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短篇首页 学生 小说 散文 杂文 诗歌 日记 论坛            
首页 > 短篇原创 > 小小说 > 校园文学 > 窑湾口
窑湾口 文 / 丑乙  2011-8-1 11:04:01 
(一)
    
      窑湾,位于京杭大运河与骆马湖交汇处,三面环水,是一座具有一千多年历史的水乡古镇,早在明清时期,窑湾就是苏北商业重镇,市井繁华,人气旺盛,素有"苏北小上海"之称。
      我讲的故事就发生在窑湾镇,故事的开始还得从解放的前昔讲起。
      窑湾有个大地主叫王大富,平日里欺凌百姓,鱼肉乡里,是一个典型的周扒皮式坏蛋。他的儿子叫王喜贵,虽说出生在地主家庭,但和他爹却不是一路人,性格善良,私下里对下人很不错,经常和下人们在一起说说笑笑,并时常地施舍一些钱物给下人们。
      王家有个长工叫张希友,是个憨厚的老实人。张希友有一个女儿叫小兰,长的很标志,也在王家做杂活。地主王大富虽然对小兰早有歹意,但碍于他老婆的淫威,几次欲对小兰不轨都没得逞。
      其实,小兰早已和地主的儿子王喜贵偷偷地好上了,并且还有了身孕,只不过这些外人并不知晓罢了。
      眼看着就要全国解放,各乡都掀起了斗地主风,地主王大富一家急的如热锅上的蚂蚁。一天深夜,他们一家将那些值钱的东西偷偷地埋在湖心岛上,然后举家潜逃了。
      在临逃跑前,王喜贵找到了小兰,悄悄地塞给了她两根金条,并让她一定要将他们的孩子抚养成人。
      也就在王大富一家逃跑的那个夜里,小兰生了个男孩。为遮人耳目,她爹偷偷地将这个孽种抱出去扔了。
      没曾像到,解放没几天,逃跑的地主王大富一家就被逮了回来,并被政府执行了枪决。
      后因他人揭发,小兰和王喜贵有孩子一事也被抖了出来,他们从小兰家中的咸菜缸里搜出了王喜贵送给她的那两根金条。
      小兰被判了十年徒刑。入狱后,她爹张希友和她娘相继病死。
      
      时间一晃近二十年过去了,中国进入了文化大革命时期。
      在文化大革命期间,全国掀起批判资产阶级反动路线和横扫一切牛鬼蛇神的高潮。小兰的事又被翻了出来,她被扣上了资本家走狗和破鞋的的帽子,成了“斗、批、改”的对象,整天的被勾着花脸,挂着破鞋,游街示众。
      镇革委会有个叫臧建民的人,此人原本是县里一个游手好闲的无赖,文化大革命中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参加了红卫兵组织的造反团,并靠着打砸抢抄抓混上了造反团的头目。在“踢开党委闹革命”的运动中,他又因表现突出,很快被提成了县革委会组成人员。但好景不长,他就因男女生活作风问题检举,被调到了窑湾镇革委会干主任。
      臧被调到窑湾镇后仍恶习不改,经常假借工作之名调戏妇女,对那些稍不顺从的,他便利用革委会的名义进行恐吓威逼。
      臧建民早就听说窑湾镇有个被专政的对象叫张小兰,他见张小兰年龄虽然老了些但还有些姿色,便一想打张小兰的主意。他先是对张小兰假以关心,见张小兰并不知趣,又以其他等手段进行恐吓威逼仍未得逞,便将张小兰强奸了。
      张小兰发现自己怀孕后,虽然一心想打掉这个孽种,但无论她怎样的捶打蹦跳,肚子还是一天天的大了起来。
      张小兰怀孕的事最终被他人发现了。县革委会经过调查,发现是臧所为,并还发现了臧的其他一些劣行,便对臧进行了处理,拿掉了他镇革委会主任的职务,还将他移交给了县社区的居委会进行看管和教育。
      臧又成了一个游手好闲的人。
      没过多久,张小兰生下一女。
      生产后,张小兰便带着女儿搬到了本县港头镇她舅舅家居住。
    
    
    
      
    
      (二)
    
