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短篇首页 学生 小说 散文 杂文 诗歌 日记 论坛            
首页 > 短篇原创 > 小小说 > 红粉蓝颜 > 微博
微博 文 / 莫小邪  2011-7-13 9:23:26 

     张志军开车去机场接一个海外基金会驻华代表王亨利。路上堵车,他无聊中用手机上网发微薄埋怨三环堵车,加了一个叫“娜里不堵车”的微博。一个小时后,终于连人带车成功地堵到机场。他跟航空公司的客服接待打听在哪个口接人,接到人后,直接送到希尔顿酒店商务套房,并打电话给朱氏集团的总裁朱兮,告知已接到财神。朱兮临时决定不吃生猛海鲜,要带王亨利吃农家乐,让张志军找地方。情急之下,张志军又用手机发微薄咨询网友,哪有高档农家乐?几分钟后,跟帖无数,提供北京各区农家乐的地址。张志军在跟帖中发现早上加的“娜里不堵车”说在大兴有家农家乐好吃,上月刚去过……于是,张志军给朱兮发消息说:大兴有家农家乐好吃……
     晚上一切顺利,朱兮和基金会驻华代表王亨利谈得十分投机,谈什么开发创业园。王亨利吃农家乐吃得不亦乐乎,用蹩脚地中文说:山珍海味吃烦了,就好这口农家饭。当他们探索到民营企业如何宣传时,朱兮问律师安替有何高见?
     安替从椅子上站起来,清了清嗓子,然后引用经典,滔滔不绝。
     朱兮打断他,说,没那么复杂!所谓宣传,就是让大家都认为咱们好,别人不好!
     张志军一边咀嚼一口红烧狮子头,一边感叹这个养猪起家的村夫还是有点料的,只是有点讨厌朱兮的御用律师安替,此人三十来岁,为人市侩又爱溜须拍马。
    一身乡土气打扮的女服务员抹着红脸蛋进了包厢,上来一份笋汆丸子。自古事儿逼吃丸子都有一套说法,安替用一个雕龙附玉的汤碗装了四个丸子,毕恭毕敬地说:朱总,四个丸子等于事事顺心。
     朱兮的干女儿尚娜很少讲话,一边喝红酒,一边不停摆弄桌上的手机,朝张志军这边的剪纸画拍了几张照片后,时不时发出一阵轻轻地笑声。张志军从一进门,就觉得尚娜特别眼熟,想了半天也没想出这女人是谁。看模样,她不算太年轻,也绝不老。张志军正在琢磨这种气质与气场兼具的女人时。包厢里进来一个英气逼人的帅哥,身材笔直,一身黑色紧身西装,让农家乐变得充满英国皇室的感觉。
     朱兮向大家介绍——他刚从英国回来的儿子朱德福。张志军听说朱德福想成为一代巨星后,眼前一亮,心中盘算赚钱的机会又来了。
     朱德福坐下来对张志军说:听爹地讲,您是国内著名经纪人,觉得我比韩庚怎么样?
     朱兮哈哈大笑,连忙对大家说:这孩子在外国太久了,不懂国内礼俗。
     安替跟着笑了笑,说,还是朱少爷有个性!对吧,张兄。
     张志军一本正经地说,韩庚不能跟你比,你有个好爸爸。
     朱德福挑了一下右边的眉毛,说,那是,我爸说拿一半家产捧我都行!
     张志军说,是是是,你的优势在于起点高,又有艺术天赋。
     原来朱兮一心想让儿子继承家业,但觉得儿子还年轻,可以先做他自己想做的事,别说当明星了,就是儿子去美国竞选总统也得支持。最后,朱兮安排自己的司机送基金会驻华代表王亨利回酒店休息。
     律师安替从车的后备箱拎出几份亲戚送来的茶叶礼盒,说,朱总,您看这些茶叶拿去喂猪可惜了,不如给我带走吧。
     朱总看都没看他,算作默认。临走前,朱兮语重心长地“暗示”张志军为儿子朱德福成为巨星铺路,张志军跟在朱兮后面点头哈腰地答应着,目送朱兮上了另一辆豪华加长轿车离去的身影,站在原地,半天没迈出一步。
     刚才朱兮的律师安替跟在后面一路赔笑,见朱兮上车离开后,轻蔑地看了一眼张志军,说,大家都是混口饭吃,谁比谁高贵呢?
