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短篇首页 学生 小说 散文 杂文 诗歌 日记 论坛            
首页 > 短篇原创 > 小小说 > 民间传奇 > 海的女儿
海的女儿 文 / 赖思仰  2011-8-10 11:04:41 
海的女儿
     文/赖思仰
     【很久很久以前……】
     “这是发生在很久很久以前的故事。在海的远处,水是那么的蓝。深蓝的海水里,住着一位美丽的人鱼公主……”魔女西西双手缠绕着姆妈的脖子,津津有味地听着姆妈讲故事。
     我窝在花坛边上,慵懒地伸伸脖子扭扭背,换个舒服的姿势继续沉浸在暖暖的阳光里。
     姆妈很会讲故事,西西喜欢听,我也喜欢。
     我是黑猫呜娜,魔女西西的巫兽。在呜哩咕噜族里,每个成年魔女都必须具备三样东西:飞天帚、魔法书和黑猫巫兽。和普通人类不一样的是,魔女十五岁就是成年了,成年魔女必须离开自己成长的家庭,到很远很远的地方去寻找自己的生活。
     姆妈是西西的奶妈,魔女离开家的前三年,会有姆妈跟着,负责魔女的教育和魔法教授。
     西西巴眨着卷卷长长的睫毛:“姆妈,人鱼公主真傻,明知道王子不会娶她,又不能辩解,还要到那艘船上去。搞不懂呢!”
     姆妈将西西的手解下,站起来按着西西肩膀:“那是爱情的力量,就好像你和樊安一样。”
     “才不一样呢!我和安安透明得跟空气一样,才不会存在什么误解呢!”西西撅起了小嘴。
     “是,是,是,西西和樊安是全世界最幸福的一对!”姆妈疼爱地刮了刮西西的鼻尖,西西咯咯地笑得东倒西歪。
     “哎哟,我的小公主,什么事这么开心呢?”樊安风一样地出现,揉着西西的头发。
     “不告诉你!”西西调皮地吐吐舌头。推着姆妈往屋里走。
     “嘿!黑混球!又在享受日光浴啊!”樊安修长的手指轻点了下我的头顶,我感觉被闪电击中了般,“嗖——”地跑开了。
     “切,又这样!我就这么可怕吗?”樊安耸耸肩,也进了屋。
     樊安,有着和阳光一样灿烂笑容的帅小伙。刚来到S市时,西西喜欢带着我到处跑,一年七个月零三天前的那个傍晚,从木墨公园的篮球架下飞过的球不偏不倚打中了西西的头,凶手就是樊安。后来,爱情的火花就在他们之间迸发了。
     当然,樊安并不知道西西是呜哩咕噜族的魔女。甚至说,他跟其他的普通人类一样,不知道这个世界存在着这样一个族,也不知道魔法的存在。
     一年七个月零三天,西西跟樊安认识这么久了呢。樊安是西西的王子,却是我的克星。每次樊安碰到我,我就感觉全身给电流过滤了一样,所有毛发皮肤都绷紧了,无奈的我每次都只能用最快的速度逃离魔爪。更可恶的是,他总是叫我“黑混球”,难听死了,恨得我牙痒痒、心痒痒、爪子都痒痒。想到这,我恨恨地用爪子刨樊安坐骑的轮胎——这是我最喜欢的发泄方式,他单车轮胎上的花纹可全是我的杰作呢!
     “呜娜,不要淘气。”西西随手丢了个网球砸我头上。
     “喵呜——”疼啊!哼!都是死樊安害的,报仇报仇!我要报仇!我诅咒你骑到半路车爆胎,摔成猪八戒!
