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短篇首页 学生 小说 散文 杂文 诗歌 日记 论坛            
首页 > 短篇原创 > 小小说 > 校园文学 > 忧天的杞人
忧天的杞人 文 / 浙江工商左岸文学社  2011-11-4 10:55:32 
人物介绍:
    吕校:女,美女,吃完晚饭就吃夜宵的美女。桌上总是堆着一大堆的零食,但转眼就会不见,不要怀疑,就是吕校吃完的。她总是不停地叫饿,但目前身材还没走型。由于第一次看到她写的名字后,方诺犹犹豫豫地喊    她:“驴本叫”,众人笑成一片,“驴本叫”就成了她的雅号。其实,是人的漂亮和字的漂亮成反比后,吕校把名字写成“吕本交”才有这段笑话的。
    王晓剑:牙尖齿利,说起话来就滔滔不绝,特能侃山。遇到吴颖佳,更是棋逢对手,常常战得难舍难分。其实就是个刀子嘴,豆腐心的人。
    吴颖佳:寝室长,常常妙语连珠,教育寝室成员要珍惜劳动成果。工作出色,精明干练,备受“春花”青睐。
方诺:文艺小青年,常自诩一代天骄,喜欢看小说,心灵手巧。
    第一幕:座谈会
    吕校:哎呦!我怎么就又饿了~(配上一副愁苦的表情,另外三人笑)
    方诺:驴本叫,你不要叫!自己来拿吃的,我桌上有旺旺仙贝。本仙人慈悲为怀,商拟仙贝,你且拿去供好你的五脏庙。
    吕校(乐呵呵):你都说了驴本叫,是驴本来就该叫嘛。
    吴颖佳:方诺,你什么时候得的道啊?我们这群狐朋狗友怎么着也得比鸡犬强吧!你怎么就不提携提携我们升天,脱离苦海呢?
    王晓剑(鄙视状):你不是尘缘未了嘛!
    吴颖佳(故作可爱地眨眨眼):哪里尘缘未了啊?
    晓剑(突然绽放出一个大大的笑容):就那春花啊!
    王晓剑一脸暧昧不明,众人一头雾水。
    方诺(皱眉,深思状):春花~,男版春花?
    晓剑(一脸高深莫测):不知道了吧?“春华秋实”,我说春花就是为了突出秋实,春花就是杜秋实。
(注:杜秋实,男,甚猥琐,曾发过短信给吕校,内容暧昧,谁知他一直表错了情,与吕校发的最后一条短信是“靠,原来你不是吴颖佳啊!”)
    方诺插科打诨:杜秋实啊,这人确实好,人见人爱,花见花开,车见车载。前提,我说的是反语。
    吕校:哟,不得了啊,女青年,出口成章啊。一开口就排比句。
    方诺低调地用行动表示,用力地点了点头,不说话。吴颖佳一时窘在那里。
    晓剑:周日晚上,我有个辩论赛,“爱与被爱哪个更幸福”,我是正方“爱比被爱更幸福”。我想到了一招必杀技,我就问反方辩友:“请问你呗杜秋实这样的人爱会觉得幸福吗?”
    颖佳(找到了反击点,兴奋中):那如果反方问你“你觉得你爱杜秋实,你会幸福吗?”.
    晓剑沉重地说:的确,无论是爱他还是被他爱都不幸福。
    方诺(一手敲桌子,一边站起身来):现在本裁判宣布,本辩题“爱与被爱哪个更幸福”正方失败,反方也失败,杜秋实同学胜出。请给他热烈的掌声。
    于是四人傻兮兮地站起来,貌似很庄重的鼓了会儿掌。
    吕校:我手都麻了,拍好手没,再拍我肚子又饿了。刚说完,吕校的肚子应景地叫了声,众人笑。吕校地手机响了,接电话去了,三人继续乱侃。
    方诺:哎~我最近闲得很啊!都无事可做。
    颖佳:你什么社团都没报,你不闲谁闲?
