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短篇首页 学生 小说 散文 杂文 诗歌 日记 论坛            
首页 > 短篇原创 > 小小说 > 民间传奇 > 凤仙花
凤仙花 文 / 云翼L  2011-8-4 20:41:25 
1931年,中国东北军与日本关东军兵戈相见。一场大战,一触即发。
    北方的形势已混乱不堪。此时,南方却有一个村庄,在群山掩映的地方自由的呼吸着。
    大山给了它沉稳,溪水给了它灵秀。全村二十余户人家,老老少少约摸百人。他们在很久很久以前就定居于此。辛亥革命移风易俗的大潮来过,却没有改变他们的某些传统。男耕女织,日出晚归。老人们喜欢坐在院子里,面朝南方,时不时地给膝下的孙儿讲讲故事。这小孙儿呢,最最爱的就是东院栽着的凤仙花。在这个村庄里,家家户户的院子东边都会种上一大片的凤仙花。没有人知道,这最早的种花人是谁,更没有人知道为何家家院东都种着凤仙。
    这里还流传着一个传统。每一个出嫁的姑娘,在出嫁的前一天一定要用凤仙花汁染指甲。这凤仙花一定要取自男女双方的院子里,大概五五均分的样子。交由村里的姻缘婆捣碎并祝福后,把汁水均匀地涂在准新娘的指甲上。再用一个大一些的叶子包起来。这些过程一般在午后进行。待个五六小时,睡觉之前,指甲就已染好,且色泽自然。第二天,一身的红缎子与指甲格外相称。
    先人给了这个村庄一个美丽的名——凤仙村。
    老人常说,凤仙花啊凤仙花,她的花蕊中住着一个花神,一个能够守护我们全村的神。所以当大山之外,已是炮火横飞,已是满地荒残时,这里却仍是一派逍遥与安详。它在白天醒来,在黑夜安睡。没有什么柴米油盐之忧,没有什么功名利禄之故,也没有什么是非成败之愁。不禁让人产生一种可贵的猜测,这是否就是那个久觅不得的桃花源呢。没有人可以给你准确的答案。只是,它也许已是中国最后一片隔绝战火的净土了。
    “奶奶奶奶,你也给我染指甲吧。”
    这是村上姻缘婆的小孙女。今年十一岁。村里都唤她“小蝶”。因为她那个两个羊角辫上,总会有一双蝴蝶。那是奶奶用红丝带给她绑的。小蝶常常在村里跑来跑去,尤其是六七月,凤仙花开最盛的时候。那个时候,她这只蝴蝶,飞来飞去,为寻一朵最美的花儿。
    “这怎么可以呢。这个花可是给新娘用的。”
    每次只要谁家有喜事,就会有这么一段对话。每一次,奶奶总会望着小蝶而会心一笑。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里仿佛住着一个精灵。粉扑扑的脸袋,恍若是那天边的朝霞一般。可有时候奶奶又会无端陷入一种绝望。她想说些什么,却还是沉默了。或许有些未来的,一个老人是无力去掌控的。
    她又想起,初见小蝶的那段往事。那个初夏,她去溪边洗衣服,却见溪边有一木盆。她就在木盆里熟睡着。奶奶抱起这个孩子的时候,她醒来了,却没有哭。由感念自己膝下无儿无女,她决定收留这个弃婴。冥冥之中也是上苍的安排吧。之后,在村民的帮助下,小蝶快乐地成长着。
    清贫,这算是这个村庄的写照。所有的人,就像是一家。所以也没有贫贱富贵之分。村里的民风淳朴,人心更是似水般清澈。奶奶曾经就是误入这村的。如今也已成了村里人人尊重的“姻缘婆”。
    村上还有一些年纪相仿的孩子。只是,小蝶却和他们有点距离。这是奶奶最担心的。
    风南来北往,水自西而东。大雁依旧在秋冬时分,成群飞过村庄,快乐地即将抵达目的地。来年春季,它们又欢叫着飞过,像是一群期待回家的孩子。至于夏天,则属于这些凤仙花儿。它们大片大片地绽放了,红的,紫的,粉的,白的,好不热闹。
    转眼,又是七年。
    1938年,日军的炮弹早已对着整个中华狂轰乱炸。这个偏僻的小村庄也未能幸免。这一年,小蝶十八岁,孤身一人。
    一年前,奶奶带着牵挂走了。她终究还是败给了命运,无法亲自为她深爱的孙女调制花汁,为她祝福,为她亲手染红。只是只是她还是没等到,或者说是这个时代逼迫她离开。那一年,日军全面侵华。那颗炮弹就落在那个院子,奶奶和一院的凤仙在火中化作灰烬,只留下了不远处流泪的小蝶。
