这家医院现在所接待的病人也足够吓死人了——四千多人!一下子就能接这么多人,这也不愧是本市最大的医院了。 市医院里挤爆了,医生和护士来来往往,令人眼花缭乱。病房里的医生们马上对病人检查身体。不一会儿,报告出来了,他们都是因为食物中毒而引起的昏迷。 “食物中毒?那你们怎么没事?”欧亨利校长看向我们。 “额。。”我有点尴尬了,“我们没吃饭。” 彼得突然说:“不对啊,詹妮、安娜,你们不是吃过了饭了么?” 安娜一瞪他:“还不是你们在那里打球打了那么久!弄得我们去吃饭的时候都没得吃了!” 彼得尴尬地笑笑:“哦,原来是这样啊。。那不是正好吗,你们没饭吃了,也就没有中毒。。” 两个女生哼了一声。 我说:“现在先别理那些事情了,还是看看这些中毒的学生吧。” Fire赞同地点点头。 “奇怪,学校的饭菜不是很安全的吗,怎么可能中毒?怎么我刚离开就出了这种事!看来,是有人在暗中监视着我,趁我不在学校的时候就来投毒。”校长有点自责地说。 病房外还有中毒的人被送进来,但不是我们学校的。 那边的检验报告一出来,也说是因为食物中毒引起的。 彼得惊讶地说:“不是吧!那么多人都因为食物中毒晕倒了,而且还不仅仅是我们学校的人!” 我们走去其他病房,看望病人。 一个护士问我们:“你们怎么会没事的?” Fire说:“也许,是因为今天中午我们恰巧忘了吃午饭才躲过一劫的吧!” 她恍然大悟:“哦,原来是这样!” 詹妮问:“学校的饭菜有毒,所以在学校里吃了今天那餐午饭的人都中高度了,可是,怎么其他地方也有人中毒呢?” 我不敢肯定的说:“是不是整个天空之城里的水里有毒,然后,大家做饭做菜的时候,饭菜上也有了?” 身后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我们回头一看,原来是两个副校长——保罗·艾金森和玛丽·史密斯。保罗副校长对欧亨利校长说:“我刚刚接到通知,说大家出事了,这是怎么回事?大家没什么问题吧?” 我戏谑道:“没事,只是中毒了,有点生命危险而已。” 他立即瞪了我一眼:“你怎么还没死!” 我十分生气,有这样说话的么!虽然我曾经是惹过你。。但是也不至于这么骂人吧! 校长也走过来,他问:“你们吃午饭没有?” 见到校长来了,保罗·艾金森和玛丽·史密斯急忙以笑脸相迎,说:“校长好哈,我们吃过了,不过我们是在地球上吃的,我们当时在寻找地球上潜在的异能者呢!” 校长说:“哦,我也是这样,当时我在找噬……那个人呢。” 旁边一个医生抖了一下。 后来,另一个医生过来告诉我们说:“各位,病人晕倒的原因已经清楚了,他们都是中的断魂香。” 我问:“那是什么?” 这玩意儿听起来就像什么武侠小说里的犀利迷药啊,现实生活中能有这东西么。 安娜解释道:“那是一种毒性非常强的毒药,微微散发一点香气。一般的人只要闻到它的香气就会中毒,一旦中毒了,就会晕倒……” 我不以为意地说:“切,不过是晕倒而已嘛!” 安娜又说:“我还没说完呐!中毒的人醒来后,会感到全身各处像针扎一样痛,他会经历一种生不如死的折磨,然后,病人又会再次晕过去,又醒来,就这样反复十次之后,病人会因为毒发而身亡。而且,它发病的时间比闹钟还要准时,它会让病人痛够二十分钟,再让他昏迷三十分钟。” 我偷偷擦了一把汗:“也许病人会先痛死,而不是毒发身亡。” 詹妮戏谑地说:“哈,那你还认为这种毒没什么了不起么?” “不,一点也不。”我十分坚定地说。 