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短篇首页 学生 小说 散文 杂文 诗歌 日记 论坛            
首页 > 短篇原创 > 小小说 > 校园文学 > 若是锦书记年华
若是锦书记年华 文 /   2010-10-30 21:25:26 
    若是锦书记年华
    文。邹思洁
    一道英语趣味题:If there are tabs ,you will choose?
     A Small mind B Remember C Long record
    ——题记
    
    【凉秋记】
     A Small mind小记。
    又是一个半秋时光,日光在脚下碎裂成行,延伸出一朵朵明媚的花。长时间的熬夜,眼睛略微浮肿,睁开时,会有流泪不止的幻觉。干脆停下来,闭上眼睛,静静地等待浅冬之初,叶落花败,迎来又送走了一段段迷离扑朔的浮年。
    细看,阳光还是依旧,恍若有种盛夏依再打错觉。
    凉秋,对这个词一直敏感异常,立秋之后,心绪也自然微凉。
    秋,禾字旁边一个火。
    禾苗遇火,燃烧成一片灰烬。
    这是一个注定荒凉的季节。
    愁,离人心上愁。
    韶华易逝,草木知愁。
    即使在季节微凉,心绪微凉之时,我们依旧,惨白着脸笑出温热的泪。
    挂在墙上的日历翻了一页又一页,离高考还有221天,字,够大,时间,够短。
    我的世界是亘古不变的章节,学习,高考,高考,学习,一直在徘徊中。有时候,抱怨时间太少,来不及昨晚所有的事;有时候,埋怨时间太长,一星期等一个星期天,让我明白了什么是望眼欲穿的感觉。
    闲的发慌,在日记本上满满地写了一页“讨厌”,我厌了,讨厌学习,讨厌学校,讨厌老师,讨厌同学,更讨厌自己。心理学上称之为“过度焦虑症”。所有的条件都让我趋向于这个症状,我不害怕,因为我早已料到。这个凉秋,风也疯了,肆虐地刮着,有种即将被吹走的感觉,我想飞,如果我是风筝,一定要做一只断了线的风筝。曾经看过一篇文章,他为了飞,高空坠楼,我想,那时的他一定不害怕吧?能够尝试飞翔的感觉,一定不后悔吧?然,我没这样的勇气,我想平地起飞,张开双手,拥抱所有,空气,尘埃,狂风,亦是骤雨也不悔。
    前进的路上,明白了什么是坚强。
    光阴荏苒,浮云缱绻,感慨万千,在我看来,时光是微薄的,却又是巨变的,人在变,心在变,我也在变。
    秋夜凉若水的时候,我花了很长时间想念或者是想象那个女子,那个名为“我”的女子,那个禁不起狂风骤雨的女子,那个干净似冰的女子。
    人在变,心在变,前进的路上,我明白了什么是坚强。
    
    【葵花少年,下落不明】
    事关于你毫不犹豫地选择B Remember,铭记。
    只是一段记忆,或者一段时光,甚或,一个寻常的动作。她的左手握住他的右手她那时在想,就算有一天一无所有,至少,还有这样的一只手可以攀附,那是世界上最温暖,也最苍白的手,名为爱情的一只手。
    其实,那个她,就是我,他,则是顾安葵。
    如果,为他选择一个标签,我选择“铭记”,因为遇见的都会变成遇过的。
    我们的青春,无非是一场盛大的流离失所。只是,你可知,那些丢失了的,我一直流着泪在寻找。
    一捧青春,流离失所,一路走,一路丢,是否,忘记便是记得的归宿?
    “如果以后,很久很久的以后,你会忘记我亦或抛弃我吗?”
    “不会,一定!”你摸摸我的头,在矮小的墙壁下刻上陆依洛,顾安葵。
    我却再次站在这面矮墙下,只是,曾经的爱墙现在已是矮墙。当初是两人执手,如今,却是一人握手。曾经斑驳凹凸的地方早已被人工修复地完好光洁,久久注视,找不出你用小刀一笔一划,深深刻过的那些,或爱或恨的字迹。
    “依洛,我们分手吧。”
    短短的七个字,结束了所有,“嗯。”我怕我下一句即使挽留。
    所谓的不可一世,不过是不可能在一起一世。
    六月的爱琴海,七月的普罗旺斯,八月的密西西比河……那些策划过的未来,说好要一起去做的事情,短暂地如一滴泪的掉落,顾安葵,真的把我忘了。
    原来真的没有什么可以永垂不朽。坚如韧如蒲苇的缠绵,炙如烈焰的痴情,寒如冰川的怨愤,所有不可一世的东西都会在时光的浸泡下腐烂,变质,结疤,脱落,不落任何蛛丝马迹。
    我想穿上最干净的衣服,优雅地走进那片葵里,盛开成灿烂到让人嫉恨的颜色,素面朝天,素心朝阳。
    “我妈妈说,我出生在葵花盛开的时候,家乡的葵花开的璀璨,所以取名叫安葵。”
    安葵,安葵,安葵。这个镶嵌在我脑中的名字,无论如何都无法抹去。
    此刻我曾想过一个足以令我张皇与绝望的可能,如果,如果我去那片颓败的葵花海里不小心看见那张最熟悉而陌生的脸,且陪在你身旁的早已不是我,那该是如何狼狈不堪的场景?
    从前我是爱人,今天我是某人,不说我们,不带余温,陌生的口吻,你好似我最熟悉的陌生人,听梁咏琪的《某人》,也就明白了,所有曾经的爱人,终有一天成为不再留恋的某人。
    这趟列车,尚未到站便被赶下车,然后在路途中瞬间失忆。
    一路走,一路丢,真的到最后,忘记便是记得最好的归宿。
    最后的最后,陆依洛病了,“过度焦虑症”。
    
