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短篇首页 学生 小说 散文 杂文 诗歌 日记 论坛            
首页 > 短篇原创 > 小小说 > > 城市卖艺者
城市卖艺者 文 /   2006-4-25 
  两个一大一小的卖艺者走到了这座城市。

  他们花了半天时间,沿着城市绕了一圈,认真观察了整个城市,做为城市的匆匆过客,谁也不知他们从何处来,也不知要到何处去,甚至连自己都说不准。所以他们的这种行为可能显得过于认真了。但他们还是挺认真的观察了整个城市,虽然没有一个市民会认识他们的。因此,这一高一矮的小人儿在街上走的时候,并没有引起人们的注意,也没有人向他们打招呼,除了一只狗。那只流浪的狗抬起一双冷漠的狗眼眯着看了他们一眼,只摇晃一下没有毛的尾巴就头也不抬的走了。它的嘴里正叨着一根没有肉的骨头。为了这根破骨头,还挨了人的一下白眼和一脚呢。

  这座城市很大,历史也很悠久,所以保留了许多旧式的建筑物,甚至在空气中都残留着一些中古朝代的味道。那两个卖艺者在一个铺满石板条的街道停了下来,放下背上肩上的一个包袱,然后大的那个开始在街道边用不知叫什么名的东西划了一个圆圈,直径大约3米,两个人就站在这个圆圈的中央,就像一个奇怪的时钟一样,分针与时针全部竖了起来。要不是地球的引力作用,他们肯定站不住脚的。

  这两个人年龄加起来不超过15岁,最大的那位在地球上已经活了大约九年了,这时他已经将上衣褪了下来,露出一身嶙峋的肋骨,他踢了踢腿,将细细的胳膊向左右一扩,做了一个深呼吸,你可以透过因扩张而略有些稀薄的皮肤看到两边的肋骨上下跳跃着,还巴拉巴拉的在黝黑黝黑的皮肤里响动着。一个小女孩用奇怪的眼光打量着这两个陌生人,还摇晃一下妈妈的手,引起了妈妈的注意,她吃惊的发出了一声“哦”的声音,盯了那个男孩一眼。那男孩的面前已经摆了一块肮脏的布,但如果清洗一下,你可以发现这块布的颜色其实应该是红色的,虽然现在被尘土染脏了,有些发黑了。不过让那女人发出“哦”的东西并不是那块脏兮兮的破布,而是堆在破布上面的一堆花花绿绿的碎玻璃。它们争先恐后的将最尖最硬的刺头朝上的摆放在人们的眼睛前面,乱烘烘的像刺猬一样挤在一堆,做出令人恶心的怪相,使人的牙齿不禁有些酸软下来。这些不过是啤酒瓶的尸体,一些碎块还淌着啤酒沫,像黄色的血一样,看得人们几乎要呕吐出来。

  空气仿佛凝固起来了。正午的太阳发出毒辣的光线,破布上闪着刺眼的针芒。那个小女孩的眼睛被刺了一下,眯了很一会儿。实在太热了。为了降温,有人开始往石板条上泼水,水落到石上面,能够发出“滋滋”的惨叫声。

  身后的那个小的一身红裳,腰扎一根同样的黄色练功带,脸上残留着少许的稚气,但眼睛却显得成熟。他麻利的从包袱中拿起比他的脸还大一倍的钹,开始用力击打起来。巨钹发出“锵锵锵”的声音,将本来有些凝固的空气重新鼓动起来,它只是击打那么几下子,周围的空气就开始活跃起来,跳动起来,它们随着钹声扭起腰肢来,偶尔也会呜呜地呵气,不一会儿,整条街道的空气就被鼓动起来,像一条龙似的在上空翻腾着……“锵锵锵”的声音在空气中迅速传播着,以至后来整座城市的空气都知道了,它们争先恐后地朝铺着石板条的那条古街涌过来,更多的人也被带到那个圆圈周围。

  突然,“锵锵锵”的声音在瞬间逃遁了,刚才还在翻滚着的空气,现在也突然间停了下来,好像大祸临头一样,惊疑不定地等着什么。人群屏住了呼吸,盯着场中央的那个卖艺者。凝固的空气重新将整条街的人统统包围起来。

