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首页 长篇原创 短篇原创 图书馆 文集 书评 日记 游戏 教育培训 心理 论坛 资讯
 
 
热门搜索: 80后 | 小小说 | 错嫁良缘之洗冤录 | 试着多跑10米 | 飞鸟集 | 四夕若若 | 蝴蝶蛊 | 心里测试 | 百年孤独
 
 
现在位置:首页 > 图书馆> 元曲魅力 > 元好问
     
 
元好问 文 / 唐圭璋
热门作品推荐:《不灭天妖》 《无良医生》 《超级异世霸主》 《终极植物操控者》 《僵尸修仙传》 《乡长升职记》
 

 水调歌头


  少室玉华谷月夕,与希颜钦叔饮,醉中赋此。玉华诗老,宋洛阳耆英刘几伯寿也。刘有二侍妾,名萱草芳草,吹铁笛骑牛山间,玉华亭榭遗址在焉。金堂玉堂嵩山事,石城琼壁少室山三十六峰之名也。


  山家酿初熟,取醉不论钱。清溪留饮三日,鱼鸟亦欣然。见说玉华诗老,袖有忘忧萱草,牛背稳於船。铁笛久埋没,雅曲竟谁传。坐苍苔,敧乱石,耿不眠。长松夜半悲啸,笙鹤下遥天。天上金堂玉室,地下石城琼壁,别有一山川。把酒问明月,今夕是何年。



  水调歌头


  与李长源游龙门


  滩声荡高壁,秋气静云林。回头洛阳城阙,尘土一何深。前日神光牛背,今日春风马耳,因见古人心。一笑青山底,未受二毛侵。问龙门,何所似,似山阴。平生梦想佳处,留眼更登临。我有一卮芳酒,唤取山花山鸟,伴我醉时吟。何必丝与竹,山水有清音。



  水调歌头


  缑山夜歌


  石坛洗秋露,乔木拥苍烟。缑山七月笙鹤,曾此上宾天。为问云间嵩少,老眼无穷今古,夜乐几人传。宇宙一丘土,城郭又千年。一襟风,一片月,酒尊前。王乔为汝轰饮,留看醉时颠。杳杳白云青嶂,荡荡银河碧落,长袖得回旋。举手谢浮世,我是饮中仙。



  水调歌头


  庚辰六月,游玉华谷,回过少姨庙,壁间得古仙词,同希颜钦叔谱词中语,为之赋仙人词,今载於此。梦入云山宫阙幽。鸑鷟同侣鸳凤流。桂月竟夜光不收。世俗扰扰成嚣湫。醉飞星驭鞭金虬。八仙浪迹追真游。龟玉笙蹄四十秋。摩霄注壑须人求。觅剑如或笑刻舟。阳燧非无鹿里俦。元鼎以来虚昆丘。东井徒劳冠带修。松餐竹饮度蜃楼。嵩顶坐笑垂直钩。只应惭愧刘幽州。又题知音者无惜留迹。


  云山有宫阙,浩荡玉华秋。何年鸾鷟同侣,清梦入真游。细看诗中元鼎,似道区区东井,冠带事昆丘。坏壁涴风雨,醉墨失蛟虬。问诗仙,缘底事,愧幽州。知音定在何许,此语为谁留。世外青天明月,世上红尘白日,我亦压嚣湫。一笑拂衣去,嵩顶坐垂钩。


  赵郡李献能。同游玉华谷,将历嵩前诸刹,因过少姨祠,遂周行廊庑,得古仙人词於壁间。然其首章,直屋漏雨,为所漫剥殆不能辨。磴木石而上,拂拭淬涤,迫视者久之,始可完读。观其体则柏梁,事则终始二汉,字画在锺王之间。东井又元鼎所都,幽州必贤子虞也。夫眷眷不忘幽州者,非吾田畴尚谁欤。田复所事之雠,却曹瞒之赏,衰俗波荡中,挺挺有烈丈夫语气,其死而不忘,盖无疑,其能道此语亦无疑。观者不当以文体古今之变而疑仙语也。噫,仙山灵岳,宜有闳衍博大真人,往来乎其间,而世人莫之识也。予三人者,乃今见之,夫岂偶然哉。再拜留迹,以附知音者之末云。浑源雷渊题。



