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古装言情 > > 第九章 唤情树
第九章 唤情树 文 / 童童 更新时间:2012-8-27 18:44:23
 

魔域中,千绝宫和天都堡的人都陷入了困境。若只是地陷或伏击,他们并不会如此慌张。

可是这一次,他们面对的是只有魔域才有的可怕东西。

“这到底是什么?到底还有多少?”

这几天,这里处处可听到天都堡的埋怨声,就算被困沼泽,情况也没有这么麻烦。

他们个个身怀绝技,地陷时反应敏锐,几乎没有伤亡,但是地陷之后,地下突然探出许多恶心的、粘稠的、肮脏的触手,如同藤萝般细小又密集,在地上缓缓蠕动着,不知是植物还是动物,令人作呕。这些东西大片地出现,生长极为迅速,眨眼间就将数万人围困在巨大的地坑里,让他们完全没有下脚之地。

天都堡众人见过许多奇树怪兽,但是从没遇到过这种从土中突然冒出来的东西,也不知该如何才能彻底毁灭它们。

这便是无帝城的无主之地,被称为魔域的恐怖地方。不过,他们还没有见识过最可怕的地方。

他们已经被困一整夜,再这么耗下去,可能会被触手当美味吃了……

突然,一个清朗的声音从空中飘悠悠地落下。“退下。”

一股清风带着药草的香味徐徐拂过众人,那些顽固地不停生长的触手立刻如潮水般争先恐后地往地里面缩去。眨眼之间,地面上变得干干净净,似乎什么都没有出现过。

墨阳来晚了。他不放心师弟单独行动,所以决定亲自来魔域接走海无香。谁知道,他还是晚了一步。天都堡神色厉杀的堡主身边,没有那个紫眸女人。

墨阳心中长叹,脚下却丝毫不停歇,立刻往数十里外的千绝宫赶去。

千绝宫的人被兽蚁军围困,虽然他们遇到的是最恐怖的一种动物,但是墨阳并不担心,因为千绝宫的人会秘术,而且魔域的动物对千绝宫本就敬畏。

墨阳远远地看见,巨大的蚁军如同乌云压境,所过之处,绿树倒地,草木皆无。在魔域里,最可怕的就是这种看似渺小却数量庞大的小动物。

兽蚁军行进时,通常呈半月形包围队形,若是看见美食,则迅速合拢,将猎物围在中心。

这些蚁军即便面对庞大的长鼻兽,也不会刻意调整队形,因为它们无须包围进攻,所经之地就会只剩下白骨一堆。

只是这一次,蚁军在和千绝宫的人僵持着,既不前行,也不绕道。

天空中,成群结队地盘旋着专食骨头的苍鸷鸟,将阳光完全挡住。

这才是真正的魔域!让人连骨头都不会留下的可怕禁地!

墨阳心中暗叹,魔教能在此处存活,实属不易。若想要阻止魔教的复仇,即便他是神庙的守护弟子,以他一人之力,也绝对做不到。

无帝城若是真要一个霸主结束无帝生涯,他只希望那个人是隆礼尊贤的明主。如果被玩弄权谋的奸诈之人夺走王位,那他会召聚天下英杰,匡扶明君。

可天下英杰,无帝城内的本族人又剩几人?

如今海无香被龙焰之带走,他总不能助中土人登临王位吧?

若是海无香……不,冷无香能逃出龙焰之的掌控,他还能借千绝宫圣主之名,将无帝城的高人隐士请出深山,谋取大业,扶冷家后人登基为王。

 

魔教曾与千绝宫不断交锋,直到冷璇玑将将魔教逼入魔域。从那以后,魔教已销声匿迹了整整一百二十二年。而龙澈的心,也被埋在千绝宫的唤情树下整整一百二十二年。

龙焰之的祖父和父亲,都是年方五十才得子——也许他们是因为不忍自己的妻子早早产子死去,所以才会选择五十生子。对无帝城的人来说,五十正值壮年,女人也正风情万种。

可为了家族的血脉延续,死生之间,谁也无法言明是得是失……

一百多年的养精蓄锐,龙家三代人均能沉住气,费尽心思,巧妙布局,潜伏在黑暗里等待着最好的时机,一招致命。

一百多年了,龙澈是否等得太寂寞?若是她的心还能感知今日之事,定会觉得欣慰。如今,冷家的后人全在她的曾孙龙焰之手中。

她若九泉下得知,怎能不含笑?

