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短篇首页 学生 小说 散文 杂文 诗歌 日记 论坛            
首页 > 短篇原创 > 小小说 > 校园文学 > 谁许谁地老天荒
谁许谁地老天荒 文 /   2010-11-7 10:26:26 
一年后,在这盛满巨大离殇背景的季节,林晚晚回到了这座城市。
    
    经历了颠肺流离,人情冷暖,终究还是绕了个圈回到了最原始的出发处。
    
    又回到这里,育南高中校门口那条蜿蜒狭窄的用青石板砌成的护花坛。花坛里的花已凋谢,颓败的散落着。花开花败终究敌不过融入泥土的宿命。
    
    脱下鞋子,双手展开,一如以往,迈开步子轻轻地向前方挪动。青石板的冰凉气息由脚底直直的冲击着早已麻木的神经,进而蔓延至身体的各个角落。她可以拥抱自己,温热胸前的温度,但脊背的寒意,她却无能为力。它只属于一个人。泽。总是站在她身后一米远的距离,两只手臂的宽度,默默跟随,忽远忽近。不需要任何动作,只需两束温暖的目光,就能无声息传递热量,心生温暖。
    
    那时的晚晚总是大声嬉闹着,蹦跳着踩着边边,天高地厚地不知道什么是危险。
    
    那时的晚晚总觉得云在转,空间再转,时间过得飞快。
    
    一切都是因为有泽的存在。
    
    
    
    一年前这个时候,林晚晚还像个小女生一样黏缠着泽,拉着泽的衣袖撒娇着,再泽出门的时候,像烦人老阿婆一样聒噪着:“不准看漂亮女生,不准和漂亮小女生搭讪……不然的话…嘿嘿…”泽总是假装埋怨:“怎么世上还有这样一个林晚晚啊!”
    
    
    
    那时的泽高大、帅气是女生心目中的白马王子,纵使他异性缘那么好,在林晚晚观察看来,他从未多看女生一眼,当然除了自己。泽只对林晚晚好,宠溺她如小孩。那时的林晚晚总是夸张的挽这泽的手,大肆地向那些眼红的女生炫耀着他的归属权。林晚晚喜欢这种被人嫉妒又羡慕的感觉。
    
    如果说离了水的鱼会生不如死的话,那离开了泽,林晚晚的生活就会变成一潭死水。爱慕他的女生把他当做白马王子,在林晚晚心里,他是她的神。
    
    在泽出门后的数小时里,林晚晚把家里天翻地覆的搅得一团乱,然后又一点一点的仔细整理,把地板拖得锃亮。接着便开始看着小闹钟滴答滴答滴答转过一圈又一圈的轮回,计算泽归来的倒计时。人在等待的时候总是总是最漫长的,像放慢镜头一样,一秒钟分成了无数份,每经历一份都是艰辛的过程。当看到泽回家打开门向晚晚打招呼的那一刻,当林晚晚开心的应答的那一刻,晚晚的生活才开始复苏运转。先前的孤独等待像只是个诡异的噩梦,没有人知道,着其中的滋味,只有当事人苦苦承受。林晚晚对泽的依赖就像她对可乐一样,那种冒泡泡的碳酸饮料,轻而易举地虏获了她的心。
    
    她以为她爱他,他疼她,这就够了,不需顾及外界因素;她以为只要像这样平静的过下去一定会携手看垂暮夕阳。一切都是以为,一切都是臆想。
    
    10月22日,晚上九点。
    这是的晚晚正舒适的枕在泽的大腿上,一小口一小口地啜饮着可乐,眼睛则肆无忌惮地盯者泽白衬衫露出的唯美锁骨。不得不承认,他的外表可以轻易勾起一个女人的妒忌心。而晚晚则为自己能幸福拥有他而开心的眯起了眼。
    茶几上已散落着空的易拉罐,晚晚因兴奋而开始准备拿第五罐的“百事”。泽的手就这样落在了她的手上。脸上有些许愠怒和更多的无奈,他说:“林晚晚,你就不能少喝点吗?什么时候你才能长大些?”她知道他生气了,但她林晚晚是不会认错的。她倔强的把头扭向一边,蹭的从他大腿坐起,把那罐刚打开的可乐发泄般的往茶几砸去。几点棕黑色就跳到了他雪白色的衬衫上。气头上的她选择了沉默和视而不见。
    
