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古装言情 > > 第十四章 下等宫人
第十四章 下等宫人 文 / 风初落 更新时间:2012-7-30 18:13:44
 

依叶想,这就是所谓的视人命如草芥吧,想不到穿越千年来到这个陌生时代的她,居然可以真实的见证封建统治的残忍,皇室的命令就是法制,上万的宫人侍卫在他的眼中和畜生没有分别。

“北澄皑,你好好考虑一下吧,不过我要提醒你,岳兰惜可是越来越虚弱了,就算鬼医的徒弟在你这里,若是晚了也未必就一定救得了。”穆奕冷声说完这一句扭头就往门外走,挺直的背脊里透着三分强势。

青衣也收回剑,捉着依叶的领口将她提起就追着穆奕出了水月楼。

屋子里又安静了下来,只有炉子里的钢碳嗤嗤的燃烧着。北澄皑安静的坐在主位上,用手托着头,时不时拿出白色的锦帕捂着嘴咳嗽几声。

沉寂,仿佛到了世界的尽头。

“公子……”小茶终于忍不住开了口,“公子要让小茶去救那个女人吗?好不容易才有机会伤了她……”

“是我小看了他。送依叶出水月楼的时候,我们可是仔细检查过四周的,绝对没有半个宴池国皇宫的人,可是,他还是知道了。看来以后我们行事要更加谨慎。”北澄皑平静无波的说着沉重的话题,面上却依旧一副病态的慵懒,只是那目光,永远如潭水一般深沉,永远没人能看见那最深最黑的地方到底隐藏着什么。

“公子,要不趁我去给岳兰惜看病的时候在她药里下点儿东西吧,她要死要活还不是您一句话?”小茶恭谨垂伺一旁。

北澄皑一手拍在他的额头上,叱道:“又动歪脑筋,如果你真下了药,你大抵也没命了,用你的命搏她的命,不值。”

不值,两个字落进小茶的耳中,让他一阵感动。他笑得眉眼弯弯,只静静的看着北澄皑,却是嘴唇动了动什么也说不出口。

接触到小茶感动的火辣目光,北澄皑微微的皱了皱眉头,道:“行了,还不快去救人,若是让她死在了这里,我们都有麻烦。”

“恩,公子你放心,为了公子,我也不会让她丢了小命!”小茶拍着胸脯冲北澄皑眨眨眼,这才拿了药箱乐呵呵的走了出去。

北澄皑淡淡的笑了笑,看着小茶渐渐走远,似是想起了什么,他又唤道:“小茶……到了锦城宫若是看见依叶,一并给治了吧。”

小茶怔了怔,撇了撇嘴却并没有反驳,又转过身迈出了步子。

 

为何,皇城里的风总是冷的彻骨?

柴房的门关上,依叶再一次被关进了这间狭小的屋子里。

额头上的鲜血已经干涸,冻得浑身冰冷的她往墙角瑟缩了一下,许是冷到了极致,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她突然就不觉得冷了。

只是恍惚中,眼前一片明亮,她好像又回到了被白炽灯明亮的光芒笼罩的写字楼里,来往的同事们依旧忙碌着,同一间办公室里的姐妹趁着老板不在躲在厕所里聊八卦,哪层楼来了个帅哥,哪个经理背着老婆偷人了……这些都是大家最热衷的话题。

想着想着,眼角居然流下了两滴清泪,只可惜眼泪坠入寒风里,瞬间变得比寒风还冰冷了几分。

“喂,白痴,快起来!你醒醒!”

明显不悦的声音响起,依叶感觉眼前的景象一阵天旋地转,再睁开眼时,出现在她视野里的是一张少年的娃娃脸。

“若不是公子让我‘顺便’给你治治,我才懒得理你。”小茶将依叶摇醒,然后从怀中掏出一张膏药,动作粗鲁的往依叶的额头上一拍就算完事。“你可别小看这张膏药,可不是每个人都有资格用的,贴上它你额头上将来连点儿受伤的痕迹都不会留下,真是便宜了你这个白痴,哼。”

