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短篇首页 学生 小说 散文 杂文 诗歌 日记 论坛            
首页 > 短篇原创 > 杂文 > > 公交7路
公交7路 文 / 藤上风铃  2006-6-19 15:46:20 
我不知道世界上有多少人像我一样每天乘公共汽车穿棱于城市的各个点之间,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我喜欢坐公交车,有时我很想是一名公交车售票员,这样就可以每天乘着车在城市里游荡,但又害怕工作会使一个人失去业余的兴趣,就像一位设计师朋友,在自己开了一家广告公司后,就再也不爱设计了,因为每天一旦兴趣变成了工作,很多的灵感就不复存在,那是件很令人无奈的事。
  有时候,我觉得公交车和网络有一点相似,都是每天有许多不同的人在同一个地方做同一件事,但有关键的一点,在公交车里,我们只能静静的面对,我能看见你的面孔,但也只能是看到你的面孔。大部分时候,公交7路里很安静,很规矩,熟悉的、陌生的人上上下下,也有的时候,公交车上的人会发生一些故事,就像一场电影一样奇妙,请允许我将记下一二,讲给你们听。
 
一 从坏伙伴到好朋友 沈越
  这是我在这辆车上遇到过超过一次的,唯一的能够叫出名字的人。她是一个跟我同龄的女子。我之所以能叫出她的名字,是因为她是我的一个邻居。请原谅我在这里提起似乎于公交无前的话题,但听完这一段之后,我想你就不会这样认为了,请给我一点合理的耐心吧。
  我不记得小时候跟她发生了什么别扭,在我的印象中有一段很美好的回忆,那是在我们都还很年幼的时候一起玩过讨新娘的游戏,游戏中她是我的妻子,我们相亲相爱,孩童对家庭生活的向往可能就是这样来的,这中间有一段记忆似乎被抹去了,我们好像什么也没发生的就互相仇恨起来。两个年幼的女孩子用可以想到的毒辣词语祖咒着对方,我那个时候用的最多的一个词就是婊子。那个时候我压根儿就不知道这个词代表着什么,却经常看到后院的胖姨总是涨着脸大声地在院子里骂对面楼里的一个姐姐“婊子X”,那个姐姐很漂亮,只是穿得与我们大部分有些不一样,我们是灰灰的,她是亮亮的,我们包得严严的,她却总是要露出一些来。我没觉得她这样不好,相反觉得她穿得很时髦,很有点像电视上电影明星的样子。可是越来越多的人骂她是“婊子”,而且表情十分厌恶。我想这应该是一个非常恶毒的词了。所以在她骂我是个猪的时候,我就骂她臭婊子,她骂:猪猪猪,我则说臭婊子,臭婊子,臭婊子,除了这些,我们好像就不会再骂别的了。骂到一定份上我们互相沉默,这段沉默一直持续了十四年,这时间我们没有再说话一句话。现在想起来,那个时候真是无知当有趣,幼稚得很。
  十四年后我们说的第一句话就是在公交7路上,那时我们都成熟了,我二十二岁,她二十二岁,在经历了许多次的相视无言后的某天,我们被拥挤的人群挤到了一起,我们同时说了一句“你也搭这车呀?”一刹那,十四年的恩怨就像被抛到了天边。
  再后来,我们在公交7路上聊天,聊工作,聊爱情,独独没有聊我们的童年,我们都知道那是一段令人尴尬的岁月。那个时候,我们没有共同想去的地方,除了公交7路,我们会隔三岔五的遇到一块儿,这样的日子过去了一年,突然有一天,她在下车后叫住了我,问我如果要上电视该穿什么颜色的衣服,我曾是一个有一年电视主持经验的业余主持人,我乱乱的跟她说了一大堆颜色的话题,记得那天我们站在路边聊了很久,我居然还扯上了颜色心理暗示。想必是我这番话起了作用,她一定认定我是个搭配的行家,我从她的眼神中可以看出来,第二天,她来我家找我,一起搭公交7路上服装市场买合适的衣服。一段友谊从这一趟的公交7路重新的开始了。
  

