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科幻灵异 > > 第三章 笔仙游戏
第三章 笔仙游戏 文 / 偏离纬度 更新时间:2012-7-24 20:14:20
 

(一)

今天出外勤,刑警队的人都走空了,只有副队长小刘正拍着桌子教训一个十五六岁的女孩子。那女孩穿着一身黑色的漆皮紧身衣,顶着一头五颜六色的直发,还算精致的面孔却满是倔强与叛逆之色。面对小刘软硬兼施的询问,她只是不屑地偏着头,靠在木椅中。

杜亦羽一向很少过来这边,身为一个法医,他似乎对刑警的工作缺乏基本的兴趣与好奇。不过今天,他刚刚放下验尸报告,便被小刘一把抓住胳膊。他一愣,小刘已经对那个女孩低吼道:“你问问他!他干法医这么多年,什么时候见过鬼?!”

“没见过。”杜亦羽应付事似的随口说了一句便打算走开,小刘却将他按在旁边的椅子上说道:“你等等再走!”

然后,小刘便扔给他一份口供,瞪着女孩,对他道:“还不到18岁,非法集会,并导致严重后果”

“哼!”小女孩不屑地冷哼一声,阴阳怪气道:“你若再不放本副使走,下一个倒霉的就是你了!”

小刘气得一拍桌子,对杜亦羽道:“你看看,这哪是一个小姑娘说的话啊?!副使?你是什么副使啊!啊?我告诉你,你们要再这么胡闹下去,到时候成了腐尸都没人知道!”

“要你管?!我告诉你,你还没和我姐结婚呢!就算你们结婚了,也轮不着你来管我!”小姑娘梗着脖子,毫不客气道:“我警告你,刘清林!你再拍桌子,我就告你人身攻击!”

“董小泉!”小刘气得站起来道:“你以为你在看电影啊?!我告诉你……”

“行了。”杜亦羽拍了拍小刘的肩膀,指着董小泉道:“把她屁股下的那根笔拿过来。”

小刘和董小泉同时一愣,下一刻,小刘突然抬起身子,在董小泉反应过来前便拉开她,一把抓起椅子上的一根钢笔,怪叫道:“你什么时候拿的?你要干吗?!”

董小泉怨恨地瞪了杜亦羽一眼,双手抱胸,晃着上半身道:“逃跑啊!我怎么能被困在这里!”

“你!”小刘瞪着眼睛,气了半天,见董小泉又大大咧咧地坐回椅子上。他终于全身无力似地偎回椅子里,带着一丝哀求对杜亦羽道:“你都看到了!帮帮忙!”

杜亦羽无奈道:“我能帮什么?”

“帮我告诉她,这世上没有鬼!”

“你有什么证据?!” 董小泉立刻反驳道:“想也不想就去否定那些自己不能理解的事物,你们这些大人都是这样固执、愚蠢!”女孩根本不给小刘说话的机会,连珠炮似的道:“我就不明白了,你们不也没见过外星人吗?为什么却相信外星人的存在?我告诉你,科学解释不了的事物不等于不存在,只是人类的科学还没有发展到那里!如果退回五百年,不知有多少化学反应会被当成妖术呢!”

“既然你说在过去化学反应会被当成妖术,为什么不想想,也许你见到的那些法术,正是有人利用科学在骗你呢?”小刘脑筋一动,自觉这句劝到了点子上,可没想到,董小泉根本毫无动容之色,哼了一声道:“我师父是有真本事的!”

“你!”小刘气道:“气死我了!杜亦羽!”

“叫我干吗?她说得很有道理啊。”

“喂!”

“怎么样?刘清林?”董小泉有些意外地看了杜亦羽一眼:“现在该承认是你思想太过僵化了吧?”

“你们那根本就是胡来!”小刘气得又拍了拍桌子喊道:“你要非信这个,干脆剃个光头去当尼姑!省得你姐天天替你操心!”

“不懂别乱讲!我是学道法的,当什么尼姑?!”董小泉也来了气,跳起来,想也不想就道:“我告诉你,佛道两家!我的身体已经献给仙师了,你别胡说八道!”

