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短篇首页 学生 小说 散文 杂文 诗歌 日记 论坛            
首页 > 短篇原创 > 杂文 > > 那天那人与我
那天那人与我 文 /   2006-4-13 

  年5月22号,离立夏的日子已经逝去了一段时间了。


  周六,阳光明媚,似乎这个五月天早一步进入了夏天,开始炎热起来,之前早就听说网络作家郭敬明要来我们这个若小的城市签名售书。我便有打算和他来一个关于网络文学为主题的“大话西游”。像这种网络贵族,于百万人中也是难得遇见的,更何况如今很有可能是面对面的站在一起,真正的来一个语言与语言间的交锋。机会的确难得。


  之前,听心娅说郭这厮的散文是没完没了的怨妇,很是傲慢。甚至在某些网站给他的《梦里花落知多少》有抄袭庄羽的《圈里圈外》之嫌(也有人说他是抄袭安妮宝贝)。说他的《幻城》写的很烂,但由于广告,做作等多方面的原因而卖的特火爆。我一向很信任心娅,所以尽管我并没有看过《圈里圈外》,也没有和郭本人曾经在网络里面针锋相对过,但我还是信了。这些新一代的宠儿傲慢,自恋还是能让人有点理解的。


  我混bbs整整两年间,对那些形形色色的谩骂声,或者赞美声,我都是一笑而过,因为这是个网络世界,何必太在意。


  其实郭的本人还是先给我的印象不是很好的,但我想:网络之所以和现实不同,以为这是网络,这是虚幻的世界,并非真实。尽管朋友这样说,但我还是有非见他不可之意念的。


  我实在没有想到有一种很好的办法让他来吸引我的注意力,我甚至有想用含沙射影的说话语气来贬低他人格的事。但不管怎样,还是先去了再说。


  我依旧和往常一样骑着单车在湖城的街头,交错着那匆匆的行人,来到新华书店门口的那一刹那,我清醒的意识到今天的场面要比我想象的还要复杂的多。还好郭不是一个很帅的人,本来肯定要被那些所谓的追星族一阵狂吻,甚至在这种有点闷热的天气中导致他窒息也是一件不是不可能的事了。


  我并没有马上跟在这些读者身后排起长队,而是伫立在这狭小的空间里面的某一个地方,呆滞的神情被这群有点兴奋而又稚气的脸宠所吸引。真有点门庭若市的感觉,又有更加奇妙的想法在我的脑海:今天是不是老师们动员孩子自己去小菜场买菜烧给父母吃。我知道这是我的错觉,因为今天并不是感恩节。


  我原有把一切计划作罢的想法。和这些孩子挤热闹看稀奇并不是我的作风,再说,可能有17,8岁的孩子会对我说:“一个老男人来凑什么热闹。”这样的话会更加的打击我相比之下年迈的心灵的。或许,我也成了其中一个追星的猪,假使被我网络里面的某些直言不讳的朋友看见我这一白痴的行径的话我肯定会遭到他们鄙夷的目光或被他们的口水淹死。


  从这些孩子身上我也看到了我当年的影子了,尽管我年轻时候并没有他们这种机会,所以也就没有那种做法。我在一阵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思想斗争后决定继续去当我的压轴。站在后面看着前面的人是看得最清楚的,所以我这一想法也马上得到了实施。


  这有点是漫无边际的遥远的等待,从遥远的亘古一直穿梭到未来我们成为灰烬的那一刻,还好,值得庆幸的是: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队伍也慢慢的朝着目标逼近。


  轮到我的时候,我不仅不慢的对他说:“能不能帮我签上‘林间飞燕何时归,红尘蝴蝶影零乱’这一句话。”然而主办方的一个工作人员却对我说:“后面还有很多人要等着签。”我火冒了起来,有一句话一直在嘴巴打转:“他吗的也算是你们h城的一个网络写手,老子不敢h城第一,也敢h城第二。”我也是个受过高等教育的一个人,所以就让自己的想法泡汤去吧。我转身看看后面,果然又是一长龙,我真服了这些有钱的孩子。居然一下子买了三本的都很多。


  回想去年11月份我在徐家汇美罗城的司考乐书局遇见台湾一名作家吴若权先生的签售现场可比如今我们湖城的要冷清的多,当时就在书局看书的人就有很多,可是并没有人去买这个大牌的帐,而是一味的挑选喜欢的好书,当然我这里也没有诽谤他们的书是不好的,而是相比之下对自己更加有益的书。


