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短篇首页 学生 小说 散文 杂文 诗歌 日记 论坛            
首页 > 短篇原创 > 小小说 > > 阳光的灿烂
阳光的灿烂 文 /   2006-4-27 

  (一)


  开学了,天气在一天天的变暖,我的心情很幸运的也随着这温度的好转而改变。因为,对于这个城市的初夏的所谓的灰色的雾霭,我又有了一种新的诠释,它们是感性的,理智的,形而上的。


  我自认为我在事实上已经走出了candy为我所建造的黑梦,在这个初夏的灿烂的阳光、花丛、环卫工人、天桥、胡同、槐树、商业大楼,沿街小吃店,鲜花店,服饰店中醒来了,我知道我明白我懂得了一句对于我来说很有价值也许对于别人一文不值的一句话:世界依然美好。我想我能总结出这句伟大的至理名言的主要原因是被这个城市冬日的种种阴霾陷的太深,以至不能自拔,但又由于这个城市从市长到区长在到居委会主任的共同努力,使得这个城市的空气污染指数从5降到了2。天空蓝了好多,太阳也灿烂了许多。


  当然有一点我一直闹不明白,就是我居然再没有找过gf,即使有女生主动接近我,有时候竟然视她们为在我身边飞来飞去的苍蝇,企图侵蚀我这块大病初俞的猪肉。但有时候在不影响我的心情的情况下,我也会主动和对于我根本不起电的女生搭讪。但当听说candy在用oicq之后,我竟然下意识的出于某种我自己也不明白的冲动马上也注册了oicq,并立刻把她加为我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好友。但当我的这种冲动在某一时间全然不知所去了之后,或许是被叫做畏惧的一种东西吓跑了吧。我也不曾用过这个无聊的小玩意。


  如果很幸运的在某一天我的心情和那天的阳光一样的好而我又刚好有几个闲钱的话我也不反对和几个在网上认识的mm找个kfc或是m好好的吃上一顿,好好的聊上一回。但我的原则决不变,朋友就是朋友,和女朋友的关系是两码事,对于这些人,根本就不可能唤起我的性幻想,也就是说从本质上讲,我还是单身一人。


  我很明了在我的心底一直有一个女孩在全部占据着,我知道这样的占据也许没有任何意义,但我无论如何也不可能让这个位置被一个不知来历去向的其他的任何的女生替代。我也明白也许有一天我会忘记昨天发生的事,但绝不会忘了她,不会忘记她,不会忘记她。


  (二)


  户外的阳光并不是很柔和,甚至可以说是刺眼,这让刚从kfc出来的我顿然明了了现在以是盛夏,这正是8月份的骄阳。由于今天的我心情不赖,刚好腰包又比较充裕,所以和一个在网上认识的mm刚刚约会回来。和她聊的也蛮开心的,至少我不象那些无聊的其他的男性网友们一样,看见美女就一拥而上,在这点上我很满意于我的理智,当然,今天的mm算是一个不错的女孩,但就象我的大脑所控制的一样,对于她实际上我没有任何性质的爱。也就是说这个女孩依然改变不了我的禁锢的心理。


  走在朝外大街的槐树的树阴下,我感到了一丝惬意。远处的楼房的房顶参差不齐的摆在这个城市的炎热的雾气中。我独自走着,横穿过公体北路、春秀路,不知不觉竟走到了东直门内大街,熟悉而又陌生的槐树。


  我喜欢看着夏天的风景,不只因为有这些槐树还是其他的什么,当然还有偶尔回头率很高的女孩走过的时候,我也会自然的条件反射的瞪着我炯炯有神的眼睛回过头去,这仅仅是一种纯粹的欣赏。但孔子云的好:食色,性也。我想这说法,对于我来说绝不是那种成天缠着女生不放的那种,况且,我无原因的对女生都不可能真正的发自内心的喜欢,除了这世上的一个人。那人来也如风,去也如风,似场梦。


  自行车道上的人们匆忙的赶去他们要去的地方,可这些与我无关,或许是有关。我胡思乱想着,这一个个无聊的想法。恍惚中看到了candy的身影。我知道这是幻觉。


  几秒钟后,我明白了这不是幻觉,她骑着车和另外一个留着长长的亮亮的头发,打扮的很玩世不恭,象一把很酷的电吉他的男生一起在朝我的这个方向骑来,我明白这是她的新的男朋友。


