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短篇首页 学生 小说 散文 杂文 诗歌 日记 论坛            
首页 > 短篇原创 > 小小说 > 校园文学 > 我和那几个女生的一些事儿
我和那几个女生的一些事儿 文 / 蠢子  2011-11-11 11:34:19 
那日眼泪藏在了眼眶里没有流出来,转身之后眼泪决提了,眼泪泛滥成汪洋,我在汪洋里被搁浅了。

  突然我的脑里闪过了一个画面,一个被刺痛过的画面。我想到了她是怎样的没有把我当回事的,很多的事我就不说了。就简单的举两个:一是她和杨广缠绵悱恻的画面,这个画面是我忘不掉的……虽然一开始她说她不知道我和杨广的关系她才和杨广扯起,她不想破坏我和我兄弟的关系……但我和蒋介石的关系她是知道的——我和蒋介石是兄弟关系。她说的话牛头不对马嘴,那时她想玩尽天下所有男人,不知怎么的又和蒋介石说上话了(我想有我的因素在内,她想从蒋介石那里得到有关我的东西。当然这只是其中一点。)天天和蒋介石聊天,我在看在眼里说不气是假的(希望蒋兄看到这里不要生气,我相信你能理解一个男人的这种心里。)可我是聪明人,我会那么小气吗?,去找蒋兄扯皮……终于她向蒋介石表达了,(虽然没直接说,但也是那个意思。)还好蒋兄是血性男儿,没有被她迷惑,这样的兄弟值得交。

  从这点可以看得出她对我是多么的虚伪。于是我被伤痛刺醒了,我将写话的本子揉成了一团,向她砸了过去,砸到了她的后脑勺,我想还是砸痛了的,因为我愤怒使我使出了全身的力气。说实话她当时生气了,但在我的脑海里没有别的想法,只有一个看法;生气了也还是那么美。

  伤话音:天耶!我现在想起来都有一种傻傻幸福感!都已经这样的不堪了我还在想着她的美。男人这个东西很奇怪,女人的某些东西会在不经意间触动你的某根神经,让你失去判断力。

  于是她撕掉了那个本子,留下了一页写下来她的话,可惜当时我看都不看就将纸条扔掉了,现在想起来还有点后悔,该看看她生气了会对我说些什么话……

  她要的留言一直被我拖到了最后一个星期,在那个星期里。写留言的写留言,照相的照相,发疯的发疯,要搞毕业晚会的就发疯的筹备,整个教室乱作一团。全部都是些疯子,最后因为一张毕业相闹得大家都不高兴。此件事情再次证明越是在偏僻的地方越是黑暗。

  一张毕业相要十元钱,我听到这个数字的第一反应就是骂,班主任被我骂,照相的那杂种也被我骂,校长难遭我语言的蹂躏,老子统统都骂了……最后我决定无论如何我都不会要,这样一来有些傻蛋也跟着闹不要了,都签字表示了决心。可是班主任看到这样的情况不行了,再下去她就要丢脸,照相那杂种也要亏了。

  于是班主任就跑来镇压,拿不办晚会了来威胁,这样一来一些呆子就妥协了。再加上某些班干部(小女生为主)又被叫去办公室做工作,回来后就哭啊!他妈的,为这样的事情也值得哭,真他妈的虚伪、幼稚、无能……他妈的,就这样全部妥协了,班主任的面子也不丢了,照相那杂种也安心。

  但是我是谁?我不是谁,我就我,你把校长叫来我都不会妥协。他妈的,中国的愚民就是这样的,不是的话抗日战争的时候哪来那么多的汉奸呢?最后这张代表着大家的友谊加情谊的毕业照只有我一个人没有要。

  于是毕业照风波平息后,就讨论晚会还要不要举行的问题。妈的,这种问题在我看来还用讨论吗?你要办不办随你便,我是不会参加的,但反对人又不只我一个,所以疯子些又闹起来。老子实在是看不下去了,所以就战起来吼了几句。这一吼不得了了,把疯子些激怒了,劈头盖脸的话就向我涌来,我本来想把疯子些的话盖过去的。没想到黄飞鸿终于向我扔炸弹了,这一炸不要紧,人没炸死。可是我的话全被炸了回来,我无言以对。妈的,黄飞鸿我欠你的吗?为什么你每对我说一次我都像是弱智呢?找不到和你对决语言。

  在这乱糟糟的时刻,有一杂种就说了一句:不想参加跟我滚出去。(真不知道当时脑筋是怎么的,人家叫滚我们滚我就乖乖地滚了!)于是我、蒋兄、任贤齐、夏雨(她为什么要跟着走我有点搞不懂)以最快的速度冲了出教室,冲下了楼梯,冲过了*场……就快冲出校门的时候,黄飞鸿、丁力一干人等拦住了我们的去路。