    方诺:都怪晓剑给我讲的什么面试怪题,恶心得我一点兴趣都没了。
    颖佳:什么怪题啊?说来听听。
    晓剑:就我以前高中同学的面试经验。她去广播台面试,想当个播音员。一进去,人家就给她一段文字,一段音乐,让她和着音乐有感情地朗读。我同学以前所未有的深厚感情读完后,面试官说:“这段音乐有三个高潮,都是比较欢快的,但你没掌握好。你的声音很低沉,比较适合读悲伤的文字。”我同学听完后义愤填膺,她说“这什么破音乐,不就一段钢琴曲嘛!平坦得很,平得就跟男同学的飞机场似的,哪有什么高潮!亏我还这么有感情地用低沉的感情读了出来。”
    颖佳:嗯~男同学的飞机场,哈哈,你同学太有才了!
    晓剑:她的第一场面试就这样惨淡收场了。她第二次去面试时,见到了个学生会外联部的副部长,拽得很,俩手抱在胸前,翘着二郎腿就发问了:“你觉得你有哪方面的特长可以胜任外联部的工作?”这问题不好回答,她嗯嗯啊啊半天,最后憋出了六个字“我脸皮比较厚”。二郎腿明显愣了一下,接着故作平静地又开口了:“那如果社团活动与学业有冲突了,你会怎么办啊?选择学业or 工作?”我同学本就看他不顺眼,翻了个白眼过去“那你妈和你女朋友都掉下水了,你救哪个?”一句话堵死了所有人的话,包括她自己。很明显,她又被刷了。
    颖佳(点点头):有性格!
    方诺:听见了没?像我这么高洁的人怎能被社团污染了呢?我是多么可歌可泣,多么可悲可叹啊!一代天骄就这样被埋汰了!(狮吼状)
    颖佳和晓剑动作一致地点点头:果然一代“天叫”。
    吕校接完电话,嘴角有掩不住的笑。
    吕校:我也有一同学,他进了外联部,现在混得风生水起。他去拉赞助,在韩国料理吃的饭,跟一老外说英文说的天花乱坠,还喝酒助兴。兴起之时,老外捋起袖子,解开纽扣,露出胸膛,献宝似的给他看胸毛,完后还觉得有点远,就把胳膊伸过去,拉扯着浓密的毛说“看,又粗又长。”我同学也醉了抚着自己的毛说“那不好看,我的毛才好,又细又软。”
    四人笑趴在桌上。

    第二幕:大扫除
    颖佳:大家今天打扫一下吧。驴本叫,你就去扫厕所,一天到晚吃吃喝喝的,我就让你没食欲。再不好好治治你,你身材就要走型了,你丑了,上哪给咱们寝室掉金龟婿去?快别吃了。晓剑你擦窗户。方诺,你就拖地吧。我把洗脸盆这块弄好。下次,咱们轮着做,谁也不吃亏。
吕校(手举香肠指天):命苦的我啊,吃根香肠有错吗?有错吗?
    一番劳作后,各人又坐回书桌。
颖佳:那块地我都用肥皂水刷洗过了,干净得很。你们洗手时可小心点,要珍惜我的劳动成果。
晓剑(手指着窗台):看见没?
    三人点点头,频率一致。
    晓剑连连摇头:No,No,No!你们什么都没看见。你们怎么可能看的到那块玻璃呢?它都被我擦得一尘不染,几近透明,与空气融为一体了。到时候可不要一头撞上去,变得   跟饼脸一样,那多难看啊。
    颖佳:撞得鼻青脸肿的跟猪头一样确实难看了点。 (颖佳望着那所谓“纤尘不染”的玻璃,点点头。)
    晓剑:我说,我擦的玻璃就这样无情地被一张脸毁了,留下一个大饼印,我的玻璃会很难看!
    YOU,understand?
    一时间,颖佳的脸红得很难看。另二人窃笑不已。
    吕校:那你们也宝贝一下我扫的厕所,我也不容易啊。今天,你们就不要上厕所了。
    方诺:那我还把地板拖的光可鉴人呢!你们今天就不要踩了吧!
    说完方觉有点不对,补充道:那个,嗯~不踩貌似有点困难,咱又不会飞。那要不,咱匍匐前进?
    
    第三幕:生病了
    晓剑:吕校,来摆个pose,要有个性,我给你照张相。
    吕校双手撑在桌上,手里紧紧撰着自己的头发,食指尽埋在“狂野”的头发中,皱眉问:“怎么?”