     张志军看着安替从身边大摇大摆地穿过去,刚想发火骂人。
     尚娜在后面拍了一下张志军的肩膀,用食指在嘴上做了一个“嘘”的动作,示意何必在乎那种人呢。刚才在吃饭的时候,张志军琢磨一会如何能送尚娜回家,但看人家自己开车走了,自己便悻悻而归。想一想,为什么朱兮叫他亲自接基金会的王亨利,还参加这个农家乐晚宴,最终目的是为了让他的“海龟”儿子登场不突然?一切顺水推舟吧。回家后,洗完澡,打开笔记本电脑上网上微薄,张志军光着身子,当时在电脑前就震惊了,北京太小了,从“娜里不堵车”刚发上微博的照片看出,原来她是朱兮的干女儿尚娜。张志军又看了她在大家吃晚饭时发的一条微博:生活这么累,上微博才有自我。
     于是,他求关注,发私信,告诉尚娜,我们晚上一起吃过饭的,那个人就是我。
     对方说,晚上和很多人吃过饭,你到底哪个?
     我张志军呀!
     几分钟后,对方说,哦,真巧!是你呀,我刚接了个电话。
     张志军说:你在阳台上抽烟的照片特有文艺女青年的气质!
     对方马上回复说,我是不是文艺女青年关你什么事?
     ……
     一周后,朱兮的养殖基地搞新闻发布会,现场各家媒体都来齐了。事件起因,有家网站联合几家媒体一起报道了用“催化剂”养猪的事件,连同之前“瘦肉猪”风波的余威一同倒向朱氏集团。企业公关危机来临之际,朱兮亲自出席新闻发布会,面对一群习惯逮谁灭谁的记者,朱兮冷静应付,暂保颜面。
     一个戴眼镜的记者发问尖锐,说,朱氏集团作为我国华北最大的养殖基地,您作为朱氏集团第一人打算给公众一个怎样的交代?
    你们去看看,我们的猪天天吃纯天然饲料,你们有没有职业良知?胡乱报道一切?催长剂谣传是对我这样的民营企业最大的侮辱和诽谤!
    另一个女记者站起来,问,请问您刚才的话是否算气急败坏?
    你哪家报社,我的律师马上找你们社长谈。
     不料,新闻发布会结束后,朱兮因心脏病发作,送进医院,生命垂危,他希望儿子能梦想成真,希望朱氏集团名扬四海。
     张志军去医院看望准备手术的朱兮,见到尚娜也在,不免有些尴尬。他一周前,在微博上与尚娜聊天碰了一鼻子灰后,还以小人之心猜疑,尚娜是朱兮的干女儿吗?估计是朱兮的小相好,表面上是干女儿,私下是不道德的男女关系。这么一想,张志军才心理平衡,这个社会里有多少玉女?可是今天,这个场景,张志军觉得自己的内心特别脏,朱兮的儿子都没在场,为了参加一个广告片的试镜拍摄,明知父亲入院还要去。而干女儿尚娜却一直陪着干爹,一天一夜没吃饭,趴在朱兮床边哭成泪人。
     朱兮见张志军来了,声音低沉,有气无力地问,你记得我之前说的话吗?