  我等哪能听这些小儿的话哟!被她们就劝回去了的话?面子何在?就在此时楼上的班主任发现了这里的情况紧急,来到了我们的身边。经过一番交涉,我们同意进办公室进行“会谈”,也算是给她老人家几分薄面,免得在*场上丢她的脸。

  来到办公室班主任将门拴上,让黄飞鸿等人回了教室,留下我们几个在这里进行“秘密谈判”。经过一番口水战下来,我们还是执意要走,班主任无奈,要找她的同事周老师(我们的物理老师)前来助战。

  在这个时候,我、任贤齐、蒋兄,我们三个人向教室走去,我们刚才激动忘了带自己的书走了,所以前去收拾。我来到我的座位把重要的几本书整理好了,又将那些废书废纸愤怒地扔到了窗外。此时我知道有些杂种看不得我,但是杂种些没有说出来。不是的话又要一波未平,一波又要起了……

  来到办公室周老师已到战场,又经过了一番口水战,毫无疑问没有用的……期间黄飞鸿等人也来进行劝说,但是也没用。因为就这样往回走了,面子何在?然而黄飞鸿还顺便泼了我几瓢冷水,我没有回顶她……

  此次谈判的结果是:要走可以,必须喊家长来接。蒋兄打电话给他哥,他哥来把他接走了。任贤齐也打电话了,妈的,只有我没打了,该怎么办?

  我是如何化解这次面子问题的呢?如果你想知道,请往下看。

  我深知要我打电话给家长是不可能的,我该怎么办,走不成面子可就丢大了!

  ……不管了,送走蒋兄之后,我和任贤齐在黑漆漆的校园里瞎逛……不晓得是在什么样的情况下(我已经记不清了)我被班主任叫到了办公室进行“密谈”。

  坐在办公室的沙发上,班主任向我套近乎……具体过程我就不说了,我和班主任“密谈”的结果是;她同意给我找台阶下,只要我不再闹就行了。我见再也没有其它方法比这个更好的了,我就同意了。

  大概过了半个小时,任贤齐的父母都来了,刚开始我还在旁边教唆着不留下来,班主任见我没有按照她的要求做,在我背后掐了我一下,我没有出声,像她使了个眼神,表示我知道该怎么做……口水战大概又进行了半个小时左右,我看也没必要在僵持下去……最后任贤齐也同意留下来……

  事情摆平后还没放学呀!班主任要我们回教室继续上课,我说实话,我是不想再进教室了,为了给她老人家一点面子,我和任贤齐也就免为其难地答应了她。

  在去教室的路上我和班主任挽着手,任贤齐也在一旁跟着。那画面,我都感觉我和班主任有点像一对母子了。

  推开教室门,里面顿时安静了下来,我和班主任并肩走上了讲台,班主任又开始了说废话,而我也没打算要走下去坐好乖乖地听她讲话,(其实我的目的是要让傻儿们知道,我不是自己走回来的,是老师把我们请回来的。)于是很快她发现我还站在讲台上没有下去,就催我快下去坐好,我觉得我已经玩够了,也不想让她老人家为难,就乖乖地走了下去。

  我走到了我的座位旁边,并没有要坐下来的意思,我将书包塞进了课桌里,随即转身叫上了任贤齐准备往教室外面走去。班主任还在讲话,发现我和任贤齐就要往外面走去,有点生气的吼了一声:“站住!你两个小幺儿要往哪里去!”我转过身笑嘻嘻地带着一股狡诈的微笑对她说道:“老师教室里闷得慌,我们出去透透气,反正没多少时间就下课了,你就让我们出去吧!”班主任怔了怔,肯定心想;妈的,都欺负到我头上来了。可是她并没有生气,站着思索了一会儿!无奈地对我微笑到:“哎呀呀……去去去……”我没有说话只是笑了笑,看见教室里的傻儿些也都笑了!也就关上门和任贤齐往寝室走了去。

  这场战斗蒋兄胜得干脆,我胜得狡猾,任贤齐胜得无辜!无奈这就是我……看不得我你来砍我。

  预知详情请看下一章

  赞赞赞赞转载(1)分享评论复制地址编辑回忆录|公开|原创:犯贱的口水上一篇   

 
上篇:我和那几个女生的一些事儿 下篇:我和那几个女生的一些事儿
点击人数(7335) | 网友评论(0) | 推荐作品(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