  我莫名其妙的向她打了个招呼,很机械。她也很自然的向我打了个招呼。我回头看着他们远去的影子,不知为什么。那个留着长长的亮亮的头发,打扮的很玩世不恭,象一把很酷的电吉他的男生也回头用一种很怪异的眼神飞速的打量了我一下,随后便和她一同消失在这个城市的炎热的雾气中了。大概1分钟后,我被飘来的带有槐花的香气的柔和的清风打醒了。我明白了,我和她也许一切都已经成为了过去式,而我似乎一直都还活在记忆和幻想中。


  这夜,我在这个夏天的难得的凉爽而且很适宜睡觉的空气中失眠了。当我终于在恍惚中黯然入睡之后,我梦见了我站在一个山颠上,荒草丛生,一只鸟踩着我的肩,我问她,为什么这个世界辽源而又无限,她却飞走,越来越远。一直到我看不见了。


  (三)


  在轻柔的秋风里,我们送走了高二的第一次期中考试之后,便又有一件大快人心的事,我们的班主任,由于得了什么说不上名字得病要住院两个月,我知道我们班的幸福的日子就要来到了。但好心的我们以及出于某种良心上的发现决定去看看她,在位于东单的协和医院——一所全国闻名的医院。


  这天是个周六,上午上完课下午基本上就没事了,由班长组织的并一共有6名同学参加的看望代表团在下午4:00的时候准时出现在了满地上都落得是槐树的叶子和槐花的东单大街上的协和医院门口。这6个人里边也有candy,这个是等大家都到了的时候我才知道的。这是个明净和煦的秋天的一天,不算冷,阳光也刚刚好。


  班长抱着一大束用班里同学们的父母们的血汗钱组成的班费买来的鲜花——50元,贵的吓死人。在医院门前卖的除了花圈没有一样是梢便宜一点的——就算是花圈,想买质量好的,也别想便宜。


  班主任显得很憔悴,刚刚动完手术,但医生说她恢复的很好,现在已经能喝粥或是吃点饼干一类的东西了。我们的到来使她显得异常的开心。笑容也总是挂在她那苍白的脸上。身在医院的她还是很关心班里的情况,问她不在的时间,我们是不是很疯。我们嘴上否认,可大家也都心知肚明。她还问班里同学们的近况,以及我们要上的大学还有一些什么别的话题,总之那天她话很多,我认为这一天她所讲的每一个字都比语文课(她是教语文的)上的长篇大论更能引人入胜。


  护士们的脸开始沉了起来,她们说你可真受你的学生们的欢迎啊,来了这么一大帮,看看这都五点半了。我们知道她这是在暗着哄我们,班主任自然也明白,她说好吧,你们先走吧,反正过不了几天我就能出院回学校了,争取期末考试的时候回来。我们也和她告了别出了医院。此时的天已有些昏暗了。


  我提议班长用班费来请我们大家喝一杯去,好好聊一聊,聚一聚。除了班长全体通过,5:1,少数服从多数。我们在北京的秋天的黄昏享受只有在此时此刻才能带来的欣慰来到了位于王府井大街的新东安——北京可以算得上最豪华的购物天堂。我们来到了6层食品街,每人喝一杯可乐,这对于那少的可怜的班费来说应该算是有些奢侈了吧。


  candy坐在我的对面。我们六个人聊的很开心,记忆中我和candy也说了几句话,虽然只是些微不足道的形式上的话,但也令我感到一种宁静致远的慰藉。那天我们六个人好象在讨论班里的男女生之间的问题或是别的什么,总之这些已经在我的记忆中渐渐的沉淀了。


  忘了是谁问了一下时间,我们才发觉如果再不走,回家就免不了一顿暴风骤雨了。踩着北京的夜的特有的宁静与喧嚣,我们走在回家的路上,人流,车流,霓虹灯,服饰店,地下酒吧,施工的工地,改建的商场,凝重的古董店,古老的二层民宅,披上了夜纱的槐树,华侨大厦。今天的一切都有一翻高雅的气息。路上,我和candy没有再说什么。也许是不知道该说什么还是不该说什么。


  一整夜,我让自己淹没在音乐里,pop、hip-hop、disco、rock roll、r&b、反正是某种能带给人精神上的 *** 的序曲。在音乐中,在兴奋和激情中,我思绪万千,它们从我的心里涌到我的大脑里,渐渐消失在天明时向我袭来的睡意中。