接着我又问:“那,难道这种毒就没得解么?” Fire说:“一物降一物,天下的东西都是相生相克的,再厉害的毒药都会有其解药,但是,这种‘迷魂香’的解药在市场上是没有卖的,因为解药要用到的原材料全都在布罗克万山(Broke Vann Mountains)了……” 我轻松地说:“那就去哪啥布……什么什么山上面弄回来不就行了?” Fire一脸严肃地说:“布罗克万山是个被诅咒的地方,就像圣克里斯托尔学校的图书馆禁书区一样,也是天空之城的禁区之一,一般人禁区之后就出不来了。” 我忽然想起了在学校里,老师给我们上过的历史课: 布罗克万山,英文名:Broke Vann的中文音译,曾经被一个人诅咒过,他设下的诅咒的从那时以后,别的普通人进去就会死在里面,除非是某些特殊一点的人。但是我们从来都不知道谁是那“特殊的人”,所以也就不敢轻易尝试。从诅咒立下的那时起,到现在已经几十年没人进去过了。 我很愤怒,“难不成要我们眼睁睁看着他们痛苦死去?!” 欧亨利校长说:“我们当然不能那样做,如果实在不行,我会亲自去闯一闯的,” 保罗副校长和玛丽副校长一同惊叫起来:“您不能去!” 校长摆摆手:“如果实在没办法,我是一定要去的。” 彼得打开了病房里的电视机,现在每个频道都在直播,放的是各地的中毒人群被紧急送往医院的视频,目前,中毒总人数已经超过两万了。 此时,从门外突然闯进来了一群人,后面还有很多记者、摄像师,记者们都高举着收中的话筒让同一个人回答他们各自的问题。虽然我不知道他是谁,但看这样子也是一个来头不小的大人物。他被一大堆记者围着,我只能够看到他是个中老年人——他的鬓发已经有点花白了,但是他的身材还是比较魁梧的。 彼得说:“哇哦,我想我们上电视了!” 我们闻声一看:现在电视里放的就是我们这间病房,虽然我们只是打酱油的而已。。 欧亨利校长看到那个人,显得有点惊讶的样子:“城主,您怎么来了?” 城主?这个人居是天空之城的城主?原来城主也不怎么样,也长着一张大众脸,不过,看他的言行举止,倒也有几分威严。 “你们这儿是第一个接到中毒人群的,我当然得来。”城主说。夹着他又问一声关于病人们的情况。 医生们把情况详细地告诉了他,还有这个问题的解决办法。 当城主听到这世界上只有布罗克万山上才有能够制成解药的原材料是,脸色不由得大变。接着他就立即叫人把那些犯人的记者什么的都轰走了。 他在病房里来回踱步。 一段时间后,他停下来了,他问身后一个戴眼镜的男人说:“这件事可能成功吗?” 这个男人拿起一杯水——哈,我真奇怪居然会有人随身携带着一杯水,他把水倒在地上,只见地上的这滩水慢慢地变成了“子亥”两个汉字。 子亥? 我在心里偷偷地笑了,这是什么鬼把戏?我记得“子”好像是十二生肖中的鼠,而这个“亥”嘛,就是猪,那么“子亥”就是“鼠猪”啰!“鼠猪”又是什么意思?要用一只老鼠和一只猪奉献给天上的神仙么? 那个戴眼镜的男人说道:“城主,也许,小孩子进去就可以活着出来,但是仅仅在本周内有效。” 我在心里想:小孩子?为什么?小孩子什么都不懂,进去了不就是送死吗?突然,我恍然大悟:原来地上形成的字并不是什么“子亥”,而是“孩子”的“孩”,只是这两个字的两边分得太远了一点,让我误以为这是两个字。我苦笑着敲了一下自己的脑袋。不过,既然是要让孩子去的话,为什么显示的不是“童”而是“孩”,这也太通俗了吧!一点都不像小说或者什么电影里的“高深莫测”的预言,那些跟文言文简直有得一拼的! 城主直接就问那个男人:“说吧,谁去?” 那个男人把视线转移到我们身上。 我们都知道,他的意思的让我们“复仇者联盟”小卒去,而那一刻,我们之中居然没有一个人害怕,就像大家早就知道了似的。 城主不无担忧地说:“布罗克万山可是个非常危险的地方啊!