  水调歌头


  赋德新王丈玉溪,溪在嵩前费庄,两山绝胜处也


  空蒙玉华晓,潇洒石淙秋。嵩高大有佳处,元在玉溪头。翠壁丹崖千丈,古木寒滕两岸,村落带林丘。今日好风色,可以放吾舟。百年来,算惟有,此翁游。山川邂逅佳客,猿鸟亦相留。父老鸡豚乡社,儿女篮舆竹几,来往亦风流。万事已华发,吾道付沧洲。



  水调歌头


  赋三门津


  黄河九天上,人鬼瞰重关。长风怒卷高浪,飞洒日光寒。峻似吕梁千仞,壮似钱塘八月,直下洗尘寰。万象入横溃,依旧一峰间。仰危巢,双鹄过,杳难攀。人间此险何用,万古秘神奸。不用然犀下照,未必佽飞强射,有力障狂澜。唤取骑鲸客,挝鼓过银山。



  水调歌头


  长源被放,西归长安,过予内乡,置酒半山亭,有诗见及,因为赋此


  相思一尊酒,今日尽君欢。长歌一写孤愤,西北望长安。郁郁阊门轩盖,浩浩龙津车马,风雪一家寒。钟鼓催人老,天地为谁宽。丈夫儿,倚天剑,切云冠。可能封塞包□,驱去复来还。清庙千金康瓠,短褐连城双璧,行路古来难。枯柏在南涧,留待百年看。



  水调歌头


  史馆夜直


  形神自相语,咄诺汝来前。天公生汝何意,宁独有畸偏。万事粗疏潦倒,半世栖迟零落,甘受众人怜。许汜卧床下,赵壹倚门边。五车书,都不博,一囊钱。长安自古歧路,难似上青天。鸡黍年年乡社,桃李家家春酒,平地有神仙。归去不归去,鼻孔欲谁穿。



  水调歌头


  长寿新斋


  苍烟百年木,春雨一溪花。移居白鹿东崦,家具满樵车。旧有黄牛十角,分得山田一曲,凉薄了生涯。一笑顾儿女,今日是山家。簿书丛,铃夜掣,鼓晨挝。人生一枕春梦,辛苦趁蜂衙。竹里蓝田山下,草阁百花潭上,千古占烟霞。更看商於路,别有故侯瓜。



  水调歌头


  汜水故城登眺


  牛羊散平楚,落日汉家营。龙拿虎掷何处,野蔓罥荒城。遥想朱旗回指、万里风云奔走,惨澹五年兵。天地入鞭箠,毛发懔威灵。一千年,成皋路,几人经。长河浩浩东注,不尽古今情。谁谓麻池小竖,偶解东门长啸,取次论韩彭。慷慨一尊酒,胸次若为平。



  摸鱼儿


  正月二十七日,予与希颜陪冯内翰丈游龙母潭。韩吏部钓於龙潭,遇雷事,见天封题名,即此地也。既归,宿於近潭田舍翁家。是夜雷雨大作,望潭中火光烛天。明日,旁近言龙起大槐中。父老云,正月龙起,前此未见也。龙潭寺南洼尊,冯丈所名


  笑青山、不解留客,林丘夜半掀举。萧萧暮景千山雪,银箭忽传飞雨。还记否。又恐似、龙潭垂钓风雷怒。山人良苦。料只为三年,长安道上,来与浣尘土。清阴渡。渺渺风烟杖屦。名山元有佳处。山僧乞我溪南地,十里瘦藤高树。私自语。更须问、窪尊此日谁宾主。朝来暮去。要山鸟山花,前歌後舞,从我醉乡路。