“什么?!”小刘听得心里一惊,跳起来就去抓董小泉的胳膊,杜亦羽叹了口气,拦下小刘道:“你再怎么急也解决不了问题的。”

小刘气呼呼地坐下,喝了一大口凉水,看来要有半天说不出什么话了。

董小泉晃悠着上半身,满脸不妥协的神情看向窗外。

杜亦羽用笔头一下一下敲着桌子,缓缓道:“你说你相信有‘鬼’,那我想问问你,你真的了解‘鬼’这种存在吗?”

董小泉“哦”了一声,不答反问道:“你是干法医的?”

“对。”

“那我问问你,你真的了解那些尸体的全部吗?”

杜亦羽淡淡一笑道:“当然不,我只会去了解我需要知道的。”

“对呀,我也一样!看着你挺精明的,怎么也会问出这种蠢问题。我告诉你,别想充当什么爱心人士,也别想旁敲侧击地说服我!惺惺作态!”

“小泉!”小刘低斥,有些后悔这样莽撞地拉杜亦羽帮这个忙。他虽然从未见杜亦羽与人争吵过,可整个警局,他最不想惹的,就是这个冷淡的男人了!杜亦羽没有继续说什么,只是继续用笔敲着桌子。一时间,这个办公室变得意外的安静,那一下一下的敲击声自然就显得更加的明显。

小刘不住偷看杜亦羽的脸色,却什么也看不出来,于是,他心里便越发地后悔起来!他以一个警察的直觉发誓,杜亦羽绝对是个危险的男人。唉……不会把小泉搞成神经病吧?

目光随着那根笔一下下地起落,董小泉偷偷地瞥着那个男人,不知为何,突然有一种奇怪的感觉,这种感觉,她只有在看师父施法的时候感受过!

这令她感到十分困惑,可渐渐的,脑子里渐渐变得空灵下来,一阵茫然之后,她变得非常的平静,似乎无论是什么,她都愿意去接受一样!

“你师父叫什么?”不期然地,杜亦羽手中的敲击不停,却突然问道。

“不知道。”董小泉虽然是否定的回答,可语气里却没有一丝反抗。

“他长什么样?”杜亦羽再问。

“不知道。”董小泉目光紧紧地盯着那只笔,生硬地回答着:“师父每次出现,都带着面具。”

小刘陡然吸了口气,眼中再次升起怒火,忍不住叫道:“见都没见过,你就这么相信他?!还什么把身子给了他?!你!”

意外的,董小泉丝毫没有反驳,只是愣愣地看着那只笔,不动、不言、不怒。

小刘也感到不对劲了,疑惑的看向杜亦羽。

“噢?”杜亦羽顿了一下,追问道:“她施的法术,可有令死人复活?”

“有。”董小泉眼皮抖动了一下,似乎对这个问题反应很大。

小刘皱了皱眉,问道:“你们集会的场所在哪?”

“……”

“你们集会的场所在哪?”小刘又大声问了一遍,可董小泉就像听不到他说话一样,呆呆地看着杜亦羽手里的笔一下,一下,一下……

小刘用力吸了一口气,惊异地看向杜亦羽,低声道:“你……你别告诉我你会催眠……”

“法医也要学心理学的。”杜亦羽淡淡地说,却令小刘倒吸了一口凉气,禁不住在心里嘀咕了一句“简直是个怪物!”

“你们集会的场所在哪?”杜亦羽又问了一遍,董小泉的眼中显出一种茫然,半天才摇头道:“不知道……”

“那你每次是怎么去参加聚会的?”杜亦羽耐心地问着。

“跟随着师父的召唤而去。”

“都说什么呢?!”小刘皱眉问。

“可能也是一种催眠术。”杜亦羽目光一闪,似是想到了什么,对小刘做了一个稍安勿躁的手势继续问道:“你师父是男的,还是女的?”

“女的。”董小泉毫不犹豫道。

“咦?!”小刘一愣,忍不住低呼出声,“这死丫头,说什么把身子……靠!”

就在这时,杜亦羽手中的笔突然停下,小刘一愣,不由叫道:“别停啊!”

