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古装言情 > > 第十章 龙国
第十章 龙国 文 / 童童 更新时间:2012-8-27 18:46:23
 

无帝城乱了。

应该说,无帝城消失了。短短数天,无帝城就变成了龙国。

神庙里手执铁笔、书写史籍的人,为无帝城画上了一个句号,也为龙国画上一个句号。

因为没有人知道曾为魔教的那些教徒,能有模有样地支撑一个国家几天。而且,无帝城怎会有人心服?魔教只不过霸占了千绝宫的躯壳而已,凭什么称王?

魔教刚在千绝宫竖起“龙”的旌旗,无帝城各地立刻揭竿而起——无帝城里潜伏着各种野心勃勃的人,他们一直按兵不动,就是因为缺少了像这样的时机。

千绝宫一夜沦陷,时局立刻倾斜欲倒,既然魔教不怕死点燃了这根导火索,他们当然不会错过这样逐鹿问鼎的好机会!

数天时间,时光仿佛倒流回百年前的动乱中,城中处处可见帮团派别,各色旌旗摇晃,一夜间自立为王的武林中人,就有数十名。

而魔教岿然不动,只将千绝宫附近百里皆据为己有,修建城池,点兵部将,俨然成了一个小国寡民的小小国家。

所以,各路“王侯”皆惊。

得了千绝宫,已得半片天下,所有人都在觊觎千绝宫的天绝地势,想趁此机会堂堂正正地杀入千绝宫。

可当他们快马加鞭地赶到一座戒备森严的城池时,才发现魔教果然厚积薄发,蓄谋已久,占领千绝宫之后竟然没有乘势扩张,而是将周围数百里纳为城池,壁垒森严,攻守有备……

没人知道为何魔教动作会如此之快,就是修建城池这种耗费人力之事,他们似乎都在一夕之间完成,如同会某种秘术,能将城池变出来一般。

魔教已不是那个被逼入绝境只会杀人的穷恶之徒,他们居然纪律严明,训练有素,一看就知道,魔教定是花费了几代人的心血才会如此出奇制胜不声不响地拿下千绝宫,又静默不语地巩固自己的城池,完全不给别人可乘之机。

如今,任凭外面如何风云变色,千绝宫如同王宫,而方圆数百里的城池则是帝都,岿然不动,占尽先机。

魔教……不,是龙国,已在百年的沉寂中完成艰难美丽的蜕变。

整个帝都,如同这里统治者的性格,暗含着隐而不发的力量,让人不敢一探深浅。

龙焰之深知,静而后定,定而后谋,谋而后安,他这屈居一角的小小龙国,虽然疆土不及无帝城的百分之一,但加上那魔域和千绝宫,他手中已握有一半江山,如今只要安静地等待,缓慢地扩张,无帝城终会插遍龙旗。

待墨阳领着千绝宫和天都堡的人以最快的速度从魔域退出后,就知为时已晚。他若是能提前三天走出魔域,或许还能夺回千绝宫。

但此刻,大局已定,龙国帝都已初具雏形,若想强攻,只会让千绝宫灭亡更快。

“哈哈哈哈……好个龙焰之……”凌流风远远地看着气势恢弘的城门,城门上竖着朱红压边金黄色的旗帜,上面绣着风云日月,正中的“龙”字有着凌云之势。

“魔教此次只怕谋划了一百多年,瞧那旗帜做得多精美。”天都堡的弟子也在指指点点。

“你们没发现旗子上绣着的龙形,暗藏了千绝宫的图形吗?”蓝逸眼尖,说道。

“是呀,背后的形状果然是千绝宫的图腾,他们故意把千绝宫给压在身下吧?”

“天都堡听令。”凌流风终于止住了笑,扬声说道,“老子可不管什么龙国凤国狗国,我只要一个女人……”

“凌堡主。”墨阳低低喊道,阻止他继续往下说。原本他在前方千绝宫的绿影身边,此刻却如鬼魅般出现在凌流风身边,“现在情势混乱,还是先回天都堡,再从长计议。”

墨阳一看城池上的阵势就知道,即便龙焰之手中没有千绝宫的人,现在也不宜攻城。魔教的精兵良将早就做好了准备,以逸待劳,以一当十。若是凌流风为了一个女人强攻千绝宫,只会犯了兵家大忌。

