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短篇首页 学生 小说 散文 杂文 诗歌 日记 论坛            
首页 > 短篇原创 > 杂文 > > 创作的独立特行与阅读的集体狂欢
创作的独立特行与阅读的集体狂欢 文 / 沈白  2010-3-1 

小记2009南太湖诗歌朗诵会暨创作与阅读论坛峰会有感


文学,无论在哪个年代,都是反映社会生活和意识形态的一门艺术。就目前的文学现状和读者的阅读趋势,早已发生了天翻地覆的转变。在讲究创新的年代里,快餐文学和网络文学的出现既然能使它立足和盛行,那么也势必会有它的优点。文学始终是为社会服务、为政治服务、为形形色色的读者服务,我想这也是文学担当性的一种最直观的表现形式。


文学本身就是一个江湖,如果将两者联系在一起的话,那么只有一个手持利器的侠士才能更好更远的行走于这个“是非江湖”。之所以这么说,首先文学是大众的文学,有一个极其庞大的创作群体和阅读群体,一个好的作者必须是一个道德品质高尚、有为社会服务精神的侠客,否则无论其写作技术有多么高超,知识量有多么丰富的话,也是迟早会被社会、被读者所抛弃的。


南太湖这块文化元素丰富的土壤上,自古以来文人辈出。在如今这个物欲横流的新世纪里,写作固然让很多人看起来是一门非常枯燥无味的行业或爱好,但是信仰的缺乏以及本身这块土地上特有的文化韵味,在湖州这座安静的小城里,涌现出了不少文学写作者,其中不乏一些年轻的优秀作家,诗歌、小说还是剧本从老中青三代都有代表湖州文坛的人物存在。而整个写作群体也有一种逐年壮大的趋势。


特别是二十一世纪网络文学漫无边际的发展,有人提出“全民写作”这个概念。我认为“全民写作”也好、“全民阅读”也罢,这是一种好事,无论是写作还是阅读,特别是广大的青少年,是可以在如此喧嚣的城市里让人得以心灵的沉静和时刻保持一种积极求知的做人姿态,同时也可以作为在以后工作、生活中求职、交流的一种非常有用的特长。虽然“写作”并不等于文学创作,但是“写作”有时可以纯粹的看作是仅仅一门“技术”。


在2009年南太湖诗歌朗诵会暨文学的创作与阅读论坛峰会上吸引了湖州共40多位朋友参加,这种草根的集体诗歌朗诵和文学讨论活动虽每年都有,而每一次都能吸引老中青三代的参加。有作协的领导、有60、70年代的前辈、有80后的青年以及来自于网络的文学爱好者。这种集体性的关于文学思想的碰撞是一种好事,湖州市作协副主席、国家一级作家马雪枫老师以及市作协副主席、著名诗人、南太湖青年作家文学社顾问郑天枝老师等前辈对组织者一致说:“这种活动我们不仅代表个人,同时也代表作协也积极支持,特别是在挖掘青年写作者上要加大力度。”市作协副主席、著名诗人李浔老师在参加活动前首先问:“新人有没有,青年人多不多?”等等,由于此类活动的声音的出现,从而更坚定了活动组织者的一种信心和决心。


湖州是座诗意盎然的城。也在一定程度上符合江南小城的那种温文尔雅、小桥流水的独有氛围。这里从不缺诗歌和诗人,所以每次活动都能发现不少新人。包括本次活动,不仅有浮于表面的青年创作群体,同时也有一批来自于网络或者隐藏于很深的文学爱好者。


李浔老师的一段话我是非常赞同的,他说:“文学创作首先是个人的行为,具有一定的包容性。比如《明朝的那些事儿》、《黑帮风云二十年》等作品非常好看,阅读此类作品的人也非常多,社会反响非常大,具有一定的可看性,个人认为好看的作品总的来说在作品质量而言是优秀的。金庸应该和巴金比,因为他进行了与众不同的创作。写作者应该有一个自己的写作方向和定位,就好比朗诵,在诗歌的选择上必须是属于自己的风格的。往往搞文学创作的不能搞评论,因为主观意识太强。”后来会后,我在分析李浔老师的这段话主要是三层意思:一是创作是个人的创作,需要自己根据自己对社会、对生活、对人生等站在大众的角度上的独立思考,并用自己的方式将思想和故事用文字的形式表达出来;二是文学应该是大众的文学,当文字变成白纸黑字之时,它所面对的群体是广大的大众,首先是大众应该对作品的接受度,当然这种接受度不等同于阅读口味的迎合度;其次再去评断其作品的价值,而作品的价值跟大众的反响是有密切联系的;最后是文学创作的过程中需要创新,这种创新必须与自身有关,必须是符合自己写作的路子,所以很多能流传于世的作家、诗人都有自己的写作主观方式,不单单流于形式。