二 爱嚼舌头的男人
  公交7路上经常有熟悉的人在上面大声的聊天,甚至聊起第三个人,我知道他们干的一种勇敢者的游戏,因为这是需要胆量的,我了解隔墙有耳,伏寇在侧的意义,所以我‘轻’佩他们,尤其是男人们。
  这是两个很平凡的男人,都是戴着眼镜的,但他们的表现与我们平常所知道的戴着眼镜文弱沉静的书生气男人很是不同,我上车的时候,他们好像已经说了很长时间的话了,所以我听到的内容并不完全的。
  靠窗坐着的一个男人说(下面简称靠男)“他哪来的那么多钱?到处烧包,昨天我就调他了,呦,你钱包里的钞票还真不少呀,一摞一摞的,他说他刚刚从银行取了一个一千块,我就说了,哥哥我穷得要死,救济救济难民呀,他到挺大方抽出两张说哥哥要是缺钱花,从我这拿就是了,你听听,搞得好像大款一样,他一个月工资也就千把来块,动不动就说从银行取了一千块,好像银行是他家开的一样。”
  “是的呦,听说他原来就是在你们总部办公室那儿上班的,好像是出了什么屁漏子才调到你们营业厅的。”挤在他旁边坐的男人(下面简称挤男)应和着说
  听了这些,我想这可能是一个犯了错误的有点轻狂的,还有那么一点灰色收入的年轻男人,这些人一定是嫉妒,想不到男人的嫉妒也是很严重的。
  话题继续展开,他们压根儿就不知道有一双敏感的耳朵聍听着这一切,如果我是那个人的什么亲戚或朋友,他们就要糟秧了。
  “其实了,谁不知道他那钱是怎么来的,还不是跟人家睡觉来的。”靠男一脸轻蔑地说,言毕又继续道“说句老实话,我长这么大还没有见过像他这样皮厚不要脸的女孩子。”
  原来我猜错了,两个男人说的是一个女人,我原来一直以为男人只有在喜欢一个女人的时候才会在背后说起她,原来不是这样的。
  靠男继续说道“上一次我见她跟XXX从楼梯上下来,明明先前是有说有笑的,看到我就马上不作声了,这不是心里有鬼是什么?”
  挤男听了,似乎想起了什么“你这么一说我倒想起来了,有一天我在我丈母娘家吃饭,在阳台上就看见她跟XXX一起从楼下经过,就是有说有笑的,好像那手儿还挽在一起呢,对对对,是挽着的,当时我还怀疑来着,现在真是确定的,她跟XXX肯定有一腿。”
  车上有一部分人开始注意这两个人,他们前排的女士甚至回过头凝视了他俩十几秒,但这一切并不影响他们视大众为隐形的谈话。
  “跟她有一腿的男人何止XXX,你不知道,我经常看见她跟不同的男人一起逛街,一个爱钱,一个爱色,不刚好是浆糊碰上墙--粘上了?唉,现在的女人就是这样,年纪小小赁着有那么一点儿姿色陪人家睡觉,得来便宜还到处标榜,真是不以为耻反以为荣。”靠男望窗外瞧了一眼,继续对挤男发表他的观点“也不知道她父母怎么教她的,想必她的家庭也不是什么正经家庭。”
  我觉得这两个人的谈话有些离谱,人家女孩子正值青春年少,跟不同的男人一起逛街,一起说笑怎么了,这就说明他俩有一腿?真是滑稽。居然还扯上了她的家庭,我突然明白了人言可畏的道理。他们前面的女士也又一次回了头,这次凝视他们的时间已经达到了30秒,这两个人终于又意识到了这是在公交7路上,结束了这个姑娘的话题,缄默着不再作声。我想下车后他们应该又是一番高谈阔论吧,那个被讨论的姑娘呀,你真可怜,居然跟这种人做了同事,枉你就是清清白白也难逃噩言的讥讽了。


