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短篇首页 学生 小说 散文 杂文 诗歌 日记 论坛            
首页 > 短篇原创 > 小小说 > > 就此回复高荣
就此回复高荣 文 /   2006-4-27 

  王小波:看他与体会他


  我对于王小波了解的不多,只是在几年前粗略地看过他的一本杂文自选集《我的精神家园》,后来一直想找他的其他作品来看,也因为疏懒而没有看成。今日睡觉前翻看一些旧书,于是又找到了他的这本《我的精神家园》。


  温故而知新,倒也不一定说一本书放在那里几年后它自己会生出些新的内容来,这不象是原始股,放在那里就会涨,很大程度上说“知新”是因为读书的人自己经历多了以后能更好地体会书中所蕴涵的意思,越读越通(当然也可能越读越糊涂,这又另当别论了)。王小波是一个聪明的人,他的聪明在于他文章(杂文)中没有故弄玄虚的东西,讲的都是实实在在的事情,而且分析具有逻辑性,至于内容也不是过于脱离人民群众,但也不低级庸俗,这也可能和他的工科背景有关系吧。所以他的文章也更能让我读出新的意思来,常读常新。


  至于对于王小波的分类,我因为没有看过他的小说,所以我也没有理由去评价他作为“作家”水平如何如何,而且我也一向不赞成去分类,对于任何人都是这样。定位是正确的,但是定位也极有可能抹杀一个人在其他许多方面的才能,所以我不愿意随随便便框定别人,也不愿意被别人框定。作为我这个年纪的人来说,一般都眼中没有什么别人(换一句话说,比较狂妄,虽然没有什么成绩),也不崇拜什么权威,但是我们也同样有自己的信念和判断标准,我们尊敬一切我们看到成绩的人,尊敬人格高尚的人,尊敬值得尊敬的人。王小波的杂文写的好,我敬重他,王小波身上有一种文人的气质,我欣赏。


  王小波的年纪和我的父母一样,他们的命运也差不多,有过插队经历,不过他后来的生活轨迹和我父母的就不一样了。在那个年代坚持信念、相信希望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所以我的父母也成为不了王小波。曾经我和我的母亲谈起过他们那个时候的生活,可以说是生活在绝望的边缘,根本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离开那个地方,从城市到农村是一种巨大的反差,不同的生活环境和不同的待遇使他们无法告诉自己前面还有希望,尤其到了上调的时候,看着同去的知青都返回城里了,剩下的就更觉得没有指望,生存成为了首要条件,自尊、求知等等都已经不是那么重要了。经历对于一个人来说是重要的,他经历过了就知道当一个人象只猪一样活着的时候,所有的崇高想法都退居一边,所以即使到后来王小波有了学历,有过不错的职业,他还是能够选择“辞职专事写作”。他选择了放下,这已经不是一种简单层次的放下,而是彻底的放下,心态上的、物质准备方面的。可以说当他做这个决定的时候也是经过考虑的(这个我无从考证,只是我的猜测),毕竟作为一个希望成功的人来说这是一个重大的决定,而且他选择的是写作,并不是一个很容易就解决经济问题的生存方式。


  经济问题、政治问题一向来也是困扰文人的问题,使得他们不能没有后顾之忧地做学问。王小波在《花剌子模信使问题》一文中也提到了人文科学的危机还有一个原因在于经济方面----挣钱太少。假如可以痛快淋漓的做学问,在再挣很多的钱,那就什么危机都没有了。而关于这个问题似乎依然很难解决,可见并不是每一个做学问的人都能放下的,总会有自己的考虑,如果想既有一份经济上的保障,又想做学问,那恐怕只能受一定的限制,世界上总没有这样的傻瓜吧,给你钱来骂我,起码我不会这么做,我要有钱宁可选择别人来恭维我,心理上还好受一些(我也只是一个凡人,不是统治者,我的这点爱好还不至于祸国殃民)。同时他还提到在他上大学时,老师教诲他们说,搞现代史要牢记两个原则,一是治史的原则,二是党性的原则。王小波又说,凭良心说,这节课他没听懂。这是很正常的事情,因为有些事情他还没有经历到,而前面的人已经经历了,自然会当作经验来传授。学问学问,不仅要学,还要问,问出个头脑来。


  我不知道辞职后的王小波是以什么来保证自己的生活的,但是无疑他也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大不了就象以前在云南插队时候一样的物质生活条件,况且也没有那么糟糕,而且他还可以做学问,从精神层次来说这已经是最高境界了,所以这也是一种幸福了,怕什么呢。这也是文人的可爱了。这也就是所说道他之所以能享受相当高的“哀荣”的原因之一了。毕竟能够做到这点的人太少,所以他就显得珍贵了。正如他说,文人做学问总是在真实和受欢迎(这个受欢迎的受众面既包括了一般百姓,又包括了上层,还要面对同行的挑剔),在夹缝中生存是如履薄冰的,所以能真正花在学问上的心思就被无形中分散了。


  同时我以为和王小波并肩的他的妻子李银河也是值得歌颂的。我是女性,但不是有意夸大女性的作用。作为一个妻子来说,李银河也有自己的事业和研究课题,可以说和王小波是志同道合,但是她同时还欣赏自己的丈夫,我以为爱人之间只有相互欣赏才有真正意义上的交流和和谐。我没有去过他们家,也没有在电视上看到过对于他们家的报道,但是我相信他们家一定也是简陋的,我去过我的老师家,一个有点成绩的文人,所以我相信我的推断。如果是我,不管我有多么浪漫的想法,我总希望自己的丈夫能多挣点钱,有一个不错的物质(或者事业)基础,当然最好还要有更高的精神层次,这样就可以交流了(象是白日梦,所以我说李银河是值得歌颂的)。淡化了物质的要求,或者说李对自己的丈夫没有这方面的压力,王小波更可以后顾无忧了,这也是他的幸福。要看看现在多少贪官是因为自己背后的女人而被拖下水就知道王小波实在是很幸福了。


  也许以我现在的阅历来谈王小波还是浅层次的,等再过些年来看,又有更深的体会,人总是在前进中知道曾经幼稚、肤浅的想法,但是记录下来的总会有一些印象,以思考的形式来完成成长的记录,这也正好应了王小波的一句,沉默的大多数。我希望自己在网上是默默的存在,但是不停止思考。

 
上篇:完美系列 下篇:贪污与排队买米
点击人数(3546) | 网友评论(0) | 推荐作品(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