小茶凉悠悠的说完这句站起身转身就出了柴房的门,任由始至终都没反应过来的依叶依旧一脸茫然。

小小的柴房,今夜特别的热闹。小茶刚走了没多久,一行人又浩浩荡荡的冲了进来。

为首的是一个老太监,他手中捧着一卷金黄的圣旨,身后则跟了十几名侍卫,他仰高头鼻孔朝天的扫了依叶一眼,然后摊开圣旨清了清嗓子念了起来。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太子妃萧依叶刺杀南冥国公主罪大恶极,本该处死以谢罪,念其初入皇城,神智已颠,特赦免其死罪,遂贬为下等宫人,专司冷宫伺候!钦此!”老太监念完就指挥着身后的侍卫将依叶拖走。

想她依叶入宫还不到半月,便从堂堂太子妃沦为了下等宫人,更被发配到了所有宫人都为之变色的冷宫伺候那些失宠的嫔妃。

世事难料,沧海桑田。

只是对依叶来说,没了福祥商号,没了云端和她的伙伴们,不管是锦城宫还是冷宫,都已经没了丝毫区别。

 

冷宫分为三个偏院两个内堂,前前后后一共十八个房间,每一个房间里都住了一个被皇帝遗弃的嫔妃,而负责照顾这十八个冷妃的宫人只有两个,一个是个年约四十的老宫女,另一个便是刚刚被贬的太子妃萧依叶。

晨光洒下,淡淡的金黄如一抹抹名贵的腮红,将皇城这个美人儿点缀得更加醉人心魂。

老宫女姓陈,不太喜欢说话,从依叶进门开始她说过的话绝对没有超过三句,所有人都叫她陈麼麼。陈麼麼做得一手好菜,她的菜是依叶来到这个陌生的时代吃过的最好吃的,一旦开动,就差将碗筷一起吃进肚中。

“你慢点儿吃,不过是青菜豆腐而已,你却吃得如此津津有味,看来是进宫之后吃了不少的苦了。这皇城……就是个祸害呆的地方!”陈麼麼似是想起了心事,一脸的愤恨,居然冷不丁的说出这么一句话来。

依叶依旧是痴痴傻傻的模样,一边吃一边冲陈麼麼傻笑,好像没有听懂她说的话一般。

陈麼麼皱了皱眉,盯着依叶泛着痴笑的脸许久,突然眼中上过一道精光,冷冷的对依叶说:“好了,你不用在我面前装疯卖傻了,我知道你没有疯。”

陈麼麼不是在提出疑问,而是在肯定的诉说事实。

依叶一惊,手中的碗筷晃动了一下,却到底稳住了势头,她抬头,凝眉问:“怎么看出来的?”

陈麼麼一听,淡淡的笑了,抬手指了指厅外的十八个房间,“看见了么?这是冷宫,有多少妃子进来这里就变得疯疯傻傻了,疯子见多了,一见她们的眼神我就知道真假。在你进这冷宫的门时我就知道。一个真正疯了的人,眼里绝对不会有那么浓郁的哀伤。”

哀伤,不会骗人,所以她逃不过她的眼。

这是一个精明的女人,这样的人不会仅是一个普通的老麼麼。依叶看她的眼神带了三分疑惑。

“别多想,我真的只是一个宫女而已。”陈麼麼似是看出了依叶的想法,淡淡的说了一句又重新拿起了碗筷。

冬日的寒感染了饭菜,不过几句话的功夫桌上的饭菜就已经凉了。

依叶麻木的将饭菜往口中塞,明明美味的饭菜却因为纷乱的心绪而变得无味,她时不时的看向陈麼麼,眉宇间是藏不住的担忧。

陈麼麼没有抬头,手上的动作也没有停下,声音却幽幽的从她口中飘了出来,“我知道你担心什么,放心,我一个老宫女,早已经没了什么盼头,对这皇城里的争斗没什么兴趣,你装不装疯和我没有关系,这冷宫就我一个人打理,我也没有那么多功夫去说三道四,只是这里活儿很多,你既然来了,那是肯定要做事的。”

“恩。”依叶赶紧点了点头,不知为何,虽然这只是陈麼麼的口头承诺而已,可是她却有一种感觉,既然她答应了,就一定会做到的。

冷宫里的活儿的确很多,那么大的院子单是打扫起来就够两人忙碌好几天的了,再加上这冷宫里疯癫的妃子的确不少,今天这个上吊,明天那个跳井,剪掉了这个的绳子,将那个从井里捞起来,这样的杂事将依叶和陈麼麼每天的生活充斥了完全。