    
      文化大革命结束后,张小兰通过舅舅的关系在镇卫生院找了份工作,由于工作表现突出,后被派到外地学习了一年,学习结束后她被调到了县人民医院当了一名护士。
      时间过的真的挺快,又一个二十年过去了。
      张小兰女儿若莲已长大成人。刚刚大学毕业的她便坠了爱河,爱上了一个家境并不是很好的一个小伙。小伙子叫李光宇,是个为人忠厚的老实人,在当地的一家私营企业工作。
      要说起他们俩的相识经过还有个小故事。一次在坐公交车时,若莲的包被小偷盯上了。就在小偷准备下手时,被坐在后排的李光宇发现。
      小偷是被抓到了,可他却受伤了,他被小偷捅了狠狠的一刀。
      在李光宇住院期间,若莲天天到医院去照顾他,并且爱上了这个虽然忠厚老实但却敢见义勇为的年轻人。
      张小兰也很喜欢这个年轻人,在其住院期间,身为护士长的她对李光宇也显得格外的照顾。
      
      若莲和李光宇的关系发展的很快,不久俩人的关系就到了谈婚论嫁的阶段。当然,还有一个重要原因,那就是若莲怀孕了。
      对若莲未婚先孕的事,张小兰虽然很是生气,但事已至此,她也没有更好的办法,只有尽快的让他们结婚。她知道,对于两个身陷爱河的年轻人来说,发生这样的事并不能完全地归罪于他们。
      况且,她对李光宇这小伙子也很喜欢,印象非常好。所以,当她知道若莲怀孕后没有更多的去责备李光宇,只是让他尽快的安排双方的家长见下面,以便商量一下他们的婚姻大事。
      可就在这个关口,却发生了一件意想不到的事,彻底地打破了他们的结婚计划。
      李光宇的父亲出了车祸,受伤住院。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臧建民被处理后,成了一个游手好闲的人。文革结束后,他靠着居委会找了份做搬运工的工作,累是累了些,但还尚可维持生活。
      他也曾去找过张小兰,但没找着。听镇里的人说,自打他和张小兰的事闹开后,张小兰便搬走了,具体搬到什么地方,没人知道。
      几年后,他便和一个卖菜的女人结婚了,次年生了个儿子。为了避免儿子再被扣上落后份子狗崽子的帽子,他硬是让儿子随了他母亲的姓。
      
      臧建民老实多了,这完全要归功于居委会那么多年的教育帮助和现实生活中遭遇的一些的压力。
      做为一个曾被处理的落后份子,现实中的压力是可想而知的。文革结束后,他这个曾经有过污点的人到处碰壁。工作不好找,就连对象也不好找,要不是居委会给他安排了一个搬运工的工作,他连生活都维持不下去。那个卖菜的女人,也是居委会帮着拉的媒,丑是丑了些,但对于他来说,人家肯嫁给他这样一个落后份子,已经是格外开恩了。
      他经常地反省自己当年的那些龌龊行为,也会时常地想起张小兰这个人来。
      对于他来说,张小兰是他玩弄过的女人中最有吸引力的一个,也是他至今仍还想着的一个。他不知道此时的张小兰在哪,也不知道现在的张小兰过的怎样,他甚至不知道当年张小兰打没打掉那个他造的那个孽种。
      每每想到这些,他的头就会痛,痛的厉害。
      唯一让他感到有些心慰的,便是他还有一个还算争气的儿子。而这些,都要归功于他那个又丑又老的卖菜老婆,要不是这个女人愿意嫁给他,他连一个传宗接代的人都没有。
      所以,每想到此,他内心便更内疚了,这种内疚不仅仅是对他卖菜的老婆,也对他的儿子。
      
      
    
      (三)
    
      
      李光宇的父亲出了车祸,被送到了县医院进行抢救。
      受伤的不仅仅只是李光宇父亲一个人。他乘坐的那辆中巴车由于超载爆胎,车子冲下了堤坝,造成五死七伤的重大交通事故。
      事故发生后,县医院迅速成立了由15名精干医护人员组成的紧急抢救小组,来负责此次事故的抢救治疗工作。在这种情况下,抢救组的每个成员行事都必须与时间赛跑。他们深知,多耽误一秒,对伤者来说,都是极为危险的。
      身为护士长的张小兰和其他的医护人员也是紧锣密鼓地同步准备着,确保伤者一到,立刻就可以开展抢救工作。
      伤者被送到医院后,医院启动了突发性事件紧急处理“绿色通道”,急诊科、脑外科、骨科、ICU、手术室等相关科室做好了迎接伤者的准备。
      