  (四)


  时间,这个凌驾于三维空间之上的某种到目前为止人类尚未深刻了解的客观存在的物质,总是在我们还没来得及幻想的瞬间,流逝过去了。早春三月的柔和的清风扑面抚摸着我的脸。


  我独自坐在kfc里,边写作业,边欣赏着这早春的风景。虽然外面确实还有一些冷。但这城市的,每一样东西似乎都要大放厥词,爆发自己的无限活力,自己的风采。因为又一个美丽的季节来到了。


  窗外的柳树已经羞涩的钻出了一点点嫩绿的小芽。露出了处女般羞涩而慵懒的神情,这种圣洁的神情,正在渐渐的被这个城市的灰色雾霭所侵蚀。越来越少。我猜想也许在过上一段时间,这种纯真就快要灭绝了,童贞这东西对于每一个人或者可以说每一样东西来说只有一次,失去了就不在拥有,但现在这种模式的意义早已漫漫消逝了。我认为这棵柳树很可爱。并为此对它感到一丝欣慰。


  我知道是由于6月高二北京市会考的压力,使得我不得不好好的学习,原因之一是我怕过不了会拿不到北京市高中毕业证书,至于另一个原因也许我是厌倦了这种无所事事的虚度好韶光的方式吧。


  我拿出尺子,准备物理的作图。这尺子是candy送我的。一把现在很流行的made in korea 的钢尺。她前些天去买东西的时候顺便帮我带来的。


  从这学期开始,只要是个健康正常的人就能看到她主动找我说话。我也很自然的和她聊天。或许别人不知道。但我知道。


  在这个春天来临前的那个冬天,我不知道是什么情绪支配着我打开了oicq这个我本来认为无聊的小玩意儿。上面只有一个好友——candy。


  那是一个窗外星光点点,而在我的卧室之内,只有一盏台灯在亮并且被红色富有激情的窗帘反射出到处都是浪漫的色彩的一个夜晚。刚好她也在线上。我们几乎同时打出了“hi”的一句很平常甚至是条件反射似的问好。


  “班主任快回来了,我还没疯够呢!”她先传来了一句牢骚似的文字。


  “是呀,一样啊,不过反正快考完试了,一放了寒假也就自由了。”


  “不过都高二了,大家能一起玩的机会肯定越来越少了。”


  “那好办啊,等高三完了,组织一次全班的远营呗。”


  ……


  我们丝毫不提那段曾经的经历,或许是作为敏感话题都闭口不谈吧。但这晚我觉得很开心,这可以算是一年多以来我们首次打破僵局进行谈诚的聊天,我有一种久违的悸动。


  下了线,我让自己淹没在音乐里……


  这就是那个聚会结束的夜晚……


  由于是网络有这种魔力,它使你没有任何语言或是其他的什么那种障碍,可以极为放松的悠闲的没有拘束的聊天,我一直坚信的,我们常常在寒假里的象那一夜一样浪漫的夜晚聊天。但只是作为好朋友的沟通。这就够了。


  本想写点作业的,一看表已经5:30了,在这个时间上我必须得走在回家的路上。收拾书包,快速喝光了kfc的可乐——因为对于我这个穷书生来说仅仅是这一杯可乐也是不便宜的。虽有些奢侈,但我认为值得,因为在这么平和的环境里可以干许多我想赶的事情,比如,欣赏这早春的味道,胡思乱想,写写作业,看看小说,等等。


  (五)


  呼吸着只有在这个春天,这个小区,这个时刻,才会有的新翻的泥土的气息,可以确定环卫工人刚刚给这些点缀在码放的如积木般整齐的楼房之间的草皮浇完水。在熟悉的面孔,熟悉的空气,熟悉的光线,熟悉的车棚大妈的陪伴下,我打开门回到了家回到了我的房间。吃了饭,看着电视。


  今天是周四,上边又有文件下来说“减负”,所以学校不敢在双休日加课。有这个依旧只有一盏台灯在亮并且被红色富有激情的窗帘反射出到处都是浪漫的色彩的一个夜晚,况且还有另外一件另我足以兴奋一个晚上得事情,明天是春游——我们在这所学校的能经历的最后一次春游——去一个山清水秀、空气清新、人烟稀少、蓝天白云的世外桃源,位于北京郊区的刚刚建成的“天下第一城”。


  我打开oicq,今天她在。一看我来了,她马上发过来个message并打上了个俏皮的符号,


  “来啦!怎么这么晚?^_^”


  “哦,刚看电视呢。所以来晚了。”我不紧不慢的,很从容。


  “明天春游吃的买了吗?”