    她的翅膀,也已经湿淋淋了。
    从那天起,凤仙村就不再是曾经的那个桃花源了。战争来了。狼来了。是该拿起沉睡多年的大刀与猎枪了。即使这只是一个小小的村庄,即使很多人已经亡故,即使是小蝶这么一个弱女子。
    曾经老人说,凤仙花会守护幸福。如今,那大片大片的凤仙花已被放逐了。那些曾经的孩子,都一夜醒来。能够守护自己的只有他们自己。能够守护凤仙花与凤仙村的也只有他们。
    面对着这个荒蛮的世界,没有神敢承诺幸福的日期。但总会有一些人,会自作主张地定下那个限期,也许就是明天,也许明年,也许今生,甚至永世。人的这种主宰欲望,已深深扎根了千千万万个日头。
    若不是这个年代,十八岁的她差不多该是新娘子了。然而,生不逢时。她似乎已经失去了追寻那美满生活的权利。红丝带还绑在头上,只是凤仙花已不再,奶奶已不再。现在还有谁再身边?只是这身旁幸存的村民还有狼群。
    水还在流,山还是不动。
    没有人知道,在炮火曾经燃烧过的地方,一粒又一粒的种子正在萌芽。没有人知道,在走过青涩少年时光的转角,一个人与另一个人在越走越近。
    萌芽的是一颗凤仙花的种子。走近自然是人,女的唤作小蝶,男的唤作枫儿。
    枫儿和小蝶同龄。小时候,他总和村里的其他孩子一起玩。春天的田野,夏天的溪畔,秋天的果园,冬天的屋外。只是,枫儿,这个生在红叶飘飘的秋季的孩子,最喜欢的还是盛夏。因为夏日,他望见村庄被一片浓郁的绿色包裹着。每每,他都觉得夏日的气息就像是粽叶一样清香。这个时候,他最喜欢和其他孩子一起去小溪玩。水,清清,映着山,映着时光里的甜蜜笑脸。三三两两的水中鱼,游来游去,顽皮亦如孩子。那时候,小蝶的奶奶常带着小蝶去溪边洗衣服。而他们就在附近嬉戏。小蝶不曾理睬他们,只是偶尔会偷瞄一眼。他们看起来玩得很开心。他们看到那个奶奶和她的孙女来了,就像奶奶热情的问好,又自顾自地玩他们的了。至于小蝶,似乎他们都不愿意和她玩。
    但这毕竟只是儿时,那个美好如初的儿时罢了。有些事在很久以前就有预兆,而有些事情,却是怎么也说不清楚的。循规蹈矩,这是世界的一种最常姿态。可毕竟在万千年的时光里,总需要那么偶尔几次的反常。是喜是悲,任凭它安排吧。
    一年前,相依为命的奶奶离开了这个人世。经历过苦难,也享受了近三十年的幸福。只是,这幸福戛然而止,叫人心如刀割,叫人念念不忘。放不下的时候却偏偏要放下。这又是何等的难啊。无论是离了人世的奶奶,还是侥幸活下来的小蝶。
    日军在她十七岁的那年,打落了一地的凤仙。在最美的时光遇到最深的黑暗,小蝶的未来似乎岌岌可危。她在自家的院子里哭得天昏地暗。而枫儿以及其他少年的家中也都不同程度的遭遇了袭击。人生的轨迹也因此而变得不同。
    夜幕降临,村子又回复了往日的宁静。但这种宁静里,却多了一份尘土与炮火的气息,多了一份寂静与恐怖。
    入土了。平静了。这些孩子们,不,这些少年们,在这个敏感的时刻,聚在一起,为了家。那些深得发黑的夜,以及冰冷,小蝶都刻骨铭心的记得。也记得屋外的另一个男孩。大家喊他枫儿。风儿,应该是个风一样地少年。她看他眼里没有泪水,她因此觉得他并不像自己一样伤悲。自然,对于枫儿而言,小蝶和自己一样。他若是离了树的叶,在秋风里摇晃着埋进了冬。那她便是他在空中飞翔的姿态。所有的人看到的,是这叶在空中的姿态,却鲜有人去感知他在冰雪下土层里的心思。
    他那么想时,就觉得自己太过窝囊了。至少这种想法在这个战火纷飞的年代,太不入流。悲伤,谁都有。只是不能沉溺。化悲愤为力量,这才是最正确的选择。枫儿明白,自己的心在哪里放空。因为明白,所以才会有所收敛,无论是对于炮火摧残的悲伤还是这青葱少年的爱慕。
    那片刻满伤疤的大地上,凤仙花开得似乎比往年更绚烂。从院内到院外,村头到村尾——它们在炮火里向四方散去,像是希望之花,更是幸福之花。