      李光宇的父亲伤势很重,车祸造成了他脑挫裂伤、头面裂伤,他的左臂也被压的断裂,并且大量失血。为了保证手术的正常进行,张小兰为其剪掉了粘在他身上的已被鲜血浸透的衬衣,为他擦拭身上脸部的血迹...
      突然,张小兰的手停了下来,脸部显得有些惊诧和抽搐,紧接着脑袋“嗡”的一声,两眼一黑,晕倒在了地上。
      
      经过抢救,李光宇的父亲脱离了危险,其他的伤者的伤情也得到了有效的控制和治疗。
      张小兰也醒了,医院的领导到她的家里看望了她集次,并对她的不畏辛苦、敬业奉献的精神进行了表彰。
      张小兰坐在床上,领导说了些什么,她根本没听进去。她两眼恍惚,面部有些呆滞,只听到领导们临走时让她在家好好的休息...
      后来,张特意地去医院偷偷看了李光宇的父亲两次,当然这些李光宇的父亲并不知道,他虽然脱离了危险,但仍然昏迷不醒。
      
      两个月后,赵光宇的父亲终于伤愈出院。当他得知若莲的母亲为了抢救他累倒在手术室的事情后,他让若莲一定转达对她母亲的谢意,并告诉若莲,过段时间便到若莲的家里去提亲。
      若莲回来后把此事告诉了母亲,谁知却遭到了母亲极力的反对。张小兰不但要求她今后不准再和李光宇见面,还让她到尽快的到医院把肚子里的孩子做掉。
      母亲的态度让若莲万分的伤心和愤怒,她万万没有想到母亲会如此地反对她俩的婚事,就在两个月前她还让李光宇安排双方的家长见面以商量他们的婚事,现在却让她断了和李光宇的关系并把孩子做了,这两种截然相反的态度让若莲不得其解和万分的痛苦。
      她不知道李光宇一家究竟是哪得罪了母亲才遭至她的极力反对,她甚至开始怀疑母亲的神经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自打那次母亲晕倒后,她就经常看到母亲一人坐在那发愣,神情恍惚。
      
      
    
      (四)
      
      
      时间回到解放前昔的那个夜里。
      县组织部长臧国生带着几个军管会的代表各乡各镇的清查地主反动派,在他回来的路上途经窑湾堤坝时,他隐约听见堤岸边传来婴儿啼哭声。寻声找去,发现地上似乎有个白色包裹,打开来一看,竟是个男婴。婴儿被花布包着,非常瘦小,看上去刚出生不久。
      他将婴儿抱起,看了看四周,并无其他人影。想到自己年近五十仍孤身一人,老臧不禁动了怜悯之心,决定把婴儿抱回去喂养。
      婴儿抱回后,臧国生请医生给婴儿做了次全面的身体检查,并没发现任何的问题才放下了心。他给孩子取名建民,希望他长大以后能为祖国的建设贡献一份力量。
      但事情往往没有想像的那么美好,由于老臧长期工作在外,平日里很少回家,疏于对臧建民的管教,臧建民逐渐成了一个四处游荡的人,他整天地逃学旷课并拉帮结派打群架,不久便辍学了。
      一次,臧建民因打架被派出所拘留,臧国生被气的脑溢血病发,没过几个月便撒手人寰了。
      臧国生死后,臧建民成了一个无家可归的人,整日里和那一些狐朋狗友在一起。
      