就在同一时刻,董小泉眼皮一抖,神情一怔,已经醒了过来。她飞快地眨了眨眼看向小刘,疑惑道:“什么别停?”

杜亦羽道:“我对你说的很感兴趣,如果你们再有聚会,可不可以叫上我一起?”

董小泉一愣,却很快就笑道:“这我得问问,不过,平时我们自己也会举行一些聚会,你可以来参加。”

杜亦羽点了点头,站起来对小刘道:“别为难她了,你自己的事就够多的了,别瞎操心了。”

小刘看着杜亦羽颇有深意的眼神,会意地点了点头,对董小泉道:“你今天先走吧,不过我告诉你,无论干什么,自己心里得有个度!”

董小泉理都不理小刘的教训,站起身就往外走,走到门口突然回过头对杜亦羽笑道:“长这么帅,怎么会做法医啊?”

“我只会和尸体打交道。”

“呵呵,你太幽默了。”董小泉摆摆手道:“我会给你打电话的。”

“好。”

董小泉刚一出门,小刘就忍不住压低声音对杜亦羽道:“你要干什么?别怪我没提醒你,私自查案可是犯纪律的。”

杜亦羽懒洋洋地挥挥手道:“我对查案没兴趣。”

小刘皱眉,拉住杜亦羽道:“那你打算怎么做?”

“你要不就交给我什么都别问,要不另请高明。”

小刘尴尬地笑道:“我这不是担心嘛。”

“有什么担心的?”

小刘很想说“担心你没有人性,把小泉整得太惨”,可话到嘴边却只是咕哝道:“担心小泉出事呗,你没听她刚才说什么死人复活……靠,看来真的好好查查这事了。”

“我劝你先别查,如果真的是非法组织,你这个小姨子怕是也无法全身而退。”

“可是……这组织听起来怪邪乎的,如果真的涉及人命,我怎么能为了……唉,我不能不管啊!”

杜亦羽微翘起唇角,淡淡道:“你放心吧。死人复活这种事情,不是玩了什么手段骗这些无知女孩,就是一帮小女孩胡闹。没有那么严重。”

“唉,但愿吧。”

 

(二)

从刑警队出来,杜亦羽没有回办公室,而是直接开车到了狐狸那里,不想在那里看到了孟久、雨灵和翡月。

“靠!”孟久看到他跳起来夸张地叫道:“你果然早就知道狐狸回来了,为什么不告诉我!”

杜亦羽不理孟久,却冷冷地看向雨灵,低沉的语气中带着怒意:“你又用修罗刀了?!”

雨灵直视着杜亦羽,连她自己都感到有些吃惊,对于杜亦羽的怒气,她竟一点也不感到紧张……是自己的性格变强了,还是……自己的情感变得冷淡了?

“杜兄……”孟久还没说出什么,杜亦羽却冷冷道:“闭嘴!”

孟久一愣,心里也有些火气上升,对于雨灵的变化,他比谁都不安,比谁都害怕,一直到现在,他手里的冷汗出了一层又一层,可凭什么他要装得如此冷静?!想着,他就想大喊大叫,发泄一下心中的不满!

他还没发作,杜亦羽却突然抓起桌上一把水果刀,在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的空档一刀划过雨灵的手臂。然后,又在所有人的震惊之下,用手沾了一下那伤口流出的血。

“嘶……”

本来已经要叫出来的几口人都愣住了,雨灵的血竟像硫酸一样,腐蚀着杜亦羽的手指。

“这……”

这下连雨灵都忍不住动容:“为什么?”

杜亦羽冷哼一声,自桌上抽出一张餐巾纸随便包在手上,没心情再继续他到此的目的,转身就往外走。

“喂!慢着!”孟久拦住杜亦羽,急道:“这怎么回事?”

杜亦羽看着孟久,却是一声不出,直到把孟久看得有些发毛,才缓缓道:“她的血已经拥有力量了!再让她使那修罗刀,她就快成了驱魔的武器了!”

翡月过去帮雨灵止血,却神色复杂地看向杜亦羽……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孟久带着怒气大声道:“你到底隐藏了什么?!看在老天的份上,你能不能不要再耍我们这些无知小民了!”