     张志军放下一堆保健品、一堆营养品和一束鲜花,对病床上的朱兮点点头。
     朱兮让尚娜到外面先等一下,自己有话单独和张志军说,一会让张志军送她回家休息。又让安替的律师事务所对外发布一条新闻说——朱氏集团掌门人病情严重……
     朱兮对张志军说,别傻站在那儿跟瞻仰遗体一样。然后,朱兮一阵剧烈咳嗽,把张志军吓坏了,刚要叫医生,被朱兮制止了,他告诉张志军一个秘密,原来朱兮年轻的时候外出打工,跟城里一个饭店老板的女儿好上了,为了在城里站住脚,隐瞒了自己在老家有家室。终究纸包不住火,他老家的人发现他和这个城里女孩的事打上门来,而这个城里女孩本性纯良,还是生下了孩子,不顾家人反对,与他私奔,一年后,这个城里的女孩抑郁而终。朱兮悲痛不已,回了老家,把所有精力放在养猪事业上,多少年来,他对死去的爱人内疚。因为有爱,事再大,不关乎道德,人命最大,虽然朱兮是个粗人,但粗人也有爱。他们的孩子便是尚娜,从小在亲戚家长大,上高中的时候,朱兮打听到了孩子的消息,可以说,尚娜后来上学的费用和生活费都是朱兮给的,但朱兮却不敢让她知道自己是她的亲生父亲。
     张志军当时又震惊了,差点彪出眼泪,问,您为什么告诉我这些?
     两个原因,一是看出你喜欢她,二是如果朱德福不是接班的料,还有尚娜。
     您怎么看出来的?
     从你一进门的神情。
     您放心,我会给德福铺路,也会尽力照顾尚娜。
     之后,张志军在医院的花园里找到坐长椅上发呆的尚娜,自己开车送她回家。一路上,俩人都沉默。到了一个十字路口,红灯亮了,停车时间,张志军指了指旁边一个巨型的房地产广告牌说,我还不知道你家住哪儿呢,别说就住那边。
     尚娜瞧了一眼广告牌说,真巧!我就住那个地址。
     绿灯亮了,张志军一边开车一边感慨:朱老先生真是用心良苦。
     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你坐稳了,马上到家,我一会还得去片场看你弟。
     你觉得我弟能红嘛?
     我以一个专业经纪人的角度告诉你,我的职业就是让谁红,谁就得红。
     张志军离开尚娜的家,直奔北京城另一个方向。一路上汽车音响里放着一些歌星的歌曲,如果不是怕交警,他就开一罐冰啤酒爽一下,这半个月,经历的事,让他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时刻亢奋。到了片场,见朱德福很适应工作环境,摄影师不停拍,风云造型机构的造型师给他不停换衣服做造型。张志军旁边看了一会,觉得这小子还真是可塑之才。
    不一会,张志军在片场接到老家打来的电话。老妈说,小丽到北京没地住儿,你给安排一下。
     张志军说,我房子小,怕住不下。
     老妈说,你住哪儿?
     张志军说,某公寓。
     老妈说,小丽是个小女孩,不会占你几间房。
     张志军问,小丽是谁?
     他爸抢过他妈的电话,说,你二舅家的表妹的闺女。
     张志军说,来了再说,我很忙,不是又来一个想当明星的吧?给钱么?
     你小子忘本了吧?你忘了你小时候你舅多疼你,咋了?去年人刚死,今年你眼就瞎啦?
     张志军说,我哪儿见过什么小丽,明天到吗?来了再说。
     今天就到了,打你电话打不通,人现在还在火车站呢。
     张志军挂了电话,去火车站接人。到火车站,天都黑了。找地停车那叫一个费劲。接到这个陌生的亲戚,张志军有点心酸,安排她先住自己家吧,自己正缺助理,包吃包住不用发工资,怎么说也是亲戚,虽然有点土气,但自己的职业是负责“包装”人啊。
     一个月后,小丽,也就是张丽华,也没给她叔丢脸,年轻人接受新事物快,学东西也快,她成天跟张志军在外面跑来跑去,无论从打扮与交谈都有所进步。
     今天,公司拍一个关于微博的室内剧,张志军和导演万晓立是老相识。万晓立第一次见到张丽华,又见二人比较亲密,不免生疑,悄悄对张志军说,老张,好久不见,你最近口味变了?
