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短篇首页 学生 小说 散文 杂文 诗歌 日记 论坛            
首页 > 短篇原创 > 小小说 > 校园文学 > Mark the magic device of morden school
Mark the magic device of morden school 文 / 桐人、  2013-2-7 17:50:18 
引子。那简直是一场噩梦——斯佩尔再也记不起一切,醒来时只是躺在一个不知名的地方的床上——这,这到底是哪里?他的指甲使劲挠着头。他发现在他的床侧面有两张其他的床,但是这个房间似乎出奇的大。
每一张床上都有一个熟睡的男孩——这看起来是男生宿舍。宿舍的天花板变了。他醒来时,天花板应该是浓浓的夜色。现在,居然有一个太阳缓缓升起,上演日出的景象——随着房间越来越亮,他侧面的男孩醒来了,他打着哈欠,睡意朦胧的望着斯佩尔。他有着蓝色的大眼睛,黑色带着卷的头发,刘海盖住了男孩一半的眼睛,还有他的床边放着一个东西,它像是十字架一般,闪闪发光。斯佩尔想问问那个男孩子这里的一切问一下他的记忆——但是他的头开始剧烈疼痛起来,那疼痛让他觉得自己脑袋都大了一倍,疼到他的神经都在撕裂。“斯佩尔,你怎么了?”那个男孩居然知道他的名字,斯佩尔想。“我是说——你的眼睛下面怎么有一道疤痕,看起来像是。呃。。像是一个标记。来的时候你并没有啊?还是我没有发现?”斯佩尔依然头痛,而且脑袋更胀了。“哦天哪。是么我不知道……嘶……”他觉得很糟糕,脑袋里一片空白。视线变得越来越模糊……他觉得格里姆的表情有点扭曲。
接着一个仿佛熟悉的声音进入他的脑海,他晕了过去“欢迎来到摩登学院,我是校长,你可以叫我斯格拉菲尔约翰沙克尔先生或者沙克尔校长,呃,爱怎么叫怎么叫吧。”声音显得很轻松。但是斯佩尔吓坏了,他根本不知道该怎样做出回应,他不知道这到底是现实还是梦境,他张开嘴,欲言又止。这个老人的样子非常滑稽,他穿着皮夹克,居然还带着一顶西部牛仔的帽子。没有半点校长的模样。“啊,你一定对周围很困惑。”
   “是啊,我现在甚至连你是不是校长都不知道,对我的身世,我的父母,我的一切都想不出来,还有,是你,拿走了我的,”他停了停,语调有点生气,“记……忆?”“你,”校长也有些生气“是在质问我么?”
   “是的。”斯佩尔说。很坚定的看着他,刚才害怕的心理烟消云散。
   像是习以为常,校长突然脸上露出了笑容。“去见见你的同学吧,快点醒过来,要不然可赶不上早餐了,波莫娜可受不了有学生拖拖拉拉的。”他没有回答斯佩尔,只是像对待新生一样对斯佩尔说话。他猛地从床上睁开眼睛,发现那个男孩依然在看着他,只不过,另一个的男孩已经去吃早餐了。“嘿老兄,你一定是接到校长先生的梦了吧。你的怎么比我们接受的晚一些啊。”那个男孩递给斯佩尔校服,“快穿上,吃完早饭和我一起去买些必备用品。”“必备用品?什么东西?”斯佩尔一头雾水。“校长没跟你说么?你,是新生啊。你要买这以学年的必备用品,像是一些书之类的。”男孩说,“对了,还没有跟你说吧,我是格里姆爱德华。同你一样是一年级新生。”“等等,校长这些都跟你说了么?我的梦不一样啊!”斯佩尔问道,开始穿起格里姆递给的校服。“不可能没跟你说,校长托的梦除了名字其他说的话应该都一样,也就是说,说的都是同样的事情,你的怎么会不一样。你一定是在开玩笑。”“没有,我是认真的。等一下,这是什么校服啊!”斯佩尔哭笑不得的说,镜子里的他就像是一个身披袍子的神父一般,如果再拿一本书,他就真的是神父了。