龙焰之的手中,攥着一颗心,但是他并不急着将她的心剜出来祭奠祖先。他当然沉得住气,从祖父开始就布下的局,直到他手中才慢慢握紧,他怎能允许任何意外的发生?

待海无香从昏迷中醒来,这天下已经翻转,千绝宫,将成为魔教的宫殿。而无帝城,也不再是无帝之城,它将迎来他们的第一位帝王,国号为龙。

冷千绝到底不是最纯正的冷家血脉,无法背着千绝宫走到最后……只是,他没想到这一天来得这么快,让人措手不及。

当年冷璇玑一开千绝宫的宫门,看见原本在千里之外的龙澈领着魔教十万弟子围住千绝宫时,冷璇玑的心情只怕和他现在一样。

龙焰之让当年的情景重现了。

不同的是,他不是龙澈,不会心慈手软,更不会因爱而死。

千绝宫的时代彻底结束,冷千绝知道大势已去,于是不顾青玉劝阻,做了一个令所有人都惊讶的决定——弃宫投降。

“宫主不可!”

“我等愿与魔教同归于尽。”

“宫主万万不能投敌……”

“宫主,千绝宫里还有万罗密阵尚能困住魔教,绝不能束手就擒!”

千绝宫本就萧条,如今最精锐的人马已调去魔域,剩下的都是些侍女老者。而今他们跪在地上阻止冷千绝的模样,格外令人心酸。

冷千绝知道,自己应该以死谢罪。但是如果他死了,千绝宫再无后人。

如今魔教在短短两个时辰里,就已经将千绝宫从内部击破,宫墙外又大军压阵,虽然只有万人,却足以让千绝宫无一活口。就算千绝宫还有千年绝阵,能困万人,那又如何?

龙焰之的人,无处不在。

冷千绝自然识时务,他若是负隅顽抗,千绝宫只会死更多的人,再无血脉延续,不管是攻是守,千绝宫都已死了。

冷千绝只能开门迎敌,请君入座,别无选择。

众人依旧跪在地上,以死相拦。

青玉心中也清楚,千绝宫半日倾覆,只因魔教已蓄势百年。大局已定,如今只能听冷千绝的意思,可他还是希望冷千绝能和自己走。

若是他也被龙焰之所擒,天下三分,两分已入魔教之手,天都堡只占一分。

如果冷千绝愿与他走,一切则又不同,至少师兄还能以千绝宫现任宫主的名义,为他匡扶住另一分天下。

冷千绝是一个孤傲至极的人,短时间里作出投降的决定,对他来说比起自刎百次、遭人挖坟、鞭尸还要耻辱万倍。

可他现在神情冷漠如冰雪,面对众人的痛哭请死,依旧维持着原来的命令。

无帝城本族的人已越来越少,若是和百年前一样,个个自刎而死,他更无颜去见祖宗。

“千绝宫弟子听令。”冷千绝手中举着一块紫金令牌,那令牌极轻,他却觉得沉重如山。从他九岁换名,十岁接过这令牌时,就与童真年代彻底告别,再也不能开心地大笑大闹。

夜晚安眠的时候,是冷千绝最轻松的时刻,他希望自己睡着后永远都不要醒过来,甚至曾想要用死来逃避原本不属于自己的沉重使命。

可是他不能逃,不能死,他是冷家最后一个男儿,虽然体内的血并不纯正,但是他姓冷,必须背负责任。

千山月冷,绝处无星。他本叫冷乾,背上不属于自己的乾坤,从此无星无月,看不到阳光,也看不到自己。

千绝宫上方的云霞极美,那是魔域看不到的艳美,夕阳的光泽如同金箔,一层层地映照在琉璃瓦上,勾勒出无比温暖华美的色泽。

魔教的人,多少年没有这样欣赏过这么美的云霞?多少年没有感受过这么温暖的阳光?多少年没有呼吸到如此清新的空气?