    当一个人爱一个人爱到深处的时候,她不求什么,她的种种荒诞行为为的只是求他一眼。她爱他不是因为他是什么而爱他,而是因为他能把她当作什么而爱他。
    
    阳台上的晚晚只穿了一件单衣和一双Hello Kitty 凉拖鞋。十月的风就这样肆无忌惮地吹进她单薄的身体,手指冻得冰凉。此刻她已全然没有怒意,事实上她从未生过他的气,她只想让他心里有她,即使伤害自己,令他讨厌自己也没有关系。显然她的目的达到了,在她从客厅出来到现在他一直注视着她,眼里是掩藏不了的担心。她微微一笑,转身冲里屋大喊:“快出来呀,泽,今晚是望月呢!”然后就听见泽拖着那双毛毛的棉拖鞋厚重的趿拉声由远及近。
    朔望圆缺,在经历了漫长的等待后只有一刻完美而后又将残缺。
    
    晚晚亲昵的抱紧泽,感受从他身上传来的温热。熟悉的味道,才能使人心安。她抬头望他,寻找那双同样注视着她的温柔眼眸。可是,她没有如预料的那样,他把头望向了左边。他没有看见她眼里瞬间的黯淡。左边阳台上站着一位美丽的陌生女子,美好的就如娇艳蔷薇花盛开。更重要的是,她有一双清澈的眼。这是另晚晚羡慕和喜欢的。但晚晚没有欣喜,反而有些排斥她。因为,她在注视他。
    这种情境该怎么形容呢,两人眉目传情,中间还夹了只100瓦的电灯泡?林晚晚突然觉得泽和那位陌生女子才是一对,自己俨然成了路人甲。他被自己突如其来的想法吓到了。放开泽,径自走进屋内,启开一罐可乐大口喝起来,将所有荒唐的想法饮下。泽还站在原地,望着她发呆,晚晚坐在屋内,看着她发呆而发呆。
    
    女人的直觉在某种情况下是灵敏的,虽然泽经常说晚晚是小孩子,但她始终是女生,一切敏锐的感觉都不是无端产生。泽从那日后便经常对着一个物体发呆,眼神空旷,没有交点;更有意无意神秘兮兮地打开手机,遮遮掩掩发着短信;更经常匆匆出门没有任何交待。
    其实晚晚不是什么都不知道,他每次出去,晚晚都会从猫眼里向外看。她看见他着急的进了对方的门,又出来。过了20分钟后双手拎着大包小包的东西往她家跑。那一次晚晚站在门口从猫眼里看了足足30分钟。开始到结束,看得眼睛酸疼,泪就这样流下来。
    
    “帮我查一下那个女人的资料。快。”晚晚打电话给好友。
    “好的,我尽力。”
    
    当晚晚拿着手上的纸时,她显然吓到了,陷在沙发里半天没反应过来。
    
    林晚晚,女,20岁,泽的前女友。4年前突然离开,原因不得而知......
    
    林晚晚拥有和自己一样的名字,并且还戏剧性地爱上了同一个人。这样的剧情为何在她身上上演,林晚晚欲哭无泪。
    
    原来当初一群人在弄堂里欺负她时,他并不是出于见义勇为,而是因为她听到了林晚晚这三个字,他以为是他前女友,结果却发现她不是。而自己则错误的把他视为了拯救为难公主的王子;原来在无数个夜晚,他落寞醉酒低吟的晚晚并不是在叫她;原来他过分宠溺自己,却从不说爱她,总保持着忽远忽近的距离,是因为他从未爱过她;原来他说的‘怎么世上还有这样一个林晚晚啊’是因为还有另外一个。原来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自己的名字。一个和她前女友一模一样的名字。而不是她。这个以前令晚晚引以为傲的名字,此刻竟开始讨厌起来。
    
    
    命运是多么捉弄人啊。晚晚深深吸了一口气。看着自己的男友,也许从来就不是吧。天天茫然若失,天天眉目传情。对着自己茫然若失,对着别人眉目传情。。晚晚突然发现自己是那么碍眼的多余者。她在一本书里读过:在爱情里,不被爱的才是真正的第三者。自己现在还不是吗?人家是人两情相悦,自己只是一厢情愿。不管从感情,还是时间上,她都输了。还有什么理由去争辩另一个林晚晚是破坏人家幸福的第三者!
    