    【寻找,沈小路】
    对你,一直留恋,C Long record
    冰冷的墓碑下,是你的温度还是我声嘶力竭的呼唤?
    小璐,这么长时间了,其实我并不恨你抢走了安葵,而是恨你为什么不告诉我实情,若是说一句原谅,是长满苔藓的荒芜小径上,你将执迷的眼神枯萎在路旁。
    从未预想,会为一个人低到尘埃,耗尽心力,尘埃里也没能开出你喜欢的那个天才女子所说的花。
    “从现在开始,你不准和她做朋友,这样的女孩子太野,一定会把你带坏的!如果你还想踏进这个家门的话,就给我离她远点!”这是来自7年前妈妈对我的警告。为了庆祝小路十二岁生日,纯真的我们怀着祝福去小路家过生日,而妈妈一直不允许,最后我决定偷跑。那是我第一次违背母亲,而回来,迎来的是友谊与亲情的决择。很自然的,我选择了亲情,自那以后,在学校,在教室,从未和小路说过一句话,这是我一生做过最后悔的事。最后,她转学了。
    落花里独立的人,微风里双飞发燕,那份物是人非,已被喜欢的词人渲染地极致,只需借来聊表叹息,镜花水月梦一场。
    梦持续了4年,直到初三的前一个星期,我意外地收到了沈小路的礼物。
    “依洛,这个是给你的。”夏子递过来一张折好的纸。
    “我的”谁给我的?”
    “沈小璐,还认识吗?她托我转交给你。”
    摊开折好的纸,我呆了,一张同学录。我抛弃了她,抛弃了这段友情4年,而她,却从未抛弃。那晚,我哭了,抱着同学录哭了一夜,哭湿了被子,未沾到同学录半滴眼泪,一笔一画地填写,折好,在第二天仍由夏子转交。
    旧的时光里一起并肩的两人,在新的时光里站成了我的独立,并且一直是一个人。
    小璐,我记得,再次遇见是在高中,很有缘的,我们报了所高中。在操场上搜到了她的身影,这次,我绝不会再作出那种愚蠢的选择。
    “沈小璐,我终于见到你了,我想你。”我对着天空大喊。
    “陆依洛,我们仍可以像小时候那样。”她对着天空大喊。
    当她问起当初我为什么和她断绝关系时,我缄口不语。
    “你的敏感轻而易举将你陷入孤独,内心的惶恐与猜忌,从一个细微的裂缝蔓延,像个病毒,扩张到无可救药的地步。对不起,小路,以后再也不会放弃所有有关你的。”
    “你是鱼,冷暖自知,那些流过的泪,太淡,所以没人看的出。你一直是最脆弱的。这些年,我们都受够了。”
    夕阳将我们的身影拉长,紧紧地靠在一起,事关于你,今将长记。
    于是,遇见了顾安葵,第一次见到他,他在小路班的角落里安静地听歌,与外界毫不相干。
    “同学,沈小路在吗?麻烦叫下可以吗?”我红着脸对他说。
    他看了我一眼,转头“沈小璐,有人找。喂,你几班的?”
    “啊?我?12班的。”偷偷看了一眼,很阳光的男孩子。
    “哦。我会找你玩,还有,你脸红的样子很可爱。”他走到我面前,说完便走了。
    “依洛,依洛,发什么呆啊?”
    “额,小璐,刚那男的,是谁啊?”
    “顾安葵,我们班的阳光王子,你心动了?”
    “没,没,只是,他长的好清澈,他说他以后找我玩。”
    “哦。”我看到了你眼中的失落。
    自那以后,顾安葵一有时间就能往我班跑,他会在门口大喊“陆依洛,出来打球了”“依洛,你的早餐来了”“依洛,我买了棒棒糖。”……久而久之,开始习惯了他的存在。而你,我们接触的时间越来越少,是你在躲避我还是我又把你忽略了?
    “你是不是喜欢安葵?”你把我叫到河边。
    “小璐,怎么了?”
    “为什么?为什么我做的他都看不见?一直一直围着你?为什么?”你哭着对我吼。
    “对不起,我不喜欢他。”
    “你骗人,你只是为了不想跟我争才说的,我不需要你的同情。”
    很久,你都没有理我。知道高二的文理分科,我们一起报了文科,并且分到了同个班。
    “看来我们很有缘,又分在了一起。”你走到我桌子边。
    “小璐,我……”没有等我说完,你便转身离开。
    终于,下定决心,在没有通知任何人的情况下,我转到了理科班。
