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短篇首页 学生 小说 散文 杂文 诗歌 日记 论坛            
首页 > 短篇原创 > 小小说 > > 爱情泡泡
爱情泡泡 文 /   2006-4-27 
  关于爱情,我是一边失望着,一边幻想着。太多的现实在我面前象美丽的肥皂泡一个个迸裂。如云的爱情,很容易被风吹散的。

  “妈妈,快看哪!泡泡,好多的泡泡,我吹的。”一个剪着小碎头的小女孩儿高兴的叫着。妈妈在浇花,偶尔回过头看一眼在花园里玩吹泡泡的女儿。

  “雪儿,小心别摔着。”妈妈脸上是很幸福的笑。

  “知道了,妈妈!”

  小女孩儿的笑声一直留在我的记忆里。那个小女孩儿就是我。

  时间不会等任何人,它也是那么对我。小女孩儿上大学了。我用一种热情的态度去接受大学生活,大学生活也接纳了我。

  我上的是一所全国重点理工科大学,学校的男女比例明显失调。客观的说,我是个比较漂亮的女孩儿,加上我脾气也还可以,基本可爱,在我们学校这种男多女少的地方就更显得突出。这一点我能感觉得出来,从男生的眼光和言谈中。

  班长是个黑龙江的男孩子,很北方的体魄,据男生说他性格也很豪爽。我却觉得他其实很腼腆,每次集体活动通知女生的时候他喜欢找我,但只要我听他说话时用认真的眼光看他一眼,他就会脸红,手足无措,说话都不停的点标点。

  一个男孩子从你背后跑到你前面,然后他背后会有人喊他,他边回头与同伴说话边看你。这是校园里男孩子为了看清走在前面的女孩子常用的一招。其他的还有在背后大声喧哗或是吹口哨。经常有男孩子用这些招来对我,我装着不知道,对他们保持友好的态度。我清楚自己的美丽。何况有时我们也用同样的方法来看男孩子。

  多多是隔壁班上的一个男孩儿,瘦高瘦高的,骨架很大,深眼窝。除了眼睛很亮以外,脸上其他器官长得十分平庸。经常看到他穿着宽大的短裤在足球场上摇摇晃晃,活象只大猩猩,听说他的球技不错。

  我还是喜欢泡泡,跟小时侯一样。它们是那么五光十色,容易造就。

  女生的吃香不仅是在男生的眼中或口中体现。寒假一过,那些曾经还是懵懵懂懂有些傻里傻气的姑娘们就全都有了主,每天都会有些翘首以待的男孩子在我们的宿舍楼下面来回踱步,起风下雨等自然现象丝毫不能改变他们的痴心。同寝室里的姐妹却每每在这种时候不紧不慢地干着鸡毛蒜皮的小事,或者没事找点事在那儿悠哉游哉,或是煞有介事地喝水,间隙她们会看一眼那些等待的人们,脸上有满足感。

  “毛毛,你赶紧下去吧。看看那孩子,都把宿舍门前的树数了八遍,怪可怜的。”我总是这么劝她们。

  “不着急,这么点耐心都没有,还谈什么爱情。我要让他等半个小时。”她们的回答也大都大同小异。

  这时候我还没有男朋友,我象中学时一样无忧无虑。

  “我请你看电影吧!”我在收拾书包,有个声音响起来。也不知道为什么,今天大家走得特别快,刚下课就没影了。我看了看教室里,没有别人。那么只能是对我说了。

  “哦,说我呢?”我抬头看到了那个高高瘦瘦的多多。我指了指自己的鼻子。

  “是啊!给面子吗?”多多脸上说不上认真不认真。

  “为什么,总得给个理由吧!”这对我有些突然。

  “今天是情人节。”说这句话的时候,多多有些脸红。

  “不会吧,情人节请我看电影,这是不是……”

  “别那么想啊,你看,人们都……都……。我这不是没女朋友,你不也是那什么吗?”这简直是猩猩定律。

  “喂,你这就不对了。我跟你那情况不一样,你那是……我那是……”我有些想笑。

  “就算是那样,但是,这也不影响我们一起看场电影吧。”……我们这样边说边走,很投入的开始相互对对方的话进行解构,很快就到了宿舍。

  “我在这等你啊!”我没有用快刀把多多当一团乱麻给斩断,他便以此为得寸进尺的依据。

  我没答应也没拒绝,就上楼了,果然屋里那些有主的花儿们都不在。我朝窗户外看了一眼,宿舍楼前的围墙边有很多的男生在等待。我想也许我该答应多多。

  看电影之前,多多买了很多的零食,还送了我一朵黄玫瑰。

  我笑着说:“今天很多人都是送红玫瑰哦!”