多少年?

曾经跟随龙澈挥刀逼入千绝宫,现在已经年过百岁的魔教教徒们,他们的心情,那些年轻的教徒们不会理解。这些曾随着龙澈出生入死,怒斩万人的“老魔头”们,终于在有生之年等到复仇这一天。

龙澈君上的心,就埋在那棵唤情树下,似乎对他们这些老部下发出了温柔的呼唤。

千绝宫古老而笨重的大门缓缓开启,只可惜,站在里面的那个人,不是冷璇玑。

无帝城的人,若是保养得当,可颐养天年三百岁。这些跟随龙澈的老部下都曾以为,他们还能等三百年,等到和冷璇玑再次正面对抗的一天。

没想到,冷璇玑没给他们这个机会,年方四十九岁就心力交瘁,撒手而去,空留余恨……

唤情树的枝叶在风中簌簌发抖,它近距离地看着那些跟随龙澈的部下们,仿佛又看到百年前的爱恨情仇。

唤情树下,围着三十多名身着黑袍斗篷的老者,他们脸上的面具终于缓缓揭下,他们的脸和唤情树的枝干一样粗粝,写满了风霜沧桑。

魔教的人,从不会落泪,尤其是经历过无数生死征战的老将领们。

可此刻,三十九名幸存到此的老者们的脸上挂满了泪痕,痛哭流涕。

今天,魔教不费一兵一卒,就占领了千绝宫。

今天,魔教的重要人物不是年轻的魔君龙焰之,而是这些曾跟随龙澈的老兵们。

他们已经苟活了一百二十二年,为的就是此刻能够在龙澈埋心的树下,与故主相聚。

夕阳的余晖多美,一百二十二年,他们从没见过这么美的夕阳,就像龙澈那双美丽的眼波,温柔地抚慰着他们。

龙焰之远远地看着那群老爷爷们,也了解他们的心情,所以当他看见三十九人齐齐拔刀时,他只领着众人静静地看着。那双从不会泄露半点儿情绪的黑色双眸里,此刻带着毫不掩饰的尊崇,和……骄傲,如同雪山顶上反射的阳光,冷冽夺目。

他骄傲自己的曾祖母,能在百年之后还让这些人生死相随。

他骄傲自己的姓氏,也有过无上的荣光。

黑袍扔往空中,三十九人穿着当年跟随龙澈作战时的战甲,在夕阳下如同一尊尊金雕。

长剑在唤情树下闪过刺眼的光芒,下一刻,鲜血疯狂喷射出来,将唤情树染红。

三十九人,齐齐挖心。这一日,他们终于能随故主而去,再无遗憾……

龙澈,她不只是魔女,她是一代枭雄。百年后,还能让人誓死追从的王者枭雄!

风,猎猎地从树梢中穿过。唤情树不知是在悲泣,还是在恐惧,发出呜咽的声音。

魔教所有人突然齐齐地跪在地上。他们都是年轻的一代,不曾见过当年的血雨腥风,更不曾看过龙澈的风采,但刚才那瞬间,他们似乎都感觉龙澈已经复活,似乎从未死去。

这些令人敬仰的老前辈,在地宫如同恩师般给他们授艺,对他们说当年的英勇战事,却从不会提到龙澈和冷璇玑的感情纠葛。

他们只说,龙澈君上,巾帼英雄,能令人生死相随,永世效忠。

当他们说到君上时,会用向往和崇敬的口吻,恨不能追随君上而去。他们一直苟活着,从来不告诉这些年轻的孩子,他们活着的最大目的是什么。

但是刚才那一刻,魔教所有人都不由自主地跪在地上,震撼地看到了什么叫做“忠义”,也清楚地看到了——龙澈之魂。

当年圣魔之战的风采,这些后辈无缘得见。直到这些老前辈血光冲天,他们才感觉到当年“璇玑耀北斗,蛟龙澈长空”的耀眼光华……

她不是魔女,她是王,埋葬在千绝宫里的无冕之王。

龙焰之闭上眼睛。这些老前辈终于如愿以偿,死在龙澈埋心之处,此生无怨。

而他呢?他何时能像曾祖母那样,令天下群雄争而献心,永世效忠?