格里姆没有回答,看了看表,皱了一下眉头,拉起斯佩尔的手就跑,“你不知道,波莫娜她……”“从来都不喜欢有新生晚点,”斯佩尔一边跑一边接着格里姆的话,金色的刘海盖住了眼睛。早餐非常丰盛,学生们到处交谈并结识新朋友,格里姆嘴里塞了一大堆的东西,说话变得含糊不清,正在到处找水喝,斯佩尔趁着这个时候在观察这个大厅。这个大厅堆满了人,学生们挨着坐下,开始大吃特吃,斯佩尔注意到对面桌子的人正在议论着什么,还有的人正在抢食物,斯佩尔凑了过去,盘子内只剩下了一个,那个东西看起来黏糊糊的,在相貌上就输给了其他的食物但是斯佩尔却有意要去尝一尝,下意识从中间拿出了那个东西塞进了嘴里。还没有等他反应过来,剩下的人中一个高年级学生就冲过来一把抓起他的头发,把他拎了起来,疼痛难忍,那个黏糊糊的东西给生吞了下去,斯佩尔没有尝到任何的味道。“小子,知道这个是谁的么!”那个拎他起来的高年级学生说着语气中带着愤怒。“想找死么!刚好试试我的武器。”斯佩尔并没有动弹,他知道自己只要一动弹,头发就会承受不住。紧接着他看见那个学生手中握着一个闪闪发光的东西,那就是他在格里姆床边看见的闪闪发光的东西——只不过这次近距离观察,他看得更加清楚。这和格里姆的那个并不一样,他的那个有点象十字架,而这个却是一个骷髅的形状。这个标志处处透露着死亡的气息,让斯佩尔有些害怕。那个学生将他放到地上,然后用那个骷髅对着斯佩尔。格里姆突然从围观的学生身边走过来,推开那个学生,扶起了斯佩尔,从衣服里掏出十字架。“你想怎么样?”那个高年级的学生又改变方向,用骷髅对准了格里姆的脑袋,“只要我说几个字母,它就会贯彻你的脑袋,你不想在新学校的第一天里变成冰冷尸体吧。。”紧接着他开始大笑,非常恶心的笑声回荡在斯佩尔的脑海里。不知不觉中,波莫娜已经来到了高年级学生的身后。“是谁让你戴着Mark the magic device来吃早饭的!”(注:Mark the magic device是一种带有魔法的标志武器,没有变成武器的时候是带有魔法的标志,但仍然有杀伤力,变为武器的时候杀伤力更大、也带有魔法而已这种东西分为等级的,之后会仔细讲解)一瞬间里,斯佩尔仿佛听见了狮子般的怒吼,大地仿佛都在颤抖。“还在这里闹事?瞧瞧,有人拿着Mark the magic device在食堂里欺负人!多么可笑!”可是……可是他也拿了Mark the magic device,您怎么……”“有么?在哪里?”格里姆受伤的东西一转眼不见了,波莫娜点点头,搜了搜格里姆的袍子——一无所获。“不可能!刚才还在他手中的!”高年级同学几乎是喊出来的,冲过去搜查格里姆,但依然没有找到。“用不用我脱了裤子给你查啊!”格里姆大笑着说,围观的人也笑了起来,却没有人揭发他。“处分,不许继续吃饭,降级“silver Mark the magic device”降级为“common Mark the magic decice”,并且罚你打扫食堂的卫生。这是很严重的罪过,晚上罚你禁闭。波莫娜走后,学生们纷纷走出食堂,除了那个高年级的学生。“嘿!你们叫什么名字!下次,下次我……”高年级学生叫住了格里姆和斯佩尔。“我叫格里姆爱德华,他是斯佩尔弗鲁姆,怎么样,你下次见到我们要怎么样?只要别打扫其他其他地方的地板就好了!哼,还有,你是谁啊。”“菲戈。”他气得说不出话来,慢慢的说出了他的名字,“菲戈佩特。”“走,我们回宿舍。”格里姆急忙拉着斯佩尔向宿舍的方向走去,“拿上你的common Mark the magic decice去,要不然一会再见到他,就没办法应付了。特别是在校方监视不到的街上。”“我?我也有那个玩意?”斯佩尔用手指向格里姆把玩的东西,“你是怎么让那个隐藏不见的?”“非常简单。”格里姆说着手中的十字架就不见了。“这是它的能力的一种吧,隐藏,并且隐身不见。