  “嘿嘿,这……以后如果有机会,我会的。”多多挠挠头,我从这个动作发现这个男孩子纯真的一面,还很细心。

  万事都是开头难,在追我的过程中,多多应该比较有感受。其实追别的女孩儿也是如此,也许我不该这么说,我怕女孩子中有人怪我泄露了秘密。

  刚开始多多总找些莫名其妙的理由拉着我跟他一起,后来就很随便了。当周围的人群用自己的想象和理解来看待我们的关系时,我试图想保持距离已经不可能了。谁让我那么不小心呢!

  于是我只好开始想多多的好处,他应该是个不错的男孩儿。身材高高大大,虽说瘦了点,但很健康:长得普普通通,但也不难看,看久了还有些亲切感,眼睛很有特色。

  主要是我一贯认为男人不在长得如何,只要别太难看。多多基本符合这个。

  我就这么成为了多多的女朋友。

  转眼我的生日到了,爸爸妈妈打来电话对他们的宝贝女儿说生日快乐。中学同学也给我寄来了生日礼物。我感到很幸福,但我还在期待。

  中午我和多多在食堂吃饭,老规矩是他买饭,我占位子。我坐在那儿看《篮球飞人》,排队买饭的人群一阵骚乱,多多在那边喊我。我扔下书跑过去,看到多多和他们同学扶着老玉米,老玉米面色苍白。老玉米犯了急性阑尾炎,他们去了医院。我一个人吃完饭,洗了碗,将多多的饭送到了他的寝室,然后去上课。

  下午我没见到多多,吃晚饭也没见他。晚上当那个教数据结构的可爱的老教授说下课时,已经八点半了。回到宿舍,我看到桌子上有一只大大的布娃娃,旁边放着一束花。娃娃的脖子上挂着一字条。“雪儿,生日快乐!”下面是一些很卡通的签名和头像,毛毛、大头菜、可儿、黔儿、小不点,都是我们寝室的。

  “谢谢大家,如此可爱的布娃娃,我很喜欢。”我冲着各干各的事的姐妹们说。

  “是吗,那太好了。请我们吃什么呀?”大家约好了似的穿鞋、下床聚集到我跟前,冲着我笑。

  东院的烧烤摊前,站了一圈的女孩儿,那就是我们。大家叽叽喳喳的要吃这个那个。老板满脸热情,不厌其烦。“小不点,你吃鸡腿吗?”“不了,我怕长胖。”“毛毛,你还吃那么多肉,小心胖得没人要。”“不会的,辉辉说他喜欢我丰满一些。”“老板,藕片多放点辣椒。”“可儿,还敢吃辣呢,脸上都阳光灿烂了。”“不吃辣的也是百花齐放,那还不如吃呢,总得捞到一头吧。”“喂,雪儿,多多送你什么了。”“没有,我也不在乎。”当时我完全沉浸在一帮女孩子的快乐中,确实差点忘了多多。

  十点半,我们坐在宿舍里聊天。

  “423,423,423的雪儿在不在?”宿舍里喊话器传来管理员老太太的声音。

  “在。”我对着屋里的麦克说了一声。

  “有什么,你自己说吧。”老太太的声音。

  “雪儿,你打开窗户。”多多的声音。

  “快看,好漂亮的烛光。”毛毛动作迅速,跑到窗口。

  楼前那片空地上,有明亮的烛光,蜡烛摆成一个大大的心,心中间放着一束红玫瑰,很红很红。

  多多坐在地上,弹着琴唱他经常唱的那首歌。“我怎么会迷上你,我在问自己,我什么都能放弃,居然今天难离去,你并不美丽,可是你可爱至极,哎呀,灰姑娘,我的灰姑娘。”《灰姑娘》