而且,周围还有许多自立为王的江湖帮派,若是被他们捡了便宜,更不值得。

墨阳的建议没有错。如今那些站在城头巡逻的兵士们,绝不是普通的兵士。

他们有的人在阴暗的地狱里活了百年,今朝才得已看到天日,他们早就想大开杀戒,尝尝鲜血的滋味。

有的人从一出生就没有见过太阳月亮,终日在地宫里习文练武,读圣贤之书,为的是有朝一日魔教破蛹成蝶,他们能匡扶天下……

他们还拥有外面那些草莽“王侯”所想不到的兵器装备。魔教从龙澈死后,到如今一百二十二年,他们不仅在地下挖开密道,侦探敌情,还利用魔域的丰富动植物,建立了庞大了的兵器库。

一百二十二年,对魔教来说,是漫长而艰辛的岁月。尤其对龙焰之的祖父来说,更是艰辛无比。魔教当时只有数百人,又落入魔域之地,若是想在有生之年发展壮大,无异于登天之难。

好在乱世还在持续,当时的中土人一直暴动,冷璇玑杀了龙澈之后,为治理中土人而心力交瘁,并未察觉魔教的细微动静。更没有发现,魔教正以龙澈的名义在暗中发展势力。

在那样的乱世里,许多被遗弃的孩子都被带入了一个黑暗而可怕的世界里。对孩子来说,动乱的无帝城比起魔域也可爱不到哪里去。

魔域最终的壮大,依旧要感谢龙澈。

当时,无帝城里许多人都坚信龙澈未死,更有人为了寻找龙澈而进入魔域。龙澈之名越传越神,因她而聚集的英雄豪杰,数以万计。

到了龙焰之这一代后,漫长的一百多年已经过去,千绝宫元气大伤,而被千绝宫杀死的龙澈,却恍若重生。

胜与败,谁能定言?

龙国的旗帜在风中猎猎飘荡,千绝宫已成了龙宫。

神殿已成了金銮殿,上面端坐的不再是冷家的主人,而是龙氏一族。

对龙焰之来说,小国寡民又如何?他已看到了盛世气象。

祖上三代不见天日艰苦卓绝打下的基业,不会败落在他的手中。总有一天,他的帝都会扩到千里万里,无边无疆……

神殿上,文武百官已像模像样。只不过,所有人的肌肤都苍白如雪。有的人在地宫里待了几十年,有的人待了一百多年,如今终于等到出头之日,能够谋划天下、指点江山,真不负那数十年甚至百年隐忍在地宫里的青春时光!

神殿外,唤情树高耸入云,不动声色地看着数百年风云变幻,生死枯荣。

“人世有盛衰,往来无定数。”海无香轻轻伸出手,抚摸着面前的花。

自从她有了感觉之后,最喜欢的就是赏花。每朵花都有不同的颜色、形状和香味,在不同的光影下摇曳生姿,美得让人流连忘返。

海无香喜欢轻轻抚弄一朵花,她能感觉到,每一朵花里都藏着一个小小的花魂,它们几乎都喜欢阳光,几乎都是善良的,几乎从不愁苦。

龙焰之有些淡漠的眼神落在站在海棠树边的白衣女子身上。他这几日忙于帝都筹划,在地宫时,他们已无数次临摹攻占千绝宫后如何建立国都,在魔域集结物资,如同实战准备,所以现在行动迅速准确,毫不拖泥带水。