杜亦羽冷冷地看了一眼孟久,闷哼了一声,没有说话,旁边雨灵却是一震,神情在那一瞬间变得有些复杂。

……

那是……多久之前的记忆?

混战!

鲜血!

疯狂的杀戮!

痛苦的心灵!

虽然样子变了,可那样强大的力量,是……杜亦羽吧?

世上为何会有画尸人这个种族的存在?

对于他们来说,死亡到底是意味着什么?

只为了他的力量,雷明德那些人便追逐着转世的他!

趁他尚未觉醒,将那个唯一不因他的怪异而疏远他,唯一爱着他,全心全意对他的女人变作那丑恶的巨虫!

那样残忍的过程,发生在他最爱的人身上,可他却无能为力!

伤害那个无辜的女人,只为了……要他被最爱的人攻击,只为了束缚住他的手脚,让他无法发挥全力,他们才能趁机对他下咒,让他成为他们的棋子……

杀死自己最爱的人……

记忆到这里,雨灵只觉眼前突然一黑,整个人仿佛都陷入了一片黑色的泥潭,不能动,也不能呼吸……

就在这时,一个白色的身影出现在那片黑暗中,给人的感觉是那样的温和、平静,像是天上的神仙,拥有可以治愈一切伤痛的力量。那个温和的人向痛苦的杜亦羽伸出手,将他带到一处隐秘的山林,将自己知道的所有倾囊相授——不仅仅是法术,还有坚强和快乐。杜亦羽称他为——师父。

眼前的画面突然跳开,不再是那静谧的山林,而是血腥的战场。

那战斗的画面不断转换,无论是山间还是城池;无论人多,还是人少,杜亦羽总是身陷其中!

随着他的胜利越来越多,画尸人各个门派渐渐消失,越来越多的曾被画尸人奴役的术者得到解脱。在那恐怖的厮杀中,只有两个画尸人一直伴随杜亦羽走过来,并肩而战,走到了画尸人的巅峰状态,却也结束了画尸人鼎盛的时代。

那两个人,从语言和行为来看,一个应该是鲁海,而另一个,雨灵不知为什么,总是看不清那人的面貌。无论她多努力,却只有模糊的身影,但为什么,令她感觉那样的熟悉?

雨灵猛地惊醒,喘息着从床上坐起。这些不知从哪而来的记忆,如沙尘般,一点一点地堆入她灵魂的角落里,迟早有一天,会将现在的她完全淹没!

窗外稀稀拉拉地下着小雨,昨天在狐狸那里闹得不欢而散,孟久这两天的情绪也很糟糕。牛章权一直昏迷着,偶然会大叫着说着胡话,整个人像是随时都会崩溃一样。而翡月的情况也不乐观,昨晚,她好像又做了什么噩梦……孟久和狐狸虽然跑去大厦解决了那个活尸,可问题似乎没有得到根本的解决。唉,杜亦羽看起来完全没有要帮翡月的意思。一向冷静的他,那天竟会发那么大的火,到底是为什么呢?

这该死的记忆,到底还有多少是我不知道的?!难道真的要等到自己变得不再是自己,才能知道杜亦羽不肯说出口的秘密吗?!

“起来了。”翡月端着一杯咖啡走进来,淡粉色的睡裙修饰出她完美的曲线,白皙的肌肤配着红润丰满的双唇,还有鬓角那柔嫩的汗毛,就连雨灵都忍不住咽了口吐沫,这个女人,似乎天生就带着一种狐媚般的风情!

“翡月,我们今天去找杜亦羽吧?”

“为了我?”

雨灵点了点头,翡月把咖啡塞进雨灵的手里,很坚决道:“不去。”

“为什么?”

“不为什么!而且,不是有孟久和那个净月帮忙吗?对了,给我讲讲那个狐狸是怎么回事!”

雨灵摇了摇头,随口道:“问那狐狸的事干吗?”

“我怎么总觉得,在哪看到过他?”