    这一年的时光,日军不时光顾这里。好在有着新四军,村民才得以打退进攻。因为这里是日军继续向内部入侵的必经之路,所以他们誓要将凤仙村抢入囊中。一遍一遍进攻,不厌其烦。村民和新四军也只得一次次去守去打敌方。小蝶枫儿这些少年,则被安排放哨。在高处绿色之中,随时警惕敌军的进攻。
    在站哨的时候,他们严正以待,不敢有一丝差池。休息时,倒头就睡。小蝶还常常做梦,梦见奶奶,梦见大片的凤仙花。她好像穿着红色嫁衣,笑得很灿烂。枫儿偶尔也会梦到小蝶在凤仙花丛中起舞的场景。醒来呢?彼此轻叹一声,却是雁过无痕。
    姻缘天注定。月老的红线,已悄悄地将这两个战火中的青年绑在了一起。只是,没有谁告诉谁。也许,谁都明白,在这样的时间,个人的情感都需要放在一边。但是事实却往往是,越是这样的时刻,迸发的感情就越是刻骨铭心。
    他明白她,她亦懂他。所以,他们无需太多的言语交流。离多远,他们都能彼此感应到对方的存在。小蝶很独立,她需要的也许不是一种完完全全的依赖。然而,无论是谁,都会累,都需要一个依靠。枫儿便是她的树。于枫儿,她就是一朵在秋日都不愿凋谢的凤仙花——将守住这大地,守住这季节——她将与他相互厮守到地老天荒。
    纯真的年代,恋爱不需要什么海枯石烂的誓言,不需要什么戒指玫瑰的围剿。如果你有的是一地荞麦,那就送我一片清凉。我已足矣,也已明白你的意。哪怕你拥有的仅是一片荒草地,我也义无反顾地来开荒。若你愿用那一株青草为我编一个圈,我将永远做圈里的羊。我要的不是草,而是那相依而行的默契。
    夏夜的鸣蝉,不曾息声。反倒是山下的蛙,似乎已早早睡了。这个深夜,小蝶就站在丛林深处的哨台放哨。夜风里的山岗,似乎也开始缓缓升起了一丝温柔。然而,炮火又来。那些温柔,都只是短暂的一瞬。凤仙村上空,一片已一片绚烂。
    当哨塔的警铃被狠狠拉响时,村里的大大小小以及军人都蓄势待发。这一夜,他们已经等待了很久。这一站,他们已经准备了许多。
    生死于他们,早已看开。所以面对死神,他们无惧。因为无惧,人才可怕。而可怕的极致,是在不惧的同时保持一种清醒与睿智。战争绝不是简简单单的冷热兵器的竞争,更是军队的素质与排军布阵的能力之间的多重对抗。在前者,日军必胜无疑。后者,则将起逆转乾坤之效。
    事实证明,这一次,胜的依然是中国军民。
    第二日的凤仙村的土地上,开满了凤仙花,红的、白的、粉的、紫的,仿佛正要以其最美的姿态来庆贺这场胜利。枪林弹雨里,它们守住了生命的尊严,更守护了大地。也许若年年后,当今日的少年长成了老爷爷老奶奶,也依然会在院子里对着自己的孙儿说起这段岁月的。
    村里自去年以来,已难得这么热闹了。这是,有一个女子无声走来了,没有道一声别就走了。这一年,她十八岁。连枫儿也不知道她是什么时候离开的,离开后又去了哪里。
    很多年过去了,他依旧在村里,那些开满凤仙花的地方。一年又一年,等着盼着,等来的却只是一只蝶,从五月花未开的时候,直到花凋零。那段时间,他常会笑着然后喃喃。也许只有这蝶与他懂了。
    再很多年过去了。他已是一位老人。很多的同龄人都已亡故,更不用说曾经的长者了。很多人劝他走,他无动于衷。别人喊他傻瓜,他也只是笑笑。她会回来。她是那蝴蝶飞过了季节,来寻那株凤仙。然后和他一起看着花儿开败。没有人知道,他们曾有一个约定——抗战胜利后就结婚,在凤仙花的见证下。
    只是,善良的人们至死也未告诉他,那个残酷的事实。那警铃响起时,她的生命也结束了。在日军的枪下。有人说,最后的时刻,她就像一朵凤仙花,用尽了生命,绚烂绽放。
    她永远离开了他,在日军撤退的日子,还是永远留在了他身边?
    只有他明白,只有他——一个傻瓜明白。
    无论花开花谢,她都在。她的身体交付了这片土地,她的心魂留在了他的心里。他在这土地上,一年又是一年,只等又一年的凤仙花儿开……
    
 
上篇:流向远方的水 下篇:我们长大了,对吗?
点击人数(15809) | 网友评论(0) | 推荐作品(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