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短篇首页 学生 小说 散文 杂文 诗歌 日记 论坛            
首页 > 短篇原创 > 小小说 > > 衣食父母——-致我的三个母亲
衣食父母——-致我的三个母亲 文 /   2006-4-25 
我的第一个母亲是我的生身母亲.我叫她""妈妈"". 

  本来想在母亲节时写一篇文章附上一支康乃馨献母亲——-一位普通的女人,这也是我所能做到的.可惜错过了这个日子,但还是要写,在有母亲的日子里,哪天不是母亲节呢? 

  很多年来,我一直为一件事感到惭愧,那就是我竟记不住母亲的生日是在哪一天,甚至记不起在哪一年!而母亲总是在我生日那天亲自为我煮上一碗热气腾腾地线面,面上依旧放着两个偌大的蛋.这时,我就会想起今天是我的生日.那时很高兴地吃下这碗母亲为我煮的蛋面,以民间俭朴的方式来庆祝一个人的生日,甭提多幸福了,想:过生日真好! 

  许多年以后,我终于知道了""生日""还有一种说法:“母难日"".十月怀胎,一朝分娩,喜悦中不知要夹杂着多少的痛苦,所以又称""母难日"",我难忘自己的到来是建筑在母亲肉身上的. 

  小时候,我家里有一辆非常大的自行车,通常是男人骑的,一次,我爸爸带着全家人去看电影,就是用了这一辆自行车,母亲,我,我的两个妹妹,一共五个人,我和较大的妹妹将屁股侧挂在前面的横杆上,被拥在父亲那博大的胸怀中;母亲抱着小妹妹侧坐在后面的货位上,就这样一路招摇过市,引得路人驻足旁观,叹为观止,这种场面这种技术也只有在杂技团里才能见到.这辆能把我压扁的大自行车是我家重要的挣钱工具.每天天刚朦朦亮,母亲总要起个大早,安排好早饭,然后在那辆自行车后面结实地绑上两大袋猪吃的糠,然后吃力地蹬着这个""巨人""上路,她必须将这两袋足有两担多的东西骑到三十多公里外的小镇上,然后再花一天的时间将它们卖掉,以赚得一些差价来养家糊口.也就是用这种猪吃的糠来换取人吃的米. 

  那时还没有到读书的年龄,更不知""孝""字,但有一次在院子里等妈回来煮饭时,天有些黑下来的样子,同住一个院落的邻居就逗我说:“阿甘,天要落雨了,你伊奶(妈妈的方言)回不来啦!""那时我可能很可爱,经常有邻居开我玩笑,如逗我说赶紧长大叫我妈讨个老婆,不然就找不到老婆啦.这时,我就歪着狡猾地说:“才不!等我长大以后,我还可以找好几个老婆了!""在我的生活世界里,女孩子比较多,故有此可人之语.可惜这个""理想""跟我的很多个不现实的理想一样破灭了.我一看那黑压压的云朵,心里果然担心,却又不知我的娘在哪里,心里焦急万分,情急之下,我突然昂起头,对着天空大声呼唤起来:“伊奶,天要落雨啦!你快快回来吧!”“天你莫要落雨,莫要落雨,我伊奶还没回来呢!""直喊得声嘶力竭被奶奶叫进去为止.那时,我突然想起在我贪玩到忘了吃晚饭的时间时,我的耳边总会响起母亲喊我的乳名,叫我回家吃饭的声音.我正趴在聚精会神地玩弹珠,这时耳朵总会机灵地支起来,准确地捕捉到这穿过好几座房子的声音.我一直在固执地想当时我妈一定也能听到我的幼稚声音,所以她那天很早就回来了,一点也没被雨淋到.而老天爷也一定听到地上有一个小小孩幼稚地昂首向他命令似地呼唤,所以那雨直到我母亲回来时才开始拼命地向人间倒. 

  再过了许多年,当年的毛头小孩终于长大成人,他依然清清楚楚地记着这件事,那是我唯一一件可以向人道起的事,唯一一件可以作为母亲节素材的事…… 

  我的第二个母亲是我的祖国,她的名字叫中国. 

  随着年龄的增长,祖国的概念越来越清晰了,她逐渐从我小学的识字课本里走出来,从我的梦中走出来,生存在我周身的空气中,我越来越感到我这一代人的肩上那一种沉甸甸的份量,那种滋味我说不出,只知道有时会突然中从梦中醒来,也许我是突然想起了小学时学到的""我们是祖国的未来,我们是祖国的希望……""那句话的.我一直像花朵一样在这个大家庭里不断成长着,当成为青年时,那句话也离我越来越近了,我肩上的份量也越来越感到沉重了!除非你不想,否则你就不能把它像包褥一样甩掉. 

  能不想吗?她那博大的胸襟,宽阔的肩膀,体内那奔腾不息地黄河长江血;能不想吗?她从远古走来,走过自由的英雄辈出的先秦,走过强大的汉朝,走过辉煌的唐朝,走过词一般灿烂的宋朝……走了五千年,终于有一天,文明没落了,夕阳中的晚霞依然那么艳丽……我们每个人都在期盼着第二天她的再次升起…… 

  我的第三个母亲叫""人民"". 

  像我这样平平凡凡长大成人的七十年代人也许很多,一切都是按部就班,那么有条不紊,就像是一种另类的计划经济一样. 

  走上工作岗位一个月后,就拿了一笔工资,那是许多纳税人的钱;我扒着碗里的饭,却并没有意识到那是亿万农民在供养着和我一样的许许多多干部.今天偶然逛过大街,街上有一些专门载客的二轮麾托车,载一回客人大约可得三元钱,在小城市里可以相当于大城市里的""的士""了.我看见两个穿着制服的城管人员从这样的麾托车下来了,只是正正被风吹歪的帽子,便大摇大摆地走了,旁边也有一个城管人员向一辆摩托车招了招手,那车便停在他身边了,就像一匹听命于主人的马一样.我知道又是搭顺风车.因为城管人员管得一项内容就是这类二轮摩托车,这种载客方式是不被允许的,为了谋食,很多车主每月都会进贡一些血汗钱给他们,一对一的供,你给我钱,我给你山来靠!我这时突然想起了""衣食父母""这个词儿,感叹今天的人民即使在小县城里也是居不易啊!那些人算什么呢?父母官吗?我看是不孝子! 

  试看今日每个伸手拿国家工资的大大小小的干部们,拿百姓的钱,却为个人谋福利——请问还有没有这类的""不孝子""呢?
 
上篇:乞丐的进化 下篇:相亲十回合---这个世纪末的一次总结
点击人数(7201) | 网友评论(0) | 推荐作品(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