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短篇首页 学生 小说 散文 杂文 诗歌 日记 论坛            
首页 > 短篇原创 > 散文 > > 书法家两三事
书法家两三事 文 / 李海洋  2011-1-28 


几年前我曾经采访过一个“书法家”,当然,或许你并不认为他是搞书法的,而且还带“家”。但是他真的是成了“家”的,是书法搞他,还是他搞书法,我至今没有明白。


那时我年少无知,看见“家”就会疯狂追逐。当然现在也所知甚少,只是不会再疯狂追逐所谓的名家了。我那几天似乎踩了狗屎,老总竟然派我去采访他。我兴奋至极。


其实,我也曾偷偷地喜欢书法,只是尚在子宫中酝酿,还没“成人”,如果我公开地表示自己要成“家”,纯属恬不知耻。所以我就偷偷地喜欢,希望自己某天也成家。只是父亲告诉我,“家”是别人的,我们只要“成人”就好。


见他一面似乎不太容易。暗自思忖:名家嘛,有点架子是应该的。于是我卸载胸中怒气,安装花朵在脸上,心情忐忑地等待他那高贵而神圣的脚步声。那种心情怎么说呢,就像是一个久居深宫的妃子,日思夜盼,终于得知皇上要来临幸的消息,于是在宫中不停地踱步,手不知该放什么位置,眼睛不知该往哪看,甚至不知道自己该往哪儿想,凌乱得一塌糊涂。


他个子不高,身体有些单薄,面庞黑瘦。当时我真想用“清癯”来形容他,可是忘记了“癯”字怎么写,只好作罢。现在想想,幸好当时忘了,要不“清癯”这个词就倒霉了。因为字典上对“清癯”的解释是:亦作“清臞”,意为清瘦,一般形容有气质但比较清贫的知识分子。他除了瘦,不符合里面的任何一项。自从当了书法家便不再清贫,


他讲述自己在小县城的生活,学习书法像大熊猫发情,说不准什么时候兴致到来,不过神仙梦里授书倒是常事。主业是种地养家带孩子,日子甚为艰难。但是他的爱人一直支持着他,是否“默默地支持”没说,后来他神色凝重地郑重地表示要感谢他的爱人。同事说他怕老婆,我也不知道这是不是对他的调侃。但是他和妻子的关系应该不会太差,这段经历也是最容易让人动情的,我一直这么认为。


采访的气氛蛮融洽,但不知道我的脑袋是被门夹了还是被驴踢了,我问了一个问题,他立刻结巴起来。前面说过,我偷偷地喜欢过书法,并有意向组织靠拢,好不容易逮住一位“大家”,我自然不会放过机会,于是厚着脸皮问怎么加入省书协。他先是一怔,继而面露难色(我暗叫不好,难道我触到了机密,还是问到了他的伤心处),后若有所思,说,先加入县书协,水平上了档次,有了名气,县书协推荐加入市书协;水平再上了档次,名气更大一些,市书协推荐加入省书协……我一听,完了,不知道这辈子是否还有机会加入省书协。我是生在农村长在乡下,那就要先加入村书协,然后乡书协,最后县书协……加入一个级别书协需要参展3次,每年一次计算,至少15年才能加入省书协,而且还不能“留级”,天生愚钝如我者,那真是寡妇死了儿子——没盼头了。正当我要往村书协打电话报名时,一位朋友告诉我,不必如此繁琐,只要参加省书协展览满三次即可加入。


后来知道他傍上了贵人,此人乃中央级某大报下属网站下书画栏目记者,从此之后,他不仅得到更多名家的指点,而且获得艺术评论家的评论,加上能够在国家媒体上展示作品,虽然没有一夜之间进入千家万户,却也和书法界的新老朋友混个脸熟。再次见到此人时,他已经不是当年从县城出来的腼腆书法家,而我还是一个非主流记者。一次宴会上,我再次见到这位令我“敬仰”的书法大家,我激动感动,甚至都冲动了,但是我看见对面的他坐在上席上,依然面色凝重,似有所思,对于我如火如荼的热情,只用不为所动来回答。我端起酒杯满怀敬意地起身离座到他身边敬酒,他纹丝不动,只用臂膊当着我的酒杯,鼻子里发出“你喝你喝”的声响。他的臂膊相当有力,且姿势凌然不可侵犯。当我旁边的同事敬酒时,他依旧“誓死不从”。于是我知道了,这位已经不仅省内知名,而是国内闻名了。


