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短篇首页 学生 小说 散文 杂文 诗歌 日记 论坛            
首页 > 短篇原创 > 小小说 > 悠幻玄谜 > 凶手
凶手 文 / 山客  2013-8-4 12:01:59 
张雪拿出手机打通了徐斌的父亲的电话,在电话里,当张雪告知徐父儿子出车祸遇难时,电话到那一边没有了声音,只是一阵长长的沉默。无奈的张雪只好将手机挂了,在医院的走廊里等待着徐斌家人的到来。十几分钟后,徐斌的家人慌慌张张地赶了过来。当张雪一看见他们那难过的表情,心里很是伤心,如果昨晚自己不那么任性,说不定也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看见了张雪的徐父,紧张匆忙地问道:“徐斌,在哪里?”徐父身后的徐母低着头抽泣着。张雪心头顿时一阵酸意涌了上来,她流着泪难过地对两个人说:“他,他,他走了。”说完便低着头哭了起来,不再说一句话。徐父本来还很冷静,听见了这句话之后,竟然也忍不住流下了泪,徐母听后更加伤心,不顾脸面的大声哭号了起来。
    听见哭声的医生从病房里走了出来,看到走廊上的三个人,责斥道:“哭什么,不知道医院不允许大声哭叫吗?”徐父抬头看了看医生,拿着手抹了抹眼泪,对医生说:“医生,我是徐斌的爸爸,他现在在哪里呀?”医生听了之后,顿时有点儿不好意思了,毕竟人家的儿子刚刚去世,就温和地说:“伯父,你的儿子昨晚出了车祸,由于出血过多,于今天凌晨医救无效身亡了,节哀顺变啊!”徐父听了这句话,反而不再伤心了,平和了一下心情,对医生说:“这也许就是他的命啊!有什么好埋怨的,人死就死了。谢谢你们,救治我的孩子。”说完双手握了握医生,医生听了一番徐父的话,也不再不好意思了,就客气地说道:“不客气,这是我们应该做的!只不过,我们的能力有限。唉,不能将孩子的命救过来。”边说边摇了摇头。
    徐母在徐父的身后依旧哭泣着,张雪停止了哭泣,转过头用红肿的眼睛看着徐父。医生向徐父说了声告辞,就赶快离开了,也许他觉得这事情最好不要参与吧。徐父看了看张雪,依然温和地说道:“雪儿啊,不要太难过了,事情已经发生了。你还年轻,再寻个好人家吧,死人不挡活人的道儿,不要因为这事情耽误了终身。”张雪听了徐父的话,很是自责,惭愧地对徐父说:“伯父,徐斌的车祸和我有直接的关系。放心吧,这件事情一天不解决,我就一天不会放手。”一直沉默的徐母,听见张雪的话,顿时失控了,她扑上前揪着张雪的头发,一边哭一边骂道:“你个狐狸精,害死了我儿子,还我儿子。”张雪只是忍受着,既不躲闪也不还手。徐父看见妻子这番无理取闹,生气地说:“闹够了没有,还嫌事情不够糟糕呀!”徐母听到丈夫的责骂,也渐渐收敛了起来,但是她还是愤怒地看着张雪。
    徐父缓缓地对张雪说:“雪儿,不管怎样,徐斌已经出了事情,我们这些活着的人就不能再出事。徐斌和你,都是好孩子,你一定要好好的。当务之急,是首先安葬了徐斌。这样吧,你先回去,什么时候有事情,我通知你。”张雪听从了徐父的安排,伤心地走出了医院,她掏出手机给自己的闺蜜赵心茹打了一个电话,叫她来医院接她。还在医院走廊里站着的徐父徐母,这个时候也慢慢地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徐父对自己的妻子说:“儿子生前有什么愿望吗?”徐母想了想说:“他好像报名参加了一个什么器官捐献,说是死后要将自己有用的器官捐献给那些需要的人。”徐父着急地说:“现在已经6点了,遗体捐献要在捐献者死亡两个小时之内启动,快点儿吧,我们去找医生。”徐母听了丈夫的话,很是生气,不满意地说:“儿子都已经死了,你还要折腾他呀!就不能考虑考虑我的感受吗?”这话里满是埋怨的语气,毕竟天下任何一个母亲都不希望自己的孩子受到伤害。徐父也稍有些愠色,带着些急促的语气说:“这是儿子生前的选择,我们应该尊重他。你现在不愿意,不代表儿子的心意。孩子活了十几年,都是我们给他安排,他难得做一回主,我们就不能顺了他嘛!”徐母内心纠结了一会儿,默默同意了丈夫的说法,和他一起走到了医院的院长办公室。敲开了办公室的门,两个人一起走进了办公室,正在坐着看一些东西的院长看见了门口的徐父徐母,匆忙地站起来说:“徐老,孩子的事情我已经知道了,我代表医院对你说一声抱歉。来,坐在这儿。”徐父脸上闪过一丝丝的难过,安静地对院长说:“小许啊,你是我多年的学生了,我想问问你关于孩子的遗体捐献,你看看是不是有需要的病人。”院长高兴地拍了一下手,但是又很快地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就惭愧地说:“徐老,对不起啊。刚才我有些失态,主要是因为我也在想这件事情,这里有几个合适的病人,无论年龄还是基因分列,都与孩子的很吻合,你看一下。”院长说完,恭恭敬敬地向徐父徐母递过材料。徐父,是东海市第一医学院的首席教授,也是院长的恩师。因此,东海市很多人都了解他的为人。而徐斌呢,不愿意学医,就去学了其他。徐父徐母分别看了几个人,选定了之后,就对院长说:“就这几个吧!反正能用的器官估计只有这些。”院长听了之后,激动地对徐父徐母说:“老师,师娘,你们都是好人啊!这几个年轻人一定会感谢你们的。”徐父依然平静地说:“小许啊,尽力而为,你去准备吧!我和你师娘就回去了。”说着,和院长打完了招呼之后,就慢慢地下了楼,回家了。
    赵心茹接到了雪儿的电话,就很快打车到了医院,雪儿上了车,便倒在茹茹的肩膀旁边哭了起来。茹茹着急地问她,“你怎么了?”雪儿伤心地对茹茹说了昨晚的事情以及今天早上的事情,最后还后悔地说:“都怪我,如果我不那么任性,徐斌就不会有事了。”茹茹安慰着雪儿说:“不哭,事情都过去了。”说完,用手抚摸着雪儿的头,不再说话了。出租车来到茹茹的家门口,两个人下了车,走进了房子。茹茹一个人住在这儿,很大的一间房子,很多漂亮的家具。茹茹进了家门,叫雪儿在床上睡一会儿,雪儿很听话的睡着了。
 
上篇:凶手 下篇:凶手
点击人数(11361) | 网友评论(0) | 推荐作品(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