当时我并不知道它还可以这样,不知不觉的感觉它不见了,然后借机说自己没有带,放在了宿舍。但是波莫娜一走它又躺回了我的手心。"说完,十字架再次出现了。“酷!”斯佩尔说着,“你知道我的那个东西,叫什么来着?好像是“Mark the decice"吧。”“不不,是“Mark the magic decice”,那个是一种带有魔法的标志武器,当你想要使用的时候,它就会变成武器。但是学生通常不允许变成武器,所以没有人知道那些东西会变成什么武器。即便是那样,没有变成武器的时候还是很危险。”格里姆继续把玩着十字架。“让我看一下。”斯佩尔说,“可以么?”“当然。”十字架一道斯佩尔手中,就变得异常的大。格里姆的下巴都要掉到地上了。“让我看看,它的名字。”斯佩尔自己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说出来,他的语言仿佛不受控制。“covert...”“隐秘的?这是什么名字?它的名字就是这样?”斯佩尔回过神来,变得一头雾水。“你……”格里姆有些结巴“这是它的武器模式么?”“如果是,会怎么样。”斯佩尔问道。“校方的警报器会响起来,然后,我们将会被开除。”如晴天霹雳,警报声响起——刺耳的让人发疯。斯佩尔的头又开始痛了起来,警报声深深回荡在他的脑海,一直都不停息。第一章、当他回过神来,格里姆正在和校长先生讲话,校长模模糊糊的脸色似乎显得非常沉重。格里姆不时看了看斯佩尔,指向他眼下的标记。“他的 modren device你看过么?呃,我是说,带在身边么?”校长问格里姆,看着他蓝色的大眼睛。“我想没有,校长先生。您认为,他的magic device并不是普通的?接触其他的device就会产生碰撞产生结构的变换?”校长没有理会格里姆,他的脖子上的项链闪烁了一下,格里姆的头又开始疼痛起来,但是疼痛的感觉截然不同,是分散的疼痛,不像第一次的集中疼痛。他的回忆,好像就在眼前闪过,但是他看不清——他很认真的看了,却看不清——一切都是模糊的,幽灵般的那种。他又昏了过去,尽管“醒”的时间并不长。一瞬间里,他突然醒来,坐在校长室里,校长正在看着他。天色已经近黄昏,斯佩尔想起要去买“必需用品”,在校长室里环视,目光逐渐寻找着格里姆。“你的现象很稀少,甚至没有几率发生——失意。”校长说着,脖子上的项链又闪烁了一下,斯佩尔面前桌子上的杯子凭空动起来,有些颤抖的倒着水,开始沏茶。“你是怎么做到的?”斯佩尔问,但心里却很平静——这里的一切,他明白这里的一切都不是他能所及的,甚至不是他所认知的范围。“还有,格里姆呢?”他问完心里觉得有些不礼貌,毕竟他在这间学校上学,而面前的人是校长。“你的朋友,我安排他去买你和他的“必备用品”了,而且你也不用担心他会被人欺负,我已经允许他用covert的能力了,他的行踪不会被发现,我也提醒你最好别没事找事。”一个杯子缓缓移动到校长面前,校长尝了一口,接着说到。“至于魔力,它。”校长指了指脖子上的项链。校长的口气严肃,“阴霾密布的世界。”“什么?”“你的记忆。”校长又喝了一口茶,声音中的沙哑被冲去了一些。“我看了你的记忆。”“那么,您应该知道我的一切了吧。”斯佩尔心里明明很激动,语言却没有一点激动的迹象。“异常的气息,正确。”校长淡淡的说,斯佩尔仿佛看见了桌子上的笔在纸上打了一个对勾。鲜红的字体——他拿起了那张纸,上面却什么也没有。“异常的观察力,正确。”校长又喝了一口茶,微微咳嗽了一下。笔开始不停的在纸上划着,但是斯佩尔拿起来,却什么也没有——随着笔的运转速度越来越快,越来越狠,他的脑袋仿佛要炸了一般混乱。“开始了。你的 Mark the magic device,Lord ring...”