雨灵想了想:“既然你不想去找杜亦羽,那我们直接去找狐狸吧。”

与此同时,狐狸的那个小店里正闹得不可开交。

几个执法人员鱼贯而入,带着搜查令,说是有人举报这里利用迷信坑害群众,致使二人精神恍惚,四人昏迷不醒,数十人被骗钱财。

净月笑眯眯地听着,晃动了一下手里的报纸道:“不会是这个记者举报的吧?”

领头的人冷着脸道:“我们有规定保护举报人的信息。”

净月一本正经地读着报纸的标题:老夫妇轻信鬼神,一碗符汤陷昏迷;黑小店迷信害人,佛道不分夸海口。

“既然你看到这篇报导了,我们也想问问,你给那对老夫妇的究竟是什么?为什么两个老人会陷入昏迷?”

净月瞪起眼道:“你们有证据证明吗?他们昏迷,和我有什么关系?!”

那人皱眉还没说话,旁边一个年轻小伙已经不客气道:“还用证据吗?不会那么巧吧?二人精神恍惚、四人昏迷不醒,都是来过你店里的客人!你能说这些跟你无关吗?”

净月不屑地看向那小伙子,冷笑道:“你没基本常识吗?身为一个国家公务人员,没有证据却胡说八道,我可以告你诬陷的。”

“你!”

领头那人拉住冲动的小伙子,对净月道:“证据我们会找的,你这里已经涉嫌迷信活动,所以请你暂停营业,待一切都调查清楚再说。”

“这可有点麻烦了……” 净月挠挠头,看向那领头的,有意无意地将中指和无名指收回,另外一只手已经摸在了旁边桌子上的八卦镜。

就在这时,孟久的声音突然自门口响起:“呀,雷所长,您怎么在这?”

孟久边说,边快步走进来,拿起桌子上的八卦镜,随口道:“又买了个新镜子啊?行啊你,生意兴隆啊。”

净月皱了皱眉,那个雷所长也道:“孟总,你们认识?”

“岂知认识,交情非浅呢。” 孟久笑,随即又压低声音道:“你们这是……不会怀疑他搞迷信活动吧?”

雷所长不动声色道:“嗯,不过还只是怀疑。你搞易经也好、风水算命也好,就是不能说妖道鬼,扰乱社会。孟总,这里面的分寸,你最清楚。”

孟久很是正经道:“这位净月道长是地道的道家传人,学的是易经,练的是功夫,做的是帮人修身养性的善事,不会做那些违法的事的。”

雷所长点了点头,却还是冷着脸道:“好,只要没事,我们也不会冤枉他。不过,这里暂时还是要停业整顿几天。”

孟久也装得很明理地点头道:“配合工作,这没问题。”

“行,既然这样,我们先走了。小王、小午带人来办一下停业整顿的手续……”

(三)

雷队长一行人走后,孟久便忍不住对净月道:“我的净月道长,你刚才要干什么?这是人类社会,有它的法则!”

净月又好笑又好气地看着孟久道:“你脑子傻了?我会做那种事吗?!”

“那你?”

净月一把抢过孟久手里的八卦镜道:“那记者成天跟我鬼头鬼脑的,我就想利用利用他!好不容易鱼上钩了,我当然要提杆了!”看着孟久一脸疑惑,净月笑道:“那几个人都有严重的心理疾病,我只是借助幻觉让他们治愈心灵。过两天他们醒过来,看到报导,一定会给我正名。到时候,我再将幻觉说成心理暗示,那你想,我的名气还不迅速提升?到时候,我再开个心理诊所,真的假的一块来……财源滚滚啊!不过,最难的,就是那些人只是普通人,人轻言微,所以,我才想给那雷所长一个‘心理暗示’,让他也有点问题,而且让他隐约感到必须来找我才能解决那问题……到时候,我再用心理学那么一治疗——”说着净月一拍手,笑道:“大功告成!”

孟久被净月说得半天不知该说什么,良久才吐出一口气,苦笑道:“怪不得人们总是说‘狐狸精’,果然是……”

“喂!”净月道:“你来干吗?自以为是地坏了我的好事,还敢贬低我!”

孟久白了狐狸一眼,突然从怀里掏出修罗刀拍在桌子上:“你应该知道不少这刀的事吧?”