  “没有也,我似乎是忘了春游应该要买吃的这回事了。”


  “我就知道,我买了好多好吃的,有你的一份哦。”


  “啊,是吗?”我的眼睛顿时明亮了起来。


  “你可一定要吃啊,我一个人可吃不了啊,就是专门给你买的。”


  “那我不吃多不合适啊,既然你买都已经买了,我那有不从之理?”


  “那明天去接你用吗?”


  “哦,那不用了,明天肯定得特累,你还是在家多睡会吧,先!”


  “那好吧,我在学校等你哦。7点发车,别迟到啊。”


  “我上学都没迟到过,何况是春游啊。”


  ……


  清晨,我起得很早。蔚蓝的天空中有几片轻云在飘飘悠悠。这又让我有想起了那句儿歌:


  走走,走走走,我们小手拉小手;走走,走走走,一起去郊游。


  太阳柔柔,白云悠悠,清山绿水一片锦绣。


  ……


  我到了学校,她在,全班都在。经过2个小时的长途跋涉,二环路的堵车,国贸桥的交通事故,京通高速公路的所谓平坦的颠簸,还有土路的真真正正的颠簸。在上午9点正,我们终于到达了我们全校同学日夜期盼的目的地——天下第一城。


  于是各年级、各班分发门票,刚才在校主任声嘶力竭的叫嚣下刚刚好转的秩序象洪水猛兽般杂乱无章,无论他再怎么声嘶力竭的叫嚣也无济于事了。


  我们班也毫不例外的在进入“城”中之后,便支离破碎了。很不幸的我和candy还有一大帮人也走失了。只好和碰巧遇上的另一队人马一起闲逛——如果我们逛的开的话。本来就巴掌大的地方,不但有我们学校的全体成员,还有另外两个小学的学生,听口音居然是天津的!我们所有人可笑的就象在一个大蒸笼里的包子,有馅大的有馅小的包子,还有一部分是纯正的“狗不理”,这次春游失败的比辛亥革命还惨,比溥仪做伪满洲的皇帝还荒唐,比长征两万五还壮烈。想想candy,要知道她给我买的吃的到目前为止我只在车上吃了一片口香糖啊!我无可奈何地边走边寻找她们的足迹。但在诺大的城中,全校1000多口子再加上未知的人数。好比大海捞针啊。


  我终于彻底打消了继续寻找的念头。而事实上我的表的指针已经指向了2点的时间——我们集合的时间。


  在城门口的校车附近,我看见了candy,从她的样子我可以推断她和我的遭遇差不多已经倦怠的没有人形了。但她看到我还是很高兴,说我们拍张照片吧。我说好。于是我们被一个同学的相机完整的记录了下来。在灿烂的阳光下一个男生拥着一个女生痴痴的冲着快门笑,阳光、蓝天、白云、城墙、草地、松树还有我们简直是一张和谐而浪漫的写实油画。这也是我们唯一的一张和照。


  在快门按下的那一刻,我有些不自然的用我的右手搭在她的肩上,我想当时大家是出于春游的激动才会有了那么一张照片,别的我也没多想什么。陆续地,同学们都狼狈地回来了!看的出来,大家的经历也都大同小异。


  在马达的轰鸣声,同学们的抱怨声、班主任的叫喊声、can装可口可乐的开启声、膨化食品在嘴中发出的“嘎吱,嘎吱”声、几个女同学的歌声、几个男生的起哄声、疲倦的同学睡梦中的呼噜声以及二环路上因为今天早上的事故到目前还未解决造成的一片汽车喇叭的“哔、哔”声中,我们,回到了学校。