校长的项链慢慢抖动、剧烈的抖动,闪烁的光变得停顿,斯佩尔的记忆仿佛又轮回了一遍……快的让人追不上。“跟着它!你的标志正在让它逐渐消失!”斯佩尔在他的脑海中奔跑着,汗不断从他的额头上落下,他的记忆,还是溜走了。他又一次昏过去,尽管他不想那样。紧接着他开始思索,在这一天里,他究竟做了一些什么事情。答案是一片空白,除了肚子里那份早饭——他连味道都没有尝到的东西。挨饿倒是没什么,头痛、被打是更痛苦的。醒来后他已经躺在了宿舍的床上,那里有校长的留言和一份晚餐。他一把拿过晚餐,大口吃了起来,因为他现在连看留言、想东西的力气也没有了——这一天一塌糊涂。准备的晚餐里,有那个黏糊糊的东西,现在在宿舍灯光的照耀下变得五颜六色。宿舍中那另一个男孩还没有回来,只有他和格里姆。格里姆正在端详着他的 Mark the magic device ,那个被改变了结构的东西,也变得光彩照人,格里姆的眼神呆滞,等斯佩尔嚼完了嘴里的大号三明治开始说话之后才开始说话。“校长说,他会想办法弄回去,但是我想让你再试一试。”这次他没有用“老兄”这个词,语气也有点忧伤,“等你全部吃完我给你介绍一下学习的用品。”“我很抱歉,我不是有意……”“我当然知道你不是有意的,我希望你再试一遍。”格里姆的语气开朗了,像是强行改变,笑容有些僵硬。“呃,万一……”“没有万一。”格里姆又打断了他的话,用坚定的眼神看着斯佩尔。“好吧。”斯佩尔接过,格里姆的眼睛就瞪大了。那个Mark the magic device 变回了原来的大小,但是警报又响了,他们没有迅速被转移进入校长的办公室,看来校长已经对他们两个的情况有所了解,同意了他们的实验。“校长的那个警报器并不能察觉到学生们是否变出了武器模式,只要Mark the magic device有动静,它就会响起来——证明以前的学校根本没有你这样的情况,能让它变换形式却不是武器模式。”格里姆说。“我们是不是应该看看校长先生的信件?”他接着问。就在这个时候,另一名学生进入了宿舍。“大家好啊!”他拿着一大包的东西从门外挤进来,显得非常吃力,“我是克雷萨斯格雷姆斯。”"嘿老兄,要帮忙么?”格里姆又用了“老兄”这个词,斯佩尔放心了,他又重新是那个开朗的格里姆了。他想,吃下最后一样东西——黏糊糊的东西所谓不能以貌取人,今天他有了新的见识——不能以貌取物。含在嘴里,仿佛它的味道是巧克力一般顺滑。格里姆看看他,说“错了错了!不是这样吃的!应该在吃之前,想一想你要什么味道,越多越好,它就有那些味道了,你看今天那一帮人,他们是先对视——也就是先想之后再吃的!你这样直接吃,它的味道就会没有限制……”刚说完“限制”,格里姆的嘴中就有了一股臭味!他急忙吐出来。“这是牛粪味!!算你走运,没吃到"Scotland super skunk juice"味的!哈哈!”(注:Scotlandsuper skunkjuice是“苏格兰超级臭鼬汁液”,是一种生物的特臭汁液。只在苏格兰校区(摩登分校)才有的。)那个叫克雷萨斯的人说,刚挤进来就笑翻了斯佩尔一边笑一边漱口,他呛着了。接着就是三个人的笑声充斥着宿舍。“你们能将学校的事情讲一下么,校长他……”“当然可以。这个摩登学院,是一所扶持拥有天赋的巫师学院,这所学院的隐藏covert 能力非常强大,我们这一所是所有分布在世界各地的学院的主校,是支撑所有学院的隐藏能力的来源地点——摩登学院已经成为了魔法界名声很高的学院——”格里姆一边说一边模仿着校长的声音。“学的真像!”克雷萨斯说,“魔法界衰退了……现在我们不能指望那些可怜的普通人……”他的声音就没有那么沙哑了,最后还忍不住笑起来。“等等,衰退是什么意思?”斯佩尔问。“你不知道么?