      1966年,正当国民经济的调整基本完成,国家开始执行第三个五年计划的时候,意识形态领域的批判运动逐渐发展成矛头指向党的领导层的政治运动。一场长达十年、给党和人民造成严重灾难的“文化大革命”爆发了。
      在很短的时间里,由学生成立的“红卫兵”组织蜂拥而起,到处揪斗学校领导和教师,一些党政机关受到冲击。这场运动很快从党内推向社会,社会动乱开始出现。
      臧建民正是瞅准了这样的一个机会,成为了红卫兵中最狂热一翼的骨干分子。在“文革”高潮的风头上,他靠着打砸抢抄抓混上了造反团的头目。在“踢开党委闹革命”的运动中,他又凭借捏造事实,无中生有的手段获取了“当权派”的赏识,被提成了县革委会组成人员。
      1970年2月,中共中央下发了26号文件。按照文件的要求,各县在党员、干部和群众中进行了广泛的传达贯彻,然后全县各条战线开展了所谓“反击右倾翻案风”的斗争。在这场斗争中,那个赏识臧建民的“当权派”下台了,臧建民也理所当然的受到了牵连,后他因被人检举犯有生活作风问题,被调到了窑湾镇。
      调到窑湾后,他仍贼心不死,不久便瞄上了那个被专政的对象张小兰。
      没想到那个张小兰是又臭又硬,誓死不从。
      在强奸了张小兰之后,他本想着把张小兰整得更加惨些,以达到继续霸占她的目的。谁曾想,此事很快就被他人揭发,他丢了职不说,还被移交给了县社区的居委会进行看管和教育。
      听说张小兰还怀上了他的孩子,这是让他最为关心的。他不知道张小兰把那个孩子生下来没有,他甚至不知道张小兰现如今在哪,是否还活着......
      他开始诅咒这场文化大革命了。
      
     
    
     
      (五)
    
      
      张小兰呆呆地坐在床上,一动不动。若莲走时,她也仅仅瞥了一眼,除此之外,再无动作与言语。
      这几日来她一直都是如此,她试图从缠绕纠结的关系中,理出些头绪来,但残忍的事实将她击的粉碎。
      是他!就是他!就在那天她帮着李光宇的父亲剪掉粘在他身上的血衣时,她清楚的看见了他左腋下的那个蝴蝶状的胎记。那个胎记这些年来一直深藏在她的脑海深处,抹也抹不掉。她想起解放前的那个夜晚,当她爹要将她刚出生的孩子抱出去扔掉时的情形,她恳求着父亲让她好好地再看孩子一眼...
      孩子长的很像他的父亲王喜贵,大大的脸庞,高高的臂子...孩子的左腋下有一块很明显的蝴蝶状胎记...
      当她看到李光宇的父亲身上也有一块一模一样的胎记时,她简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是他!一定是他!位置,形状都一样,他就是让自己寻找了数十年的儿子...
      张小兰欣喜若狂,她迫不及待地为他擦拭着脸上的血迹。她要好好的再看看那张脸,好好的看看自己的儿子......
      突然,张小兰的手的停住了。
      她认出那张脸,那张让她恐惧并且生厌的脸,那张让至死也无法忘记的脸...那张脸令张小兰的心脏超过了负荷。
      天啊!他竟然是臧建民!!
      ......
      
      她不知道该如何向女儿解释这一切,也解释不清。她从小就对女儿隐瞒着一个秘密,告诉她的父亲早就死了。可万万没有想到,她的父亲不但活着,竟然还是当年强奸她的那个人,而这人竟是她失散了多年的亲生骨肉。如今,她的女儿竟又鬼使神差地和这个人的儿子搞在了一起,并怀了孩子...
      张小兰实在不敢往下想了,越想越觉得可怕。
      她没脸再活在这个世上,她甚至连一点活下去的勇气都没有,她知道即将面对的不仅仅是道德的煎烤,还有世人异样的目光和唾弃...
      她必须选择死,只有死可以一了百了,只有死可以摆脱一切。对,只有死!
      临死前,张小兰给女儿留了份遗书,告诉女儿自己患上胰腺癌,她是因丧失了对生活的勇气才选择自杀的...
      她又给臧建民寄了一封信。信中既表达了她对当年遗弃孩子的悔疚之感和对儿子的思念之情,又表达了她对强奸一事的愤怒和无奈...
      最后,她再三的叮嘱儿子,不要将此事告诉若莲和光宇...
      
      张小兰死了,她吞下了整整一瓶的安眠药。
      臧建民也死了,在他接到张小兰的那封信后,他同样选择了死亡这条路。
      事隔多日,人们在湖里发现他的尸体,根据现场推测,他是失足掉下堤岸淹死的。
      ......
      
      
      若莲和李光宇结婚了,他们生了一对双胞胎,一男一女。
      ......
      
      
      (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概不负责!) 
    
      
     (结束语)
      
      我是文革即将结束才出生的一代人,对于文革我们的父辈很少提及,我只是想通过这个故事来追溯一个创伤的源头......
 
上篇:七月,如火 下篇:活着,是一个奇迹
点击人数(6901) | 网友评论(0) | 推荐作品(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