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短篇首页 学生 小说 散文 杂文 诗歌 日记 论坛            
首页 > 短篇原创 > 小小说 > > 是爱,是伤害
是爱,是伤害 文 / 三流作家云洋  2010-12-18 

这个世界的事好像都是那么怪,无意中你会遇到自己的最爱。可是你的最爱可能已经有了心上人,你再怎么努力,再怎么爱得死去活来。也不会有好的结果。或许你们两人都一见钟情,可是当你们相爱得足可以感动天地,上天就会不满,会给你们安排一场意外,让你们相爱却不得不相离。
  有人说,没有一种爱不伤人,没有一种情可以不受罪。说武断一点,所谓的爱情,不过是把两个寂寞的灵魂连在一起,当什么时候有一方不再孤单寂寞时,爱情的末日就该到了。
  雅雯说:爱情就是疯子玩的游戏,明知道它会让人生不如死,却宁愿成为它的刀下亡魂。
  慧云说:爱情本身就是个谜,离得很近,我们却都很陌生。
  海波说:爱情就像海水,何时涨潮,何时退潮,都会随它自己的意愿,越是努力跟上它的脚步,就离它越远。风平浪静时,它会美得让你忘乎所以,可是一旦涨潮,它会让你无限恐惧,会把人置于死地。
  是啊,“问世间情为何物,只教人生死相许。”
  海波是个斯文的男孩,不高不胖,长相平常,高中时和同班的一个女生恋爱,他不知道为什么要恋爱,一切都好像是偶然发生的,没有预告,没有征兆。
  如果问他:你喜欢她吗?他会说:不清楚,有时好像喜欢,有时又好像很讨厌。
  他的耐性让人佩服,他和她风平浪静的恋爱了一年,连手都没有牵过就散了。或许就是因为他的不主动,她觉得没意思,所以找了另外一个男孩来替代他。
  他没有挽留她,连一句挽留的话他都觉得多余。因为他始终相信命运,该是你的逃不掉,不该是你的,要不了。在他看来,朋友和恋人并没有明显的界限,只是恋人比之朋友,可以提供一些特殊的需要,比如说牵手,接吻,做爱。可是对于他来说,那些是属于低级趣味的,对于不是爱而是喜欢的女孩,他是不会如此的。
  可是不管在你身边的人你爱与不爱,如果突然离开了,你会觉得不习惯。这也难怪在和她分手后,他会觉得难受。
  其实分手也是好的,海波从未想过要和她天长地久。只是考虑到自己提出分手会让她伤心,所以一直坚持了一年。此时分手,恰到好处。因为他也遇到了一个让他动心的女人。
  那个女人就是雅雯。
  雅雯性格放荡,如果不认识她的人第一次见到她,一定会认为她是做野鸡的。她比海波足足大四岁。
  他们第一次见面是在网吧里,他不常上网,那天只是个偶然,他去找他的同学。
  雅雯挨着他同学坐的,抽着烟,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头发染成暗红色,掉着两个大的圆形耳坠。
  海波开始并没有注意到她,她抽的烟圈飘到了他同学那里。他对烟敏感,看了过去,就看到了她。他同样认为雅雯不是个好女孩,证据就是她抽烟。
  雅雯注意到了海波在看她,看了海波一眼,忙转过头去,把烟摔在地上,用脚踩灭了。她穿着一条蓝色紧身牛仔和一双黑色尖头高跟鞋。一件白色线衣外加一件红色外套,颈上带着一对银白色月牙。中指上带着银色戒指。
  雅雯也觉得奇怪,自认为自己是经过大风大浪的人,但是怎么会在一个未成年面前害羞起来了呢?
  其实,海波已经满了十八岁。只是他看上去还不够成熟而已。
  雅雯的男朋友在一间酒吧当经理。人看起来很老实,对雅雯很好。有一次雅雯随便说了一句:你去死吧。他果真上了楼顶,把雅雯吓了个半死。
  虽然他深爱着雅雯,但是雅雯对他并不是真心的。雅雯觉得他呆板,木讷,甚至白痴。也不知道他那酒吧经理是怎样得来的。但是对于她来说,他还是有一点好的地方,就是他有钱,能满足她所有的虚荣。
  雅雯有男朋友养着,不用上班,整天泡在网吧。
  不知为什么,海波从那以后也开始天天跑网吧,每天都坐在雅雯的身边,雅雯老是在那台机子上网,从未换过。他和网管很熟,她每天都叫给她留下那台机子。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可能是第一次来网吧时,就在那台机子,第一次特别重要,所以以后都不想换了。
  海波就不一样了,要是有人占着了机子,他就只能等了。或者悄悄的和别人商量,换一下机子。
  时间久了,雅雯好像习惯了海波坐在她身边,所以她也悄悄的跟网管说,把旁边那台机子留给海波。她感觉,海波一定会天天去的。海波见到雅雯,总感觉呼吸很顺畅。雅雯每次都在海波离开之前离开。在离开之前,她总忍不住要多看海波几眼。而海波总是在她离开身边之后,看她的背影。
  雅雯感觉很不对劲,难道自己是喜欢上了海波了吗?但是随即她会嘲笑自己乱想,海波不过是个孩子。自己怎么会有如是的想法呢?