     【一个奇怪的梦……】
     “砰——”果真给我说中了,樊安的单车才没骑出去一百米,轮胎就光荣地轰炸了。他没有一点心理准备地扑向大地,仁慈的大地回馈给他一个大大的拥抱。
     “喵呜——”我幸灾乐祸,沾沾自喜。
     不对哦,这个拥抱似乎热情过头了,他怎么还不起来呢?西西焦急地奔过去,我躲在西西后面偷偷瞄了几眼——哎呀,不好,毁容了!我看到潺细的血液从樊安的额头汩汩流下,他的眼皮不住地抖动着,好像很疼的样子呢……
     “我随便说说而已的,老天你干嘛这么狠呢?”我有点过意不去。
     “安安!安安你怎么样了?”西西抱起流血的王子,声音颤抖。
     “喵呜——”我也走向前弱弱地慰问了一下。
     “呵呵,没事!男子汉大丈夫,流点血正常得很。”樊安歪起嘴角,轻轻捏着我的右耳,“你这黑混球,这笔帐慢慢跟你算。”
     电流又来了!我又簌簌逃到西西后面躲起来。
     西西很小心很仔细地给给樊安包扎额上的伤口,姆妈把单车拖到仓库里维修去了,我知道她是要偷偷用魔法来完成这项工作。每次姆妈把仓库门紧闭的时候,就是她使用魔法的时候。
     我自知有罪,乖乖地坐在沙发对面看西西打绷带。樊安也在愣愣地看着打绷带的西西,我突然觉得烦躁不安。直到我听到不咚的叫声。
     不咚也是一只黑猫,不过他是一只普通的黑猫,是我来到S市后认识的。事实上,我跟他没有太多的共同语言,我身上流淌着的是纯正的王室血统,我是有灵性的巫兽,而他,不过是野猫一只。不过,比较让我有尊贵感的是,在不咚面前,我可以骄傲地昂起我高贵的头颅,命令他给我做这样那样的事情。
     今天,不咚给我带来了新的玩具,一颗闪烁的珍珠。不咚总是想尽办法讨好我,我也乐于接受他的讨好。没有什么不好的,各有各的价值观。
     我将珍珠藏好,然后照旧将我的牛奶洒在草地上让不咚享受——我不可能让他使用我的银盘喝牛奶,尽管如此,不咚还是莫大的欢欣。
     车修好了,樊安在西西依依的目光下离开了。我伸伸懒腰,开始沉睡。睡梦中,我看到不咚的憨笑,慢慢地,那张笑脸溶解成另一个面容,好熟悉,那个阳光一样灿烂的笑容,真的好熟悉……是樊安!他的前额在淌血,可是他还在笑,为什么没人给他止血?快点,血流下来了,快给他止血!樊安……
     樊安,樊安在流血……怎么我这么疼?好疼……
     “呜娜!快起来!”西西双手叉腰,用脚蹂躏着我的身躯,难怪这么疼呢……西西生气地瞪着我。“呜娜,瞧你做的好事!以后不许欺负我的安安,不然……哼!”
     “喵呜——”我可是知错了呢,连做梦都留下阴影了……
     我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做那样的梦,梦里的樊安,似乎很近,又似乎很远。樊安……我突然又有了紧绷的感觉,就是,被电触到的感觉。
     真奇怪呢……
    
     【我也想要那样的药……】
     樊安额上的伤疤在清秀的脸上显得极其的不协调,那是我带给他的伤疤呢。我蜷缩在一旁,盯着那块疤,想到那个诡异的让我压抑的梦。
     “喵呜——”妈呀,光顾着精神脱轨,他过来了我都不知道。他用双手捏着我的脖子,将我整个悬提起来,我感觉我的脸在发烫。挣扎了几下,逃不掉。天!好温暖好柔软的手!比泡日光浴还要暖和呢!我的心怦怦直跳,那种亲切感是我从未有过的。电流瞬间流遍全身。不行,我快窒息了,没办法,我狠狠地咬了他的手指一口,用最快的速度逃窜开来。
     “哎呀,这淘气的小猫咪!”他扭曲着脸,揉着受伤的手指。
     “可恶的呜娜!你又欺负安安!”西西心疼地帮樊安吹手指。
     我觉得自己受伤了。我恨不得找到一个树洞,把自己深藏起来。不咚不识时务地出现了,我心里忿恨难平,将他一下子踢出老远。
     我躲在灌木丛里,想了好多好多,那个梦,那些电流,还有那双温暖柔软的手……樊安阳光一样的脸在眼前不停地晃动着,我突然觉得很烦很烦,将整片藏身的灌木丛毁了个稀巴烂。
     我看到了不咚困惑惊慌的脸。
     郁闷。
     我在灌木丛里躲了两天两夜,我听到樊安和西西的呼唤,可是,我需要平静,我想给自己一个合理的解释。
     第三天的时候,我做出了一个重大的决定。
     我找到姆妈:“姆妈,请把我变成人形……”
     “呜娜?为什么?”
     “姆妈,求求你。我想象人鱼公主那样,变成一个人……”
     “你?……”姆妈皱着眉头思索了一会,突然恍然大悟了一样,表情大变:“樊安?!呜娜,你别犯傻!他可是西西的王子,就算你变成人了,他还是喜欢西西的!”