我不明白他为何定力如此之强,且眼光沉稳,冷淡甚至有些冷酷。以至于我几乎不敢看他的眼睛,我害怕他是左冷禅的师弟或者是徒弟,即便是多少代孙,我也承受不了寒冰真气。后来一位大仙告诉我,他肯定是习武之人。我不解。大仙说,你看他坐姿稳如钟,非常有定力,千万不要得罪他。我将这位大仙的话铭记于心。这位大仙当时就是我的偶像,他从山东一路西行至新疆,在新疆打下了他事业的基础,然后一路南下至郑州,又南下至广州深圳,四处联络艺术家支援边疆。我对其极为钦佩,不知他法力深度,一度膜拜不已。


此后,我通过网络知道,这位大家果然是大仙所说的高人,他曾经拜在少林寺某大师门下,还求得一个法号。据中央大报记者文章,其早年跟随书法名家何仰羲先生习字,何先生生前是原周口书协主席、河南省文史馆馆员。在何先生的谆谆教诲下,他认真地临习了颜、柳、欧、赵四体,行、草、隶、篆深得古今诸名家之精髓。后考取天津美院。在天津美院期间,并没有什么名师指导了,这让我很疑惑,天津美院也算是全国几大知名美院,里面名师众多,比何仰羲先生知名的枚不胜数,他怎么能对美院的恩师只字不提呢,这是我最为困惑的。后又得到陈天然、李铎的“亲切指导”。文章说,自从先生皈依佛门,拜少林寺某大师为师后,其书艺更是突飞猛进,精妙绝伦。如此看来,皈依佛门与书艺之间似乎有了某种不可说的渊源,对于习书多年没有“突飞猛进,精妙绝伦”的同志,倒是可以去少林寺一试。又或许,少林寺里不仅有扫地僧这样的武林高手,更有隐匿在少林寺里的书法圣手。


书法家是靠作品说话的,他经常说:“你去看我的作品。”他的作品的确有过人之处,在最初的时候,我甚至没有研究明白他的作品出自何处,只知道他的三位老师分别是何仰羲、陈天然和李铎,何仰羲和李铎的笔迹我没有看到,只是我不仅看到了陈先生的影子,甚至看见了身子。但是他认为许多有创意的作品与三位老师无关,如他写的“佛”字,“”成了一个人,时而作蹲状,时而作半跪状。这样的创意唬住了我,我以为是开天辟地的创举。不仅是我,更多的人为他这“空前绝后”的创新艺术所倾倒。在一次去新疆举办画展时,他是受邀书法家之一。画展过后,还有慰问驻疆官兵的项目,过程大家都懂,在此不赘述。随行的还有写汉简的、唐楷的和其他多种书体的书法家,但是我发现还是“创新”的艺术比较受关注,怪不得CCTV上一直提倡创新呢。像汉简这样看起来歪歪扭扭的字体,基本是无人问津,搞得大家都很尴尬。甚至所到之处的部队首长都私下向其求字,引得一时洛阳纸贵。后来发现,孙过庭先生曾经说过这样的字体,属“龙蛇云露之流,龟鹤花英之类”,可见其作品的传承也是源远流长的,但我到底没有看出是龙蛇云露,还是出自龟鹤花英


转眼三年过去了,我还是在社会的最底层挣扎徘徊,而他已进军首都北京。某日在朋友处看到他的名片,上面赫然写着“著名书法艺术家XX北京市朝阳区XX大厦XX房间。”也许在不久的将来,我们将会在艺术人生上看到这位“德艺双馨艺术家”了。

 
上篇:如菊花一样的爱 下篇:家乡的画
点击人数(9940) | 网友评论(0) | 推荐作品(1)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