自从1973年,真正的魔法界就已经不复存在了!现在的魔法界,只是障眼法而已——只是,只是幌子而已,大部分地方全部被破坏………不过校方应该会维持着魔法界的一些秩序,你不知道,真正的工厂,是在地下的一个时空裂缝里!”克雷萨斯说着,手指指向地下。广播响了起来,里面的声音吵醒了整个宿舍楼。“现在我们要转移,请保持安静。现在我们要转移,请保持安静。”“啊……看来这里也不会安全了。”第二章、失控学院发出了一震轰鸣,然后开始晃动起来,宿舍楼也开始晃动,像是老化的机器一般,卡擦卡擦地向下下滑。斯佩尔的晚中餐的盘子在晃动中震碎,楼开始倾斜。“房间的屋顶可以将外面的情况展现出来,”格里姆说,他躺在黑色的床上,舒服地看着天花板,不在意床的晃动在屋子中滑来滑去。“可能你的晚饭要吐出来了哦。”他淡定的笑着,斯佩尔顿时感觉头一阵眩晕,因为他刚吃过饭,在床上躺着很不舒服。克雷萨斯一直在地板上滑,他的脚上套着刷子,“正好趁着摇晃来打扫一下。”他说,“我的Mark the maigc devie首个能力就是它。”只见克雷萨斯的手指间滑过一道光芒,火焰徒然升起。“这只是初步的小火苗啦。”他熄灭了火焰,然后看向斯佩尔和格里姆,“你们呢?”“covert 。”躺在床上的格里姆说了一声,他就彻底隐身不见了。“酷……”克雷萨斯露出了一个很傻的笑容。“那他的……”“忘了自我介绍了,我是格里姆爱德华他是斯佩尔弗鲁姆。”格里姆打断话题,仿佛不愿意让克雷萨斯知道斯佩尔的事情。斯佩尔他是在承受不了这样的晃动,在洗手间呕吐了起来。晃动结束后,斯佩尔陷入的呕吐状态才结束。广播里说了一句含糊不清的话,可能是因为格里姆的话太大声了。“我比较喜欢不戴安全用具,开学第一天你就撞到好玩的事情了,斯佩尔你要感到非常幸运!!这是你现在的记忆里最疯狂的事情!!”斯佩尔没有缓过劲来。“伙计们,现在,”格里姆缓缓的说,但还是没有掩盖住嘴里的兴奋,“要穿梭喽……”还没有明白什么回事,宿舍楼就以急速向前前进,仿佛在过过山车一般,几个男孩一下撞到天花板上,嘴巴被强大的吸力所吸在天花板上,就连说话都不能说,呼吸都可以盖过!他们的尖叫被卡在喉咙里,听风在耳边呼啸而过,那感觉实在是太爽了!想必这就是时空隧道了……斯佩尔想着,他的头发都变了形,他的脸也变得糟蹋蹋的。将近两分钟的时间,他们沦陷在这种情况。接着速度慢了下来,学院平安到达真正魔法界。因为时空裂缝的原因,现在应该——还是开学第一天的早晨状态,斯佩尔的时间差彻底被打乱了——一会昏倒一会吃饭,他实在是想不到自己找回记忆的第一天就这样的悲惨,他深深叹了一口气,体力有些不计。“在时空裂缝那边的人,差不多都转移到了这边,这边是新建的城市,总体来说就一个词:机械化。现在的普通人,下令不让我们魔法界去干涉他们的生活,禁止涉及他们的生活,一旦发现有巫师在他们的世界,他们的总领就会下令杀死我们的人。”格里姆说。“他们想让我们自生自灭!我们也是人啊!”斯佩尔叫起来,“魔法界的总领怎么说?”屋子的地板晃了一下。“他说我们爱好和平,确实不应该去干涉他们的生活,毕竟,学院的筛选条件是自他们那里或者是历代魔法师——纯正血统的人。”格里姆回答道,一边说一边整理头发和衣服,“据说有个大魔头,在背后操控着原先那个和平的魔法界,并且煽动我们和普通人世界发动战争。我们一直在忍耐,一旦魔法界和他们那里发生战争,必定会两败俱伤。”克雷萨斯踢掉刷子,房间的摆设乱了套。“看起来,斯佩尔你不是一个普通混血。”格里姆说,“听说咱们学校的那个菲戈佩特就不是普通混血,他的父亲是巫师“野狼”。狼是带有一点点“神”的血统,野狼就是“狼”的后代,怎么说呢?嗯——就是淡了一点点的感觉。然而有个野狼当父亲是学生们的梦想。”“要是“野狼”向他那样那么坏,我才不会去当呢。”