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短篇首页 学生 小说 散文 杂文 诗歌 日记 论坛            
首页 > 短篇原创 > 小小说 > > 幸福的感觉
幸福的感觉 文 /   2006-4-27 

  (一)


  我无法抑制住自己对她的感情的滋长。从来没有一个女孩在我的生命中对我象她这么好过。我觉得在我的生命中已经不可置疑的不能没有她的存在了。


  王菲的最新专集唱游出来了,作为一个疯狂的王菲迷我决不可能在第一时间错过买她的专集。当我告诉candy的时候她竟说她可以陪我去买,我有点吃惊,不过更多的应该是高兴。于是一次算不上真正意义上而又有一种特殊的意义的约会在丝毫没有精心的准备下开始了。


  这天,是我最喜欢的阳光灿烂的天气,而且学校下午又没课。我觉得这次上帝很给我面子。虽然有自行车,但我们还是走着出发了。目的地事东四——一个在北京名声仅次于西单、王府井的商业闹市区。


  一路上我们象小孩子一样开心的聊着,笑着。讲这条路的故事,在这条路上讲故事。没想到我们竟然原来都喜欢逛东四,也许在我们真正相识之前我们还在东四条街上见过呢。不知不觉,到了我平时最喜欢去的一个音像店。自然买了王菲的唱游,不过很可惜由于时间有限,也没能再逛别的地方。即便如此,我觉得今天走的路足以和红军两万五媲美了。我们俩都是走的脚都酸了。


  回来的路上,我给她讲王菲的故事,她也很认真的在听。我讲的入神,她听的入神。不过她说她喜欢许如芸,我说我最烦她了,她给人沉闷,消极,伤感的感觉。她说不行,我怎么能侮辱她最喜欢的歌手呢。我说这是事实。她不依不饶,我好汉不吃眼前亏,向她认错,也就敷衍过去了。不过我说我还是比较喜欢许多摇滚乐的。那里边给人振奋的东西,也给人颓废的东西。总之在这个问题的争论上,我们的思想意识形态有不小的差别,我想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不知不觉,竟然走过了车站。这下好了,别想做车了。她还挺生气,向我发起了脾气。


  “都怪你,连车都做不上了,你赔吧。我脚走的疼 *** *** 。”


  “得,那我错了,还不成吗。再走两步,估计前边就是下一站了。”


  “我脚疼着呢。”


  “我向你道歉了,都怪我带错道了。你看,都走到这了,再走一点就到了。”


  我不知道是上帝不给面字,还是公交车公司不给面子。走了半天,连车站的影子都不好找,那时正巧北京“平安大道”还在施工,路就更不好走了。我这水平有限,哄女生更是不在行。我好说歹说,算是逃过了这一劫!回来时答应请她吃顿kfc。也就摆平了。


  不过,我倒是心甘情愿的请,也特开心。因为请的对象事她,这要是我那群狐朋狗友,请上这一顿,还不心疼死我。快乐的一天过的很快,我怀着几分高兴几分遗憾几分幸福几分甜蜜的和她到别,回了家。晚上,不管我把眼睛睁的大大的还是温柔闭上眼睛,脑子里全是她的影子。想念她的美,不过,就算把我脑中的语言词库中所有修饰美的词汇都拿出来,也只有闭月羞花沉鱼落雁国色天香倾国倾城诸如此类。但我觉得还不够,她的美绝不只这些俗套!


  (二)


  清晨,我睁开眼睛映入我的眼睛的是嫣红色的窗帘,这总让我觉得心情舒畅,富有激情。床单上落着各式各样的参考书和小说,当然我只看小说,参考书只是摆摆样子而已。今天是周六,不用上课,所以此时的时钟已经很有情调的指向了10这个数字,但这数字让我有些心悸。


  再闭上眼睛,好象我昨晚梦见了candy。我们在一个阳光灿烂的下午在一个四周都是娱乐设施的地方闲逛,好象是游乐场。我的梦似乎总是很灵,我不知道这个梦是什么意思,是否会是真的。


  爸爸妈妈今天玩去了,他们告诉我是去了郊区,过二人世界去了。我有些羡慕这样的爱情。家里就剩下我一个人了,午饭还没着落呢,我又懒得下床。这时一声漂亮的电话铃响了。我知道很有可能是candy打来的。打拿起电话,果然,电话那边是她清脆透彻幽雅可爱的声音。


  “还睡觉呢吧”


  “哎?你怎么知道。不过也不算睡觉,就是想在床上多赖会。”


  “你可真够懒得。不过,我也没比你早起多长时间。”


  “我今天家里没人,挺无聊的。”


  “无聊!?多幸福啊,可以好好放松一天啦!”


  “所以我正在想你啊”


  “啊。我有什么可想的啊!”


  “你的全部啊!”


  “哦,还说呢,那个英语竞赛你参加吗!就是那个说合格了就可以上英语奥校的考试”


  “哦,想起来了,我报名了好象。是在地安门中学吧。”


  “对呀,就在这礼拜日啊!”


