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短篇首页 学生 小说 散文 杂文 诗歌 日记 论坛            
首页 > 短篇原创 > 小小说 > 悠幻玄谜 > 十里月光
十里月光 文 /   2012-3-12 9:51:19 
     这是月宫——广寒。从失去记忆起,我便从未离开来过这寂寞的土地。除了那个整日痴舞的嫦娥和那个埋头砍树的吴刚,以及那岁岁年年总相似,不生不长,不死不灭的月桂,整个月宫就再也没有生气。年复一年,日复一日,像一个巨大的坟冢,消磨着神无尽的生命,一寸一寸,永恒静止流泻。
    所以当如来问及:“痴兔,可愿下凡为一劫”时,几乎没有犹豫,我答应了。佛叹息说“一切皆是因果轮回。”又是奇怪的语调。我转身,是久违了的心跳,温暖的让人上瘾。
    下界的那天,天竺国的花开了,鲜红的像血。十里月光,十里桃花,送别的歌曲远远传来,伴着我淋漓的舞袖,似为哪段前尘悲凉。
    我百般讨好那个年迈的国王,千般为这个国家的子民请命,完美的连自己都迷惑着,我究竟是上界玉兔还是天竺公主。只有当国王浑浊的双眼深深凝望我时,才会产生一丝力不从心。感情,终是我等妖物承受不起的东西。
    “女儿,东土的和尚来了。“父王说的仿佛知道我在等他们一般“随我去看看吧!”
    “是!”我按捺住一丝落寞。预见了不久的离开,预见了寂寞的广寒。
    殿下的几个人都是认识的,齐天大圣,天蓬元帅,卷帘大将个个都是当年响彻天庭的名号,如今竟肯纡尊护着一个平凡的和尚,真是可笑。想罢,轻笑着走向面容模糊的玄奘:“父王,这便是东土来的客人吗?”
    “公主有礼了,”平淡的语气,抬头是月光一般宁静的目光。蓦地,心不可遏制的疼了起来。滂泊的悲伤,从眼角开始泛滥。玄奘微怔,依旧是月光:“公主何故悲伤?”
    “父王,昨晚女儿梦见了母亲,母亲告诉女人他便是女儿的良人。”不敢看他的眼镜,我匆匆转身,装作娇羞,奔向殿外。我听到父王高声朗笑,群臣齐声恭贺。唯独没听见他的声音。“公主,何故悲伤。”“何故悲伤?”“兔儿,何故悲伤?”
    接下来是婚礼,意想不到的顺利。梦中华丽的嫁衣,放肆地鲜红,那人手秲墨莲,踏着西天漫天的霞彩对我说一句:“兔儿,我依约来了。”像一个魔咒,我在狂舞中迷醉了自己。抬头,我看见他向我走来,一身红装。梦境与现实交替,重合。我娇笑着缠上他的胳膊:“驸马,你可知我等了你多久。”玄奘闭目眉间是难以掩饰的厌恶。“驸马。从今以后我们便生生世世永不分离。”玄奘抽出手臂,缓缓流淌,珠玉般的声音:“公主请自重。”心口又疼了呢,嘴角却依旧是夸张的弧度:“你是我的夫君,对你好是一个妻子的义务啊,又何来不自重呢?”他转身依旧不看我,只念着“阿弥陀佛”一遍又一遍。“木头,以后叫我兔儿好吗?”轻轻地我开口,眼前已是大片大片的舍子花。“公主又何必强人所难。”“哈哈哈哈,”我在殿内舞了起来,烛火摇动,照得广袖的阴影修长而灵动,像月老的红线,断了就再难系住。“木头,你终是前缘尽忘,”一甩一收,曲罢舞止,“那就让我助你成佛。”声音里竟是难以抵挡的悲切。玄奘神色微动。“木头,我欠你的,都还清了。”一滴泪划破空气。玄奘迷惑了。他伸手轻轻擦过我的脸颊,晶莹凝在他的指尖。”“你记起来了?”掩饰不住的狂喜。只见他甩去了那抹晶莹,双手合十,莲口轻吐:“公主,万念皆起于欲,无欲便无伤,前尘过往纵使千般美好,亦不过是过眼云烟,如朝暮浮游,抵不过生死二字。所以,放下吧!”“你真当这般想?”“出家人不打诳语。”我摇了摇头,窗外依旧是月光十里。接着,依着预言,齐天大圣冲入殿堂,一把扯下那个美好的喜字。木头,我与你的婚礼到底是残缺体。我看见金箍棒落下,听见你略略焦急的声音:“勿伤人性命。”够了,骗子,你起没忘对吗?我返回真颜,朝他一笑,扔下玉笛,飞身离开。使命完成了,寂寞滋长了……
    广寒依旧是荒芜而死寂着,月桂树下,一个女子长发垂腰,跪坐在阶前,药香自她的白衣悠扬出来,淡淡地,像是她唇角清雅的笑容。“玉兔,”哪吒风风火火地前来:“今日事金蝉子归位之日,我们一同去观礼吧!”女子抬头,一双秋水烟雾般的眼,她轻轻开口:“不了,药还没捣完,姐姐回来便是要寻的。”说罢,抬手,将哪吒挡在结界外。
    月桂依旧是不生不灭,不死不伤。
    玉兔放下玉杵,浅浅一笑:“说过,不再打扰。”明媚离开,是我送你的十里月光
    千年之前,
    “你这孽障,本尊的圣物也是你等可以受得住的?”只见一男子白袍清雅拎着一只通体雪白的兔精,斜睨着凤目,摇头轻叹。那只兔子可怜地鼓着肚皮嘤嘤轻唤。
    “罢了,本尊向来慈悲为怀。”一滴佛血滴在白兔的眼里。刹那间,刚才还垂死的白兔化作了一个扎着包子头的女娃娃,小脸涨的通红。
    “倒是只漂亮的畜生。”金蝉子微笑起来。
    “我不是畜生,我叫玉兔,是广寒月宫的守宫上仙。”玉兔生气的脸颊一鼓一鼓的。
    “本尊饿了,去找点吃的。”金蝉子转身浅笑,脸上是得逞的笑容。
    “凭什么啊?”玉兔狂跳。“本尊的圣物可是在你肚子里啊!”一下子。玉兔闭了嘴,不就吃了你一颗内丹吗?他那里是佛,根本是魔…….
    接着便是无望深渊….
    “兔儿,这里..”金蝉子超远远捣药的玉兔招手。“木头,今天又是什么好东西?”玉兔飞向笑着的男子…….
    “兔儿,我喜欢你。”“啊!”“不准拒绝”“啊!”
    “兔儿,我们离开吧!”声音是疲惫。
    我们的婚礼,却只剩下新娘的一袭红衣。“兔儿,等我。”我等你…….
    “金蝉子,身为大佛受妖物蛊惑,违背天条,今削去他大佛之位,面壁终南山三百年。
    玉兔打回原形。受三世轮回之苦。”
    “我说,我自愿削去万年修行,请保持玉兔仙身如何?”
    前缘尽逝,从此一人在人间历尽千世苦难,一人在广寒受罢万世寥落,唯有月光皎洁如旧,十里绵延…….
                                           长兴中学高二13班邢嘉玲
 
上篇:想念#8226回忆 下篇:理想
点击人数(9364) | 网友评论(0) | 推荐作品(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