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短篇首页 学生 小说 散文 杂文 诗歌 日记 论坛            
首页 > 短篇原创 > 小小说 > > 浮生六记之 入股记
浮生六记之 入股记 文 /   2006-4-25 
  “活得很累”,很多人都这么说。因为“活着”是一项很艰苦的任务,在精神上肉体上都应当算是一种劳动强度极大的工作。要把人的一生顺顺当当的活完的确是很累人的,不然大家不会有这么一个共识的。

  今天,我在散步的时候遇见了一只价值一万元的哈巴狗,它活得很好很优闲,主人包吃包住还包每晚一次的散步,给了它极其优厚的待遇。而我拼命付出,每个月得到的薪水也只够这样活着。

  在与狗的对比中,我终于明白为什么我会活得很累,根源在于我目前还没有进行一次思想上的改革。我的人格中还在实施落后的“计划制”人格经济,还没有上升到“股份制”的高度上来。落后就要挨打,落水狗就要被痛打,难怪我活得很累。

  长久以来,我的人格中良心的比重占了太多,使我在这个社会上大吃苦头,发生了多次的经济危机,现在好了,一实行股份制,我就可以让金钱进入人格,拥有人格公司一半以上的股份,我干脆放心地退居二线,只要等着一年一度的年终分红就行,因为我知道钱这个东西能够左右逢源,人格所不能担保的东西,它都能通吃。我相信现在我如果说“用我的人格担保”不会再受到嘲笑了。由于条件优厚,权力也入股了,紧接着,什么自私、小心眼……也纷纷慕名而来,与我的人格签定了各种合同或合作意向书,准备在适当的时候一股脑儿地投资入股。

  看来我必须痛下决心,尽快拟出一个可行性的改革方案来,尽早对人格实行股份制,让更多有实力的东西来入股,搞活人格。

  假如有一天你在街上又碰到我散步,发现我这次散步迈开的步伐弧度有所改变,腰杆子挺得笔直,腰包比以前鼓了许多,精神面貌与以往相比更是有天壤之别,你完全可以断定,我已经进行了一次思想改革,现在实行的是股份制人格了。

  浮生六记之 捕鼠记

  在城市中心点放置一副巨大的捕鼠夹,这是我乐此不疲的份内工作。

  这副捕鼠夹采用进口的钛合金制作的,它不但坚固无比,而且异常高档,每平方米的成本费用达到了一万元,只有这样,才符合城市硕鼠的身份。

  比起普通捕鼠夹,它显得异常巨大,底板大的像一个小广场,打磨的十分光滑,要是有音乐放起来就可以在上面走个猫步或跳支国标。支起的铁杆闪着冷冷的银光,十分耀眼,除非你盲了,不然你绝对看得见那吓人的东西。不过,吓人的东西不见得就会吸引人,在铁杆的下面正中心是用来摆放诱饵的位置,倒是最抢眼的一个焦点。

  有一点要说明的是,通常捕鼠夹是放在角落里的,但我的这副不同,它是放在最热闹的地方,或者说是靠近进进出出人流量比较多的市府大院门口--位于城市的中心点。

  我的回收率通常是百分百的,也就是说几乎是百击百中。这不得不依赖于我的诱饵的魅力无穷。假如你没有跟上时代的脚步,还在使用那一块小的可怜的猪肉,或是一粒只能供小孩的糖果的话,那么你就永远无法捕获哪怕是一只没什么社会经验的小老鼠的。现在的硕鼠胃口都很大了,所以我放在捕鼠夹上的诱饵通常是几叠厚厚的钱币,或者是一位风情万种的漂亮女郎。成本虽然高了些,但它往往与回报成正比的。

  我不用在电视上做虚假的自我吹嘘式的广告,只要摆出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的无为姿态,许多人肯定都会慕名而来。于是,每到收拾清理捕鼠夹的时候,我总会发现底板上果然留下了许多被轧碎的良心、灵魂、道德等残骸,而他们空有血肉的躯壳却借机逃走了……

  浮生六记之 导演记

  今天我被社会这个大导演开心地“涮”了一把。跟这位导演合作我总是战战兢兢的,生怕自己演技不好而自讨苦吃。

  其实人的一举一动很少是由自己发出的,大都是按照导演的意思来摆姿势的。这不,今天我正轻松地沿着人行道散步时,却被这位大导演从背后一把叫住了。虽然我满心的不乐意,但奇怪的是脚步竟然不由自主地停下了动作,侧耳聆听这位大导演的教导和安排。

  可惜这不是拍电影,如果是拍电影就容易多了,只要表情丰富就行,说笑就笑,说哭就哭,装腔作势者准能当上炙手可热的大明星。但在人生这个大舞台上,这种演技算是小儿科了,在这里根本行不通,而且你也无需浪费太多的表情,只要尴尬的表情或板着一副貌似严肃的脸孔或毫无表情或干脆来一个媚笑就够你受用一辈子了!

