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短篇首页 学生 小说 散文 杂文 诗歌 日记 论坛            
首页 > 短篇原创 > 小小说 > > 沙国志(未完成品)
沙国志(未完成品) 文 / pascal.zhong  2000-6-23 13:47:54 

遇难撒哈拉,魂回古华夏
    2005年的夏天,钟缄枫和他的家人飞去非洲度假。他们的第一站是尼亚美,他的父亲将有一个商业会议那。然后他们会飞去刚果,去领略一下非洲第二长的刚果河风貌和世俗风气。他们的第三站也是最后一站是到好望角去旅游,然后回到祖国。这是缄枫一家整个夏季的计划。话说回头,钟缄枫是生活在中国北京的一个商业家庭,他的父亲是一个企业的老总。纵使这样,缄枫从小就被磨炼得像农村孩子一样坚强勇敢。他的成绩也是在班级里名列前矛的。这夏天也是缄枫的16岁生日,他主动要求去非洲旅行,因为他热爱文学,想去了解一下非洲的风情。
    7月1日早上8:00,缄枫和他的父母踏上了旅途。飞机上的生活也挺不错,缄枫和他的父母谈笑风生。阳光透过窗映在枫的膝盖上,云端变幻似有人儿在走动,轻盈的风儿和闲逸的白云在天空穿梭。将近10:42分的时候,天上的阳光突然消失了,黑暗瞬间笼罩了天空。人们都非常惊恐,舱里异常躁动,人语纷纭。这时机上响起了警告信号,机长发话了:“大家别急躁,目前我们面临着一场极大的灾难,一场风暴正卷席而来。”声音通过广播在空中回荡,人们更是惶恐不已。他们解开安全带,几欲先走,离开飞机,可这是在高空呀。“大家别急,回到各自的座位。这场灾难是无法避免的了,但如果大家同心协力也许会有生的一线希望。大家先停止走动,飞机正反复倾摆,风暴仿佛要摧残这飞机了。”许久,大家才稍为安静,死亡的气氛吞噬了整个适才还开心的空间。缄枫的父母把缄枫紧紧搂住,他们以及全机的旅客多希望能再看到一丝阳光。
    舱外的风声忽忽地,仿佛在哀鸣。飞机颠覆着,旅客们都无法稳稳地站着或坐着。机长又出声了:“大家注意了,刚才探测系统发现机身已经裂开,大家背好降落伞,准备弃机求生。”大家又骚动了,慌乱之中不少人都丧生了。缄枫的父母和缄枫背好了降落伞,艰难地到降落门前。可伴随着一声巨响,机身已经断裂了,大家纷纷掉落空中,随即又被狂风吹得不风人影,只看到黑暗中一道火光——飞机爆炸了。
    缄枫和他的父母被狂风吹散了,他翻卷大狂风中,但依然努力地撑着。渐渐地他力不从心了,他被风刮晕了不起。大约半个小时过去了,风渐渐地停了,天空中以露出了丝丝还有寒意的阳光,所有人都不知所向,也许死了,也许还活着。缄枫却被卷到了一个很大的沙漠中。过了很久,他才慢慢苏醒过来。
他想爬起来,可之前的搏斗已累得他筋疲力尽了。阳光刺眼地撒着,缄枫仿佛想到了什么,他拼命地爬起来,四处地张望。可四周只是一片无垠的沙漠,没有一丁点生命的气息。不觉意间,他看到了沙上有一些食物和已倾倒了一半的矿泉水。他不顾别的了,为了生存,他需要食物。他吃了一些,而剩下的那点也不知能撑到啥时候。他抖擞一下精神,试图认定一个方向走着。此时他已不再记起他的父母了,只因生存才是寻找父母的条件。沙漠上很难行动,可天上的太阳却益加毒辣了。他很快觉得渴了,但还不是喝水的时候。他支撑着向前走,忽然远处出现了一些黄色的墙壁,还有一些美丽的画在上面。可缄枫已不顾别的可能性了,他只希望那是一座村落。也或许那只是海市蜃楼罢了。他不顾一切地向前跑。
终于他跑到了,可眼前的景象却凉了他的心。这只是一座荒落的城市,只有一些残碑断垣和古老的壁画在苟延残喘。他大声叫道:“MY GOD!天欲亡我乎?”可这有什么用呢?这是造化弄人啊!他拖着身体走着,吃掉了最后的食物,剩下的路程只有盼望死神的降临。他一边走一边看着壁上的画。画上描绘着广袤的草原,汩汩西流的河水,奔腾不羁的牛羊和安居乐业的人们。缄枫恍然大悟,心里寻思:难道这就是撒哈拉沙漠,这是沙漠上已荒芜的城市。据说,这里在很久以前是一片大绿洲,纣王死后,他的贵族们逃到这里,然后在这里繁衍生息。