  “快下去呀!”姐妹们都高兴的叫着。

  我走到楼下,多多拿起那束花。

  “还记得我第一次死乞白赖的请你看电影吗,你问我红玫瑰和黄玫瑰的区别。今天我送你红玫瑰,生日快乐,雪儿。”多多的眼睛亮晶晶的。

  我不知道自己有没有流泪,但我知道自己感动了。这一天,我得到了太多。爸爸妈妈朋友还有多多……多多学习跟他的长相一样平庸,他似乎更愿意到社会上锻炼自己。在酒巴里打工,在通讯公司帮人组计算机网络。

  我们的感情一直很好,他是个头脑灵活的家伙,经常想些出人意料的点子,有时让我捧腹,有时让我惊喜。以前我一直不屑于男孩子为爱情玩的小花招,常常理智得近乎冷漠的看待它们。但现在呢,我也被同化了,而且乐在其中。我才发现我变得越来越女人了。我记起《红与黑》里于连说的,我讨厌一无所有者的刻薄和富有者的蔑视一切。大概是这个意思,原话我记不清了。

  时间不知不觉的就到了大四上学期,大家分成了两部分,准备考研的和忙着找工作的。图书馆、教室因为考研的和准备期末考试的人而爆满。大大小小的报栏和橱窗里贴满了单位的简介和招聘启事。每天下课后和上课前,这些地方总聚集着很多的毕业生,大家讨论一番,衡量一下,在心里做一个比较,做一些打算。

  与启事一起或是稍后一些就是公司的招聘会了,双向选择给了单位和毕业生双方的自由。情投意合成了签约的必要条件,谁也别瞧不起谁,谁也别觉得自己了不起。

  多多总觉得象我这样的性格更适合留在校园里作学问,校园里我倒是很愿意呆,但作学问却不行。多多的英语一塌糊涂,投了简历人都不给机会让他面试,这让人头疼不已。他的英文简历还是我帮他写的。

  一个天很灰色的上午,多多不管面试名单上有没有,自己去了广东NEC去学校招人的市场总监住的宾馆。他很坦诚的与总监谈了谈,结果总监说我们签约吧。我也去了那家公司,他们对我很满意。

  虽然我们都好象有着落了,但仍然与来学校的单位接触。不光我们,所有的人都一样,在麦田里逡巡,总想捡束大的麦穗。

  日子还在一天天的过,这个城市阴天多的特征在秋冬交替的季节更加显露无遗。我和多多的感情也不知道是受天气还是找工作的这种气氛的影响,或是其他的什么原因,有些让人窒息。我这么说并不是我们之间发生了什么,恰恰是什么都没发生。

  我变得敏感,多多有些心不在焉。

  我的好朋友冬儿漂亮、聪明,老爸是省委书记。她有一大帮的朋友,其中不乏对她有贼心的优秀男孩儿。似乎天生的能驾驭自己的感情,她没有伤过谁的心,也没有成为谁的女朋友。她总是游离在这种感情的烦恼之外。

  考研之前,保送研究生的名单下来了,冬儿以全系第一的优势榜上有名。我们都为她高兴。

  一个寒冷伤感的黄昏,我和多多从图书馆回来。(不知道为什么,记忆中这样的黄昏让我留有深刻的印象。因为冬季,天黑得早,朦朦胧胧的天空,冰凉的空气。因为寒冷,人们的步伐也比平时快。天更黑些的时候,广播站大喇叭的声音突出,感觉象在没有灯的房子里听音乐,房子很大,我们很小。)辅导员急急忙忙的走过来。

  “你们看到冬儿了吗?”

  “没看到,老师有事吗?”

  “有事,大了,今天必须填保送研究生登记表,不填就算是主动放弃。现在找不到人,怎么办?你们赶快找找她,晚上八点之前到招生办填表。”

  “行,我们去找。”

  “怎么办,冬儿还没回来呢?”我问多多。冬儿旅游去了九寨沟,是逃课,我们没敢告诉老师。

  “她不是打过电话说今天回来吗?”