夜晚终于来临,转眼便过了三日,将一个疯妃送回了房间,依叶一天的工作总算是有了个终点,抹了抹额头上的汗,依叶叹一口气,正准备回房,刚一转身便撞上一堵肉墙。

依叶仰起头,就看见一张粗矿的脸。

“丞相大人……”依叶怔了怔,忘记了从他坚实的胸膛中推开。

司徒赫微微的笑了笑,明明给人武将的感觉,笑着的时候偏偏那般温文尔雅。

“我来,你那么惊讶?”司徒赫挑挑眉,并没有马上将依叶推离自己的怀抱。

依叶终于回过神,慌乱的往后退了退这才平复了心情,立马又换上一副痴痴傻傻的表情。

这一次,司徒赫轻轻的笑出了声,转身悠闲的迈着步子往长廊的那头走,口中却淡淡的说着:“刚才已经露馅儿了,现在装还来得及么?跟我来好好谈一谈吧,会懂得装疯卖傻避风头的人绝不会笨,你该料到我会找到你吧。”

长廊的两旁,挂满了八角的宫灯,烛光很暗,将司徒赫的身影拉得很长,一身儒衫的他背影很潇洒。依叶怔怔的看着,收起了面上的痴傻表情,竟是忍不住天马行空的想,这样的一个中年男人,如果生在她的年代,会不会是个万人迷的师奶杀手?

“你确定不和我谈?不谈也可以,不过我敢肯定,你一定会后悔的。”见依叶久久没有跟上,前面的司徒赫停下了步子回过头。

依叶犹豫了一下,这才抬脚追随他的脚步而去。

寒梅朵朵盛开,空气中漂浮着花香,浓郁而化不开去。

皇宫是个好地方,即使是冬日,也总有让人眼前一亮的美丽风景。八角的凉亭坐落在梅林之中,在朦胧的夜色里被月光铺上一层银白的薄纱。

依叶站在凉亭的角落里,背靠着朱漆的圆柱,仰头望,一轮圆月高挂空中,宛若一抹星火将整个天空点亮。原来,今夜又是一个月圆之夜。

“半月之约明天就到了。”司徒赫沉默了一阵,一开口就是这么一句。

“哦。”依叶应了一声,等着他说下去,他能来,就代表他查到了什么。

司徒赫赞赏的点了点头,“果然不错,这个时候还能沉得住气不开口问我,也是,既然我来了,就算你不问我也会说的。”

依叶回过头,没有说话,只是看司徒赫的眼神里也呈现出一抹赞赏,不愧是能做丞相的男人,短短十五天,居然能查到她这里,在她印象里,似乎并没有留下丝毫的线索。

司徒赫也不再卖关子,从怀中掏出一片衣角,白色的布料,似乎被燃烧过,虽然只剩下拇指大小的一片,可是却让依叶的眼神瞬间往下沉了沉,心中也有了不好的预感。

“看着眼熟对不对?”司徒赫勾起嘴角,连笑也看上去那么的精明,“这块被烧剩下的布是在锦城宫的后院发现的,奇怪的是,闻过龙鱼残骨的猎犬居然对这块布料有反应,那么穿这件衣服的人应该就是吃掉龙鱼的人吧。也许是天佑我宴池国,这看似普通的布料实则不普通,这是用最上层的天蝉丝织成的绸缎,是去年皇上大寿的时候南方送来的贡品,因为珍贵,就那么一匹……”

司徒赫说到一半停了下来,看着依叶的眼睛,那眼神似洞穿了一切,让依叶忍不住往后退了一步,温文尔雅的男人,此刻却如同猎豹一般,随时能扑上来一口了解了你。

“那种绸缎舒适而保暖,最适合做的就是里衣,而那一匹绸缎只做了四件里衣,皇上、皇后各一件,太子殿下新婚,皇上才将剩下的两件衣服赐了下来,一件在太子殿下身上,而一件作为聘礼送到了平武王府……”司徒赫的声音渐渐拉长,看依叶的目光渐渐的冷了下去。

月华隐隐,风声萧萧,八角的凉亭里,沉重的气氛压得人喘不过气来,只是这样的夜色里,又有谁知道,皇城的深处正上演着一幕剧。

 

 
上篇:第十三章 唇枪舌战 返回目录 下篇:暂无记录
点击人数(15178) | 推荐本文(0)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