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短篇首页 学生 小说 散文 杂文 诗歌 日记 论坛            
首页 > 短篇原创 > 杂文 > 游记小感 > 我的故事,你来听
我的故事,你来听 文 / 木帛成棉  2016-5-28 12:04:56 
微风拂过岁月的尘埃,撕开那泛黄的记忆。沉沦在太平洋的汹涌瞬间爆发。我常仰望漆黑的夜,嘲笑那些被我遗忘的过客,念叨那些在我生命消逝的人。只有冰冷的泪,告诉我,心还在跳,魂已离去。
那些安静的日子,那些纯洁无瑕的笑,那些怒骂大吼的狰狞,那些汗流浃背的人群,那些人心不古的往事。那个可以在下一秒就挥起拳头在街道上与男生厮打的少年,鲜血从鼻孔直奔,疼痛嘶叫,哀嚎遍野般。
我是一个问题少年,愤怒暴躁,将家中的椅子摔得粉碎,将邻居家的玻璃砸成黑洞,但我从不喝酒、不吸烟,也不曾进过酒吧和嗑药。在大人的面前,我是一个不折不扣的三好学生,爱学习,爱朋友,爱生活,就是没人知道我最爱的是什么?
第一次远离家乡这一片尘土,那一年我上了初中。一头杂乱短发,发肿的大眼睛,厚嘴唇,矮个子,宽松衣服往身上一套,就会有无数双眼睛用怜惜的眼神望着,接着来一句,“这孩子长得······”伴着一声叹气无数次在我身边吹过,就差没给我砸硬币。
我倒不在乎,因为我自认为有一颗菩萨的心肠,饶过那些庸俗的凡人乃胜造七级浮屠。就这样,我在异地落下了脚,也开始一段未知的日子。
在岗位上,以童工的身份坚持着烦躁忙碌的工作。认识了那里人气最高的童工,来自母亲的老家广西,上初二比我高一级但年龄却比我低一岁,这多少在我心里有些不满的阴影。至于名字就想不起了。她善谈但不高调,她聪明得很但往往谦虚的要命。这一点值得我用一辈子的时间去琢磨还有学习。她很快就跟我好上,一开始我还自认是自己还有几分姿色才能让她这么着急要攀上我这奇才。可后来有一次,我们在大街上手挽手看着城市的夜,她突然开了口,“知道吗?刚刚有个男的问我,你是不是我男朋友,我说是啊,哈哈哈。”
我顿时一脸黑线,但还是说了一句,“看吧!在这灯红酒绿的社会有我在才安全。”
本来只是想让她转移一下话题,没想到她接着来了一句,“所以当初我才跟你好,要不你就冒充我的男朋友,我喜欢和你在一起。”拜托我是女的好不好?我将来还有结婚生子,相夫教子,安静做个家庭主妇······我已无言以对了。虽我顶着短发,可有见过一个男会有灯泡大的眼吗?细看少年也是有几分眉目清秀的,怎就老是让世俗凡人用异样眼光对待。
但我从不介意我的朋友这样对待,我虽暴躁爱干架,但我从不动女人。再加上生活的困苦,我的脾气也被磨得差不多,但这并不代表我没性格,于我愤怒之人,尤其是女人,虽不挥拳解决但绝对会毒舌以待然后冷眼相待再然后······就是一辈子不会相见,相见也会以陌生呼啸而过。
那些日子,朝五晚九,三点一线,我竟轻松应对。第一次远在他乡,第一次打电话。对于出生于穷乡僻壤的孩子,打电话在我那个年代就像现在大家积极卖肾疯一样,有这个胆没那个资本,就像泄了气的猪,其实没有什么料。
我拨打了邻居家的固定电话,每嘟一声,心就揪一下,全身血液一下子涌上大脑,热但更紧张。直到电话那头发出了声响,我用了几秒的时间去适应这种隔着万里却近在咫尺的交流。和邻居寒暄几句,便听到对方来了一句,“XX,你家闺女给你打电话了。”
不知为何?一股热流从眼角涌出,刚要喷出我硬硬吞了回去,可直到父亲的声音隔着那么远的距离从电话的那几条线直贯耳朵,眼泪嗖的一下还没来得及阻止就掉到手背,是热的。
我抽搐了一下,声音在发抖的喉咙里一直发不出来。直到父亲沧桑的嗓子叫了几声,我才低着声音哼了一句,“恩。”
时隔着距离,但那一刻我觉得自己离着家是最近的。那是我活了十几年第一次和家人平心平静对话,看不到对方的表情,看不到对方的着装,只有声音在萦绕着。但那却是我听过最深情的话。一句,“注意身体!”,一句“拜拜!”那是我从未曾对家人说的话。
那些岁月我一直在低沉中叛逆,一直在沉默中爆发愤怒,一直在时间中攻击人心。但那一刻我终于在远在他乡第一次零距离交流。少年的泪不轻易挥霍,却让岁月带了更多更多。