     “姆妈,求求你,哪怕只有几天……”我苦苦哀求。
     姆妈气愤地将我摔在地上,“呜娜,记住你的身份。”
     我咬紧了嘴唇,冷冷地盯着姆妈离开的背影。我心意已决,谁都改变不了我。能帮我的,只有姆妈,如果姆妈不肯帮我,我就只能靠自己了。
     是的,还有一个办法的。魔女的鲜血,我听姥姥说过,魔女的鲜血可以让动物经过三天的蜕变后化为人形并保持七七四十九天,我知道我该怎么做。没错的,姆妈也是魔女。
     我平静地等待着夜深人静那一刻的到来。
     我悄悄攀入窗户,跃上姆妈的睡床,她的喉管有节奏地跳动着,我弹出银爪,姆妈突然睁开眼,但来不及了,我用利爪在她脖子白皙的肌肤上轻轻一划,鲜血喷涌而出。可怜的姆妈,她的瞳孔正慢慢放大,光芒也在慢慢消退。她的面孔,停留在极其恐怖的瞬间——姆妈,对不起,是你逼我这么做的,你完全可以不用死的,只是,你不肯帮我,这条路,是你自找的。我满足地扬起嘴角,开始舔舐她鲜甜的温热的血液,然后,转身离开。
     我不能在留在这里了。西西很快会通过姆妈脖子上的伤痕得知我就是那个凶手。
     西西是个单纯的孩子,要瞒过她其实并不难,不咚的尸体就在花坛边,旁边是让不咚致命的打翻了的有毒的牛奶。
     西西的姆妈死了,是呜娜杀死的,西西的呜娜也死了,中毒死了。
     一切完美无瑕,天衣无缝。
     月色如纱,我要找个安全的地方。完成我的蜕变。
     【不会说话的怪女孩……】
     我是西西。呜哩咕噜族的魔女。
     姆妈和我的巫兽呜娜在同一天离开了我——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一向温顺乖巧的呜娜杀死了亲爱的姆妈,而后自己死在了她平日里晒太阳的花坛边上。
     一个晚上的时间,我莫名其妙地失去了最好的朋友、亲人。整个世界似乎一下子沦陷在一片黑暗里,我头痛欲裂,连安葬姆妈和呜娜的力气都没了。
     天哪!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为什么会这样?我几近发疯地大喊,樊安紧紧地抱着我,不停地跟我说没事的,我还有他。
     是的,我还有樊安呢。我只剩下樊安了,我要好好保护樊安,不让他而去。我也知道,他不会离开我。
     樊安用修长的手指一遍又一遍地擦去我停不下来的泪滴,用好听的声音安慰我,说他会一直陪着我。
     我们安葬了姆妈和呜娜,并排的两块墓碑,堵塞着我的每一寸毛孔,让我头脑发胀,连呼吸都觉得心痛。
     在樊安的照料下,我的生活逐渐恢复了阳光雨露。
     那天,下着倾盆大雨,雷鸣电闪让我战栗不已。樊安在门口发现了一个晕倒的女孩,发着高烧,全身湿漉漉的,似乎受了很严重的风寒。
     我们把女孩扶进屋子,我给她换了身干净的衣服。女孩很娇弱,柔软的身躯似乎一捏就会碎,让人忍不住地心疼怜惜。
     女孩醒了过来,眼睛大而明亮,却总是躲躲闪闪的很是害羞。看着她,我顿生一股很强烈的亲切感,好漂亮的女孩,我一下子喜欢上了这个让人疼惜的姑娘。
     比较遗憾的是,这个女孩,是个哑巴。
     女孩一直呆在我家里,问她家在哪里,为什么会晕倒在门口,她全摇头。我和樊安商量过后,决定让她住在我家里,反正我一个人住,也好有个伴。
     我们把商量结果告诉她时,她拼命点头,眼里闪着兴奋的光。
     不知道为什么,女孩对我似乎特别抗拒,每次我给她拿东西,她总是避着不敢接受,原以为她怕生。结果樊安一拿给她,她马上就接受了,还露出好看的笑容。
     女孩的身体恢复得很慢,樊安每天带她在门口赏花,晒太阳。我一出去,她就走开了——她怎么就这么不喜欢我。
     我有一种受到冷落的感觉。
     她睡着的时候,我和樊安肩并肩坐在门口沐浴月光,感受夜的深邃。风起了,樊安脱下外套给我披上,我轻轻把头倚在他的肩上,心里一阵温暖——幸福的感觉。
     蓦地,我感觉后背有一道寒光。