可后来不知怎的,这里的人们全消失了,继而这里变成了沙漠,只留下了后人可以找寻历史的遗迹——这些壁画。缄枫的脸上似乎有些喜悦,但死亡的恐惧远远大过于发现遗址的喜悦。忽然他的神情一变,在壁画的下面有一个洞口。缄枫考虑到天上的“毒盘子”,也只有进去避一下了。他走里面,空气可以供人呼吸,于是他摸索向前走。走了几十步,身后的洞口突然塌了,可怜的缄枫,他又被困住了。可他磨炼出来的品格并没有随着死神的降临而消逝。他坚持地走着,大约2个小时过支去了,他发现在前面的一个转角处泛出了淡淡的绿光。原来在转角后有一面镜子般的烟雾,它能发出绿色的光茫,把灰暗的周围照得通亮,但烟雾的另一面却依然无法看透。缄枫此是才看到周围的美丽的,奇异,嶙峋的石壁,是一种古典美,又不缺少沁人心肺的自然美。他想穿过这烟雾,可一种反弹力反他弹回,他不懈怠,反复地尝试,可结果都是一样的。他力乏了,坐在地上,一股热气从底而上,坐在上面就犹如坐在烧红的铁锅上。他一跳起来,惊奇地又摸了摸滚烫的地面,认为这是地下的岩浆把地面烘热的。他只好裸着身体,把脱下的衣物垫在下面才能减少热量的上涌。他坐下来休息一下,他往后一靠,壁上的温度热得他猛得一缩,手在不经意间放到了烟雾的另一边。然而缄枫却并未察觉,只感到手很清凉。他一扭头发现了自已的手已经穿过了烟雾的另一边。他连忙穿过去感受清凉带来的舒适,可他想把原来的衣服带过来却不行。这烟雾只能让肉体通过,其余的一律都无法通过。他无奈地放弃了衣服,倾心地享受清凉把全身笼络的感觉。还真是:
撒哈拉上遇机难,不灭生望勇探看。
沙上竟遇古荒城,生洞现于古壁残。
洞口塌方欲绝路,岂知绿烟外有玄。
想知缄枫后来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二、洞口逃生,祸不单行
缄枫又行进了几百米,渐渐看到了星点的亮光在闪动,那就是洞的另一个出口。缄枫快步走出了洞,洞外豁然开朗,绿树掩光,野草铺蓝。树上也有稀疏零丁着几个果子,缄枫这才感到肚子在无力地打鼓,他爬上了大树去摘果子,好好地饱餐一顿。吃饱喝足后,缄枫远眺那万里江河,发现远处又是一个不同的天地。远处城郭连绵,俨然是古代的城市。缄枫感到惊讶极了:“这是什么地方?”他寻思着,一低头猛地想起自已还是裸着身体。他的脸顿时像绯红的云彩,他用树叶掩了掩身体赶紧下了树。在野草遮蔽下有一小径,似乎已久久没人从这儿经过了。
缄枫沿着小径走去,有一种“小园香径独徘徊”的韵味。出了树林,呈现在缄枫眼前的是一个萧条的村子横在树林前。夕阳欲颓,余晖洒落在几件素衣上。素衣吸引了缄枫的目光,他看一看自已“泰山”似的装束,想去借几件衣服,可又不知这是什么地方,所以他决定去偷了走。缄枫扫了一眼村庄,并没有发现有人的踪迹,只有几间破烂不已的民房。村庄到处呈现出战争的气氛,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发霉的味道。缄枫轻手轻脚地向衣服移动,很快枫换好了衣服。正当缄枫想要走的时候,他不小心踢到了一条竹竿,“啪”的一声在寂静的村庄时里显得特别刺耳。
这时邻近的一间屋子的窗开了,探出一个老态龙钟的脑子。老翁见是一个年轻的小伙子在外边,便向缄枫嚷道:“小伙子,快过来,你活得不耐烦了,一旦被官兵发现你就完了。”缄枫听得出那是国语,但是已撇了音。于是他向老翁走去,老翁开了门让缄枫进去。屋里是老翁的一家大小,他们都躲在墙角。他们都是束着头发的,身着古代的长袍。他们见缄枫的衣着奇特,于是问缄枫的从来。缄枫稍沉思一下道:“我是从别处逃难至此,于森林中遇到猛兽,弄得如此狼狈,所以偷了兄长的衣服,还望见量。”其中一个年轻人说:“怪不得了。吾乃刘义,老翁的长子。近日蔡家军十分猖獗,到处强征壮丁,为避战祸也只有终日在家中躲避。你孤身在此,定要小心十分”。缄枫咀嚼刘义话语,其中有古文的意韵,觉得十分奇怪。枫介绍说:“我叫钟缄枫。刘兄,请问这是什么地方?现在是谁统领大家?”老翁道:“你这小子连一点常识都没有,更是不懂一点历史政治呀。你是从哪儿来的?”缄枫从容地说:“我是一个山野小子,和我的一个老师父在山中隐居,数十年都未曾出来。新近我的师父已登极乐,寿尽之时嘱咐我要游历四方、扶贫济世,不料我智术不足,到处碰壁,至于今日在荒山中撞见猛兽,弄得如此狼狈啊。”话毕,缄枫也为自己的谎言称奇。老翁道:“你这小弟虽见识尚浅,但吾观汝面貌不俗,将来必为大材。现在为国太四年,各地战乱频繁,老百姓苦不堪言啊。可惜当今圣上不思进取,被忠义之士所杀,今皇室已衰,再没人敢登王位。诸侯虽未称王,但野心已现,逐鹿中原了。”老翁仰天长叹,然后递给缄枫一本史书道:“小兄弟,这是一本史书,你瞧瞧吧,可以增长你的见识。这几天你就在我这家暂时栖身,以后再图前程。”