我懂爱如同情圣但又不懂爱如同十几年里从未跟家这个定义相依为命。我愤怒,因为我曾被母亲追着整条村子打,因为我曾被父亲用鞭子抽打得满身是伤,还是在最喜庆的春节里。
我也为此曾离家出走,但我从没有跟别人提起,我是一个三好学生的形象岂能让这些事情涮下来。可那一通电话,多少恨我都不要了,多少怨我也决定抛弃了。我只要家。一个和谐的家庭,即使穷得整天光着身子在打哆嗦我也绝不有半句怨言。
可一切还在起跑线上,终点永远不知什么时候可以抵达。
在临近回家的那些日,我常仰望着那里的夜,黑得可怕,即使灯管满路,我也好像寻不到回家的光。空荡荡的心脏却什么也塞不进去,突然我就想起了在岗位上认识的哥哥。他有着明显的轮廓,小眼睛满是魅力,高魁的身材,喜欢穿着西装裤和白色衬衫总是让我觉得他博学多才,但实际他确是辍学生,而且老大不小也快到结婚年龄了,但貌似连个女朋友也没有。他每天做着同一道动作,给产品上螺丝,每天都要上几千个。那时我老在想这样干一个月,一年,两年,不累吗?有天我趁着他心情好的时候开了口,“老鬼,你每天都做同一个动作,不烦吗?”
他用眉毛挑了我一下,微笑的嘴角一抿沉思了一会便说,“书读得少,没文化,理解不了烦,只知道我不做,还有千千万万的人在等着做。要是哥哥不做了呢?就活不下了。懂吗?小鬼。”直到现在我终于都懂了,可老鬼却不再从我的生活里出现了。
一听小鬼我只能怒瞪他了。从我被老大安排在他身旁,没几天我就从这个喜欢沉默的男人嘴里听到他对我的呼唤,“小鬼,没灯了。”“小鬼,动作快点,补灯。”“小鬼,速度,等下老大又要骂人了。”······小鬼小鬼·····久而久之,我也就承认他这个老鬼给我的称呼。一开始我喊他老鬼他的脸挺黑的,因为他自认自己有几分年轻的资本,被我这么一喊瞬间掉价了,但久了也就没再说什么了。
我还记得那次宵夜他端着面叫了我一声小鬼便在我对面坐下,庞大的身躯多少让我有点紧张。因为我前后左右都有空位置可偏偏这个老鬼在我对面坐下,也正因为我的“女朋友”心情不佳没能陪我导致我也是孤寡老人一个,见他毫无忌讳坐下还翘起他的长腿,多少让我有点不自在。
我只能嘿嘿几句不敢抬头对视,只能加快速度解决眼下食物,下一秒就站起来说声再见。后来想想我挺对不起他的,因为我的仓促明显在告诉他我很介意他在我对面靠着这么近,那一晚,他沉默了很久。
后来一次,我独自一人从饭堂出来,在路上突然听到“小鬼,小鬼,”一声比一声大,一开始我还以为是幻听,可没想到真的有人在喊,似乎就是在叫我。我抬头环视一下,在正常度数的眼睛下迅速找到了在宿舍楼上的他,老鬼。他拿着手机朝着我仰起手,我似乎看到了他的笑,一种让我温暖入肺的笑。我激动地朝他招手,大声喊了一句“老鬼!”全然不顾周围的异光,我感觉我整个心脏都要跳出来了。
“笑一个。”他接着大喊,我才意识到他仰起的手机是在干嘛,我连忙遮住我的脸蛋,害羞地别过头,却又偷偷露出半边脸观看他的笑。
那是我第一次见他笑得那么开心,真的,带着一种让少女倾慕的帅气。全然不像对面那个姐姐整天说的那个小气鬼。
突然,我又想起了他对面的那个盖着非主流头的少年,喜欢用低俗的语言跟我的交流的低俗男,初次见面,他就大言不惭地调侃我,“你是男的还是女的呀?你那里发育了没有呀。”
在大众前,怎么说我也是淑女一枚,只好低头不语假装没听到。也许他自感无趣也没有再继续了。
他的嘴巴在上班就会不停,下班就是沉默寡欲装型男,这人格分裂的······太弯风了。直到有一天一整个上午都沉默不语,我连续瞅了好几眼,才发现这龟孙子一直在偷瞄着隔壁拉上的女子,一个穿着非主流跟他一个档次的算有几分姿色吧,还前凸后翘呢,他看得可入神了,连螺丝都忘了打直接把产品放在流水线上,害老鬼又愤愤拿起硬硬让一个人扛两个人的活。一个上午下来,一个黑着脸,一个红着脸。
还以为这家伙有美女看就会安静下来,没想到下午一开始,嘴巴就痒痒得叭叭地扫荡起来,跟老鬼聊成一片,具体内容是这样的。
“看,那女,新来的,发育得不错。”
“嘿嘿。”老鬼干巴巴笑了一句也瞅了一眼那人。
“不过脑子就发育得不行,一个上午跑来跑去,调来调去怪心疼的。”
“要不你去帮帮人家。”
“嘿,我可是这里的顶梁柱,我走了这拉还开得起来吗?”