    晓剑忙摆手:不是不是,我要的不是这个效果。你要摆出一副冷静,睿智的样子来,这才符合我的形象。我要把照片作为我的头像传到网上去,你这个样子,我怎么有脸摆上去?快,一,二,三,变!
    颖佳:你不是要把吕校的脸摆上去吗?有不是你自己的,你又没脸。再说,吕校又不是百变小樱,还一,二,三变呢!
    颖佳转头问吕校:你说是不是?
    转眼,两人都瞥见吕校仍是一副十分痛苦的模样,脸色泛白,双唇紧抿着,那往昔的红润已褪为青紫色。
吕校从嘴缝里挤出几字:我头疼。
    颖佳:你吃过药了吗?我有药,你要不要去医务室?
    吕校:我已经吃过药了,不过好像没什么用。(吕校整个人伏在桌上)
    晓剑(探手摸摸吕校的额头,又摸了下颖佳的):嗯。你可能发烧了,我摸着有点烫。你吃点我的特效药吧,止痛效果很好的,也没什么副作用,保证吃了不会死。
    吕校苦笑:果然灵丹妙药。
    三人去了医务室,其间,颖佳上了趟厕所,回来看吕校,就听医生皱眉让她们先回去,吕校要被送到大医院去。颖佳和晓剑就回到了寝室。
    颖佳看着笑嘻嘻的晓剑就问:我是不是错过了什么好事?
    晓剑顿时乐开了:是啊是啊!有两个老医生在那儿说一个得了甲流的学生,被关在隔离室里,扒着窗可怜兮兮地对护士说:“姐姐,能不能放我出去?”(晓剑作可怜加撒娇状)
    晓剑:其实你还可以想象他的眼睛水汪汪的跟蜡笔小新一般。
    颖佳抖了一下:怪瘆人的,你别恶心我。
    晓剑一挥手:你不知道,那是个男同学。当时特搞笑,可惜你没看到那两个老医生。说的那个声情并茂,听的这个喜笑颜开,还评论道:“这男孩子真是太可爱了!”我看着这两个老医生手舞足蹈的样子,特感慨,真的是夕阳红啊!
    颖佳终于哈哈大笑。

    第四幕:卧谈会
    方诺:吕校,你怎么这么不争气,不得个甲流回来,把我们也隔离了。一旦隔离,我们就不用上体育课了,就不用立定跳远了,就不会腰酸腿痛了。
    吕校:本人也深以为憾啊。本以为可以得个病,让自己好好享受一下姐妹们的照顾,特别是你的爱心便当,那个香啊!那个好吃啊!只怪自己命不好,是普通的小感冒。
    颖佳:你也太没良心了吧,驴本叫!光记得吃了,就不记得姐姐我衣不解带地照顾你?
    晓剑:什么衣不解带啊,你那衣服根本就没带子。吕校啊,你救不用感谢我端茶送水地服侍你!朋友之间嘛,这是应该的!你只要把你的精神养好。让我拍张照就行。
    方诺:这还叫不用感谢啊!就你那些网友,一个个被你骂得狗血淋头的,说不定就人肉搜索你。一搜就把吕校给搜出来了。吕校的生命安全堪忧啊!
    颖佳忙附和道:就是,就是。你网聊,美其名曰“辩论”,其实就是在骂人。别人哪干得过你啊,一阵唇枪舌剑下来,你用的是机关枪,别人用的是小朋友玩的纸剑。你一阵机关枪扫射,敌人就都阵亡了。
    晓剑:多谢夸奖,明天我一定会雄赳赳,气昂昂地在辩论赛上把对方杀得片甲不留。也不辜负你们对我的殷切期望。哇哈哈~幸甚至哉,歌以咏志。
    晓剑唱:我站在烈烈风中,恨不能······
吕校一直安静地听着,笑着,也不插话,只是在睡前呢喃出声:寝室真好!大家好才是真的好!
    (此处李玟的歌声想起,滴答滴,滴答滴,广州好迪,好迪真好,大家好才是真的好!)
 
上篇:写给你 下篇: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点击人数(7799) | 网友评论(0) | 推荐作品(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