就连我们成年人去都是九死一生,不,是全军覆没,就算能够活着回来的那个也是残废了的,他们还都只是小孩子,能做到吗?” 我小声地问安娜:“那个戴眼镜的男人是谁呀?” 安娜也小声地回答我,说:“那个人是专门为政府做事的预言家,现在,他所预言的事情的准确率已经高达百分之九十五点三了。” 那个男人也有点担心,“这次连我也不敢太过肯定,但是,如果他们不去的话,这个世界上就没有人能够把这些中毒的人们救回来了。”他擦了把汗。 就在城主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彼得站出来说话了:“城主先生,你不用担心,布罗克万山,其实我们曾经去过一次了。” 大家都非常震惊,我是说,病房内除了昏迷不醒的老师、同学以及彼得本人以外的人都被深深地震惊了,咦,不对,好像Fire也是一脸淡然的样子。彼得说我们已经去过一次了,这事我怎么不知道?难道是他自己一个人有空的时候去的?不对呀,刚才他明明说的是“我们”啊!莫非…… 我正想问他,他却主动为大家解惑了:“没错,就是上次我们一起去爬的那座山,我们遇到火眼黑狻猊的那次。” “真的?!”城主惊问。 “真的。”彼得回答道。“我以泰勒家族的名义起誓。” “你是泰勒家族的?!”城主忍不住叫了起来,“不行!泰勒家族的人不能去!我伤不起!” 彼得坚持说:“上次我们都已经去过了,而且还平安回来了啊!” 那个男人也说:“如果不让他们去的话,这些人就要死光了!” 城主有些犹豫,最后,他走过来一个一个地仔细地打量着我们,弄得我怪不好意思的。终于“欣赏”完毕,他一拍大手,像是下定了决心,说:“好!那等下我就叫人把武器、对讲机、万能药什么的都给你们戴上,以防万一。走!” 我们在政府门口下了车,等了一会儿之后,果然有人按照城主的吩咐把东西送下来了。 接着,我们五个和欧亨利校长坐在政府的专车上,校长详尽地告诉我们应要注意的事项。我们都聚精会神地听着,即使我们已经去过一次了。 来到山前五十米远的时候,司机就停下了车,抱歉地说:“不好意思,我们不能再往前了,不然诅咒要应验了。” 于是我们下了车,对他们挥手说再见,但我发现那司机的眼神简直就像是在看一群死人一样…… 我们没理他,转而大步流星地朝山上走去了。 安娜抱怨地说:“哥,上次你怎么不早告诉我们这儿是布罗克万山啊?” 彼得嘿嘿一笑,得意地说道:“要是我告诉你们了你们还会乖乖地跟我来啊?” “可那样擅自闯进去是很危险的!万一那个诅咒真的发生在我们身上怎么办?”安娜很生气的样子。 彼得满不在乎的说:“你看,我们还不是一样什么事也没有嘛?” 安娜和詹妮差点被气得背过气去。 我有点怀疑地问:“彼得,难道你真的一点儿也不担心出什么事?” “放心吧,”他拍拍我的肩膀,“我那天在去之前已经做过十几二十的语言了,而我得出的答案都‘唯有未成年人可进’,所以我才敢叫你们一起去,不然的话,你以为我真的是嫌命长啊!” 我笑着说:“对哦,彼得是很怕死的嘛!” 彼得火冒三丈:“你说什么!” “对了,”我又问,“我们要找什么东西来配药啊?” Fire回答说:“我们要找的有千年灵芝灵芝、凝香草、血葡萄,还有……火眼黑狻猊的血。” “灵芝?我记得什么千年灵芝、万年灵芝都是生长在悬崖峭壁的,这儿会有么?” 安娜说:“那都是瞎掰的,那些都只是电视剧或者电影的老套情节而已,目的之是增加采灵芝的难度和危险度什么的,然后我们就会看到采灵芝的那个人的手不够长,后来即使拿到了却又倒霉地掉下悬崖了,然后又被一棵长在悬崖的树挂住了,或者抓住了一根青藤什么的。