  海波总觉得自己身不由己的往网吧跑,变得容易生气,不能静下心来学习,一静下心来,满脑子都是雅雯抽烟的样子,他似乎中了一种毒,很深很深。他也对烟产生了依恋,开始离不开它了。
  海波开始留长发,把眼睛遮得严严实实的,第二性征开始出现,胡须开始浓密起来。
  冬天来了,海波依旧穿得很单薄,虽然网吧有空调,但是在零下几度的天气里,海波被冷得面色发紫。雅雯看到后一阵莫名的心疼。雅雯出了网吧,匆匆忙回了家,拿了一件男友的衣服又匆忙赶回了网吧,可是当她回到网吧时,发现海波已经走了。她想,明天他还会来的,明天再给他吧。
  的确,网吧少了谁都可以,就是少不了雅雯和海波。
  他们都玩同一种网游,海波借此和雅雯说了话,他建议他们组队,同时去杀魔兽。雅雯答应了他,他们玩游戏都非常认真,两人在玩了一会儿之后,就要抽支烟,休息一会儿。
  雅雯说:这么冷的天,你穿这么少,这么受得了啊?
  海波笑着说:习惯了就好,没什么关系的。可是雅雯明明感觉他全身在发抖。
  雅雯拿起衣服,对海波说:这件衣服给你穿,你不介意吧?
  海波笑笑说:谢谢你,不用了,我很好,真的。
  雅雯没有说什么,直接把衣服塞到了海波怀里。
  海波不好拒绝,只好穿上。一件黑色西装。他知道这件衣服不会是雅雯的,但是他也不会问。因为他不知道该这么问。
  雅雯时不时的看着海波,她很想劝他回学校好好上课,网游这东西不好。但是自己都沉迷于网游,又有什么资格去劝他呢?再说,她感觉自己戒不了对他的贪恋。于是拿出一支烟,沉默的抽着。
  自从和海波认识后,雅雯很冷落男朋友,只是在手头紧时,她才会想起他。
  雅雯和海波在一起,似乎忘记了所有。自己的年龄和海波的学生身份。
  后来一段时间,他们除了一起网游,也聊天,逛街,一起吃宵夜,他们有三分之二的时间是一起度过的。雅雯的男朋友和海波的朋友都同时发现了这些,但是由于年龄的差距,都不会认为他们有着暧昧的关系。直到后来的一个晚上。
  那晚,雅雯和海波一起去吃宵夜,由于高兴,他们喝了酒,也是由于高兴,他们没有估计到自己的酒量。
  两人都喝得烂醉,结果两人回到雅雯住的地方发生了关系。这一切被下班回来的男朋友发现了。海波被他毒打了一顿,在雅雯的掩护下跑走了。
  雅雯的男朋友并没有责怪雅雯,他找了很多理由来原谅雅雯,比如说:雅雯喝醉酒,并不知情,是海波引诱了雅雯等等。
  但是雅雯坦诚不公,说:是我自愿的,不关海波的事。我对你没有感情,只是金钱上的依赖,你对我好,我知道。但是你不知道我一直在欺骗你吗?
  他仍不死心:你以为你和他能在一起吗?他只是个学生,而你呢?就算你不介意自己的年龄,就算你可以为他去工作,但是他会不介意吗?他会不介意和一个足足大他几岁的你在一起吗?
  这些话让雅雯清醒,但是虽然他说的是事实,但是这让她更加憎恨他,因为他使她心中美丽的梦碎了一地,这是一个不可饶恕的罪过。她毅然离去。任他在身后竭力的喊她的名字。
  独自一个人走在路上,寒风刺骨,心里很痛苦。她终于知道了自己不是一个对什么都无所谓的人,原来自己也会伤心,原来自己也会流泪。眼泪流到了嘴角,咸咸的,暖暖的。她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留着泪漫无目的的走着。
  天空下着连绵细雨,雅雯感觉全身都哆嗦了起来。她不知道该往哪儿去,脑袋里闪过一个念头,去网吧。对,就去网吧,也许海波也在那里。
  雅雯到了网吧,可是让她失望的是,海波并不在网吧。难道自己和海波今后都不会再见面了吗?雅雯心想,不知不觉,心里开始无助的悲伤,她跑出网吧,矗立风中,迎着细雨。
  她心想,如果自己能在这一刻死去,该是多么幸福的事啊。
  她闭上眼,身体的骨骼好像都在颤抖。心中的什么东西似乎在碎裂,那么痛,那么无奈。突然感觉雨好像停了,她睁开眼,雨并未停,只是有人为她撑起了伞。
  那是惠云,高中时同一寝室。
  看到惠云,雅雯一时间情绪失控,抱住惠云大哭起来。惠云没有说话,静静的等雅雯哭完,然后带她回家。让雅雯洗了个热水澡。
  雅雯刚从外地回来,雅雯的事她不是很清楚,只是雅雯的男朋友打电话给她,说雅雯走了,不知道去了那里。她和雅雯亲如姐妹,担心雅雯,就一个人出来找她了。雅雯的男朋友可能是糊涂了,竟没想到雅雯常常出人的地方,网吧。
  雅雯把一切都告诉了惠云,惠云很同情和海波。她想要是海波能早出生几年该多好啊。