  然而面对湖城的此次签售我仿佛有点担忧了我们这里的中小学生。


  1、盲目追求:被吹捧出来的名声而使这些孩子有如此高的雅兴却更多的忽视了书的真正含金量或者对自己是否有益而不顾的话,那么真是我们湖州文化部该要引起的深思和反省了。纵使我们可以理解这些孩子追星,但是千万不能一一个追“虚”了得,仅仅为了获得作为一个人代号的名字而去买书、看书的那就不值得了。《梦》的售价是20块,如果把他的签名当成20块而他里面的文字却一文不值的话那么这是一种悲哀了。可事实确实存在这种事。


  2、攀比现象:这是孩子们最忌讳的有点了,我想肯定有很多同学拿着刚获得签名的书在同学面前一阵炫耀,说:“我看见郭**他很帅的,这是他的字。”假使真让我听见说这个女人一样的男人很帅的话我肯定把那孩子大卸八块。当有人买两到三本他的书的同时,想想,那是多么追求虚华的孩子啊,家里有钱的话这样大势花钱就更要注意了。这在某种意义上成了一攀比现象。以我的直觉告诉我原本不看文学书的人在因为一个某某签名的名字因此而把这书马上看完,这其实是别人给了他看书的动力而看书,而把此书当成了一件最为普通的消耗品,用来消耗时光的,而自己却没有真正意义上去追求该追求的东西,假如真的那样,那一定让不少人为之心寒和惋惜的。


  我


  一直徘徊在网络与现实的十字路口,经常迷失方向,不知何去何从。也从没有想过在何年马月间我有自己停泊的驿站。一直游离于网络的每一个角落在寻找一个栖息之地,或者在寻找我的新的文字欲望的源泉。在没有迷上文字之前,学工科的我的生活是杂乱无章的,我迷恋文字后我又多了一个自己要走的方向。或许这种理想是在扼杀一个人的青春,甚至说我的追求只不过是在追求虚光罢了。然而我清醒的知道这梦是很容易破碎的,要看自己怎样去保护,要看自己怎样去继续我的梦。就怕有一天,厄运降临的那天,天翻地覆的哭泣声让我在这个世间悄然离开。也带着我的梦,飞到了他乡。


  而现在我是多么的渴望自己有自己真正意义上的一本文集,而不是自己给自己冠冕的《游牧文集》——诗歌散文和游牧小说;或者联合一部分有才识的青年共建一个“网络文学杂志社”。thisisonlymydream.成功的话,这对难的心血会变成多少幸福成功喜悦而洋溢的泪水啊。


  可是,在这追求的背后却隐藏着一件非常实际的事,因为我不能漫无边际的靠长满老茧的父母的双手一辈子的救济,每次看见50出头的父亲两鬓的白发,看见他的身影汗流浃背的奔波在各个城市的街头像是讨饭一样而换来我的幸福,这是多么抽心的事啊。


  如果我再这样执迷不悟下去,我的自私迟早要把我仅有的最后一点良知给洗涤的只剩下躯壳了。曾经我对我最好的兄弟说过了这么一句话,也要浇醒我自己的灵魂:


  “没有工作,何谈生存;


  没有生存,何谈抱负;


  没有抱负,何谈生活;


  没有生活,何谈儿女私情,生儿育女……”


  前段时间,朋友夏焱坐在从北京回宜兴的列车的走廊里,随着火车轮子滚滚的远行,已是深夜,和我发信息说:“几年来,在网络上混得如此的悲惨,昔日繁荣的e网被黑的支离破碎。真想再搞一次像西祠一样的大聚会,然后把我们的名字永远的刻烙在网上吧。”我无语,只是有更多的心酸。


  于是,我又想起了闲庭落花的一句经典名言:“我妩媚的飘渺的人群中,把自已的身影献给虚无。”


  关于爱情:我们要“见贤思齐,见不贤而省内己”和曼殊大师的“华严瀑布高千尺,未及卿卿爱我情”的态度。


  关于生活:我们要以“乐而不 *** ,哀而不伤”的中庸之道学会生活。


  关于现在:我们要记住“天生我才必有用”和尼采的“人一定要有一个目标,人宁可追求虚光,也不能无所追求”。


  关于未来:我们都能成为明星。

 
上篇:天使手心 下篇:拜谒华夏始祖炎帝陵
点击人数(5221) | 网友评论(0) | 推荐作品(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