  只见那个大的卖艺者运了运气,全身的骨头发出古怪的“咯咯咯”的响声,人们可以看见他的肚子突然紧缩起来,肌肉紧绷,仿佛随时要弹破皮肤一样,不禁“啊”的一声。专心致志的卖艺者这时已经进入了某种境界,外界的任何动静都已不存在了,仿佛这世界就剩下了他一个在表演。这时,细得比火柴梗粗不了多少的手臂突然间现出青筋,像一条蛇一样在身体内部游走……他的面前,是一块脏得要命的红布,红布上面是一堆乱七八糟的玻璃的碎片。人们一会儿看着卖艺者的瘦小的肉体,一会儿紧张地盯着他面前的细细的玻璃碎刺,目光游移不定着,很多人看不到,他们涌上了两边的高楼大厦,从窗户中露出一颗颗人头来,居高临下的张望着下面,有一个还被地上玻璃碎片反射出来的光灼伤了一只眼睛,但他用手捂住了那只眼,不甘心地向下张望,等待那一刻的来临。管理这座城市的行政首长也被那两个不知从何处来的卖艺者所打动,他从办公室的窗户伸出头来,饶有兴致的观察着下面的一切。

  卖艺者突然一个失控,胸口朝下的向那些等待已久的玻璃刺向前扑去,在心脏离尖刺半毫米的地方,他突然用细细的手臂支住了地面,停了下来,人群里有的人吃惊地用力捂住了嘴巴,但还是有许多来不及,失态地发出了“啊──”地尖叫,几乎要使这空气骚动不安起来。

  他慢慢地使自己的肚皮贴近贴近,然后小心翼翼地放开双手,终于,全身的重量都压到了碎片上面了。由于脸朝下,人们看不清他的痛苦痉挛的小脸,但依旧可以听到他的细小微弱的呼吸,他必须聚精会神,任何一个失误都可能让这些碎片钻入他的肉体。地上的灰尖开始被吸入鼻道,钻进他的肺部,他似乎一点察觉都没有。随着他的身体慢慢转动,玻璃片开始在他的瘦弱的身子底下发出“嘎吱嘎吱”的呻吟声,胆小的小女孩早就吓得将头藏到了妈妈的怀里。那“嘎吱嘎吱”的声音很响亮,很真实,就像一台轧路机辗过满是玻璃瓶的路面发出的声音一样,听得人们的牙齿寒碜寒碜……

  就这样,卖艺者用自己的肉体碾过了那一大堆碎玻璃片,将它们碾得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有的甚至尖头都被压折了。至始至终,人们都没有离开,所以基本可以判断这是真家伙。有个无聊的人还不信,上前想拿起一块玻璃碎片,结果还没等他的手靠近它们,就被它们的锋利割破了一根手指头,血都滴在布上,又弄脏了那块红布。然而那个卖艺者并没有受伤,这简直是一种奇迹。也许,他们正是为了展览这种奇迹来到陌生的城市中吧。他的肚皮和背上都没有划伤或流血的痕迹,但还是被玻璃剌得坑坑洼洼,淤积了点点紫色的血点。

  卖艺者获得了许多掌声,以及扔在地上的一些零零碎碎的硬币,大概有十几枚吧。他们弯下腰一枚枚的认真捡了起来,放在一个贴身的暗袋中。然后他们就离开了城市,向着不知名的远方继续走去……

  谁也不知道那两个卖艺者从什么地方来,要到什么地方去。他们是最没有方向感的人,也可以说是不需要方向和目标的可怜人物。对于他们来说,每一座城市都是陌生的,从一个陌生到另一个陌生,每一座城市又是一个廉价的旅店,除了他们自己,谁也不认识他们,其实,他们也不知道自己是谁,从什么地方来,终点在哪里,一概不清楚,只知道他们的确有这种技术,所以他们到处流浪,到处卖艺。随身物品就是一个包袱,里面装有卖艺用的工具——

  一块红布、一副钹、一堆货真价实的玻璃碎片和一块画圆圈的东西。他们与城市惟一一种交流的方式就是肉体与玻璃尖的亲密接触。

  两个卖艺者已经离开了,城市又恢复了常态,故事到此本来应该结束了,但有趣的是住在这座城市里的市民发现了一个骇人的秘密:他们其实也是一个卖艺者。与那两个卖艺者不同的是,他们是被空间牢牢抓住的显得无可奈何的人,他们不可知的东西是时间。有时,知道这一秘密的他们也会来到城市的行政长官圆形办公室里,观察监督他办公的情景,然后根据表现适当发布属于他的薪水……
 
上篇:立正,向前看齐! 下篇:阿Q.COM
点击人数(4599) | 网友评论(0) | 推荐作品(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