  教室里人已经不多了,同学们怨声载道,狼狈不堪、成群结队的走在回家的路上。不知道为什么,或是一种莫名的趋势力使我心情很不好,我情绪低落。我发泄似的把一个个桌椅踢到,但我不得已还得把它们挨个摆好。candy看出了我的心情。我告诉她我不想回家,只想到处走走,问她是否愿意一块兜兜去。她说好吧。于是我们骑着车开始了漫无目的的闲逛。我们走共体北路,经朝外大街,绕好几个圈,贪婪的享受着傍晚的和煦的微风从我们身旁轻轻抚过的惬意。路上她说我和情绪化,这样不好真的。应该改一下的。我说没办法,我这点你应该很清楚。我曾经试图改过,但本性就是改不掉。再说我并不觉得情绪化有什么不好。想怎么着就怎么着。这样最好。总是抑制自己我做不到。不过我相信也许有一天我会长大,到那时也许会好点。她问是吗?我说是,高三毕业以后。我想我就会长大了。她说希望是,因为她总觉得男生还是成熟点好。我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晚上我很困,但不想睡觉,因为后天是我17岁的生日,但我这次不想和同学们过,一来劳师动众,二来我妈妈也不让。我强打精神,用火柴棍支撑着我上下眼皮这对相亲相爱的情侣。


  打开oicq,她果然在。


  “生日快乐啊。”她第一句对我说的话。


  “哦,谢谢啊,你还记着啊。”


  “对了,打算怎么过?”


  “我不想大家一起过,我妈妈也不让。”


  “那怎么办啊,我可还准备了礼物呢!”


  “那要请你一个人的话还可以!”


  “真的吗?哈,那你就请我一个人吧,那在哪?”


  “后天,东直门的kfc吧,中午。好吗?”


  “好——呀。那我们后天见喽。”


  ……


  这些天北京的天气极差。今天的阳光很暗淡,甚至可以说在天上根本找不到太阳的任何的影子。沙尘暴又一次毫不友善的光临了北京城。我被风刮的睁不开眼睛,但远处kfc里我还是很自然的看见她在那站着等我。灰色的**帽子,格格的棉衬衣鼓鼓囊囊的,显然她穿了不少衣服在里边。裤子我能认出来,那条米黄色的时装裤。我们有说有笑的找了个位子,其实中午的kfc的位子并不好找,我买了吃的,两个香脆鸡柳汉堡,两个薯条,两个玉米梆子,两杯可乐,两包番茄浆,两张餐巾纸。随后我坐下来,和她面对面坐着这个四个人坐的桌子已经被两个大活人,两个书包站满了。


  忘了是从什么话题谈开的。我们谈到了我们分手之后的日子。我说我的时日过的真的是很无聊。就象我在前边提到的那样,毫无激情可言。随后我喝了一大口可乐为了让自己镇静下来,我告诉她我过的是多么索然无味,我告诉她我过的是多么迷离痛苦,我告诉她我过的是多么没有方向,是的,就是这样。看看外边忙忙碌碌的行人在顶着6级以上的沙尘暴的天气步履蹒跚的前进,他们面无血色,毫无笑容,这世界被一种不知名的灰色的雾霭给笼罩住了,所有的人都生存在这种压抑中。


  我回过头来看看她的脸,依旧是那种不可言愈的美丽。她微张开她那温柔的羞唇,我知道她也要感慨一翻。


  她说她本以为网恋是多么美丽多么灿烂多么神秘。但后来她终于发现她错了,她把存在的神秘性,生活的似是而非性等等一切的东西,混为一谈。随后她露出了一种类似有些发疯似的眼神。并微微泛起绝望、死气沉沉、宽容、快乐如初的令人琢磨不透的笑容。


  我知道让她有这些不幸但似乎并无悔意的经历和深刻并发自内心感慨是那个留着长长的亮亮的头发,打扮的很玩世不恭,象一把很酷的电吉他的男生。给她过快乐给她过幸福、也给她过痛苦、也给她过挣扎的男生。


  她说她有些冷,我毫无意识的握住了她的手,她的手依旧有些冰凉,但依旧很柔软,握起来很舒服。突然间,我竟怦然心动。但我们此刻似乎都很满足,没有任何的多余的奢望。我们似乎都意识到这也许并不能意味着什么。但即便是这样,能再一次有这种感觉也就够了。


  外面的风小多了,太阳也出来了,露出了欣慰的笑。灰色的雾霭被阳光赶到了世界的角落。行人们的脚步似乎也放慢了许多。笑容被再次挂到了行色匆匆的人们的脸上。

 
上篇:第二次的幸福 下篇:悲伤的岁月
点击人数(4323) | 网友评论(0) | 推荐作品(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