  “哎呀,就是明天啊!我还没歇够呢。”


  “一样一样,那就明天见喽。”


  “好吧,希望明天是个好天气!”


  “一定会的。因为有我们两个呀”


  “就是说!没错。我都有点饿了,昨晚上就没好好吃饭。”


  “哦,是吗。那你先吃饭吧。”


  “哎?对了,你会做饭吗?”


  “那当然,我手艺还不错呢,可没跟你吹牛哦!”


  “那我下回可一定要尝尝哦。”


  “没问题。”


  ……


  虽然我嘴上说是饿,可还是12点才挂电话。而且嘴笑的跟朵花似的,死活合不上了。我知道明天就能见到刚刚在和我聊天的可爱女孩了。让大脑被快乐充斥也是符合任何健康正常的人的心理以及生理需求的。


  晚上在爸爸妈妈回来之前我居然把家里整个收拾一遍,写字台、音响、书架、沙发、电视、地板、厨房,不知道哪来的劲头,我不知道这是否能被称为爱的力量。


  星期日,这天天气不好也不坏,气象台说今天可能有雨,可从这万里无云当中我知道了天气预报员这个月奖金很有可能又泡汤了。


  这也叫奥校的英语卷子?这里边大部分都是我在初三的折磨中做过的题。(后来我知道我那时有些轻敌了,因为我没考上,而不幸的是candy考上了。)还没到结束时间,我就和她草草交卷。两颗幸福的心一起骑着车欣赏这个城市下午的风景去了。


  在这个城市的灰暗雾霭的笼罩下,似乎只有我们的笑才是真实的感性的发自内心的,我在自行车道的外边,她在里边,也就是说汽车们都是在我的身旁呼啸而过的。我自认为这样可以从一点一滴处体现出我的体贴(说实话,这也是我从我的好朋友yoko那学来的,她绝对是个恋爱高手,只有我还是在水中望月雾里看花)。不知道这一点她能不能体会到。


  我们从地安门出发,向西走。在正在施工的平安大道上,风景虽然并非很美,但我们却觉得此时的风景是最美的,感觉是最惬意的。继而北上去往鼓楼大街。街上游戏机店一个挨一个。我对她说我很喜欢这条街,她说她的感觉也不赖。然后是向东拐,进入交道口、东直门外大街,即所谓的鬼街,因为餐饮文化的关系,每晚1、2点钟是这最热闹的时候。然后又不知道逛哪了,只好再次南下,上二环——北京最重要的环线,中国文化部,外交部,教育部等等皆云集与此。然后我们进入朝阳门内大街,最终确立了我们的目的地——东四。


  时间大概下午4点,忽然飘起了毛毛细雨。看来天气预报还是得信点的,俗话说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雨渐渐飘大,从象少女的眼泪到没修好的自来水管最后还是下到了5l的热水器喷头的雨量。不得已只好暂进朝阳门内菜市场避雨,其实这已经完全没有了菜市场的的影子,象个计划经济的国营商店和市场经济的super market的畸形儿。我们上到二楼的超市边闲逛边欣赏雨景,看着这个被雨水冲刷的工业时代的建筑和被雨水冲刷的善男信女们。我们似乎有点幸灾乐祸了。


  雨下完了,而时间也不早了,天色已开始有点渐暗,我们也不得不结束这精彩的一天了,明天是星期一,即将开始又一个无聊的往复的机械似的生活。


  不过在这样的生活中能有她的欢笑她的身影她的陪伴,我有了一种莫名的满足感,从没有想过会有失去的一天。我甚至想到了我们应该在什么时候结婚,或者应该说是梦到了。当然这些想法这些梦从没有告诉过她。


  (三)


  就在这种扑朔迷离的幸福中,我享受着我的人生中上帝给我的最大恩赐,至少我时常这么认为。


  虽然,已临近夏末,可天气还是天天好得跟朵展开的玫瑰一样美丽,北京已经算是污染很严重的了。但阳光灿烂的好天儿还是给我带来可爱的心情。


  又是一个周末的下午,我一如既往的看着小说听着音乐,好象作业是已经被我遗弃的孤独婴儿。我的房间采光效果不好也不赖,阳光撒在我的背上,我的腿上,我的大脑里。


  下午3:30,一个熟悉电话铃声一如既往的响了起来,穿入我的耳膜,我的骨髓,我的精神,我的身体。我知道这个电话是candy打来的,周末的这个时候的电话已经成为了我们之间的不成文的约定。


  “嘿,又没写作业呢吧。”他调皮的声音,让我想象到电话那边的她一定在抿着嘴眯着眼傻傻的笑。


  “哟,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能明天再写为什么今天非得写呢!”


  “其实我也一样,这么好的天气,写作业不是太浪费了吗!”


  “是呀,不过到了秋天可就没这么好的气氛了。哦,还说呢。好象快放假了吧,今年十一得放四天吧!”


  “我听班主任说好象也是。怎么,有什么打算吗?”


  “我也不知道,平时我就很少到处玩!”


  “所以啦,放假得去个特别得地方,北游(即北京游乐园)吧,好吗?”