  “但现在她不是没回来吗?”我总是很急噪,尤其在多多的冷静面前。

  “先等等,实在不行再说,咱们先吃饭吧。”

  七点四十,我们在冬儿的寝室里等,她还是没回来。

  “你在这儿等,冬儿回来了你让她去招生办,我过去看看。”多多显得也急了但有条不紊。我只能点点头,虽然我也想一起去,可总得留个人下来。

  八点二十,多多、冬儿没有回来。我不停的看表。八点半,有人敲门,我赶紧去开,是多多。

  “冬儿还没回来,怎么办?”

  “我知道,没事了,我已经帮她填了表。”

  “他们怎么会让你帮她填?”

  “这还能难倒我呀,老师我都认识,再说几句好话就行了。”

  “只是那些内容,譬如说爸妈的年龄什么的,我根本就不知道,根据自己的爸妈年龄做了一些相应的调整,还填得特别流畅,跟真的似的。”

  “你可小心,冬儿回来跟你没完。”

  “她不会跟那只咬吕洞宾的狗一样吧!”

  “你又犯你那臭毛病了,你才是小狗呢!”

  多多一听这个,就借风倒舵,非让我吻他,算是我骂他的附加条件。我不肯。

  “无非是个主动与被动的问题,你不吻我,那只好我吻你了。”他伸开两只象长臂猿一样的胳膊,我那么娇小玲珑根本就躲不开,只好乖乖就范,何况我也不想躲。

  天越来越冷了,来招聘的公司越来越多,毕业班的气氛特别热烈。城市、发展前景、工资待遇这些成了我们常挂在嘴上的东西。多多反对我去NEC,因为南方城市没给他留下什么好印象,尤其是对女孩子。我有些想笑,世上早就不存在桃花源,哪里都有让人变坏的因素。多多是太在乎我,这点我清楚。于是我改与天津摩托罗拉公司签约,公司让我下学期去天津实习。

  放假了,过年了。我和多多相互串门,我们早就被对方的家人所接受。多多的妈妈尤其喜欢我,也许我们有那种所谓女人的共性。感觉好象我们就要结婚了,关系已经牢不可破。

  寒假来得快,去得也快,开学后没多久我就来到天津。天津面积不是特别大,有些小巧玲珑。城市的气氛很象成都,这点多少让我减轻了些离家的感觉。

  每天晚上九点钟,我和多多在电话里聊天。有时他打过来,有时我打过去。实习时发的工资也还可以,但基本上都让电话费给吃掉了。我说我的工作不好玩儿,多多说他的生活不错。大四了,课很少,每天在外面打工,下班了、周末回来与大家踢球,看录象、喝酒,然后兼顾一下毕业设计的课题。

  听到这些我很嫉妒,不说话。多多就知道自己有些得意忘形了。语气马上十分温柔,什么好雪儿我想你,等你回来我去学校花盆里给你拔花去,是不是变得更加漂亮了,要注意身体之类的糖衣炮弹呼呼往我身上扔。于是我又高兴了,谁让我吃这一套呢。

  没有多多在身边的日子,我又开始象以前那样的思考看问题。这才发现自己真是改变的太多,曾经是那么的独立、单纯,象一个男孩子般的快乐。我突然想是不是该回到过去的性格,因为不知不觉中我竟然有了女孩子对男孩子太多的依附感,也许哪一天要是与多多分手了……我有些神经质。

  六月的校园有种别样的氛围,每一年都如此。我回到学校的时候是晴天,太阳火热,烘烤着大地。满校园的栀子花,全都开放了,一片白色。满校园游走的毕业生,夹杂在人群中,特征分明,那眼神和态度如同包子上的褶儿,让你将它们同馒头分开。