     我下意识地回头一看,什么都没有。进屋,女孩仍在酣睡,嘴角的微笑在月光下,有些许的妩媚,我的心,莫名地寒了一下。
     樊安说我太敏感,我却隐隐的有些不安。
     【不停的噩梦……】
     一个月过去了,女孩仍放不下对我的戒备,我很努力地想要跟她亲近,她却一路回避,甚至用充满敌意的眼光抵挡我——是那种让我心寒的利刃一样的眼神。
     然而,女孩对樊安却是另外一番景况。只要樊安一来,她便会像个精灵般兴高采烈,缠着樊安陪她玩,陪她出去。
     在樊安面前,她快乐得像个天使,没有一丝一毫的防备与不安。
     不安的,是我。
     我隐约觉得,这个女孩,是为我的樊安而来。她微笑时上扬的嘴角、她的眼神,不停地在我面前交错,让我头皮发麻,脊背一阵阵冰冷。
     我开始不停地噩梦,很多次,我梦到一双尖利的爪子一把划花我的脸,要么是划破我的喉咙,每次我都大汗淋漓地被吓醒。寂静深沉的夜,安眠如莲的她。
     樊安说我是见到姆妈死后的惨状,摆脱不了心里的阴影。我深信着樊安的话,确实,我也觉得,从姆妈和呜娜走了以后,我整个人变得阴郁多了。再也不是以前那个无忧无虑的西西了。
     女孩霸占着我的樊安,尽管我知道樊安对我是百分百的忠诚,但女孩的不明来历和奇怪举止却让我越来越不放心。她会在和樊安玩到很开心的时候突然给我一个宣战式的笑容,狡黠妩媚却不易察觉,让我从头冷到脚心。
     我决定采取行动。我必须知道她的来头。
     趁着樊安不在,我取出姆妈留下的包袱,里边有一面镜子,只要将月光反射到那个人身上,念完咒语我就可以从镜子里看到她的过去。
     我轻手轻脚地走到她的床边,用魔法收集月光,反射到她身上——一只冰冷的手抓着我的手腕,我看到了她逼着寒气的双眼,瞳孔明亮犀利,让我感到前所未有的害怕。
    
     【人鱼的结局……】
     我灵敏的嗅觉告诉我,西西正在向我逼近。
     我知道她要做什么了,她已经开始怀疑我。我一把抓住她的手腕,感觉到她在发抖。她怕我。
     其实,我不想伤害西西,但我嫉妒西西和樊安不可分割的爱。所以,我选择避开。
     西西,自从我下定决心变成人的那一刻起,我们变不再是朋友。当我沉浸在和樊安一起的美好时光时,我看到西西对着我昔日住过的小窝黯然神伤。
     我已经伤过西西一次心了,我不能再对她付出任何的感情。我只有四十九天的生命,我并不奢求什么,只希望可以跟我心爱的樊安,一起走过这些日子。
     西西,对不起。我不能伤害你,我不能让你看到我的过去。我不想让你知道,你曾经最亲的呜娜背叛了你。
     我再次用眼神威逼西西,变成人的我,声音没有变,我只能用眼神说话,用眼神表达我对樊安的爱慕,用眼神伤害西西。
     西西生硬地收起魔镜,手忙脚乱:“你……还没睡呀?”
     我放开她的手,爬上床。西西尴尬地走了出去。
     我没有睡着,第四十八天了,我是时候离开了。我不能让西西看到我死后的样子——我会变回黑猫,变回以前的呜娜。
     樊安,谢谢你,让我可以跟你一起。
     西西,对不起。樊安很爱很爱你,你们在一起,一定会很幸福。
     我悄声地离开。我要去寻找一个安息处。我躲到灌木林里,这样我可以在临死前多看一眼将骑车经过的樊安。
     突然想起姆妈讲过的故事:
     “后来呀,王子娶了邻国的公主,人鱼公主化成了泡沫,消失在海面上。王子和公主,从此过上了幸福快乐的生活。”
     这个结局是对的。人鱼不后悔。
    
    
    通联:广东省广州市大学城华南师范大学物电学院07级电师3班赖思仰收
    邮编:510006
    电子信箱:laisiyang1234@163.com
 
上篇:阿 三 下篇:格格不入
点击人数(11303) | 网友评论(0) | 推荐作品(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