     张志军澄清了自己和小丽的关系。然后,把张丽华叫到门外训话,说以后工作时间内不许穿低胸衣和低腰裤,还有在公共场合对男人不要太亲近,像个助理的样儿,不听话就把你送回老家!
     导演万晓立是文艺青年出身,以前走先锋路线,拍过几个一般中国人看不懂的片子,后来为了生活只拍商业片,但人家骨子里还是先锋的。无论从哪方面说,当朱德福牵手女主角一出现在镜头中,还没讲完第一句台词:这儿就是北京,你看多么蓝的天……
     导演万晓立就喊——停停停,再来一遍,再来了有几十遍了吧。中午吃饭前,万导又喊停!
     于是,朱德福在现场一边喝饮料一边抱怨,张哥算了吧,这广告找别人演吧,我演不出农村小伙进城打工的感觉!
     张志军瞪了他一眼,说,当年你爸一边喂猪一边喂你,现在你小子留学回来,什么都不记得了?
     朱德福走过来,悄悄问,张哥别生气,但你说,这导演是不是在耍我?
     张志军看了一眼朱德福,又看了一眼万晓立,他正在和几个剧务人员发火,摔完剧本,又跺脚,大声问:这是谁找的女主角,没演技不可怕,长成这样可真是造化。
     大家都不敢吱声。墙上的钟表咔嚓咔嚓地转动。
     张志军对朱德福说,他不是“卡”你!不过,你自己也没找到最佳状态。对城市生活的憧憬?明白吗?好比你去英国时,对资本主义的憧憬?
     说完,张志军走过去拍了拍万晓立的肩膀,又从烟盒里掏出两根烟,递他一支烟说,老弟名气大了,脾气也大了。
     万晓立说,你错了!赞助商最大!
     张志军叹了口气。
     万晓立又说:你看我现在还能拍先锋片吗?先锋的依据是干别人不敢干的,偶尔装一下孙子。
     张志军听完一激动直接把烟踩灭在脚底。直接上去指导朱德福和女主角怎么演农村青年进城的感觉,万晓立一边看手机一边对副导演说,瞧见了么,姜还是老的辣!
     中场休息时,张丽华听说朱德福是富二代,之前也见过几次,每次都被朱帅哥迷得神魂颠倒。朱德福果然是做明星料,无论对方是什么样的粉丝,他都一视同仁。张丽华十分嫉妒给朱德福化妆的两个女造型师,朱德福从摄影棚出来,对她们说,什么叫品味?你看我!
     两个女造型师乐疯了,把一个饭盒递给朱德福。他说不吃,心情不好,然后,坐在椅子上,一本正经地说,我这次的造型很土都是你们的功劳。
     两个女造型师连忙一起逗他开心,其中一个拿出一袋德芙巧克力给他。朱德福马上对女造型师一番挤眉弄眼,说,你们俩想害我长肉!
     收工后,张丽华在深夜回家的路上鼓足了勇气,对张志军说,叔,我看上他了,帮我搞定!
     张志军一个急刹车,一时无语,半天,说了一句,谁呀?万晓立?
     张丽华说,不是,是朱德福!
     张志军内心一块石头落地,说,尽力而为,不过,你先去某驾校学下开车好吗?
     张丽华说,学了也没用,我对路线不熟。
     张志军说,咱俩到底谁是谁的助理!
     张丽华说,叔,你别生气,等天凉了,我去学呗。
     第二天一早,张志军还在被窝里没起床,接到尚娜的电话,对方说出来见个面吧。张志军飞快起床洗漱,驾车去见尚娜。他们一见面,尚娜说,有个房地产开发公司对朱氏集团的养殖基地动了心思。
     张志军说,北京那么多地,怎么非看准那块被猪吃喝拉撒睡过的地?
     尚娜说,我哪儿知道。
     张志军,现在银行给放贷吗?平安银行?民生银行?
     尚娜说,我不懂那些操作,我只了解到那个公司的高层听说干爹住院,马上开会集体讨论这个事。
     张志军说,这些人这么卑鄙?
