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短篇首页 学生 小说 散文 杂文 诗歌 日记 论坛            
首页 > 短篇原创 > 散文 > > 老房记事
老房记事 文 /   2010-5-12 
那年,在齐膝深的雪地上,矗立起一栋栋同式样的房子。房子红瓦红墙,每栋10户人家。据父亲讲当时计划建50栋,后来因原有道路原因,少建了3栋,但是住在这里的人还是把它们统称为50栋。50栋,在这片旷野中犹如一团火,点燃起生命。


在片房子再往南就是当时的军工厂122厂,也就是初期的伟建厂。


父亲拿到了30栋5号的钥匙,是靠近前面大地的那一栋,5号是中间的一户。母亲领着我和哥姐从住得很挤吧的两家一厨的老楼搬到了这间平房。房子内有上下水,室内的厕所,面积也比楼上大了很多,唯一不足的是取暖得自己烧火。房子有大、小两个屋子,中间夹着厨房,只要一开厨房门就是外面呼啸的北风和迎面吹来的粗砬的雪粒。厨房里两个屋子的炉子一齐烧,房子里还是很冷,父亲就在大屋炕稍再接一个炉子,这样才暧和一些。天黑的时候,外面漆黑一片,炉温降下来,屋里又变得阴冷阴冷的,早上起来,靠窗台的地上就会结上一层冰。父母亲每天天没亮就起来,把炉子点着,做好早饭,把我们从刚烧暖和的被窝中叫起来。直到把我们送到学校、幼儿园之后才带着他们淘好的米,踏着齐膝深的雪上班去。


后来,为了防寒,各家在房子的前面接上了门斗。那时买不起好砖,父亲就求人弄来一些砖厂烧坏的砖,把我五叔叫来,砌门斗,又找了破板头子搭上盖,母亲端着泥盆把板子的缝隙处抹好。门斗盖好了,家里的空间大了不少,不常用的东西和一些储存用的缸、罐什么的都搬进了门斗。不久,各家又都在门斗前接了一个院,父亲不愿意再求人,就自己动手用草和泥拓成坯,垒了一个低矮的院墙。可是坯做的终究还是不够结实,没办法,又求人弄来了砖,重新垒好了院墙,加了铁门,家里的基础建设就这样在邻居的带动下才逐渐完成。


勤劳的母亲,买了两只小鹅,为它们在院里搭起了一个窝。两只小鹅,清亮的眼睛,毛绒绒,软软的。当时我喜欢的不得了,经常把它们追得满院子嘎嘎的叫着跑。小鹅们特别喜欢吃母亲从前面大地里掠回来的灰菜、节节草切碎后和上的苞米面,在母亲的精心饲养下,它们长出了胖乎乎的肚子。父亲和小舅第一次在院里砌菜窖的时候,因为没有经验,在第二天的滂佗大雨中菜窖就被冲塌了。其中一只鹅被压在了下面,当时母亲以为它肯定会被砸死,可是当把乱砖扒开的时候,却发现一块铁皮把它盖了起来,以至于它安然无恙的待在下面,母亲高兴的把它放回到窝里。窖经过翻盖加固没有再塌掉,两只大鹅的后背渐渐长得平坦而又宽阔,诱引着我坐到它上面去,因为害怕始终没有得逞。这时的它们看到我,反而会不怀好意的用坚硬的嘴追着叨我。只有当大鹅趴在地上的时候,我才敢大胆的过去用手摸摸它后背上雪白的羽毛,坚硬而不失光滑。渐渐的院子里多了许多盛开的鲜花,整个夏季,院子就是我的天地。牵牛花沿着院墙爬了上去,大雨过后,掐下像喇叭一样的花,用嘴去舔花叶的末端,清爽甘甜就会弥漫在口中;蜜蜂趴在五彩的扫帚花上,趁它不注意的时候,掐起它的粗腰,开心的听它嗡嗡的翅鸣;有时在阴凉处还可以找到白天蹦出来的蛐蛐,我的手随着它扣来扣去,一不小心,就会尸陈掌下,过早的结束我与它的游戏。母亲又在房后用柳条围出了个院,种上苞米,辣椒、茄子,还有葫芦。一个夏天,我们都可以吃到新鲜的蔬菜。


为了让哥哥接班,母亲退休了,她和父亲商量开一个食杂店。他们依着院墙搭了一个小房,在对道的面上扒了个窟窿,食杂店就开张了。父亲依道而命名为“丁香路食杂店”。每到父亲休息的时候,就骑上的大二八车子,到道外南极批发市场,批好多商品回来。回来时他的车子后座上跨着两个包还摞了满满的东西,然后母亲逐样上帐,摆满整个窗子。琳琅满目的小食品,是最吸引我的,但是轻易不敢吃的,只有一些便宜的,像山楂卷、果丹皮什么的,我可以随便吃些,太贵的巧克力板,怕母亲说,基本上不敢动。长大后,同学曾和我说,那时感觉我家可有钱了,吃的,玩的应有尽有。可是我始终没有那种感觉,勤俭一直是父母对我的要求。


开食杂店后,渐渐有了积蓄,父亲就把院墙重修了一次,盖了一个正规的房子,中间隔上间壁墙,隔成了大小两部分。小的部分放上来的啤酒、汽水什么的,大的部分从新换了钢窗,扩大了食杂店的营业窗口。随着我们陆续的有了工作,哥姐成了家,父母也渐渐老了许多,只是平时守在身边,没有明显的感觉。上班后不久,我到北京做售后服务,每隔三个多月才能回来一次,每一次回来都会明显的发现他们又老了很多。食杂店早已不开了,父亲退休后谋过几个职位,终因不谙商道,回到了家中,潜心研究起他酷爱的文学。母亲则在前面的大地,挥锄拔草,种起了“大田”。一年的收成除了应季的需求,还剩了不少。母亲把剩下的腌制起来,准备冬天再吃。平房里的水管逐渐上不来水了,电也是时有时无,他们两个挚意要住在那里,后来有个机会,买了个不大的楼房,也是在我们的不断劝说下,才勉强搬到了楼上。天暖和的时候,他们还是喜欢领着我儿子,回到老房子里浇浇花,看看书。


听说,不久这里就将动迁了,今年的大年三十,我们全家又回到了50栋的老房子来过年。冬天,父亲每天来烧一次火,炉子很好烧,不一会的功夫,屋里的温度就上来了,儿子在炕上,一会站着,一会坐着,炕上的热度,令他非常不适应。食杂店的门已经掉了脚,被父亲用一根竹竿支住,门斗的门被钉上了一层层厚厚的棉毡,老房子正步入它的衷老期,50栋已成为高楼附近低矮的棚户区。它见证了父辈们的艰苦奋斗,它演绎了一家家的“幸福生活”,它是生活不可抹失的部分。老房子,是记忆深处永远的珍藏。

 
上篇:满眼幸福 下篇:读《锦瑟》
点击人数(4399) | 网友评论(0) | 推荐作品(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