三 古怪的女人
  冬天很冷,乘车的人很多。一个售票员经常显得力不从心,看着她们从人群的缝隙中穿来钻去我觉得她们真的很辛苦。
  那是一个有小雨的下午,我乘公交7路去上班,人比往常多了一倍,我站在人群中不住地摇晃着,靠站时我才有了片刻的停止状态,在保险公司那一站下车的人很多,他们踉踉跄跄地往后门移动,然后鱼贯下车,在车子摇晃了一下准备开动时,有一个微弱但急促的声音响起“喂,我还要下车,等一等。”
  这种情况经常发生,急性子的司机,慢性子的乘客,总是一副不配合的样子,但司机似乎没有听到,车门嘎得一声关紧了,发动机的声音也越来越大,这时候有一个很洪亮的女声“有人要下车呀,你们听到了没有。”声音大极了。许多人都把目光投向了那个大声说话的女人,她学生头,穿着校服,却背着一个与服装及不协条的包,那是一个揣着檀香的黄色香包,我经常看见一些虔诚的老奶奶们背着它去迎江寺烧香。
  车门重新开启,有人下了车,当车子再次开动的时候,我旁边的一个女人对着另一个女人说,唉,这个女的我很多年以前搭车的时候就看到了,那个时候她还是个孩子,这儿不太正常。她指了指自己的太阳穴。另一个女人回头望了望她问道那她天天背着个包上哪儿?那个女人回答说上迎江寺呀,天天都去烧香的。听说她家里挺惨。但也没说出个什么具体的惨法就没有再讨论下去了。而我则因为人流的原因被挤到了后门处,这样一来,便与那个古怪的女人站得很近了。
  她的头发有点脏,一缕一缕的,穿着校服却踏着一双粘了黄泥的老式女皮鞋,她的额头已经有皱纹的痕迹了,而且有一些眼袋浮在她的眼下,两个眼睛显得没有一点精神。看得出来,这个女人已经不再年轻。她在车中奇怪的左右打量,好像在找着什么似的。
  车子突然又停住了,有两个农民打扮的拍着后门要下车。古怪的女人那洪亮的声音又在车厢内响了起来,但这是对那两个欲下车的人嚷的。
  “还没有下车呀,这只是红灯,红灯停是为了让行人过马路的。没有到站怎么下车?下车就要开门,路中间开门是违纪的,违纪就会被警察罚款,罚得又不是一丁点,罚款也就罢了,还要记分,驾驶员记了十二分就会要重新考驾照,麻烦得很呐,要重新交费,要重新考试,要重新找人。到站下车,到站才能下车,不到站是不能下车的,到站下,到站下,还没有到,还没有到……。
  这一番话引来了车厢里的许多笑声,我也在其中,但我也不知道我在笑什么,这句话无论怎么分析都是极有道理的,但在她的嘴里说出来,却让一车子的人都发笑了,是因为这些话说出来过于认真了,还是因为她的神态显出蠢笨来,我不得而知。
  她一遍一遍的训斥着刚才吵着要下车的两个人,直到他们真的到站下车方才安静,而安静的时候我才发现我们很多时候都比不上这样的一个敢说真话的人。

四 眼镜男生和短发女生
  我经常看到他们一起上车,一起下车,一个戴着眼镜的男生和一个短头发的女生,这并不奇怪,奇怪的是他们总是牵着手,而背上背着书包。
  他们看起来不会超过十六岁,年轻很直白地写在他们脸上。看到他们我会想起我初中时代的样子,也是短发,也是傻傻地背着大书包挤在公交车的人群里,但那个时候没有一个戴眼镜的男生跟我一起。
  最初看见他俩的时候,我曾怀疑他们是兄妹或者是姐弟,但很快就否定了我这种看法,因为他们经常说着自己的父母如何管教自己,而自己是如何的烦。
  他们用带着一点地方口音的普通话交流,说的无非是些班上的同学如何如何拉,班上的老师如何如何啦,某某对某某好像很好拉。而说这些的时候,他们的手还是会牵在一起的,我观察过。
  但是有一天,发生了这样一件事。
  那天车上人很少,卖票的坐在前门口处,而我坐在最后一排右手窗户边上看路上来来往往的行人。他们上车了,还是像平常一样一前一后拉着手,那女孩子的嘴里还含着一个棒棒糖。男孩子买了票,拉着女孩子便往车厢的后面走。那售票员注视着他们的背影然后转过头去跟司机说了一句话:这两个孩子搞得就跟夫妻俩一样,呵呵。
  我很清楚的听到了这句话,我相信车上的其他人也很清楚的听到了这句话,我同样相信那两个年轻人也听到了这样的话,我用眼睛扫了一下他们,他们脸上的笑容没有了,身体似乎也僵住了,生硬的找了一个座位坐下来,没有像平时一样开心的聊天,一人望向一边,就像两个第一次接触的陌生同桌,我不知道他们心里在想些什么,但是我知道有些东西被刺痛了。
  他们没有一起下车了,女孩子在男孩子前面一站就下了车,甚至没有跟他打一声招呼,面无表情的匆匆地从后门走了。
  这次以后,我没有再看过他们一起上车,一起下车了,或许他们从此就搭上了另外一种完全不同的公交车?人生,到底有多少公交7路可以乘?

  公交车上每天都有不同的人上映不同的故事,反反复复,循循不停,或者有一天你来到这里乘上了公交7路,发现一个喜欢盯着别人看的女孩子,也许那就是我了。 
 
上篇:半个头 下篇:《花开了,给我一个眼神》
点击人数(3935) | 网友评论(0) | 推荐作品(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