魔教在一夜之间令所有人刮目相看,而他们背后所付出的百年血汗,却没有人看到。

当年的龙澈,是一个无法超越的神话。

百年后,龙澈的子孙,延续了这个神话。

“这几株花开得极美。”龙焰之跟闲聊一般,十分自然地说道。

海无香微微一愣,回过头,看向身后的男子。

“可惜,和公主相比,不及万分之一。”龙焰之伸手折下一朵花,指间轻轻一弹,那朵花已插在海无香的鬓角处。

“你的嘴很甜。”海无香想起凌流风那张毒嘴,不觉感叹人与人之间非但长相举止不同,脾性上更有许多差异。

“你确实很美。”龙焰之这几日一直在观察她,他虽然极忙碌,但是却时刻担心海无香记忆突然复苏。即便有自己的血压制着,龙焰之也不敢掉以轻心。

“那也不必讨好我。”海无香打量着他说。他依旧穿着黑色玄服,只是袖口和襟领处变成了正红的压边,衣袍上绣着日月龙纹,背后则是星辰。

肩挑日月,背负星辰。与中土明的黄色龙袍相反,玄色的衣袍有着强烈的厚重感和威迫感,那种地狱里带出来的黑和鲜血般的朱红,映衬出帝王不可挑衅的威严。

还有他那张无可挑剔的面容,若非那双眸太幽暗静寂,就连海无香这样感情淡薄的女人,都会怦然心动。

“你已经成了王。”海无香补充一句道。她将眼神从他的黑色冕服上收回,真想不到,眼前这位九五至尊的年轻男子,竟然是地宫里那个不见天日的魔君。

“成了王,便不能赞你的容貌?”龙焰之笑了起来,容色艳如三月桃李。

刹那间,海无香仿佛看见了龙澈的脸。那梦中偶见的女子,笑起来也是这样艳丽逼人,英气暗藏。

“怎么了?”龙焰之见她盯着自己走神,敛去笑容问道。

“阳光真好。”海无香立刻扭过头,看着旁边的花朵。

她也想到了王上。王上从不会轻易开口称赞别人,除非他人做到的事情远远超出了他的预期。

但是,王上赞过她的容貌。他赞叹的原因,是因为她的美色能当英雄的刮骨刀。

“是,我从没有感觉过阳光这么好。”龙焰之看着她鬓角那朵闪着阳光的花朵,说道。

“你不忙了?”海无香见他还不走,微微皱眉。

“已经忙了二十多年,现在该赏赏花、喝喝茶,看看江山美景、如玉美人。”

龙焰之没有说错。对魔教的人来说,他们在冷寒的地下宫殿里奋发了百年,无数次练习如何攻城守城,已经熟练到不需要任何人发号施令,就能找到各自的位置,发挥自己最大的优势,让帝都成为无坚不摧的利器。

“千绝宫很多地方我不能进入,为什么?”海无香不想与他谈花花草草江山美人,她只想快点儿找到密道离开无帝城。

这些天,她虽然走遍了千绝宫,但是却没有找到任何让她兴奋的线索。魔教的那些人和嘻嘻哈哈的天都堡弟子不同,他们若是看守某处,会比王宫的禁卫还训练有素,绝不会给人可乘之机。

“有你不能进入的地方?”龙焰之似乎有些吃惊,“我早就下令,你可以随意在宫中走动……”

“连唤情树我都不能靠近,还有大大小小二十多个小宫殿,你的人把守森严,根本不让我踏入半步。”海无香有些怀疑这个男人才是真正的老狐狸,因为他每次说话做事都滴水不漏,让人看不出任何破绽,也看不到他心里真实的想法。