    本不属于自己,何必强求。晚晚放弃了,与其强留不如放手。在一张无香的浅灰信纸里只有很短的两句话:
    这里气压太低,氧气含量少得只能喂饱蚊子。我决定不在这里艰难的争空气了,我要出去,回到我的大自然中去!
    
                                                         ——林晚晚
    
    林晚晚就这么走了,带着无言的祝福,带着更多的悲伤走了。她希望她的割舍成全能让另一个林晚晚幸福。即使再长不大的小孩在某一时刻也会突然长大的。林晚晚觉得这一刻她长大了!
    
    
    
    此刻林晚晚就站在这幢他们曾一起住过的公寓楼前。一年的时间将她的稚气.任性磨退。她学会了收敛光芒。她微笑着和居住在这里的每一个人打招呼,她笑着问候她以前曾说过碎碎念的老阿婆:
    “阿婆,您还记得我吗?
    老人眯着眼看了很久:“哦......是你。我记得,林晚晚!当初还有一个和你一样名字的女孩也住在这里呢,唉,你走之后,她也走了......对了,还有那个男孩子......”
    “啊,他们走了吗?一起离开这里的吗?也对,这里对他们来说本无留恋。”晚晚喃喃着,心忽的痛了一下。
    原本以为早已遗忘的过去,原来只是潜意识的自我安慰,在不经意之间就会全部涌现出来。
    “哦,你看我这记性,老了,到现在才想起。你等等,有你信......”
    
    放在晚晚手上的是一封淡黄色的信,上面还残留了一丝莫名清香。打开,素白的纸上是隽秀的字迹。
    林晚晚
    你好!
    第一次听到你名字时我下了一大跳呢,我想你知道的时候也会有这样的反应吧。拥有共同名字的两个女子共同爱上了同一个男人,我想,这就是命吧。我以为泽还是爱我的,至少在听到你的名字也叫林晚晚时,我知道他的心里还是有我的。所以我不顾一切搬到你家对面,借故自己的厌食症来挽回他对自己的爱。
    是我太自私了吧。可在爱情面前,有谁不会自私呢。我成功的拆散了你们,却永远无法挽回以前的爱。在我身边,泽更多的谈及你,林晚晚,而不是我。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什么时候他也开始习惯喝上了可乐。我知道他爱上的人已不再是我,而是你,林晚晚,是你。
    那天,你突然离开了。我看见泽瞳孔里的支离破碎,我知道他的心也跟着破碎了。我冲他大喊:“爱她,那就把他追回来呀!”声音大的不容自己后悔。声音大的连自己的心都裂了。毕竟,那也是我爱的人啊!
    泽离开了,他说要去找你,无论你隐匿在哪个角落,他都会相随。说这话时他语气坚定。我放心了,我的放手是值得的。而我也将离开,因为这里本不属于我。人总要回到该待的位置上去。
    念安。
    
                                                           林晚晚
    
    秋风萧瑟,分别了叶与树的留恋,分散了我们彼此的连依,最后只落得分离各奔东西。
    林晚晚,林晚晚,到底是谁许了谁地老天荒?
    春去秋来,错过了无数个日出日落,错过了无数的花开花败。错过的已回不来,那么以后呢,还将继续错过吗?
    
    茫茫人海中,何时才能在某个十字路口听到那声熟悉的:
    嘿,林晚晚。
 
上篇:那一刻,翱翔的翅膀 下篇:漫游在书的王国中
点击人数(10883) | 网友评论(8) | 推荐作品(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