  “那个地方啊,小孩子才去呢,我去那得欲望不大。”


  “就算是陪我去啦,总可以吧。”


  “那好吧。那就陪你好好玩一天。”


  “那我们说好了,可不许反悔了!好吗!”


  “好——”我故意把声音拉的很长,想以此告诉她我有多么的心甘情愿,“哎,你爱玩翻滚过山车吗?我觉得那玩意挺刺激的。”


  “当然爱玩啦,可就是不能玩多了,我头会晕的!”


  ……


  就象爱因斯坦的狭义相对论一样,对于时间的把握,我们有时都是很主观的。这几天我觉得时间过的很慢。直到10月3日的早晨我在新的不寻常的一天睁开自己的朦胧的睡眼的那一刹那。


  今天户外阳光不错,空气里尘埃细细的飞舞着,街道两边的算不上古老的槐树已经显露出了半点秋的韵味。我的脑袋乐得有些发晕,街上人来人往两边布满了这个工业时代的产品,洋气的商业楼以及在那个疯狂的年代遗留下来的宿舍楼,隐隐约约还能看到在那个时代才有的疯狂而又执着的口号。


  在这种时刻,我深切感受到了我的心跳的速度和我的心情是成绝对正比的。前边就到了我们见面的地方,东直门的kfc。虽然还有一段几十米的距离,但我能清晰的看见她穿着兰色的t恤,卡其色的时装裤。几分时尚几分稚气的她也看到了我。我走近了,走到了她的面前,于是我仔细的打量着今天的她。在与我们毫不相干的人流车流当中站着着粉颈低垂纤手缓抬眉心轻蹙樱口微张的candy。她提醒我我们该出发了,于是我才从对她的幻想中跳了出来,顺手截了一辆夏利,经北京的二环,开往北京游乐园——这个儿童们,恋人们的快乐天堂。


  象任何一个假期一样,这个假期依然是人潮涌动,可以想象今天旅程并不轻松。买了票,我们进入这个我在6年不曾来过的地方。每玩上一个游戏设施,都要忍受一遍等待的煎熬。我这个人不太喜欢等待。不过,我们一边排队一边聊天,竟然觉得时间过的并不慢,我想爱因斯坦的狭义相对论在我们身上再次淋漓尽致的表现了出来。


  至于玩的什么也没什么可叙述的了。从她的表现我能知道她和我一样兴奋。下午的时候,似乎我们都有些疲倦了。我们走的很近,几乎肩膀挨着肩膀(事实上她要比我矮上不少,而我恰恰喜欢她这样的身高)。我的手试探性的碰了她的手一下,我能感受到她的身体轻微的颤动了一下。她的手有些冰凉,但很柔软,握起来很舒服。我的手终于牵着她的手在游乐园的小路上漫步。我希望如果可以,这一刻能化成永恒。


  这时我想起来一句儿歌:


  走走,走走走,我们小手拉小手;走走,走走走,一起去郊游。


  太阳柔柔,白云悠悠,清山绿水一片锦绣。


  ……


  在由人工挖的河边的椅子旁她说她有些累了,能不能休息一下,我说好。她的头便依偎在我的肩膀上,看着这惬意的风景。湖面的风裹着夏末的凉气,似有似无,让人升起一些空灵、高尚、一尘不染等洗完澡才有的感觉。我知道这是我有生以来最幸福的时刻。


  快乐之后的分别总是最难舍的,我打 *** 如果我比现在再大三岁,我一定带她玩个通宵。但事实与幻想总是有差别的,有时候这差别还不小。我敢确定,她现在对我的感觉和我对她的感觉已经是一样的了。


  (四)


  和她在一起的时光是我这辈子第一次真切平实感受到了贴身的幸福的感觉,我觉得幸福就在我的旁边我的四周我的体内。而她也总是给我细心温柔体贴的照顾,我应该是个情绪化倾向比较重的人,在我心情不好的时候,她会在课上传来一张精致的纸条,虽没写什么缠绵的辞藻,但看着她清秀温柔的字句,我的总是会情不自禁的微笑,回头看看她,她也正在冲我会心的微笑。在我打电话说我想她的时候,她说她也想我。我知道我相信这是真的,这一切都是真的。


  是的,生活总是这样,幸福在这个时候撵手可得。我的梦也成为了一个个的实实在在的真实。我从没有想象过这一切一切的幸福如果突然有一天,离我远去,我会变成什么样子,我也不愿意去想,因为我自己相信这样的幸福,没有期限,将会是个永恒。我甚至梦到当有一天我们都已年老,我们相扶在不刺眼的阳光中漫步,即使我们都已老的爱不动了,但我们依然执着的爱着。直到我们相拥着离开这个世界为止,到了天堂,我们还是幸福的伴侣。让上帝都会羡慕我们……


  但当我还在沉迷于我自造的幻想中时,我渐渐发现一切都在默默改变,一切幸福也在慢慢颠覆,我的梦也在慢慢破碎。这一天还是到来了。

 
上篇:悲伤的岁月 下篇:“缘”此相识
点击人数(3737) | 网友评论(0) | 推荐作品(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