    而在我转到理科班的第二天,他们告诉我,安葵和沈小璐交往了。我并不惊讶,因为我把霸占了这么久的安葵终于可以还给她了。
    再后来,你们一起转校了,传言,顾安葵为了沈小璐转校。我笑笑,苦笑。
    当我再来到那片葵花田时,我看到了沈小璐和顾安葵。
    “我妈妈说,我出生在葵花盛开的时候,家乡的葵花开的璀璨,所以取名叫安葵。”好熟悉的话,好熟悉的场景,只是,陪伴在你身边的早已不是我,是你小璐。然后,我狼狈地逃出了葵花海田,逃出了你们的世界。
    我们三个,变成了最熟悉的陌生人。
    时隔半年,“你知道吗?沈小璐死了。”
    死?这个字眼刺激到我麻木已久的心。
    “你说什么?她怎么会死?话不能乱说!”我一把揪住那人的衣领。
    “是真的,原来她没有转学,而是住院了,我叔叔是政教处的,沈小璐爸妈今天来办退学手续的,听说,是得了脑癌。”
    对,我早该发觉,小璐总还是一个人在角落抱着头,很痛苦,为什么我没注意!我是混蛋。
    原来,在我转到理科班的前一晚,是小璐生日,她在KTV开了包厢准备和安葵庆祝,但安葵没有去,小路喝的酩酊大醉,在回家的路上,被几个近带的小混混……
    小璐把一切一切告诉了安葵求他留下来。那一刻,安葵哭了,他放弃了依洛,放弃了我。
    但最后当安葵发现小璐还是处女的时候,毅然选择了分手。和小璐关系较好的朋友阿柔告诉我这一切,时,我傻了,小璐,安葵,为什么会这样?阿柔很奇怪地说,哪有男的不喜欢处女的,顾安葵也真奇怪。再后来,小璐告诉他,她得了脑癌,希望他留下来陪她,在最后的时光。她说她这样做只是为了让依洛恨她,不是报复,而是希望在她离开时,依洛不伤心。因为她知道,依洛是这个世界上最在乎她的人,她能伤到的,也是最在乎她的人。安葵感动了,想学校说明了一切,同意他留籍休学,即使有安葵的陪伴,小璐还是走了,走的很安详。
    “小璐,我们好久没见面,没讲话了,我想你。”对着墓碑上的照片说道。
    踏过的石板,等候过的津,落花飞扬,置身苍茫的中央,明明灭灭的生途中盛大夺目的是孤独。当文字只是生与死相接的楼梯时,这些可歌可泣的情感该如何放置?颠覆轮回后,还能与谁相约黄昏后呢?影子又被拉长,只是不是当初的形状。
    还记得,你常向人描述风景,全长四百米的跑道,颜色各异的小石块,你述说的时候风轻云淡,然而眼里盛满像是雨过天晴看海般扑谜的眼神,不知有几人读的出,更不知有几人明白。
    你铭记的,并不是红色的跑道,而是在跑道上奔跑是沈小璐和璐依洛。
    你铭记的,并不是空旷的看台,而是在看台上看日出日落的沈小璐和璐依洛。
    你铭记的,并不是灿烂的葵花,而是在花海里嬉戏的沈小璐和璐依洛。
    你怀念的,并不是旧时光,而是在旧时光里绝口不提的爱。
    璐,依洛不恨你,又恨你,为了让我少掉滴泪,撒下这样的弥天大谎,知道傻吗?当我跑到你家看到的不是你,而是你的照片时,你知道是怎样的撕心裂肺吗?
    这次,我把小璐丢了,彻彻底底地丢了。
    冰冷的墓碑下,是你的温度还是我声嘶力竭的呼唤?如果可以,我想降低温度来找你。
    沈小璐,女,19,长得清澈,大眼睛,长头发,爱笑,阳光下的天使,如果你看到了,请一定转告我。因为,我爱她!
    
    【后记】
    一直想写一篇关于友情的文,但一直不敢动手,因为我不敢直面的是友情,怕失去的太快。今天我做到了,但亏欠的一直还不了,沈小璐是真的,但由三个朋友的事综合,小时候的抉择,高中感情的纠结,最后的死亡,一直让我愧疚,沈小璐的名字也是在三个朋友中各取一字。现在明白,生命是如此珍贵,又是如此让人奢望。
    我的任性,终会讲我的骄傲摔的粉身碎骨,这句话我会一直记者,会一直一直珍惜身边的人。而拿到趣味题,我也没有得出答案。
    陌上花开,念人安。
 
上篇:散蓬 下篇:北京组诗(诗)
点击人数(15129) | 网友评论(19) | 推荐作品(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