但真正的灵芝一般都是长在腐烂的树干或潮湿的什么什么地方,它们只是一种菌类植物,也没有什么起死回生的功效,不过,治病强身的功能它还是有的。” “那火眼黑狻猊的血怎么办?上次我们差点成为它的点心。”对于上次的事情,我还是心有余悸的。 “没关系,车到山前必有路。”彼得说。 我们第一个要找的就是凝香草。它和别的草莓什么区别,但又不等同与杂草,这才是它最难找的原因之一。它的唯一特征是全身绿色(其实很多草都是全身绿色的,这简直是在说废话),但它又绿得赏心悦目,绿得青翠欲滴,它有止痛和祛痛的功效。 于是我们一棵一棵地在草丛中慢慢寻找。 两个多小时后,我们都累得躺在草丛里了。我经过这么长时间的寻找,变得腰酸背痛,脖子酸软,整个人都湿透了,就连看眼前的事物都觉得眼花。 我无力地问道:“这凝香草到底有什么醒目点的特殊之处啊!整个布罗克万山这么大,草这么多,我们要在这儿找一株凝香草相当于在大海里捞针啊!没有好几天时间绝对找不到,而且,我们又不清楚它的特点是什么,就算它在眼前我们也认不出来啊!” 安娜一拍手,说道:“对了!银光凤蝶!由于凝香草具有一种很特殊的香气,总是会吸引一些昆虫,而且,银光凤蝶只会停留在凝香草上面,不然它就会一直飞,直到找到一棵凝香草为止才会停下来,或者一直飞到死。” 到这时候,我可没心机为银光凤蝶的执着而感动了,于是说:“那我们赶快找到银光凤蝶吧!” 彼得哼哼唧唧地埋怨道:“哈,你怎么不早说,弄得我们做了这么久的无用功。” 安娜一脸鄙视的看着我们,说:“第一,我要先纠正小墨的说法——银光凤蝶并不是随处可见的,关于这一点我十分怀疑你上次在我们来这里的时候没有认真听;第二,我要纠正我哥的说法——我也想早些告诉你们,我并不是故意的。” “好啦好啦,我懂了,我错怪你了,行了吧,我的好妹妹~”彼得道歉说。 “切。”安娜不鸟他。 说到银光凤蝶,我倒是记得上次来这座山的时候碰到过一次,那时候他们怎么说我的来着?碰到单只的银光凤蝶会有灾难?哈,真好笑!那个地方是在…… 我跳起来对他们大喊:“走走走!我们现在就去找那什么凝香草!” 彼得无力地摆摆手,说:“算了吧,现在我们根本无从下手,难道要我们继续这样大海捞针下去么?” 我告诉他们:“上次就是在这座布罗克万山玩的时候,我曾经碰到过一只银光凤蝶,你们还记得么?而且好消息是,我也还记得的当初发现它的地方,所以现在我们不如立即动身,免得到时候天黑了就麻烦了。” 众人眼前一亮。 “你小子怎么不早说啊!”彼得大叫起来。 我不好意思地吐了下舌头:“我才刚刚才起来的,况且我知道银光凤蝶只会停留在凝香草上面的这个消息也是前两分钟的时候才听到的啊!” “可是,现在太阳快要下山了,我们还是先扎好营帐再去吧?”彼得又说。 詹妮站起来说:“真是个不错的提议,那好,我们就跟小墨一起去找凝香草,彼得你留下来扎帐篷。”说完,詹妮就要跟我们一起离开了。 彼得听出了詹妮言语中的不满,于是立即爬起来大喊:“等等等等!我和你们一起去!” 我披挂着技艺,来到了上次我发现银光凤蝶的地方。一来到这儿,我就立马认出了凝香草,因为它在这里看起来是那么与众不同,它全身散发着闪烁的绿光,简直就是晶莹剔透一样而且,还有那么一股沁人心脾的幽香。 大家也都看出来了。 詹妮和安娜走上前,小心翼翼地刨开它周围的泥土,然后再将它连根拔起,放进我们特制的花瓶里使它能够继续存活。 终于找到一件,接下来要找的就是灵芝了,不过,我们要的也不是普通的灵芝,不然,我就直接去超级市场里买几斤回来了,灵芝虽不能让起死回生,可千年灵芝虽少,但也不是没有,当然啦,万年的更好。 不过,天色真的不早了,虽然现在才下午四点多,但如果我们再不扎帐就来不及了。