而郑天枝老师提出的观点是文学的担当性。虽然简短的一句话,但给我们在座的青年文学写作者们提了一个很深沉的理性要求,要求也很高。特别是在市场经济的大环境下,无论是出版社、杂志、网络都不得不为了自身的经济利益,做着各类“守财奴”。当然,郑老师的观点是要求的主体是写作者,写作要站在多种立场上,比如社会、比如底层工作者、比如农民等等,并要为社会的和谐发展写作,要为弱者写作,要为广大的阅读者写作,有的时候也要为政治写作,这要求一个作者要时刻保持自身的立场,站在一定的高度,做个有责任和思想的作者。


且不说全国范围内如此庞大的写作群体,单讲湖州所形成的一批作家和写手,大多还是为自身利益而写的,但这也是情理之中的事,如此喧嚣浮躁的社会,阅读者需要快餐式的文字。文学的担当性需要社会的呼吁,特别是在青年创作群体当中。这也难怪顾斌、朱大可等人提出的中国文学是个庞大的垃圾场等个人主观论点。


当然,文学的担当性郑老师也说明了另一层他的观点,像有些幽默的、诙谐的、能给读者带来愉悦感的作品未必不是不好的,有些也是在为读者服务,也是一种文学担当性的一种范畴。


从传统文学到先锋文学然后发展到快餐文学,都是时代的产物。当然,在今天,出现了很多不和谐的写作状态,比如下半身写作、身体写作、玉体写作等,这些都是网络这个平台所滋生出来的一种方式,由于部分人因为靠这类写作方式走红,以至于很多所谓批评家、学者们将这些作者永远的扣上了这种帽子。代表性人物有木子美、流氓燕、竹影青瞳等女性作者居多。


伊果说如今女性的写作更应该得到社会更为广泛的鼓舞和支持。而伊果作为湖州80后女诗人的代表性人物在面对讨论文学和诗歌的时候其理性的观点总能受到大多数人的肯定。她又说,80后的诗歌给她的感觉有些“空空”的感动,但缺乏精神实质,写作是把自己的生活阅历融入到自己的创作中去,从而更能引领别人的生活。


曾经跟《湖州星期三》周刊编辑梅苏苏老师谈到一个与本次论坛峰会主题相关的问题,那就是经典与阅读。她在论坛峰会上说:“能带给我内心感动的以及产生共鸣的作品就是好的文学。”这里的内心感动和共鸣的作品其实如今社会那么多的作品当中并不多见,经典作品是个非常宽泛的概念,有时在讨论文学的时候,特别只是在一个城市的青年文学爱好群体当中不该将讨论的话题定的如此之高,因为一是根本讨论不出谁是谁非,二是这其实就是一个高端群体的讨论主题。我认为这个社会,需要一批像梅老师一样的深度阅读者,用思想、用内心去阅读一部作品,但是阅读者并不少,只是好的阅读者太少了,以至于能让更多人产生共鸣的作品和能写好作品的人越来越少。


在论坛峰会上还有很多不同的声音,比如:


其恕老师说:“文学有两种功能,一种是有天赋的担当,另一种是轻松愉快,我们既需要经典,同时也需要狂欢式的娱乐大众的网络文学。”


宋惠元老师说:“真正的经典与当代的创作是没有任何关系的。”


湖州80后诗人代表小雅说:“现在流行的趋势是写诗歌往往就信手拈来,但这并非是我们想表达的。我不会停止诗歌的写作,虽然这个选择方向曾经是痛苦的,但后来还是快乐,这不但是一种愉悦,更是一种决心的追求和坚定。”


胭痕说:“文学知识一种是生活的需要,一种生活的补充,我写诗歌,是想成为一种填补,让生活变得与众不同。”


第一次参加我们南太湖青年作家文学社的中学教师陈勇斌说:“文学的审美性是第一位的,社会性是第二位的。”


山贤老师说:“我认为自己还能写点东西,是与心灵对话,讲真话、言真意、诉真情,面对生活,背对文坛,一切皆有可能。”


……


湖州部分优秀的青年作家中,他们都拥有一批固定的阅读者,包括红花继木、吴雪岚、清水无鱼、江南清秋月等,无论是哪个写作者(包括文学爱好者和学习学作者)必须要做到坚持写作和理性的思想以及责任感,另外写作者必须是一个好的阅读者。而在这个作品多样化的网络和快餐年代里,阅读者们更应感到一种心灵的慰藉,因为庞大的作品量能让阅读者很容易挑选适合自己所需的作品。正如期刊作者红花继木说:“社会本身是一个充满各种元素的一个大场地,所以读者也可以各取所爱。”


 

 
上篇:仙人掌的春天 下篇:导演教父张艺谋奥运之后隐居江湖
点击人数(9624) | 网友评论(0) | 推荐作品(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