净月一愣,随即笑道:“修罗刀分雌雄双刀,乃上古神器,也是唯一可以伤害,乃至永恒地杀死画尸人的神器。”

孟久等了一会,忍不住气道:“就这些?!”

“是啊。”

“我靠!这些我都知道!”

“其他的……哦,对了……”

“什么?”

“自古以来,还从未发生过修罗刀易主的情况……”净月饶有深意地看着孟久道:“修罗刀会认你为主已经够怪的了,易主这种事简直是奇闻了!就好像你的亲生孩子,突然为了什么原因不认你了……”

孟久疑惑地看着净月道:“你想说什么?”

净月挠着耳朵道:“没想说什么,随便说说而已。”

孟久盯着净月,良久,叹了口气道:“算了,算了,狐狸怕猎人,狐狸精怕画尸人,你也就这点出息。”

净月笑道:“你激我也没用,不知道就是不知道!”

孟久很是烦闷地叠着桌上的几张符纸,还是忍不住道:“我这两天一直在想那大厦里的细节,一切都太可疑了!”

“比如?”

“那天是一个朋友来托我去的,不过,他也说不清那大厦的主人是谁,具体怎么回事也说不清,只说在化妆的时候出岔了。当时我也没在意,可后来闹出活尸,我才发现不对头。那可是活尸啊!要是化妆出问题就闹活尸,这世上的法师道士怕是都要死光了!陈小玲当初化为活尸,便是有人在背后出手,这次怕是也不例外。而且,就算我到处去找有关修罗刀的资料,可怎么就那么巧?就在我刚得到那本有关修罗刀古本的第二天,就出现活尸?我怎么想,怎么觉得这里面有事!”

“为了什么?”

“我刚拿到古本,正在对古本的研究最放不下的时候,那两天,几乎连上厕所都会把刀拿出来研究!更何况,我目前最需要的就是再次使用修罗刀,怎会放弃如此好的实践研究的机会,必然会带着刀去大厦。在突发情况下,我很有可能随手将不能用的刀放在那里,当我陷入幻境或者活尸的纠缠时,便可以让雨灵去用那把刀……”或许,真让雨灵说中了,说不定什么旧货市场、网上二手书、桥头地摊什么的都能碰到这本书……恶寒啊!

净月皱眉:“这也太复杂了吧?而且,不确定因素也很多啊!”

孟久沉吟道:“至今我们遇到的那些事,哪件不是这样?广布局,细筹划,我们在不知不觉中便被设计了,他要做的,只是等我们触动一个个机关,不是这个,就是那个,最终流向他设计好的陷阱……”说着,他看向净月:“鲁海在你这里就说明你还在帮他找他的身体,以及那个凡图,对不对?”

净月一愣,脑中猛地闪过一个念头,惊疑道:“雨灵之所以会去大厦,是因为牛章权,或者说翡月要找你……而翡月和牛掌权的问题,都和她有关……如果这都是她设计的?靠!这个人是疯子吧?!她到底要做什么啊!”

孟久道:“他?”

净月看向孟久:“女字旁的她,一个隐秘多年的画尸人……我和鲁海虽然发现她重新出世,却完全没有和凡图联系起来……”说着,净月将那个画尸人的事情简要地说了说。

孟久点了点头,有些奇怪:“不过这有点怪啊,翡月说她只是做了个梦,怎么会沾上那些秽气,引得术法上身呢?”

净月一愣:“什么梦?她不是和牛章权一样沾上的那些秽气?”

孟久摇头道:“不是,牛章权是做生意路过,应该是偶然,凡图不可能做到这么细。而翡月却仅仅只在梦里见到,她之所以做梦,倒是有可能是凡图的设计。”

净月心里一动:“她的梦是什么?”

孟久将翡月的梦讲了一遍,净月突然大叫一声,跳起:“靠!原来是她!”

“什么?”

“她在梦里看到的那个挖女尸的人,是我啊!”净月脑筋飞速运转,急道:“靠!我当时就感到有人在透过我偷窥,竟然是她?!而且,她为何会看穿我是狐狸?!靠!孟久,你这个徒弟到底是什么人?!”