“难得忠心啊你”
“那是,要不咱们请老大喝一杯让他去给隔壁老大说一声让那女的调过来让我调教调教。”
·····
我已听不下去了。
在他连续观摩那女的几天后,我看到他脸上居然带有一种失望,突然就听到他对老鬼说了一句,“妈的,那女的几天没换衣服了,都这么多天还是穿这件。”
不知道为何我就看着他笑了,而且还是很不给面子的笑。低俗男一个眼神过来倒没有生我气,只是突然提趣干巴巴望我胸膛瞅了一眼,说:“小妹妹,发育了没,哥哥的话,儿童不宜,知道吗?”
我立刻怒气上升,故意挺一下胸脯,说,“我已经不是儿童了,我今年都上初一了,语数英物理化史地每一科都学了。”
他倒没什么意思继续跟我调侃,大概是他的心上人让他的节操碎了一地吧!
没想到第二天,他又开始吧唧吧唧地聊起天来,脸上分明写着春意淫荡。我朝隔壁的拉看了一眼并没有看到他的心仪女,还笑得这么开心,真是男人变心比翻书还要快。正在我陷入思考时,那个低俗男开了口,“哎呀!谢祖宗十八代啊,妈的,这女终于洗澡了。”
不久我终于知道为何他这么开心,原来那女的终于换下那套几天没洗的衣服,而且此时穿的这件更突显她的丰神绰约,难怪这男的眼神里都是淫荡。哎,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啊!
听说后来他就去追她了,也不知道结果怎样,因为那时我已离开这片土地归家了。
青春的羞涩在年轻的车轮里不断前行,落下的痕迹让这一切变得真实,至少让我知道这一切曾经存在过。
我还记得在我最后一天去找老大辞退时,我看到老鬼看了我一眼,他剪了一个新发型,原来的密集毛发已变得稀疏,干净利落,白色的衬衫似乎是新的,看起来特别干净舒服,整个人看起来也精神了许多和多了几分少有的帅气。他对我笑了,很舒服的笑,但这一笑却成了最后的告别,群殴假装很洒脱,看着老大,这个整天喜欢骂我的工作质量却又时时帮我给我将人生哲理的中年男子,学着当时正火热播完不久的《仙剑奇侠传》李逍遥哥哥的口吻说,“老大,后会无期!”
全场的人都被逗笑了,只有老鬼,他一直抿着嘴,没有看着我,也没有笑,直到我离开了也是。
那一个转身,就是永远不再相见了。曾经我想如果我当时厚着脸皮问老鬼要下号码,也许现在我就能知道他结婚了吗?他结婚了吧;他过得好吗?他应该可以很好地生存着;那他老了吗?我不知道,我甚至连他长什么样子都想不起来了。
可岁月的河流不会倒流,时光只能在脚下马不停息。除了叹息,除了沉默隐忍,我想我找不到任何更好的办法去对抗时间了。
我的“女朋友”也离去了,在离别之前,我们竟然只是几句寒暄,没有忸怩到抱在一起痛哭一场然后来场生死离别的道别。我们是那么安静甚至在转身渐行渐远也是如此轻松。尽管心在隐隐作痛,但那个少年在那一年还没学会亲昵,还没学会矫情。
一切处理的是如此冷清,割断毫无疼痛。只是如今忆起多少含着几分伤感。



 
上篇:艺术的方法(三十四) 下篇:请论证江夏南桥饶峰饶浩成(九十五)
点击人数(5175) | 网友评论(0) | 推荐作品(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