光是这些事情就够我们忙乎一段时间了。 还好这次不用去捡木棒了,市长给我们配备了专用的金属棒,还是跟上次一样,两顶帐篷。 我们都吃饱喝足了。 晚上,我们点起篝火,大家围着火苗谈论明天的行程。 我说:“明天就要去找灵芝了。” “对,而且还是千年的。”Fire说。 彼得怀疑地说:“真的有能活那么长的灵芝么?” 安娜说:“当然有啦!不然我们怎么去救人?” “可能正是因为没有,我们也救不了人。”彼得说。 詹妮愤怒地说:“你这个乌鸦嘴!” “但我, 好像还有一个大问题。”我又说。 “什么问题啊?”安娜问。 我接着说:“唔,就是……难道我们要像之前找凝香草一样大海捞针般地去找千年灵芝么?就算找到了灵芝,我们也不知道它几岁,总不能让它开口说话吧?” 这个问题确实问住了大家。 彼得打了个哈欠,说:“反正现在也这么晚了,不如我们先睡一觉,明天再来继续讨论?” “你就知道吃和睡!”安娜呵斥道。 Fire帮彼得开脱道:“他说得挺对的,现在确实不早了,我们还是先休息吧,明天还有得苦恼的呢。” “好吧。”安娜说。 于是我们各自到各自的帐篷里去。 回到帐篷里,彼得沾枕即睡,睡得简直跟头死猪一样。 我问Fire:“你知道千年灵芝通常长在哪儿么?” 他两手一摊:“唉!我也不是很清楚。” 我沮丧地说:“难道我们真的要慢慢地一个一个地方找么,这布罗克万山可是一点儿也不小啊!” “不知道,”Fire躺了下来,说:“冥冥之中,自有定数。先养好精神再说吧。” “好吧。”我关掉了灯。 现在是晚上,我在一个森林里莫名其妙地走着。 这里只有我一个人,起码,在我的视觉范围里没有其他人了。 我很孤独。 我不由得呼唤大家,但双脚却仍然在行走着,没有停下。 继续走着。 这里很暗,虽然外面的月亮又大又圆,而且很亮,但是清冽的月光却被高大的数木挡住了,只有一点点能够透过树木间的缝隙,投在地上,或是别的树上。 我扔不由自主地走着,走着。 我向前方走去,不知道为什么我要这样做,但是,我控制不了自己,我只能这样走下去,或许,当我撞到什么障碍物时就可以停下来了,或者,就这样,一直走出这片森林。但是树木在我们两边,我脚下的这条路是空空的,我前方的道路也还有很远一段距离。 我还在走着,脚好像被打了麻醉剂一样,什么感觉也没有,感不到累。型号我还能知道这地平涂,而且,不空虚。 终于,我看到前方有一个身影。 一个,高高瘦瘦的身影,看样子,他是背对着我的,他也许在等我,但却没有过来,甚至连动都没有动。 我想加快步伐,去找那个人,但是,目前我只能以这样的速度走着模块不了,也慢不下。 我依然在向他前进,前进。 我在心里大喊,求那个人在我到那儿之前先不要离开。之所以是在心里喊,是因为我现在居然不能开口说话了。 森林里很静,只有我走路踩在落叶上的声音。 谢天谢地,他还没走,现在我离他只有五十多米而已了。 我的新途锐跳得越来越快。 我也很焦急。 不要走,千万不要走,等等我…… 近了,近了 三十米、 二十五、 二十、 十五…… 突然,在离他还有十多米的时候,我却戏剧性地停下来脚步。喂,我这条腿到底怎么啦,怎么老是不听我的话!我不想要它走的时候却走那么快,现在想要它走快一点了,它又不走了。 我想继续朝那个人走近,但却无能为力。 “你来啦?”前面传来一阵有些许嘶哑但却具有极大威慑力的声音,是前面那个站着的背影开口说话了,而且他用的语种居然也是英语,我想说,英语真的是现在这个世上最流行的语言么。看那个人的背影再加上我听出来的声音,我猜测他应该是个男人。 听他的语气,像是他早就知道我回来了,而且他是在专门等我的样子。