“唤情树下埋着我的祖先和忠烈之士,我只想略尽孝心,不愿让祖上再被外人侵扰。”龙焰之张口搬出孝道,让海无香无法再开口。

自古以来,最重孝义。虽然海无香的母亲在生她时便已经去世,但她也知百行孝为先,即便是君臣之义,也要放在孝悌之后。

“那为何神殿也不能去?”海无香避开唤情树问道。她不愿侵扰别人的祖宗,尤其是龙澈。只要想到这个名字,她就觉得浑身不适,血液控制不住地激荡着,搅得她心神不宁。

“中土的金銮殿,你可以踏入吗?”龙焰之反问道。

“我没有试过,但……或许可以。”海无香回答。金銮殿是群臣朝政的地方,不准女人踏入一步。

“不可以,他不会容许你踏入那里一步。”龙焰之语气笃定地说。

“你怎么知道?”海无香隐约有些不悦。在她的心里,王上还是高高在上、遥不可及的人,无论是谁,都不能用自己的心去揣测圣主的心。

“因为我和他现在的身份相同。”龙焰之提醒道,那口吻让人丝毫不觉得龙国是个方圆不到千里的小国,而是带着睥睨天下的气势。

海无香突然转身就走,似乎不想再与他说话。

既然他的言下之意是她不能去神殿,那还有什么可与他纠缠的?她已听得很清楚,龙焰之的意思是,他所封死的地方都不能去。

他现在是王,无论从他口中说出什么话,都是金口玉言,如同圣旨。

“但是,我可以让你踏入金殿。”龙焰之见她扭身就走,忍不住摇头说道。她自从回来之后,脾气就变得越来越古怪。

海无香没有停下脚步,而是脚下一转,往神殿的方向走去。

“你应该说,谢主隆恩。”龙焰之跟上去走在她身边,淡淡说道。

“你并非我的主。”海无香心中冷嗤。

她是堂堂正正的中土公主,而他不过是刚刚自立为王的魔头。这所谓的帝都,连中土一个郡县都不如,他竟然端起帝王的架子,让她心里有些排斥。

海无香不知道,这种排斥也是因为她体内流着冷家的血。

在千绝宫里,她的心非常平静,原先勃发的五感也趋于平静,在缓慢地滋生着,极少会有大的波动,这种状况,曾经让海无香以为自己又快回到了当“工具”的状态。

但是,刚才那股排斥感,让她的身体闪过一阵刺痛,仿佛被什么尖锐的东西划过。

“我只是不想成为你的主,所以才待你如此温柔。”龙焰之不动声色,千绝宫虽然被自己占领,但是对尊崇生灵的无帝族人来说,这里积聚着的冷家的英灵,某些情况对他并不利。

“那我应该多谢……”海无香想避开他的手,抬眸看他一眼,突然扯不回眼神,仿佛血液凝固住,让她不能动不能语,定住了身形。

她突然想到凌流风。他曾问她,龙焰之待你温柔吗?

海无香曾经不知什么是温柔,可现在,她看到了一双透露出温柔的黑眸。

龙焰之的眸,永远是黑不见底,没有任何星芒,不会露出丁点神色变化,让人猜不透心思,如同她那不记得自己年龄的师父,有一双看透人世的静寂双眸。

她并不喜欢这个阴沉莫测的男人,但是现在,她的身体里好像有个声音在不断地催眠她的意志。

无帝城里多美人,但他是自己见过的最好看的男人。他的眉目间有龙澈的光华,还带着令人无法抗拒的邪气。若他是女子,只怕会让天下英雄尽跪石榴裙下。

她害怕龙澈,却又喜欢龙澈。莫名地喜欢,控制不住地又怕又爱。无论梦到龙澈的什么,她都会心痛难过,恨不能以身代劳……

海无香不知不觉地伸出手,往龙焰之的眼睛上探去。她是中土无情无爱的公主,为何被无帝城的恩怨羁绊住?

前世的爱恨恩仇,想用今生去弥补。

龙澈是那样暴烈的女子,冷璇玑是被她逼到了绝境,才会取她的心……

海无香的心中抑制不住地悲伤着,百年轮回,她不知道自己的母亲是谁,更不知道冷族长女为何弃宫而逃,去往中土。

她什么都不知道,只知道眼前的这双眼,快让她溺死其中。

“公主。”熟悉的声音将海无香从恍惚的梦境中拉回,尹宁站在花台上,掌心全是汗水。

海无香倏然收手,心中一惊。

她刚才怎么了?为何对龙焰之有一种不可自拔的沉沦的感觉?

龙焰之淡淡地瞥了尹宁一眼,刚才的努力又功亏一篑。若是真如天机老人所说,世间有轮回,冷璇玑将再生,重振千绝宫,耗费一生去弥补龙澈当年的心伤……

那海无香的身体里住着的,不仅是冷家的血魂,还有冷璇玑死不瞑目的遗愿。

龙焰之的眼神恢复了冰雪般的漠然和无边无际的黑暗,没有悲喜没有爱恨。

海无香也回过神,提着衣裙在花丛中穿梭,待身后那道目光被假山挡住,她才停下脚步,如蒙大赦般松了口气。

“刚才,我是否很失态?”

面对海无香这样的问话,尹宁沉默了半晌才回道:“是。”

“尹宁,你看着我。”海无香转头看着他疤痕渐失的脸,再过几日,他脸上的伤痕就会全部消失。

尹宁看向她那双不属于中土的异族双眸,自从被凌流风废去武功之后,她就柔弱得让人不知该怎么去保护。那种身段体态的娇软,只怕王上这种冷血心肠的人见了都会身上发酥。

龙焰之说得对,若是她真找到密道顺利回宫,王上绝不会将她送给自己。

用龙焰之的话来说,天下帝王一样心,他推算王上会扣住海无香,依旧以她为饵,逼他领军前来魔域征战。等到将军百战死,壮士十年还时,海无香早就充进了后宫,而他也未必能再从无帝城活着回去……

