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短篇首页 学生 小说 散文 杂文 诗歌 日记 论坛            
首页 > 短篇原创 > 散文 > > 黑夜和白天
黑夜和白天 文 /   2006-3-13 

  我发现,我还是偏激的有点过度了。对于事实,其实已经注定,但我还是以怨天尤人似的对天地万物,对红尘俗世在心里暗暗的永不停歇的诅咒。


  这沉睡着的压抑其实早就醒了,这远比我在眼里那火山式的爆发要恐怖的多。


  那天正好是立秋,晚上清爽的风一阵阵连绵的吹来,在几个小时前还是那个如火如荼的世界,现在背对着渐渐远离喧嚣的城市,已经感受不到半点嘈杂的气氛了。我很喜欢在幽幽的月光下,来到有山水有丛林有花草的公园透气。


  其实这种地方已经算是世外桃源了,茂密的绿色植物在不停的更新这里的空气,然后净化尘埃,在逛了一角后,和她找了个石凳坐下,然而这个石凳被刚刚远走的太阳晒了整整一天后还是有点微热的。面对着一个小小澄静的湖面,听着夜莺歌唱。我总是喜欢把目光眺望到很远的地方,然后呆呆的望着天空。而她也习惯的依偎在我的身上。彼此流露出来的幸福在我们稚嫩的脸上刻画的那样天真无邪。


  当我们正在美好的憧憬未来,倘徉出来的甜蜜还在意犹未尽的时候,却被一个电话给绞的粉碎。手机很不安分的在裤兜里面动个不停,我很自然的拿出来一看,在nokia8310的兰色屏幕上显示了一串号码是远在武汉的,我习惯的把这个陌生号码给按掉了,如果我接的话十有八九对方肯定会说:“不好意思,打错了。”我决定还是不要浪费我那宝贵的6毛电话费。估计对方肯定是个闲人,或者真有很急的事找她要找的人,连续被我挂断两次后又隔了半个小时开始打过来了,我很不厌烦的接起了电话,对方是个女的,委婉恬美的声音和几年前的一模一样,其实开始听到声音的那一瞬间,我便猜到那人就是小雅了,可是万万也没有想到,现在暑假的时候她应该在家,而不是在学校。而旁边和我紧靠着的絮芬并没有多少讲话,只是用一种很疑惑的眼神呆呆的注视着我的眼睛。眼睛是心灵的窗户,而我突然之间那种难以伪装出来的眼神却是如此的狼狈。在和艳谈话的过程中,我知道她只身一人在武汉这个大火炉里面生活的并不是很舒服,当我问她为什么会突然之间打我电话的时候,我可以看的见她此时的眼睛里面流露出一种沮丧和落魄,像是在暴风雨下被狂风吹散的百合,是那么的孤单与无助。物是人非,一切都在这个变幻莫测的世界里面改变,尽管和小雅的离别是那遥远的三年前的事了,但其中那磕磕绊绊的漫长的轮回,仍使得我们在歇斯底里一直刻骨铭心的藕断丝连着。


  当我怀着一丝的想念和忧伤挂断小雅的电话后,我已经知道这是我的错了,在无法将自己虚伪的眼光在芬的眼皮之下逃之夭夭时,我选择了坦白。我与其这样杞人忧天的生活着,还不如痛快的把那所谓的美丽的谎言变成梦魇。我在疯狂的大肆渲染了一阵后,彼此沉默了。原本芬是个喜欢在月光底下悄悄流泪的女孩,而这一次,面对平静的湖面,朝着幽蓝的天空,眼睛里面流露出的只是麻木的呆滞的眼神。


  我试图去握住她的手,在几次心理挣扎后终究没有去尝试。后来,我一直在等着她的话,或者等着她把泪水轻轻滑落,这样的话我就可以有个理由将她紧紧的抱住。


  天色渐晚,云彩在夜里四处游走的时候,总是不知道自己最后飘向何方。离地万里风儿其实自己也不清楚他们这样远行将何去何从,带着那片片飘浮着的云。缄默了半个小时后,我憋出了一句话,明天还要上班,我们回家了。当晚,她是坐在我那辆陈旧的单车上离开公园的。


  我是抽完一根烟起身的,在她的额头上面吻了她后,转身准备离开,她没有说话,只是从床上站了起来,把我抱的很紧。我好象穿过自己那朦胧的眼眸里面用一种怜惜的眼神望着她,然后很坚定的离开了。