我仔细地盯着那个黑色的背影看,他穿的应该是休闲装,可惜月光不能照到他身上,我看不到他真正的着装。他前面却没有树木遮挡,所以,他的整个身子很清晰,轮廓很清楚,但却令人看不见他一副的颜色。 我向后望了望:这是一条笔直的销路,树木就在左右两旁,往回看觉得有点阴森森的。 我正想问他是谁,他却先来口了:“你在找千年灵芝,对么?” 我很奇怪他是怎么知道的,但我还是诚实地回答说:“是的。” “我给你一张地图。”说完,他就拿出一张纸来,并扔给了我名单那个奇怪神秘的家伙仍然没有转过身来。 接着一小点月光,我眯着眼睛看着这张纸——这确实是一张地图。 “明天晚上,”他又继续说道,“按照这张地图上的指示,你就可以找到你所需要的千年灵芝了,但是,只能你独自一个人来把灵芝拿走。” “我一个人?为什么啊?” “不为什么。”他的回答很冷淡。 “额。。那这张地图的指示又是指向哪里的啊?”我又问。 “按照指示走,你最终会到达的,就是这里。”他说。 我笑了一下,说:“我没事儿干嘛还要来这儿啊?我明天还有重要的事要做呢,对了,你知道不知道我的伙伴们去哪儿啦?我还要找他们,然后跟他们一起走呢!” 他依然冷冷地说:“千年灵芝就在这森林里,来不来随你。” 我非常惊讶:千年灵芝就在这里? 我向四周看了看,可是周围太黑,我什么都看不到。 没有什么来着,只有树。 我问:“灵芝在哪儿,我怎么看不到?” “哈哈哈哈,”那人大笑起来,说:“你现在淡然看不到。” 我不明白这有什么好笑的。 “为什么我看不到?”我充分发挥了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求知精神。 “没什么,反正如果明晚来就可以轻松拿到你所要的千年灵芝了。”他说。 “整个森林这么大,还要我晚上来,有空的话,我还不如白天来,而且也不见得这里真的有我要找的千年灵芝。我凭什么要相信你啊?”我不以为意地说。 “那些人的命还在等着你去救呢吧,要不要可是随便你,或者,你去找别的千年灵芝也行啊,当然,别怪我没提醒你,我后面说的这个办法的可能性很小。” 他又说中了一件事情,他到底是怎么知道我要拿来做去救中毒的人的? “考虑得怎么样了?”他问。 我表明去或者不去。 “听起来真不错。”我说,那么“你的意思是,我明天晚上就来这个地方等你,然后你就给我我需要的千年灵芝,再然后我就走人,继续寻找我们所需要的东西。就这样,对么?” “对。” “哇哦,你凭什么这样帮我?”我惊讶地问。 “知道么,别人送你礼物的时候就要充满谢意地接受。” 我顿时感觉到了一阵铺天盖地而来的气息,那个人的气势简直能把人给活活压死,我都快要窒息了。 “是……的。”我艰难地说。 “好吧,”他又说,“如果来,那将会是最好的,但是你要记住——我只允许你自己一个人来,多来一个人我都会让他或是她立即灰飞烟灭!而且,今晚的事情,你不能告诉任何人,不然,千年灵芝也会马上消失在你眼前。如果不来嘛,我也无所谓。再见啦!”说完,他就要离开。 “等等!”我急忙叫住他。 “干嘛?”他停了下来。 “你叫什么名字?”我问道。 “詹姆斯。”他答道。 不知道为什么,听到这个名字,我心中总有种像被一座大山压制住的感觉。 接着他便不见了,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上篇:第十一章 秘密基地 返回目录 下篇:第十三章 我们来到了受诅咒的布罗克万山2
点击人数(3738) | 推荐本文(28)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