  这次上演的可能是正剧,导演让我停了下来,我别无选择,只好尴尬地在马路当中停下了正在进行的散步动作,虽然此时我的左脚正准备抬起来向前迈步。

  导演给我摆完这种又像金鸡独立,又像狗撒尿的奇怪姿势后,然后就这样将我晾在一边,不知又忙什么去了。于是我这个配角今天只好放下自己的散步计划,努力配合社会这个大导演,在大街上摆出一个怪异的镜头,苦苦期待着导演喊“CUT”的声音。

  在我左脚僵在半空,右脚踏在实地上的时候,果然吸引了许多行人好奇的观看。他们对我的这个很上镜的姿势品头论足,指手划脚,做出一千个不同的表情来,而只有我心里最清楚--如果我不停下的话,他们也无法轻松地离开。因为他们也不过是导演安排的群众演员罢了。

  浮生六记之 推销记

  如何最有效地推销自己呢?这是一个比吃饭还要难的问题。甚至可以说如果不能最有效地推销掉自己,那可能吃饭都会成了问题。所以,要想更好地吃饭,我们必须首先思考应如何最有效地推销自己。

  如何推销自己的问题一直盘踞在我的心里。我不能当街拉住一个人直接了当地问他“我要不要”,因为他没有要我的义务,甚至也许他和我一样正在推销自己呢!也不能像超市里的饼干香皂那样将价格贴到脸上,然后将自己一副不二价的尊贵姿态摆在街上就地出售。想想,如果直接在脸上贴上价格的话,还必须打上生产日期及有效期,而且税务人员还会来收营业税;

  工商局也会向你要管理费;城管人员可能还会随时将你给没收掉--所以,你自己的吃饭问题还没有解决,却本末倒置地解决了别人的吃饭问题。

  其实,爽快地将自己打个五折八折,顺便包装一下,然后囫囵吞枣地将自己批发出去,那就是最好的推销方式了。

  当你准备推销自己的时候,你应该明白就是要给别人占便宜。而在让别人占到你的便宜以后,你已经不知不觉地将自己成功地推销出去了。

  有些人也许还会犹疑不定或恋恋不舍,他在推销自己的过程中,可能会想:究竟拿自己的哪个地方打折呢?是漂亮的俏脸蛋,还是美丽的灵魂呢?

  浮生六记之 呼喊记

  今天清早,我顺着城市的脉胳到市场上逛了一圈,意外地发现今天的早晨是这样开始的:

  “倒垃圾啦--”这是清洁工一早起来,在城市这个肉体内忙碌地清理着垃圾--经过一天的新陈代谢,城市难免会排出许多杂质来,而他们的职责就是收集这些废物,然后将它们排入一个巨大的抽水马桶里。

  “新鲜的蔬菜啦--”这是刚从乡下进城的老乡张开略有些干涩的嘴唇,吸入城市空气后的第一声呼喊……

  越来越多的声音交织在城市的上空,奏着一部奇妙无比的交响曲:

  “我要生活……”那个清洁工呼喊。

  “我要生活……”那个卖菜的老乡呼喊。……

  就像是早起的公鸡一样,他们的“我要生活”的呼喊终于引起了整座城市的共鸣。楼房醒了,有一个人推开窗户,探出头来,揉着刚刚睁开的双眼,头发甚至还有点凌乱不堪,“我要生活”的呼喊感染了他,他情不自禁地和了一声:“我要生活。”于是,更多的窗户打开了,更多的人醒了,更多的声音呼喊着:“我要生活。”最后,整座城市的窗户都打开了,敞开了胸怀,每一个人都在呼喊“我要生活”。

  “我要生活”的呼喊其妙无比,像一束金色的阳光射进人们的心灵深处;像一股清灵的山泉注入人们的心胸;像一支天籁净化着人们的良心,就连我上面的顶头上司此时也在一旁聆听、沉思。“我要生活”的声音从他们的双唇间自然地飘出来,像一支歌那么自然,一条河那般自然。这种来自心灵深处的呼喊完全不同于一般的耍嘴皮子功。

  一般的耍嘴皮子功必须在一个放有软座放有空调的独特的空间里进行着。为了更好地耍嘴皮子,那个空间还必须有一个麦克风的东西,因为只有它才能将每一个耍嘴皮者的功夫尽可能无限的扩大,以达到最佳的传达效果。而耍得好与坏,这跟每一个耍嘴皮子的人的功力有关,上下唇配合得一致不一致、同步不同步有关。更重要的是,口型还必须像专业的配音演员一样,天衣无缝地一字一句地对好,与讲稿保持一致,与上面精神保持一致,检验耍嘴皮子功的效果如何,在于这个空间内部的掌声响亮不响亮,能否与这个空间内的空气达到某种共鸣……

  很显然,我的这位顶头上司今天也被他们的“我要生活”的呼喊所感动,他情不自禁的跟我一起,羞羞答答地喊出了第一声:“我要生活!”