  我没有告诉多多回来的时间。回到宿舍,其他城市实习的同学也都回来了。大家心情都不错。

  多多宿舍只有一个懒虫躺在床上看小说。他说多多去打网球了。“网球?”我嘀嘀咕咕走到球场上,多多好象不会玩这个。

  “快去捡球,是你打出界的。”冬儿的声音还是那么明亮和快乐。白背心、白网球裙,白色的皮肤,很阳光的形象。“嘿嘿!”多多又是那副大猩猩打扮,大T恤,大短裤,傻乎乎的跑到外面捡球。

  我手抓着网球场的铁丝护网朝里面看。

  “哇,雪儿!你回来了,”冬儿的眼睛一亮,拿着球拍跑过来。

  “是啊,刚到。”我微笑着,一刹那仿佛又恢复了那个从前的我,冷静独立。

  “多多,雪儿回来了!”冬儿冲着正往球场里走的多多喊。

  “雪儿!?”多多抬起头看着我,眼里划过一丝惊奇和高兴,然后就是咧开嘴笑。我好象觉得多多的动作和表情有些尴尬,有些陌生。那个熟悉充满活力满脑子鬼点子的多多有些木讷。

  “快到吃午饭的时候了,别玩了,我们回去吧。”冬儿笑着打破僵局。我们三个人走在有树荫的路上,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我感到燥热。

  “多多,把球拍给我。我先回去了,你们好好聊聊吧。”冬儿接过球拍。

  “一起吃饭吧。”多多说得很不自然。

  “对呀,那么长时间不见,我也很想念你。”不知道为什么,这句话一说出口我就彻底放松了,仿佛做了一个重大的决定。

  “我也想你呀,不过今天就算了吧,我可不想夹在中间当电灯泡。”冬儿挤挤眼走了。

  我和多多还象以前一样的散步,开玩笑。

  我回到学校的第七天。晚上,在“风铃”喝茶的人都已渐渐散去。

  “我们走吧?”多多牵着我的手。东院的那条河里的水比平时干净了些,因为这几天下了不少雨。夏夜的风有点凉。

  “雪儿,我有些话想对你说。”默默的走了一段路,多多看着我。

  “说吧,什么呀?”我心里一动。

  “我们……”多多看了我一眼,掉过头去,有些迟疑。

  “让我猜一猜,我们分手,是吧?!”我很轻松的说出来,但多么不希望是正确答案。

  “你……我……”多多很吃惊,因为被我说中心事,因为我的貌似坚强。

  “你别小看女孩子,她们的第六感特别强烈。冬儿对你怎么样?”我变得想说话,手不知什么时候从多多的手里抽出来了。

  “她还是原来那样,与谁都是那种好朋友关系。”

  “你什么时候开始喜欢她的?”我的好奇心问。

  “你还记得那次填保送研究生表吗?那次我对老师说我是冬儿的男朋友,说了之后才发现不知不觉中我是那么关心她的一切。回来之后我没敢告诉你,怕你胡思乱想。”

  “现在就不怕我了?”我笑了笑,有些凄凉。

  “不是这个意思。”

  “不用争辩了,你也没必要再怕我胡思乱想了,这很现实。”

  “雪儿,对不起,我知道这对你不公平……”

  “不用那么说,关于感情无所谓什么公平,又不是菜市场买菜。再说,我需要公平,你能给我吗,补偿?或是勉强跟我在一起?前者我不需要,你也找不到等价物,否则我那就是看轻自己。后者,我更不愿意,我还希望留份幻想,找到真正属于自己的爱情,而不是同情。”

  “雪儿,你是个好女孩儿,一定会找到属于你的……”

  “你不用安慰我,我知道自己。我想我比你更了解冬儿,你未必是她的理想,她对我说过不会这么早就接受束缚。也许你会认为我是嫉妒,我只是不希望那么多的被人们叫做爱情的东西破灭的那么快,一个接一个。祝你们幸福吧。到宿舍了,我进去了。再见。”

  “雪儿!”多多在背后喊我。我回头看了一眼。

  我走进院子,夜风更凉了,我脸上也凉凉的,泪开始往下流。天又开始下雨。

  三年的爱情,象泡泡,说破就破了。
 
上篇:小说人生(三)——离婚 下篇:小说人生(二) ——婚变
点击人数(3453) | 网友评论(0) | 推荐作品(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