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短篇首页 学生 小说 散文 杂文 诗歌 日记 论坛            
首页 > 短篇原创 > 小小说 > > 纪念
纪念 文 /   2006-4-27 

  一九九八年的夏天,那是一个让我难忘的夏天。不仅因为那个夏天成都的炎热和那个夏天的潮湿。那个夏天让我一瞬间明白了很多,一瞬间把太多的感受塞给了我。


  有一天,马儿、大麦和我在马路上走着,那是学校旁的一条马路,上面很多泥,来往的车辆和行人拥挤。我们突然觉得疲惫和无奈。热闹的校园里熟悉的面孔消失起来象一阵风,当我们为偶然见到一个还没离去的大四的熟人而激动时,才意识到我们已经毕业了,四年的点点滴滴都成为过去。然而那宿舍楼里还喧闹,教学楼还亮着灯,图书馆门前的路上依旧人来人往,食堂里锅碗瓢盆仍然叮叮当当,而我们……五月的时候,校园里的一排排栀子花开了,到处都是香气,白日耀眼的阳光下香气让人昏昏欲睡,夜里随着风进入鼻孔的香气让人觉得生活很美好。然而这些感觉分明是一种暗示。清楚的记得每年这个时候,校园里到处是无所事事的大四毕业生,他们的逍遥无法掩盖心底的惆怅。九八年的镜子里,我们满脸惆怅。


  靠着墙,席地而坐,穿着短裤,趿着拖鞋,守着面前的一个小摊儿,一堆旧书,一把旧吉它……那就是毕业生的跳蚤市场。在这个市场上你很难分清送与卖之间的真正区别。我们在体会一种心情。看到低年级的孩子们找到自己喜欢的东西后的笑脸,我们快乐无比,那就是当年的自己。我们与来光顾的孩子们聊天,开玩笑。对着那些一张张满是鲜活劲儿的脸,说着我们的羡慕。他们是没法理解的,他们不知道我们对即将离去的校园的那种感觉,一如当年我们不理解那些已经离去的师兄们。


  毕业答辩组的老师冲我一点头说你可以走了,我心里空落落的,我知道这意味着我大学四年生活的真正结束。那一天下着雨,寝室里东倒西歪的或坐或站都是人,大家相互看着,微笑着,那笑容有些古怪。有人说了声:“一起吃饭去吧!”大家稀里哗啦往外走。后来,宝华醉了,在OK厅里睡觉,老大吐了。杨子的泪眼让我一辈子都难忘,他说他要去天津看他的初恋情人,他说大家有机会一定要去柳州,谁不去谁是王八蛋。对,王八蛋。我们都说。


  寝室里熄灯了,一幢幢的宿舍楼影影绰绰,阴影中几分温柔,几分落寞。昏黄的路灯下有人在弹着吉它唱歌,歌声很飘忽,《为你难过》。十三栋(女生楼)的门前有很多小情侣在细语不断,似乎一夜都无比漫长。每一夜这样的情景在重复,每一夜我们坐在十三栋对面的小店里喝水,默默地注视着。原来我们也很脆弱,也很容易被打动。从前十三栋下面没有我们送人的身影,今后也不会有了。


  吃散伙饭的那天晚上,我们都喝多了,几个哥儿们含着眼泪不停的重复:“兄弟,以后多联系,常见面。”那首《关于理想的课堂作文》回响在我耳边,“也曾约定彼此间常见面,相见时已多年;长的心情短的命,长长短短谁也说不清;遥遥的梦想远远的人,遥遥远远我们的笑脸。”


  男孩儿女孩儿拿着蜡烛在校园的路上围成一圈,说着话唱着歌,那烛光让我看清了三十多张笑脸,记忆中永远的。当我们唱起《怕你为自己流泪》送女生回寝室时,声音很大,所有认识的不认识的大四的哥儿们都在和着。


  很多人在分手时大声地说着笑话去掩饰什么,冲淡什么,但当火车开动时,他们的眼睛总是不争气地说出真相。第一个离去的兄弟在上车前“哇”地哭出来时,我们再也忍不住泪水,大家紧紧抱在一起。那几天我见到了什么是伤心处的男儿泪。


  我和马儿总用很苛刻的眼光去看女孩儿,批评的词儿常常放在嘴边上。在要离去的日子里我们突然发现美丽更多的时候是一种心里感受,是一种主观意识。女生还是那些女生,她们看起来却是如此可爱。


  六月份世界杯决赛开始了,已经告别了作业和考试的我们常常在电视机前熬夜。几碟凉菜,几扎冰啤,兄弟们围着屏幕又叫又跳。四年前,我们高中毕业正逢世界杯,四年后,大学毕业,又是世界杯,历史的惊人相似远非小说中的巧妙安排所能比拟。


  意大利法国之战时,在一起看球的只有我、马儿、幺儿,大麦和鸟儿。那天晚上在录像厅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叫我的外号,我摇了摇头,不可能,昨天我已将他送上了火车,一定是我思想恍惚。同样的声音又喊了我一声。“马儿,是不是你叫我?”我问。“没有哇!”马儿摇了摇头。我四处张望,杨子,真的是他,他又回来了。那一刹那我们都不知道说什么,大家都叫了一声,“我操!”暴雨冲垮了铁路,他被堵回来了。第二天,他坐飞机走了,但那一夜我们真的激动。


  半决赛决赛的时候,人更少了,只剩我、马儿、大麦。我逼着一个叫我大哥的大三女孩儿跟我们一起看球。她总是一副活蹦乱跳的样子,带给我们快乐。虽然一开球她就睡过去了,(都是午夜三点多)但进球后的欢呼声总将她吵醒,她揉着眼睛问我们:“进球了吗?进球了吗?”那情景让我永远记得,感谢那可爱的小妹。


  我、马儿和大麦洗完了所有的脏衣服,在水房冲了最后一个凉水澡,看了最后一次十三栋门前的夜景。第二天我们背上行李走了。东东、阿刚和一个大一的孩子送我们。当他们和成都一块儿遥远时,一切都已过去,一切都已成为往事。但那些可爱的兄弟与那段日子已成为记忆中的永恒,我将常常怀念。


  阿非于北京

 
上篇:网络情人 下篇:绿口红
点击人数(3625) | 网友评论(0) | 推荐作品(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