  浮生六记之 投降记

  我还没有逃出这个城市,我坐在0排0号上看着电影--因为只有坐在这个不偏不倚不左不右的独特位置上,我才可以不挡住他人的视线。电影反映的年代已经很老了,一如人的老。

  “缴枪不杀!”和“还不快投降!”等等诸如此类的豪言壮语响彻空间,无处不在无孔不入地钻入我的耳膜,在我体内开辟了一条秘密通道,然后径直杀入我的心灵深处,我意识到我被他们包围了,体内蠕动已久的一种渴望的声音沿着这新开辟的黑暗如漆的煤矿小道爆发出来:

  “我投降!我投降!”

  “我投降!”的声音出奇制胜,坚实有力,音域宽广,甚至干扰了地球的磁场。电影画面出现了短暂的中断,周围的观众在这一刹那都将头不满地转了过来,目光像探照灯似的聚焦在我的卑怯身子,终于将我照出原形。我知道他们不会嘲笑我,只是感到有一点惊讶,那是在惊讶我怎么到现在才投降呢!他们的眼睛分明在说:“哥们,你怎么到现在才投降呢!”他们的眼睛分明含着某些责备和无限同情:“哥们,你怎么到现在才投降呢!”

  我感到一种从未有过的释放性的轻松,这句话无疑拉近了空间的距离,大家的目光开始在空气中互相交流,这也是前所未有的。

  我得感谢这次偶然的放风机会。这几年来,我显然已经被生活熬成了一锅粥,从谷到米再到粥,我没有掌握好技巧,我花掉的时间太长,所以这次我不得不感激地对生活说:“我投降!”

  这时,我只感到好像有人将锅盖掀开了,一股热气瞬间扑腾而上,直入云霄。我不禁暗自庆幸我的明智选择:虽然糊了但还好没有烧焦!

  在享受到“我投降!”给我的优厚待遇后,我感激不尽地朝生活点了点,准备起身回家,准备解放我的家人,准备携妻带女一股脑儿向它投降…… ",19,706,0,1,0,0,2006-4-25 18:26:16,0,"浮生六记之 入股记" 167,"媚权者戒"," 一个人媚俗还是媚雅,这只是个人修养高低的问题;但一个人媚权的话,事情就不那么单纯了。

  中国的封建社会一直是实行集权制的,奉行官本位和权力至上。大家彼此心照不宣--找个权力作后盾,事情就会好办些。贾雨村能够昧着天理良心枉法,乱判葫芦案,莫不是受那张护官符的暗示。于是,一批媚权者就应运而生。

  一些单位或酒楼特别青睐当地身居要职的领导题字,其实求“墨宝”者未必懂得艺术,甚至连附庸风雅都算不上,而领导们的“书法”也未必就是书法艺术。但为什么求字的不惜花费千金、趋之若鹜呢?岂是媚雅?媚权也!

  领导的字成了他们的护身符,将他们的字制成金匾挂在门楣上,好像是贴在门楣上的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一则暗示本店有高官罩着,别大水冲了龙王庙,自家人不认自家人。二则狐假虎威,借当权者的“墨宝”来提高自己的身价和地位,同时还能吸引官方顾客,做其他媚权者的生意。据《广西政法报》报道,南宁市的一些餐饮娱乐场所过去常常以成克杰的题字作为招牌来提高身价和地位,特别是吸引官方顾客--有的人花公家的钱是最大方的,反过来,公家的钱也是最好赚的。有的酒店苦于弄不到成克杰的“真迹” 而请人仿制。这些字俨然成了媚权者的通行证。

  已伏法的前江西副省长胡长清的字写得不错,自己也喜欢到处题字。他曾声辩:“我不是以一个高级干部的身份写字,而是以一个书法家的身份写字”,当然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一个字是要收巨额润笔费若干的。题字者与求字者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各有所得,皆大欢喜。最近新挖出来的巨贪成克杰也有到处留“宝”的癖好,不料这些人一倒,其字马上贬到一文不值,不但一文不值,反而成了投机的媚权者的心头之患。胡长清东窗事发后,南昌满街都在铲除他的墨宝,生怕被它所累。巧的是,成克杰在北京一审被判死刑前后,南宁市一些单位把成克杰昔日的题字也判处了“死刑”。 在南宁市清川大桥等市政基础设施建筑物表面,成克杰的题字均已被铲除干净。西乡塘大道收费站已卸下成克杰的题字。一些企业单位因资金问题短时间内虽不能整体铲除成克杰的题字,就先把“成克杰”三字去掉了。与胡字的遭遇是如出一辙。

  这些短命的“书法艺术”无不跟书写者的权力生涯相生相息的。硬将“书法艺术”与权力联姻的下场就是这么尴尬的,这难道不足以令媚权者和弄权者戒吗?而想借题字来搞“创收”还能附庸风雅的贪官们也趁早息了当这样“书法家”的念头,不如先遵纪守法,廉洁自律,做到在其位谋其政,免得终有一天树倒猢狲散,连字也要遭人现眼的。
 
上篇:两难 下篇:一只患有幽闭症的钱夹子
点击人数(6055) | 网友评论(0) | 推荐作品(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