  第一天一早,雅雯刚起床惠云就给了她一捆红色的花,用精美的纸包装着,一小朵一小朵的,开的很盛,很娇艳。惠云对雅雯说:雅雯,我希望你能快乐,像这些花儿一样盛开,忘记所有的痛苦过去,重新开始。
  雅雯嘴角抽动着,想说什么却无法言语。她接过花,把惠云拥抱在怀里,热泪纵横。
  那晚海波回到住的地方,沉沉的睡了过去。第二天剪了头发,处理了胡须。并把雅雯给她的外衣洗干净,折叠好放进了衣柜。
  他回到了学校,尽力使自己静下心来读书,但是他发现,除了雅雯,他什么都能放下。一想到雅雯,他的心就会一阵酸痛。似乎被抽掉氧气般快要窒息。但是他很清醒,他们再继续下去是不会有结果的,如果说自己真的爱她,最好的方式就是放手。让她找到更美的天空。
  可是沉沉思念,怎能挨过漫长黑夜,海波抽烟的频率变高,也许是找一点精神寄托,也许是为了麻醉自己。
  是谁曾经说过,在你最想忘记什么的时候,上天会和你开个玩笑,来个意外,保留了那段你想忘记的记忆。
  同样,在海波快要忘记雅雯,雅雯也快要忘记海波时,他们相遇了。
  那是在第二年的夏天,具体说来是一个下雨的星期天。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海波喜欢上看言情类的小说,也时不时写一些情感的东西。语文老师给他推荐了一本书,就是张爱玲小说集。
  他也想从别人的文字来找点东西来抚慰自己纠结的心。于是趁着星期天有时间,他打算到书店去看有这本书没有。
  雅雯已经不去网吧了,自己找了个工作,工资不算好,但是还勉强自给自足。一天闲来无事做,也养成了阅读的习惯。那天她也是趁了有空,去书店看有没有新书来。
  雅雯走在海波后面,因为打着伞,没有看见他。等到了书店门口,海波转过身来准备关掉伞时,他们看见了彼此。
  四目相对,没有话语,只是彼此惊讶。雅雯手中的雨伞掉在了地上,雅雯被雨水淋了,霎时清醒。转身跑走了。
  海波立即回过神来追了上去,两人在雨中追逐,行人都有疑问的眼神看着他们。
  雅雯穿着高跟鞋,怎么会跑得快呢?眼看海波就要追上她了。她心里凌乱如麻。可是偏偏在这时,左脚跟感觉剧烈的疼痛,她摔到在地。脚被扭伤了。雅雯痛得脸色发紫。
  海波追了上来,全部的担忧都写在了脸上。没有说一句话。抱起雅雯就向医院走去。雅雯在海波的怀里,看着海波的脸,那么熟悉,近在咫尺,那么陌生,相隔几个世纪般遥远。这就是自己曾经爱过的男孩吗?不,应该是一直爱着的男孩。她似乎忘记的疼痛。她像一只温顺的猫,把头紧紧贴在海波的胸前,听着他的心跳声。
  到了医院,医生检查者雅雯的脚。海波一言不发的坐着,静静的看着雅雯,雨水顺着发根往下流。雅雯始终低着头。
  医生说,没有什么大问题,只要贴几张膏药就行了。
  海波搀扶着雅雯出了医院,雨已经停了。街道被雨水冲刷过,看起来很干净,空气很清新。他们一直沉默的走着。
  可是路终究会到尽头,沉默不会成为永久。雅雯说:放开我吧,我要回去了。说这些话时,她盯着前方,没有看海波一眼。
  海波放开了她:雅雯,这段时间你还好吗?他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
  雅雯看着他,微微一笑:不好不坏。
  海波也微微一笑:雅雯,今后你不要躲开我,好不好?
  雅雯脸色突然阴沉下来:海波,以后我们还是不要见面了,今天的我们不可能再重复过去的故事,你好好读书,你有你的目标,我有我的路,我只能说,我们缘分已经到头了。
  雅雯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只是在她转过身之后,海波没有看到她流着泪的脸。
  海波站在原地,看着雅雯的背影,紧紧的咬着嘴角,试图让自己清醒。可是眼泪不争气,流了下来。
  雅雯的背影渐行渐远,海波的视线被泪水模糊,雅雯在视线中消失不见。
  也许这是最后一面,也许在不久还会相见,只是再次相见时,她身边也许有他,他身边有她。可是在彼此身边的却不是心中的那个她或他。
  雅雯只能说:我生君未生,君生我也老,恨不生同时,日日与君好。
  而海波只能说:君恨我生迟,我恨君生早。若有来世,同生同歇。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来源:好心情

 
上篇:90后的我们 下篇:诡异的弯月刀
点击人数(3156) | 网友评论(0) | 推荐作品(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