     尚娜说,你以为呢!
     张志军说,那你怎么知道的?
     尚娜说,我们在那家公司里也有探子啊。
     张志军说,哦,我明白了,你们商业精英爱玩无间道!我能做什么?拯救朱氏集团?还是转移养殖基地那些吃饱了就睡的猪?
     ……
     国贸双子楼,某房地产开发公司总部,杨总正在开动员大会,他气势汹汹地说,以我们公司的规模足够收购这块地,让那些猪搬家!
     有个博士生问,资本运作方面需要请示上面。
     杨总不屑一顾地说,你以前在美国去过几次华尔街?你现在去西单金融街溜一圈回来就敢跟我谈资本?
     博士生被羞辱到落泪,其他人敢怒不敢言。
     杨总又说,那个老东西住院了,他躺在床上的样子像不像植物人?所谓政治,就是把别人打倒,我们上去!
     公司的策划总监问,杨总,你不觉得那块地脏吗,以后开发完了怎么和客户说呀,说猪窝不便于宣传吧!
     杨总冷笑一声,说,你懂什么叫病毒式营销?养过猪怕什么?房子盖好,送章子怡一套,你看别人抢不抢!
     全场一阵寂静无声后,雷鸣般的掌声响起。
     此时此刻,张志军和尚娜坐在星巴克喝咖啡,一起度过了一个郁郁寡欢的上午。张志军接到基金会驻华代表王亨利的电话,说策划做的怎么样,张志军才想起来,之前朱兮交给他更重要的一件事,所以,他让尚娜先回家好好休息,自己连夜开车找在昌平拍片的万晓立商量。回到家的尚娜,躺在一张巨大的木床上,感觉最近一段时间,自己身心疲惫,对张志军这个男人颇有好感。
     依照导演万晓立的策划提案,要举办一个“明星云集,形式类似星光大道、中国达人秀,又有点像春节晚会,又有点像赈灾慈善拍卖一样的晚会。请动物世界的金牌主持人赵忠祥,晚会一开场便用男低音陈述:这一年,中国到处有自然灾难,不是地震就是水灾。”
     搞晚会这活儿经费富裕,只是临时要请很多明星,破费脑筋,明星档期问题,审批问题。到底搞慈善还是公益更是一个问题!
     有人说,万导,为了给晚会造势,我们先找两个明星离婚整点绯闻出来?
     张志军一听气呼呼地说,炒作!这是炒作!每年都这么炒,一点不在乎观众的心情。正当所有剧组成员纠结到揪头发的时候,张志军一个人悄悄地开车回了北京。
     就在所有人以为朱兮必死无疑的时候,老朱奇迹般精神抖擞了,看来真的舍不得走,用他的话说:有人希望我死,我偏不随他心愿。
     张志军搀扶着朱兮上厕所,朱兮告诉他,我跟你说,关于养猪跟养人的区别,养猪得定时喂猪,养人就不一定了。那个姓杨的,以前在我手底下干过,他们家祖辈都是杀猪的,后来他去了房地产行业,人就是这样,你待人越好,人未必会报答你,反而在你危难时插一刀。
     张志军说,您放心,德福很有当明星的天赋。
     朱兮说,是吧!像老夫年轻的时候。不然,我怎么生出这么一双儿女。
     张志军说,您接下来有何打算?
     朱兮说,上次来的王亨利不是白来的,你们的晚会策划做的怎样了?朱氏集团冠名,为了宣传旗下的创业园。
     张志军说,谢谢您抬爱,您什么时候出院?