“是个神偷……”孟久苦笑:“她的出现,不会也是凡图的计划吧?”孟久不理净月,自言自语道:“对啊,如果知道她是小偷,凡图可以轻松地利用一个珠宝展把她吸引到杭州西湖……”

“是啊,便是那古本,都有可能是算定翡月出发来找你的日期让你得到的。”

孟久和净月对望一眼,都感到一种不可抑制的寒冷!

这个凡图,简直是……他究竟要做什么?

净月突然一拍桌子,猛地站起来:“不行,我得找杜亦羽去!”

“我跟你一块去!”孟久想也不想,收起修罗刀便跟了出去。

 

(四)

“喂,孟总?”电话里传来孟久秘书焦急的声音:“你在哪啊?”

“怎么了?”

“我一个朋友的孩子,玩笔仙,玩出事来了!”

孟久瞥了狐狸一眼,道:“我们是做殡仪的,又不是除鬼的。”

“孟总!”秘书在那边道:“您就别跟我绕弯子了,跟了您这么多年,您成天到底都在干什么,我多少也猜得到一些。再说了,我也没别人能求了!”

“喂,狐狸——”孟久捂上电话:“给你介绍个生意?”

狐狸瞥了孟久一眼:“君子不夺人之美。”

“少来,二一添做五?”

狐狸竖了竖耳朵,歪着头:“你担心什么?”

孟久对着电话那头道:“小邢,把地址发短信给我。我这就过去。”

狐狸被孟久拽上了车,开了一会,孟久突然沉声道:“说实话,我总觉得自己最近有些怪。”

狐狸眨巴眨巴眼睛:“什么怪?怎么怪?”

“最近,我的力量似乎变得很不稳定,有时候,会莫名其妙地变强,强到连自己都控制不了的地步。”

狐狸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行了,别说了。”狐狸耸了耸肩,半真半假道:“我有时候也会莫名其妙地厉害起来,不过那都是扯淡,再厉害你能把姓杜的摁在地上?唉,老孟,你要是不排斥,我认识好的心理医生……”

孟久“哧”地刹住车,瞪着狐狸看了半天,直到把狐狸都看得有些毛了,突然又踩下油门,害得狐狸一个趔趄倒在车座上。

孟久的跑车停在富丽小区门口,下了车,却意外地看到那个出现在狐狸店里的记者正在楼下走来走去,看似在等什么人。狐狸皱了皱眉,又是这麻烦的家伙……它突然笑道:“我说孟大法师,不过一个笔仙,你还是自己搞定吧。”说完弹了个响指,忽的一下就消失了。

“靠!”孟久跺了跺脚,又气又无奈地喃喃道:“早知道,刚才真应该给这死狐狸贴张符,押着他过来!”

孟久走过去,那记者看了他一眼,犹豫了一下,走上来:“是孟总吗?”

孟久点了点头,道:“你是?”

记者连忙上来握手道:“您好,您好,我是张超,小邢让我在这等您。”

握了手,孟久也没多问,便被张超让到21楼,大厦的顶层。

“孟总!”小邢迎上来,介绍了一下屋里的人:“我朋友马丽,她爱人冯响。”

孟久点了点头问:“出事的呢?”

“她孩子冯小丽,还有小丽的表姐季宁宁。”

“那这个人呢?”孟久指向张超,狐狸看到这个人就跑了,这里面不定有什么事呢。

“我是小邢的朋友。”张超立刻自我介绍,孟久看了他一眼,简单道:“无关的人请出去。”

“孟总。”小邢感到面子上有点过不去,孟久却靠在墙上,不为所动道:“无关的人请出去,或者我走。”

“张超?”小邢尴尬地看向那记者,却似乎在躲避着表姐马丽的目光。

张超一笑,道:“孟总,我并不是无关的人。”

孟久挑眉,张超道:“我也参与了那个笔仙游戏。”

孟久神色微动,看看张超,又看看马丽愤怒的目光,叹了口气:“是你先松手的吧?”

“对。”张超眼珠子一转,似乎很感兴趣:“有什么问题吗?”

孟久冷笑,没有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