尹宁别无选择。看到魔教一夜之间成了龙国,看到一夜之间魔教的壁垒城墙便固若金汤,还看到千绝宫的精妙秘术,他心中已清楚胜败几何。而且他已与龙焰之达成密约,他若是反悔,非但回不了中土,也护不住海无香。

“尹宁,你在想什么?”海无香问道。她敏锐地捕捉到了尹宁的情绪,看见尹宁那双漆黑的双眸里似有悲伤涌动。

“我想……和你回宫。”尹宁极想现在就对她说自己的心,可海无香与他生活那么久,许多话不必说相互就能明了,他在等她发现自己隐藏的爱,不想让她以为,他和其他男人一样,爱上的是她这具让男人浑身酥软的躯壳。

“我们会回去。”海无香没有在他的脸上感觉龙焰之身上的那股致命的吸引力,若不是风这么清,阳光这么好,花的香味这么真实,她会以为自己刚才又做了个梦。

海无香伸手抚上鬓角的花朵,无声地叹了口气。

自从有了感情之后,她就不愿和任何人靠得太近。尤其见过凌流风之后,更觉男人的感情反复无常。龙焰之虽看似温柔,却让海无香提心吊胆。刚才那刹那的沦陷,让她恐慌地想起龙焰之曾经对她做过的举动。

洞房之夜,他的手在自己身上游走,肌肤一阵阵的刺痛,渗出滚烫的汗水……那时的她无情无感,任他羞辱,心中也没有一丝波动。可现在回想起时,却突然羞赧不已,恨不能将自己的记忆全部抹掉。

龙焰之缓步走到假山前,看着尹宁和海无香的身影消失在四合花园里,一双暗沉的双眸里闪过一丝明锐的光芒。

他没有弄错,千绝宫真正的继承人是海无香,而非冷千绝。她终究会应验龙澈当年的话——冷家子孙,世代为龙族奴役,爱而不得,恨而不舍,嫉妒、疯狂、迷乱终生……

那日祭天时,他取到了最纯正的冷家之血。此后,龙国将主宰无帝城千千万万年,云从龙,风从虎,圣主起而万物兴!

而天机老人口中所说的冷璇玑转世,重振千绝宫,已没有机会实现。冷璇玑上一世负了龙澈,这一世要弥补龙族的伤。

 

天都堡,群雄会聚。这一次,他们没有嬉闹吵骂,只有无边无际的安静。

远处,传来缥缈的笛音,笛声悲壮,暗含金戈铁马的悲壮。

“边城笛声哀,山月暮云开,悲歌当击筑……”天都堡可容纳万人的操练场上,凌流风突然低低吟道。

“疑是青玉来!”轩辕的话音未落,空中盘旋的巨大白鹰俯冲下来。

“青衣客。”三月的声音也落了下来,带着些许惊喜,“青玉来了!”

当时青玉在千绝宫六天来音讯全无,大家都以为他也落入了龙焰之的手心,谁知他竟逃了出来。

天都堡内灯火辉煌,盘旋直上九天,犹若一条星河落入无帝城,无比壮观。

数日来,无帝城各地大大小小自立为王的不下数百人。天都堡在群雄蜂起争相为王的风云下,也终于竖起了鹰旗。

由于天都堡在无帝城的南方,加上天都堡所在的山脉名为南楚山,所以便依山为名,暂称南楚国,定都天都堡。

如今情势逼人,天都堡虽无心争霸,可也不会屈居人下,既然无帝城被大大小小数百个“王侯”争夺得支离破碎,他们已经误了先机,就不能再误战机。

天都堡一竖起鹰旗,天下群豪心中自然清楚自己无法与天都堡相抗衡。而魔教……不,龙国实力隐而不现,因此他们谁也不敢轻举妄动,而是等待时机,看看周围有没有傻子当先锋,去探龙国实力究竟如何。

现在大家心中各怀鬼胎,纷纷盘算着天都堡和魔教两虎相争,他们坐收渔利。当年的圣魔大战,虽然最终是冷璇玑耗尽心力勉强维持无帝城平衡,但暗中得利的人不在少数。几大中土和无帝城的家族势力,若不是忌惮千绝宫的秘术,也不会轻易收手,蛰伏等待着下一个时机。如今百年已经过去,年青一辈没有见识过当年冷璇玑的秘术,对千绝宫的忌惮也渐渐消去。千绝宫又一代不如一代,若不是龙焰之出手太快太意外,不出三年,会有无数魔掌伸向千绝宫,将此据为己有。