     朱兮笑嘻嘻地说,等晚会直播那天。
    
     半月后,晚会进入后期阶段。尚娜刚辞掉了旅行社的工作,来帮张志军和万晓立的忙,晚上特别忙的时候,他们仨就一起吃方便面。张丽华还是花痴一样对朱德福神魂颠倒,整天打扮的花里胡哨,今天拎了一个名牌包来,反正没钱就问张志军要,最近,张志军也没心思管她。至于,朱兮康复的消息,很多人不能接受,比如,房地产开发公司的杨总,派人到现场暗中捣乱。
     通过这些天的朝夕相处,尚娜和张志军彼此加深了解,有说有笑,因为得知干爹要出院的消息,尚娜在舞台上跑来跑去,张志军在旁边看着傻乐。天有不测风云,舞台上空落下一个箱子,情急之下,张志军一把推开尚娜,结果自己被箱子砸伤了脚,尚娜也摔倒了,庆幸地只是胳膊上蹭破点皮。
     捣乱的人很快被大家抓住,在去派出所的路上,他不停挣扎,一路大喊是杨总派我来的……
     导演万晓立摘掉墨镜,对张丽华说,作为一个先锋意识敏锐的导演,看到不同常人的眼神就会起疑,早上那小子进来的时候,便被我盯上了。
     张丽华说,那你怎么早不说呀?他不是有工作牌吗?
     万晓立说,废话,你傻呀,凭白无故怎么抓人?这年头,学历都能伪造,工作牌为什么不可以伪造?
     张丽华说,万导,你这是拿我叔当炮灰。
     万晓立诡异地笑了笑,回想起中午吃饭的时候,他悄悄跟张志军说,老张,你看到那个穿阿迪达斯的卷毛没?小心此人!
     张志军问,咋了?
     万晓立说,眼神不对劲,从表演学角度来说,他现在内心特紧张,你看他和其他工人有什么区别?
     张志军说,比其他工人打扮时尚。
      万晓立说,对头,他心思明显不在手里的工作上,东瞅西看,一上午拿手机拍了现场很多照片,咱看不见,人家说不准还在那边发微博呢。
     张志军说,咦!老弟你不当警察可惜了!
     ……
     于是,下午便出了箱子伤人事件。真被万晓立猜中了,张志军躺在地上想。等有人赶过来的时候,他假装没事人一样站起来,可惜,受伤的脚不由他。
     自古英雄救美这种行为让人头皮发麻,百试不爽。接下来的几天都是尚娜照顾“残废”的张志军,开车接送,到医院换药,别提多肉麻了。
     张丽华一瘸一拐地在大家面前学张志军走路,嘴里吆喝卖拐。
     万晓立打趣道,小丽,别给你叔当助理了,你完全可以演小品。
     ……
     朱氏集团冠名的晚会准备到了最后阶段。众多媒体,演艺文化时尚界知名之士参加。许多国内知名名牌都前来洽谈投放广告。
     那一夜,朱兮出现在晚会现场的时候,张志军感觉大地在颤抖,不对,是朱氏集团的员工方阵在跺脚呐喊!齐刷刷一水红衣白裤,这个阵容,让张志军当时又震惊了,什么叫领袖范儿?什么叫王者归来?他差点被朱氏集团员工的无数相机闪晕了。
     张丽华用手机拍了许多照片发到微博上,然后又自拍了几张,选了一张最萌的发给在后台化妆的朱德福。朱德福把张丽华的微博转发给了张志军。张志军收到后,很快在张丽华的微博下回复一条:我上微博又看见你发神经了!
     一帮明星们走过红地毯,灯光已经暗下来,晚会直播就快开始,坐在嘉宾席上的张志军喝着矿泉水,问尚娜,如果有一天躺在床上的人是我,你会跟哭你干爹一样哭我吗?
     尚娜伸手摸了摸手腕上的手表,迅速地在张志军脸上亲了一下,呵呵地笑起来。
     张志军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糟了!刚被人吃了豆腐,于是,他霸气十足地用嘴堵住旁边那个女人的嘴——这时候,导演万晓立大声喊“停”,场上场下鸦雀无声,所有人的目光都盯着导播屏幕:一对幸福的男女在深吻。
    
 
上篇:从生到死 下篇:少女的祈祷
点击人数(15938) | 网友评论(0) | 推荐作品(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