龙澈,龙澈……看到老部下匆匆赶来,看到他站在千绝宫的神殿之上,应该瞑目了吧?

 

神殿上,坐在玉椅上的龙焰之突然闷哼一声,伸手挡住了自己的脸,静寂清冷的眸中闪过一丝惊讶。

他竟然被海无香的血反噬?

且不说海无香现在成了废人,就算她还有着一身本领,也不可能压制他悄悄潜伏在她体内一个多月的血魂。

莫非是因为这里是千绝宫,所以她体内的正面力量在不知不觉地增强?

“君上,您怎么了?”龙三和小妖分别站在他的身侧,见他脸色微变,立刻低声问道。

“还不太适应这座千年宫殿……”龙焰之眯起双眸说。看来他还是有些心急,不该这么快去试探海无香,若是被她察觉防备,会功亏一篑。

“我也不适应这么漂亮的宫殿,夜里也一点儿不冷,还有风,还能看到月亮和星辰……”小妖感叹地伸出手道。这些年恍若一梦,她们虽然会在无帝城里走动,可每次都是带着任务,从没有这么轻松地看过无帝城的夜。

“你们先下去。”龙焰之说完,平定下沸腾的血液。

他的身上流着龙澈之血,终于走到了这座神殿里。他看着站在神殿中央的冷千绝,唇边缓缓浮起一丝笑意。

冷千绝标挺地站立着,终于第一次看到了龙焰之的真面容。他完全想不到,如此阴狠的人,却长了一副清雅俊挺的面容,透着令人无法琢磨的静定沉稳,仿佛任何事情都不会让他突然变色。

龙澈!

那些挖心于唤情树下的老部下们,在龙焰之还是个婴儿时,就说他长得像曾祖母。

那眉峰,那唇角,那眼神……完完全全就是沙场上的龙澈。

那是秀绝的一张脸,甚至有些妖艳,却没有一丝脂粉气。

跟随龙澈的老前辈们曾说,龙澈丧父失夫之后,宛如凤凰涅槃,再无一丝女儿娇态,英姿勃发,不让须眉。

龙焰之,在那些“老不死”的眼中,犹若龙澈再生。

冷千绝冷冷地看着龙焰之,像是再次回到了十岁那年面对巍峨的神殿时,心中有绝望的惧意。那时的他,也这么倔强地站着,明明想逃跑,想跪下求冷族的长老另选他人,想从神殿上跳下去,想寻求解脱……但是所有的惧意都被他强制压住,他是冷家最后一个男儿,必须背负起不属于自己的责任。

可是,这种惧意又不能表现出来。

龙焰之在对冷千绝微笑,那笑容里,没有轻蔑,没有鄙夷,没有嘲弄,只有一种平静的、海纳百川的包容。

——他将自己当成了王。

冷千绝也从龙焰之的笑容里看到了这样的自信和从容,他的脸色越来越苍白。虽然他依旧用孤标傲挺的姿势面对着龙焰之,可总感觉到力不从心。

“千绝宫,比本君想象中还要美。”龙焰之终于说话了,声音在大殿上回荡,最后落在暗金色地砖上。

“是不是想让我们也尝尝在魔域生存的滋味?”冷千绝看着他一步步往自己面前走来,冷冷地问道。他希望龙焰之能将他和所有千绝宫的人都赶入魔域,届时他们再用当年的手段来报复。

“不,那样的滋味,本君不想让任何人再尝到。”龙焰之走到他面前,俊雅的脸上依旧带着笑,那双眼如同魔域里浓郁可怕的夜,幽暗得没有一丝光芒,永远不会泄露分毫真实的心情。