这几天缄枫就和老翁一家一起。枫趁机阅读了这本名为《史志》的书,里面记载了这个世界的全部历史。原来生活在这个世界之外的世界的人们本是贵族的后代,据说纣王死后他的贵族们就携巨款来到此地(即当时的绿洲,现在是撒哈拉沙漠)并住了下来。当时先人们在绿洲上快乐地生活并建立了一座繁华的都市,但后来的一个夜晚这座都市就在一瞬间消失得无法无法。那个晚上,正当人们熟睡的时候,一声巨响吵醒了所有的人,与此同时地面开始震动,仿佛天地在旋转。夜黑不见五指,人的感觉只像是往万丈深渊里陷,许久之后,天地慢慢复苏,亮光开始驱逐黑暗,可从前的一切一切都不复存在了。城市在一瞬间都淹没在人们的眼中,其实城市都还在只是那里的人们被一种奇异的力量带到了另一个世界,而那座城市自无人生活也渐渐荒化变成了一片沙漠,那就是现在的撒哈拉沙漠。当时的人们被带到这个地方,代替繁华都市的是一片草莽莽的原始森林,而活下了的人数仅为原数的二分之一。他们就又在这里繁衍生息,经过数百年的时间这里才又恢复了当时的繁荣。可正所谓安必出乱,安定了这么久的天下也渐渐地呈露出伤风败德的恶习。在被开帝统治的时间中,江山中虽安定繁荣,但皇上也风流成性、昏庸无道,以致于百姓迁怒,官臣权倾朝野而搜刮民膏。近年来更是贪官霸道,弄得民不聊生,四洲之民更是铸锄为刀以抗暴行。
当时丞相是声望极高的林封,字公德。可林封年事已高,知大将军司马空必然谋朝篡位,而陛下开景不能谋事更无亲信,于是叫自已的儿子林超挑动四方诸侯以发动争执缓解司马空的野心。此时朝廷分裂,北有蔡方帽、钟益;西有陆琳;南有赵毅;东有周公、刘庆。这些势力志在扩大势力而终统一天下。在此之前有林封之子林森刺死司马空,而此后无人再有杀帝之心,只是想先巩固实力后自称帝,而昏庸的国太王开公竟略无察觉,只听从别人的谎言自己则依然只顾洒乐,几番变迁之后就形成了此时的局势。
这天缄枫正在屋中看书,忽然门外敲门声如雷贯耳,几个士兵斥声叫道:“快开门,蔡军征兵了,敢躲藏者杀!”刘义一家赶忙躲起来,缄枫也躲在刘义的身前。门外见无人应答亦无人开门就撞门而入。豺狼般的士兵四处搜查,翻箱倒柜,恰巧躲在桌底的老翁的衣服显露在外,被一个士兵发现了。士兵一把扯出老翁,厉声喝道:“臭老头,竟躲着我们,活得不耐烦了?这里还藏有人否?”老翁不语,士兵叫其它人把这屋子掀了,一定要把人翻出来。刘义躲在后面悲愤不已,欲出来与他们拼个死活,却被前面的缄枫阻止了。缄枫站出来,对着士兵说:“这位大哥,大家都身为人子,恳请放我老爹一条生路,我与你们去便是了。像尔等神气的兵,我还真想去当一回呀。”一个士兵道:“见兄台亦为孝子,好了,且放过你老爹,你就随我们去。可这里还有人吗?”枫道:“室中已无人,愿速去营中去吧。”老翁几番阻挠也是回天乏力了。枫对老翁说:“您就好好活着,别为我操心,我也有一身本事,总有一天我会回来的。”走远了,刘义一家目送缄枫远去,泪水在这一瞬间倾洒满天空。刘义眼里迸射出愁恨的目光。
话说缄枫被带走,来到了蔡家的新兵营。营中莫不弥漫着愤怒、悲哀和叹息。官兵一把推开缄枫和另一些新兵,说:“你们就在此栖息,等着为蔡将军战死沙场,若有逃跑者,则诛杀一营人。”枫挤在这片汗水味弥天的新兵营中,心却是踏踏实实地留在了这里。他不会困在这里,他不会像一只笼中鸟,更不会像一个傀儡听从别的指挥。
 
上篇:父母颂 下篇:让我们一起快乐成长
点击人数(6622) | 网友评论(0) | 推荐作品(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