  那天,风很大,似乎将要面临前所未有的暴风雨,而我却不关风月,不关烦躁,不关忧伤的睡着了,我梦见了自己的尸体漂浮在玄武湖的中央,被流水浸泡着,而小雅却一直没有出现。我又梦见了芬和一个男的在约会,然后我就不停的呐喊,不停的奔跑,但还是无能为力。我被满脸的泪水给吵醒后一直到天明不敢入睡。


  早上的时候我一个人乘着车离开了菰城,在南太湖的山顶上,发现原来太湖在我眼里也是广袤无垠的远。太阳越来越近,四周的声音被炎热给湮没了。白鸟在苍茫浩淼的苍穹下,在随风飘荡的湖面上飞翔。


  我脑子里面一片空白的时候芬的电话来了,我迟钝的接起了电话,她问我在哪?我说在山顶上看太阳。她说,什么时候来?我说,风停了便来了。她说,前天答应过她的事还记得么?我说,不会忘记。挂断电话后,我继续吹我的风,看我的湖,晒我的太阳。我幻想着自己万一被太阳蒸发了,爱我的人和我爱的人会不会满城风雨的去找我的影子,后来事实告诉我错了。我根本不可能会被热气蒸发掉。而是被这种压抑的无声无息中给窒息。


  下午两点钟,我选择了最热的时候回去,走在大街上,估计地表散发出来的温度绝对比天气预报的38度要高的多。而芬坐在沙发上吃着东西,看着电视,看我回来后就故意的大笑,一副若无其视,潇洒不羁的模样摆放在我的面前。


  我说,去哪买自行车?她开始不耐烦了,如果我不叫你来你是不是还不想来。这摆明了是挑衅的语气,突然之间想到了前几天晚上我答应她的事,不会因我的原因去伤害她,让她伤心。但我还是装着有很多理由的把她的话顶回去。她不再继续说话,而我也是。我在想,当我风尘仆仆的在烈日下回去找她的时候,她却一次又一次的冲我发那无名的脾气。


  我很想起身调头回去,听着房门“砰”的一声,然后把泪轻轻的坠落,可我却失去了那点脾气。


  后来,还是芬开始尝试着和我心平气和的,如以往没有任何隔膜的聊天方式的,在三问一答后,我知道我是在掉入了一个很深很深的泥潭里面,然后永远的沉下去。


  冷战才开始蔓延起来,而一般的人的吵架隔了一夜后就和以前一样了,可是我们之间谁也说不清的为什么会这样。可能两个人都喜欢在黑暗中,在无穷无尽的幻想最最糟糕的可悲的事情,然后感觉到世态炎凉的瞬间一命呜呼。这一点我尽管想过,但也是不愿意看到的结局。


  或者此时在芬的眼里,我和那些蝇营狗苟的人们是没有两样的。在为了某种目的苟且在这个世界上生活着。芬不是替代品,这段时间在心里她的确占据了很重要的位置。我产生了一种罪恶感,而芬是个很贤淑的姑娘,不仅为我做饭,还要每天叫我把胀衣服拿到她家。而我却好象感觉叫她做这些事成了家常便饭一样。而现在我却忘记一切,干脆来一个什么都不说。我并没有针对她,而是在考验我自己和这段感情罢了。


  慢慢的,她在这个臃懒的午后睡着在了沙发上,我静静的端详着她那张熟睡而又安详的脸,似乎有点于心不忍。我决定放下我那种偏激的性格,不在是非之间,不在对错之间,也不在互相的 *** 气间徘徊。退一步海阔天空,而我现在绝对我的性格对我的名字是一种莫大的侮辱。她经常在发短信的时候简单的叫我“海”,却没有海纳百川,有容乃大的豪情。


  我拿出手机,写了正正一屏幕的字:“芬,我总是在不经意伤害了,而那些陈年往事我不想再提,过去的事不能代表现在或者将来。我现在对着手机起誓,今生不会再让你栉风沐雨,不会再因为我而让你伤痕累累。对不起。海”输入了她的号码后,没有犹豫发送了过去。


  她在患得患失中迷糊的醒来,查看了手机,而我却在一旁,看着电视,却想着接下来发生的事,她也回了一条过来:“我总以为云是风的故事,山是水的故事,你是我的故事,但我不知道我是不是你永远的故事。”她引用了郭敬明的话此时是那么的恰倒好处我笑了。


  尽管屋外是风声鹤唳,习惯了雷雨的季节,我们看着乌云密布,然后把纷纷乱坠的雨滴当成了见证我们和好的宣言词。

 
上篇:唱不完的歌 下篇:乘着时间追忆的人——记心夜心娅
点击人数(6719) | 网友评论(0) | 推荐作品(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