“那你准备如何处决我?”冷千绝不愿求人,直到现在还努力维持着千绝宫的尊严。

“千绝宫很大。”龙焰之感叹地说道。

“那是自然,这里曾经住过十万弟子。”冷千绝答道。千绝宫最辉煌的时候岂止十万弟子,据说当时千绝宫的人几乎遍布无帝城,以百万计。但是,他现在有什么资格用骄傲的口吻去说起千绝宫辉煌的过去?千绝宫败在他的手里,想到这里,冷千绝恨不能让龙焰之将自己杀了。

“你到底想要怎么处决我?”冷千绝挺直后背,再次问道。

“做本君的贴身随从,本君可不想每天浪费时间在这么大的宫殿里绕路。”龙焰之似笑非笑地说道。千绝宫内处处阁楼水榭,廊腰缦回,每一处似断还连。厢房的布置,更是根据乾坤八卦、五行变化来定。即便龙焰之精通阵法,也早研究过千绝宫的天绝地势,可第一次在如此之大的宫殿里穿梭,还是感叹千绝宫布局无比精绝。若是天都堡那群蛮人来攻,定会被这宫里大大小小变幻无穷的九九八十一阵困死。所以,他让冷千绝带路。

冷千绝怔住。魔君终于走进了千绝宫,可竟没有大开杀戒,甚至连一点儿报复的举动都没有,而是闲雅自在地让千绝宫的人如平时一般生活,他究竟想玩什么把戏?冷千绝随即想到,龙焰之不杀他们,是不是想留下他们来对付魔域里的千名精兵?

“不好吗?”龙焰之紧紧盯着冷千绝的眼睛,微笑着问道。龙焰之很少笑,但当他踏入千绝宫的那刻起,便知道自己有了笑的资本。

冷千绝看着他英挺的面容,即便用读心秘术,也看不透他在黑袍下的那颗心。

海无香幽幽地醒来,第一眼看到的是用金粉描着的梁柱,心里却瞬间升起奇异的感觉。这种感觉,应该叫做——温暖。就像冬日阳光照到心房,说不出的暖和。她不知道,这里就是她的家。冷族最纯正的血脉冷无香,流落他国十八年,终于携着母亲的血和眼,越过大漠,回到无帝城。

夜空的星子依旧在闪耀。对千绝宫的宫人来说,今夜注定是无眠之夜。而对魔教的教徒来说,今夜也无人入睡。海无香也是如此。她不知道自己回家了,她只是睡不着,在鬼斧神工的巨大宫殿里梦游般的穿梭——仿佛在梦境中。她在很小很小的时候,在她的身体还有一点儿点痛感的时候,便曾经梦到过比金銮殿和御花园还要宏伟的宫殿——千绝宫。

尹宁陪在海无香身边,他也被这样古老而威严的宫殿所震撼,仿佛千绝宫里有一股强大的正面力量,让人不由自主地去仰望。

“我小时候梦到过这里。”海无香摸着雕栏画柱,像是自言自语。

“这里有很多迷宫,我经常绕着绕着就跑不出去,然后会吓醒……”海无香如今只会和尹宁、晓寒袒露心声,因为凌流风的缘故,她像是被惊吓到的小孩,封锁了自己的情感。

“公主,我们既然已经到了千绝宫,只要找到那条密道就能出去。”晓寒柔声道。

“来到无帝城之后,我总是梦到有人喊我回千绝宫。现在我在千绝宫里,感觉却像回到了小时候的梦境,感觉……永远也无法走出去,除非梦醒了……”海无香在天都堡时,因为神秘的呼唤声而想来千绝宫。到了魔域后,她看见那张地图,也不由自主地想着千绝宫。如今,她终于到了千绝宫,却又什么都感觉不到。

尹宁沉默着,他知道海无香的身份,却不能说,还要尽量隐瞒住。否则她不会再和自己回中土。所以,他只能保持沉默,祈祷她在离开这里前不会发现自己的身份。

 
上篇:第八章 千绝宫 返回目录 下篇:第十章 龙国
点击人数(6289) | 推荐本文(1)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