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短篇首页 学生 小说 散文 杂文 诗歌 日记 论坛            
首页 > 短篇原创 > 杂文 > 生活讲坛 > 黄国瑞:中原艺术的大纛
黄国瑞:中原艺术的大纛 文 / 李少少  2011-5-9 19:18:51 
黄国瑞,在中原名气很大。二十年前我刚到郑州时,便知道这个名字,却无缘相识。搞艺术的大多我行我素,无由头也不好死皮赖烈地硬蹭。正好需要采访一些在当代艺术方面有作为之人,就联系到石佛村艺术公社“社长”黄国瑞了。
    坦白讲,这是第一次到石佛艺术公社,怎么看都是农村,只有村道上偶尔一点涂鸦,证明这个村落的现代性。顺涂鸦前行,到了一幢四层高的米黄色小楼,这便是黄国瑞的居所。
    一进院,见一石佛,似乎有了感觉。来一老兄,说我姓黄,我急问,莫非你就是黄国瑞?他似乎腼腆地点点头“正是”。我操,你就是黄国瑞啊!你好你好。
    好一番客套,便领我们一行到了四楼工作室。一到工作室,似乎与北京798、宋庄没什么区别。落座之后,黄国瑞说他早已看过《中·刊》。既然看了,就提提意见吧。出于客气,黄国瑞是不会轻易拿出意见的,概是老江湖经验吧,只是一通褒奖之词。我们也未能免俗,既喜也不喜形于色。我们更多的是谈论一番艺术见解,他的艺术轶闻之类。
    于是乎,我们天南地北地神侃开了。
    
    
    黄国瑞应该有些孤单。
    在河南艺术界,大家都习惯了一团和气。而他,却像一个天真孩童闯进一群成人当中,所思、所言、所为都与整个群体格格不入。孩童的调皮,致使他不能游刃有余地融入人群。
    对于外界的看法,他说:“我不闻不问,别人想怎么说怎么说,无所谓。把我当成圈内一份子也好,不当也罢。”他已经习惯了被视作异类,“我自己坚持做艺术就行了,不仅我自己做,我还带领一堆人做。”
    他是寂寞的。
    他的画室在石佛村179号。石佛村是河南唯一的一个现代艺术家聚集区,在国内,甚至在国际上,都小有名气。也许人们不会相信石佛的名气,因为它看起来跟普通农村无异,但是去过石佛村的人都知道,这是个藏龙卧虎的地方。
    其实,黄国瑞完全不必呆在这样一个地方,如果要奢侈,他可以在最豪华的地段,盖上一个大别墅。而他现在的画室,倒是宽敞,但装潢得并不富丽堂皇。已经是初春,村里的树枝开始吐露新芽,平静的艺术圈也像春天一样蠢蠢欲动。可是在他的画室,还隐隐有些寒意。他说:“屋子里有点冷,但是比栗宪庭老师的屋子暖和多了。”
    他孤独,但他享受这种状态,并乐此不疲。
    将石佛艺术公社打造成河南现代艺术的阵地,这是他的宏愿。若想发展大,这个低落的阶段必须要安静。“要有个忍辱负重的阶段,要熬过去。”他对自己说。
    他伺机而动,把握时机。
    