无帝城内本就格局不稳,心怀鬼胎的人自然按兵不动,等着第一个人去围攻千绝宫,随即蜂拥而上,胜者为王。然而,他们却没有想到,第一个捅了千绝宫的,是这两年才稍有消息的魔教。而且,魔教几乎在一夜之间将格局打破,彻底翻身……这一切太快,快得令人措手不及。无帝城内一百五十岁以上的老人,开始聚在一起窃窃私语。当年龙澈的速度也是这么快,眨眼间从千里之外逼到千绝宫的门外……

龙澈,真的没有死?可惜龙国帝都的城门紧闭,外人从没见过龙焰之的真面目,人人心中惶惶不安,私下猜测是否龙澈当年并未被冷璇玑杀死。毕竟冷璇玑曾爱过龙澈,而且被龙澈三擒三放,两人之间的爱恨情仇,外人怎能得知?说不定,那日被诛心的人,只不过是个替身,龙澈和冷璇玑双宿双飞,从此不问世事……

南楚成国,北界称王,西溟自立……一个个消息传入千绝宫,如同石沉大海,里面静无回应,龙国依旧在巩固帝都,对外面乱局不闻不问,不惊不惧。

龙焰之在神殿之上,看着天边的云卷云舒,心中勾勒出一幅巨大的疆图。那面刻有地图的墙壁,已被他亲自毁掉。虽然他知道,魔域之中不会有第二人能找到那里看到地图,可龙焰之非常谨慎小心,他早将那幅图熟记于心,没有留下来的价值。瓦蓝的天空中,浮现着他心里的疆土,南楚……若是天都堡再困魔域一个月,南楚也会成为他的领地。可惜神庙的人竟然出山了,将困在魔域的天都堡救了出来……

“君上,天都堡已招抚五十多支小兵马,南楚正在缓慢扩张。”龙三有些忧心,当时天都堡被困魔域,她就曾经主攻,若是那时灭了凌流风,也不会有现在的情形。

“他想要扩到十万大军,也需要半年时间,不必管他。”龙焰之心中清楚,现在凌流风想要攻打他的国,绝无胜算。不止他的心中有整个无帝城的王图,而是整个无帝城的地下,有一半是他的王国。

这庞大的地下宫殿,连龙三这种心腹也不知道。就如同地宫的扩展,龙三负责的那条路,小妖永远不知。他极为掌控人心,这一点儿,在那些跟随过龙澈的人看来,颇像他的曾祖母。魔教早就用君臣的制度来安排一切,龙焰之又有自己的手段,他手下各个要臣之间,所负责的绝不会有同一件事。整个地宫的图,也只有他心中才有定数。所有事情也如此,他的心中有着庞大的构思,他将每件事分成细微的千万份,交与不同的人去完成,没有人可以将这千万人召集到一起,拼凑成他的计划。

许多人看似做着微不足道的小事,却不知道,这是龙焰之庞大帝国的基石。凌流风拿什么和他争?龙焰之已准备了多少年?而天都堡才崛起多久?龙焰之不担心,天下已乱,就算没有凌流风,也会出几个其他对手,他并不放在心上。他放在心里的,只有一个人——海无香。帝王业多寂寞,总希望有个能比肩的对手。他在期待,期待海无香能够像当年冷璇玑一样,成为可以与他并肩相伴的人。他没有在祭天后杀海无香有许多复杂的原因,或许还有不舍。可惜海无香如今被废了武功,身体里冷家的血,也被自己压制着,整天只想着怎么找到密道回中土……

“君上。”龙三微微拔高声音,最近主子似乎对国事有些漫不经心。

“嗯,下个城池就交给红缨,命他从犁山北侧,领三百兵马先去摸探犁山王的底细。”龙焰之虽然在想心事,龙三的话却只字不漏地听在耳中。这场战争,如同以大地为棋局,他早就熟知棋局格路,天都堡怎会有胜算?只不过神庙的人在天都堡护持。神庙从不管世间纷争,数千年来,他们只出现过三次。第一次已无据可考,第二次便是百年前的圣魔大战,冷璇玑请出神庙来平定中土人的叛乱。这第三次,动乱尚未开始,神庙的人又出来了,他们虽不问世事,可却与千绝宫渊源深厚。

 
上篇:第九章 唤情树 返回目录 下篇:暂无记录
点击人数(13980) | 推荐本文(1)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