斯佩尔翻翻白眼,“你们是混血?”“不,我们是纯血统的巫师。要不然我们不可能对这边这么了解。”格里姆说着,开始擦拭他的标志。“好了,”他说,“欢迎来到,”“魔法首都,其切斯特。”他打开宿舍的门,差点哉出去。此时的10层宿舍已经完全没有任何模样了,全是破破烂烂的木头,这栋楼已经被清空了,他们的房间在最高层悬挂,如果不是格里姆机灵的抓住了门把手,他恐怕已经被摔成肉饼了。“我的乖乖……”斯佩尔看着他们的房间只被一根柱子支撑,已经完全没有兴致去呕吐了,站在原地,慢吞吞的说,“大家都别动,慢点,顺着这跟木头爬下去。”“我们应该等校长……”“我可不这么认为。”斯佩尔看着面前的学校。它已经支离破碎,里面没有一个人。屋子的地又晃了一下,但这一次,没有人感觉好玩。“克雷萨斯,你先,你慢点走,从那个角落走出来,然后爬下去。”“不,不,我有……我有恐惧症,高度恐惧症……跟你说,我从小就害怕高,连婴儿床都没有坐过。”克雷萨斯颤抖着说,脸上的肌肉抽动了一下。“我叫你去你就快去!”斯佩尔不知道为什么,仿佛有什么控制着他的语言,而且他说的话,声音无比恐怖,连他自己都不敢想像。然后更可怕的事情发生,克雷萨斯整个人飞了出去,应该说是被弹飞,只用几秒钟的时间,他就撞在了格里姆的身上——他们一起下去了。就只剩下了惨叫。“恐惧比信仰更具有侵略性。”脑中突然出现了这个念头,他自己都无法控制。他迅速去看了一看底下的两个人,他们在离地面2尺的地方漂浮着并没有摔下去,格里姆仰面朝天向斯佩尔挥手致意。“你是怎么做到的?”格里姆问,“我还以为你没有魔器!”“谁说我没有!”第二面人格突然咆哮着,(我们暂且叫作第二人格)斯佩尔情绪激动。“……你的声音。”克雷萨斯说着,声音有点怪怪的,他的高空恐惧症才缓过劲来。“我不知道,我不知道如何控制我的声音!快点……你们快点去找校长,让他帮帮忙!这个性格脾气很不好!要快!!”斯佩尔觉得头晕,而且很痛,仿佛身体不受控制一般,他竭力制止着,故作轻松的自言自语“:你叫什么来着?lord ring?魔王戒指?你想怎么样?你能把我怎么样?”斯佩尔听见12点钟声的回荡,仿佛是一首催眠曲,他也知道这是他的魔器在控制他,于是撒手一搏,以最快的速度飞向天空。天空被黑色的长袍划了一道竖着的天际线,黑色的长袍在天空中非常扎眼。过了一会,头又开始痛了,这回他的大脑不再能控制空气,脚下流动的空气越来越稀少,直到最后,他的意识也被压迫了,脑袋中仿佛是lord ring在威胁他,隐约间,他仿佛听到两个字:记忆。接着他就从高空中坠落,又一次看见黑色的从天际掉下。
   



格里姆正在寻找着校长的足迹,魔法界的面积可不小,要想找到,就得用飞的。
然而却他们没有注意到天空中的哪一条直线。
格里姆深深吸了一口气,向学校的内部走去,虽然内部有一些地方是大理石做的依然保留,但学校依然面目全非。
他仔细寻找着,标有库房的木质标牌。
克雷萨斯则责备着校长,“天啊,校长到底干了什么?这样的破坏力,根本不可能是学生所为,那就是教师,哪个老师会这样?哎……”他一边踹开一扇扇破烂的门,一边嘟囔着:“学校连北极飞空粉都没有了么?”
“行了,你不觉得有点奇怪么。”格里姆说,“他自己让我们走去找校长,自己去干嘛?还有,转移这些事情到底是因为什么?”
“奇怪奇怪,你天天唠叨。我父亲在魔法界里就从来没有说过奇怪这两个字,也不是好好的。现在在魔法部门找一门工作,生活滋润着呢。”






 
上篇:为什么都爱钱?(二) (修订版) 下篇:起源大陆
点击人数(7890) | 网友评论(0) | 推荐作品(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