  摸鱼儿


  乙丑岁赴试并州,道逢捕雁者云,今旦获一雁,杀之矣。其脱网者悲鸣不能去,竟自投於地而死。予因买得之,葬之汾水之上,累石为识,号曰雁丘。时同行者多为赋诗,予亦有雁丘辞,旧所作无宫商,今改定之


  恨人间、情是何物,直教生死相许。天南地北双飞客,老翅几回寒暑。欢乐趣。离别苦。是中更有痴儿女。君应有语。渺万里层云,千山暮景,只影为谁去。横汾路。寂寞当年箫鼓。荒烟依旧平楚。招魂楚些何嗟及,山鬼自啼风雨。天也妒。未信与、莺儿燕子俱黄土。千秋万古。为留待骚人,狂歌痛饮,来访雁丘处。


  此下附李仁卿同赋另录



  摸鱼儿


  泰和中,大名民家小儿女,有以私情不如意赴水者,官为踪迹之,无见也。其後踏藕者得二尸水中,衣服仍可验,其事乃白。是岁,此陂荷花开无不并蒂者。沁水梁国用时为录事判官,为李用章内翰言如此。此曲以乐府双蕖怨命篇,咀五色之灵芝,香生九窍,咽三清之瑞露,春动七情,韩偓香奁集中自叙语


  问莲根、有丝多少,莲心知为谁苦。双花脉脉娇相向,只是旧家儿女。天已许。甚不教、白头生死鸳鸯浦。夕阳无语。算谢客烟中,湘妃江上,未是断肠处。香奁梦,好在灵芝瑞露。人间俯仰今古。海枯石烂情缘在,幽恨不埋黄土。相思树。流年度、无端又被西风误。兰舟少住。怕载酒重来,红衣半落,狼藉卧风雨。


  此下附李仁卿同赋另录



  木兰花慢


  孟津官舍,寄钦若钦用昆仲并长安故人


  流年春梦过,记书剑,入西州。对得意江山,十千沽酒,著处欢游。兴亡事,天也老,尽消沈、不尽古今愁。落日霸陵原上,野烟凝碧池头。风声习气想风流。终拟觅菟裘。待射虎南山,短衣匹马,腾踏清秋。黄尘道,何时了,料故人、应也怪迟留。只问寒沙过雁,几番王粲登楼。



  木兰花慢


  拥都六冠盖,瑶圃秀,转春晖。怅华屋生存,丘山零落,事往人非。追随。旧家谁在,但千年、辽鹤去还归。系马凤凰柱,倚弓玉女窗扉。江头花落乱莺飞。南望重依依。渺天际归舟,云间汀树,水绕山围。相期。更当何处,算古来、相接眼中稀。寄与兰成新赋,也应为我沾衣。



  木兰花慢


  赋招魂九辩,一尊酒,与谁同。对零落栖迟,兴亡离合,此意何穷。匆匆。百年世事,意功名、多在黑头公。乔木萧萧故国,孤鸿澹澹长空。门前花柳又春风。醉眼眩青红。问造物何心,村箫社鼓,奔走儿童。天东。故人好在,莫生平、豪气减元龙。梦到琅邪台上,依然湖海沈雄。



  木兰花慢


  对西山摇落,又匹马,过并州。恨秋雁年年,长空澹澹,事往情留。白头。几回南北,竟何人、谈笑得封侯。愁里狂歌浊酒,梦中锦带吴钩。岩城笳鼓动高秋。万灶拥貔貅。觉全晋山河,风声习气,未减风流。风流。故家人物,慨中宵、拊枕忆同游。不用闻鸡起舞,且须乘月登楼。



  木兰花慢


  游三台二首


  拥岧岧双阙,龙虎气,郁峥嵘。想暮雨珠帘,秋香桂树,指顾台城。台城。为谁西望,但哀弦、凄断似平生。只道江山如画,争教天地无情。风云奔走十年兵。惨澹入经营。问对酒当歌,曹侯墓上,何用虚名。青青。故都乔木,怅西陵、遗恨几时平。安得参军健笔,为君重赋芜城。


 



 

 
上一章:元德明 返回目录 下一章:元卿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