    其实,应该很好定义黄国瑞,一个前卫艺术家,石佛艺术公社的带头大哥。
    一般情况是,带头大哥的角色除了思想前卫、行为激进之外,就是饱受争议。黄国瑞就是在这样巨大的漩涡中彳亍前行的。
    “人生走到现在,按说没什么好畏惧的,但是石佛不是我一个人的,如果是我个人怎样做都行,可这么多人怎么办怎么生存?”说这话的时候,黄国瑞有些激动。
    石佛艺术公社2006年进入郑州时,在传统艺术占有绝对地位的河南,引起了巨大震动。最初的两年,石佛艺术公社接连举办展览,将平静的现代艺术氛围搞得风生水起,吸引了各种不同的目光。但是最近两年,石佛这个挑起现代艺术大旗的地方似乎沉寂了,人们不禁疑惑:猛人黄国瑞怎么了?被招安了?石佛就这样趴下了?种种质疑纷至沓来,黄国瑞不胜其扰,却又无可奈何,只有任人去说。
    案头的烟灰缸里,烟头要满了。这个中年男人最近似乎遇到了麻烦事。他没有为石佛的未来担忧,因为直到目前,情况完全在他的掌控范围之内。他有更大的目标,就是在为石佛艺术新区奔波。园区的目的是为了安置艺术家,为了艺术公社以后的发展,为了以后河南当代艺术能有个阵地。根据黄国瑞的规划,园区建成之后,从规模和氛围上能够更有利于当代艺术的发展。现在的园区已经完成了征地这个麻烦事,并获得了政府的支持,现在只需按部就班地实施即可,完成园区建设之后,就是要保证艺术公社的活力和劲头,每年持续不断的活动是必不可少的,让前卫的现代艺术保持兴奋是重点。
    2006年,黄国瑞从纽约回来,计划在石佛村创建一个艺术村。圈内的朋友问他,河南现在是什么状况,河南艺术界是哪种水平?黄国瑞看到的是,不光老百姓土,就连原本应该时尚的艺术家和学生也土得要命。对艺术的欣赏水平仍停留在几十年以前,艺术鉴赏力根本没有升级,只觉得这画得怪像。但他只能跟好朋友说,看河南就是这种感觉:太土,就像你们看中牟文化馆、新郑文化馆等做一些活动一些展览。
    他的一个小学同学说他,从纽约回来就是冒傻气的,因为他的画在纽约已经打开市场,不愁销路。在世界当代艺术的大环境中,过得好好的,非要回到老朽文化当道的河南,周围的朋友甚是不解。“你真以为你是大救星,你还想拯救谁了?”黄国瑞说我也不想拯救谁,只是觉得有责任应该这样做。他似乎还有些固执,认准的事就义无反顾。
    最早进入石佛艺术公社的王国平说,为了石佛的发展,黄国瑞投了不少钱。“那又能怎样,钱不就是一堆纸吗。”黄国瑞好像看穿了。
    回过头来看走过的路,从画院净身走向社会,创立装修公司,凭借对艺术修为和对经商的独特理解,在很短的时间内,公司已成为河南最大的一家装修公司。因为对艺术的热爱,在1993年,他毅然将公司关闭,又投身艺术。那时的他应该算是以为成功的商人,开着轿车手拿大哥大,出入上流社会,牛逼哄哄。钱再多,也不能整天啃鲍鱼,“一天三个老鳖,结果现在弄成高血压了。”黄国瑞说,“过老百姓的日子,高兴健康,周围的弟兄过得都很好,多开心。”看透这些,黄国瑞转身投入艺术。去意大利、美国游走一圈,他开阔了眼界,更觉得家乡河南现代艺术的匮乏,对传统艺术的过度提倡,欲显现代艺术的薄弱。作为一个河南人,他觉得自己有责任尽力。于是,他义无反顾地回来了,也开始接受各方面的评说。
    曾经有好朋友问他后悔吗,从一个成功的企业家又成为一个穷艺术家。他坚定地说没有。他看不惯各自为营的艺术氛围,“不管别人怎样,就算石佛村还有我一个人,我依然会走下去。”
    黄国瑞不低调,他高举现代艺术的大旗,急速狂奔,非议和褒奖都被他抛到身后。
    
    “你是性情中人吗?”
    “不知道。”他呵呵一笑,有些调皮。
    他对江湖艺术家明显充满了鄙夷,对艺术界浮躁跟风的现象不屑,毫不掩饰对创造性艺术家的欣赏,却又能容忍追求利益但能做事的人。“我比较喜欢有思想能做事的人,即使路数不对也不要紧,只要是真正做事,也能接受。”黄国瑞说。
    这应该是一个真正艺术家的特性,爱憎分明又有些可爱。
    他和画家谢冰毅是好友,对艺术的见解却迥然不同,经常会掐起来。还是在河南省书画院时,一次去采风,一路他们就是抬杠。谈到水墨问题,黄国瑞认为水墨不是不好,就看谁来运用这个材料,好不好不是材料的错,看这个用这个材料的人,河南在这方面做的并不好,河南没有一个让他满意运用水墨好的人。然后说,冰毅,你画得是个球,虽然卖得好。谢冰毅说我画的是球,那你说齐白石画的是啥。黄国瑞故意气他说,齐白石也没啥看头。谢冰毅气得够呛。说起这段,黄国瑞还是那么兴奋,完全像一个跟小朋友打架成功的小顽皮。
    
    正如李小山所说:“在中国这样的国度,被一种一律的一元的东西压抑和控制得太久了,一大堆不死不活的权威高高在上,像一座撼不动的金字塔,将文化的生气、艺术的生气剥夺得精光。”
    传统文化的乌云黑压压地在头顶盘桓,让人有些胸闷。老朽文化的张扬,现代艺术的低沉,他看着伤心。他好像要与传统决裂,挣脱束缚。“非要坚守地域文化,自己也会变得很渺小。”黄国瑞说,“我不太强调地域性,让地域文化自生自灭吧,灭了证明被时代淘汰了,表示不需要了,过去就让它过去吧。”
    黄国瑞是用国际化的眼光和现代艺术的思想,来看待历史的取舍。一定会有人说,黄国瑞这是矫枉过正,但是他认为这是特殊时期应该采取的策略,只是一种立场而已。其实黄国瑞很清楚,艺术作品要跟着时代变化,但传统艺术还是要适当吸收一点,毕竟传统是基础,作品应该有传统的积淀,只是纯粹简单的默写意义不大。
    传统并没有像癌症一样到了晚期,还是有救的。“文化人还是不少的。”黄国瑞有些欣慰。他发现,有很多人愿意看另类的东西,基本上每天都有人找他泡茶闲聊。甚至有一些能接受一些新思想的官员去买他的画,但是他们的思路很有意思,有领导会说,作为一个比较有开创精神的领导,若是挂传统作品,别人就不觉得他的思想超前。如果办公室墙上挂一幅现代的作品很时尚很另类,虽然有一些人看不惯。
    “不管是出于任何目的,至少他愿意这样做。”这让黄国瑞觉得,现代艺术在河南还是有希望的,他感到一丝温暖。
 
上篇:午后呼市的扬沙天气 下篇:郑州,冷不丁来点现代艺术
点击人数(10949) | 网友评论(0) | 推荐作品(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